会议的最后,自然是皆大欢喜。就是风暴斗篷一方本以为自己要被处理,结果没想到居然到最后不仅保住了自己的命,连领地也没有丢。或许只有两个人不爽,一个是乌弗里克,吃了这么大一个亏后他的脸色一直到最后都很差劲,如果不是咖玛在他的旁边说着“留着青山在”之类话的话,魏旭真的很怀疑这个家伙会不会自寻短见。而另一个则是松瓦·银血,唔……这个家伙已经被魏旭一剑砍头祭剑,现在想不爽也不可能了。

    至于会议最后的几个无足轻重的问题,魏旭完全是滑水过来的,就听着巴格鲁夫和大长老台上唱戏,其他的领主都属于和魏旭一样围观吃瓜群众的情况。

    “大长老……布莱姆德那边……”三长老看着面前大长老的背影,很是不解的问道。

    “你觉得我们可以逼魏旭那个狠人把布莱姆德给吐出来吗?”大长老没有回答处理方案,而是反问道。

    “这个……”三长老张了张嘴,最后惊诧的发现自己好像真的不能把魏旭怎么样。就按照他和他随从的实力,自己安排人在这里想把魏旭给成功做掉的可能性都不大!

    “暂且放弃吧……那个家伙行事看起来鲁莽,但是实际上每一步都踩到了我们的底线,却又不跨过去……至少现在魏旭还在我们的手下……”大长老看着窗外的月光,最后说出了这样一句话,语气中有着浓浓的无奈。

    另一边。

    “怎么?你们不是给我吹嘘说那个刺客多么多么厉害,那个混合毒素多么多么的厉害吗?那为什么那个家伙没有死?!为什么?!”艾弗西斯此时的语气已经满是杀意,她面容有些扭曲的看着面前的这个黑袍人。

    “夫人……”

    啪!艾弗西斯一巴掌狠狠的掴在了面前这个人的脸上,露出了下面一张高精灵的面孔。

    “错过这次机会那个家伙就有了防备!不要跟我说再给你们一次机会!你们已经没有机会了!”艾弗西斯的本来诱惑的声音此时已经是尖利无比。

    “是……夫人……”这个高精灵法师被艾弗西斯掌掴了一下后语气中也没有什么不满的情绪。

    “那边的事情弄的怎么样了?”沉默了数秒,艾弗西斯像是已经气消了,这时她又开口问道。

    “夫人,洞里的法阵已经安排好了,明天或者后天就可以开始仪式……”高精灵法师赶忙答话。

    “嗯……魏旭那边的事情先放一放,你们现在给我全力把狼骨洞穴的事情给解决!这才是我最大的依仗!”艾弗西斯一边说着,一边转身往阳台的躺椅方向走去。“你先下去吧,不要被人发现。”

    “好的,夫人……”高精灵法师很是恭敬的对着艾弗西斯行了一礼,而后静悄悄的融入了黑暗之中……

    “这些家伙就是麻烦,一个破会议还要扯皮这么久。”魏旭在巴格鲁夫的房间里很是没形象的窝在躺椅中,正脸对着一旁的巴格鲁夫说道。“不过话说回来老哥,你难道没有感觉到养老院那帮家伙的野心吗?居然把亚尔边境那么好的地方让出去一半。”

    巴格鲁夫轻轻的抿了一口蜜酒,笑着说道:“起初不知道,当看到大长老对你的态度的时候突然懂了。”

    “那你还……”魏旭正准备换一个更舒服的姿势,结果听到巴格鲁夫这话直接坐了起来。

    “唉……制衡……帝国落难之后就从来就没有信任过我们这些天际的领主……也对,我们只是对他们强大的武力表示臣服而,他们凭什么相信我们。”巴格鲁夫也是叹了口气。

    “老哥,你别说你还对这个破帝国抱着什么希望……”魏旭正准备吐槽一下帝国,结果被巴格鲁夫把话给截了过去。

    “别……我可对这个帝国不抱什么希望了,我只是希望可以把我那一亩三分地给经营好就行了。”

    魏旭最后干脆把椅背对着巴格鲁夫,而后倒坐在上面,双手抱着椅子靠背看着巴格鲁夫问道:“那你干嘛把亚自己的地给帝国,要知道我之前的提议那个大长老会同意的可能性很大的。”

    “我哪里不懂你的意思……可是新占的地方我也看了,地虽然好,但是被老乌鸦糟蹋的完全是一片荒芜,开发什么的太耗费雪漫领本来的资源了。关键是其中大部分的地方和我这边还隔着一条山脉,不便于管理。与其强行留下来,不如送出去一部分卖他个人情。”巴格鲁夫长长的叹了口气,把到嘴的肉吐出来感觉真的不是很好。

    其实他还有一句话没有说,是他怕魏旭把元老院逼太急了,这些家伙直接在独孤城对付魏旭可就不好了。现在一场会议下来,帝国方也是得到了实际的好处,也就不至于直接对魏旭翻脸,毕竟所有人都知道他和魏旭的关系。在他做出让步的情况下,理智的人都不会选择去对付魏旭与他巴格鲁夫为敌。

    “额……好吧……”魏旭想了想,好像巴格鲁夫说的也很有道理,开发新地什么的本来就比较难办,就像是魏旭新占领的布莱姆德,开发什么的简直没让他头疼死。

    “对了,魏旭小子,那具尸体我没有查出什么眉目,你觉得谁最有可能刺杀你?”巴格鲁夫突然话题一转就到了昨天的刺杀上。

    魏旭轻轻的皱着眉头,回忆着今天会议上各人的嘴脸,最后还是无奈的摇了摇头:“不知道,其他的几位领主还有养老院的那几位虽然看上去傻,其实一个比一个会演……要是有一个死灵法师就好了,直接把那个刺客的灵魂揪出来拷打一顿……”

    “明天回去的时候我们继续同路吧,毕竟现在在别人的地头上,我怕他们半道再对付你。”巴格鲁夫看着面前这个年轻的领主,关心的说道。

    魏旭心头一暖,回道:“那就又要麻烦老哥了……”

    还是巴格鲁夫这个老领主好,不管是以前在游戏里还是现在,完全就是一个关键时候可以依靠的敦厚和善的长者。当然,这个形象只是对熟人而言的,对于居心叵测的人……你看看巴格鲁夫在对付二长老的时候就知道了。

    在魏旭心里感动的时候,巴格鲁夫也是看着面前这个年轻得过分的领主。如果可以的话,他真的想去学学迷幻系的禁咒级别法术读心术,看看这个年轻的脑袋里面到底都装着些什么。

    毕竟这个家伙给自己的惊讶太多了。远的不说,就今天本来乌弗里克那个家伙意气风发差点拿走了瑞驰领地的控制权,结果这个家伙一来连削带打,三言两语间就把乌弗里克从天上拉到了坑里,临了还不忘给填上土踩两脚。如果不是大长老偏帮的话,估计今天乌弗里克就直接给下狱了,也真是可惜……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