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晓者是一柄剑,对于魏旭来说它更是一柄法杖。这剑形态的法杖像是开启了一个bug一样的东西,它可以让魏旭可以两手各凝聚一个威力和效果都相当于双手施法的法术。当然这个类似bug存在的破晓者并没有让魏旭在双手持着破晓者释放法术的时候爆发四倍多的威力,估计是当魏旭双手持剑的时候瓦希安法术中关于“单手持武器”的状态不符合了。

    不过魏旭也不是贪心的人,以后如果要释放雷暴或者其他的禁咒级别持续释放的法术时可以用破晓者当作法杖,而如果是普通的干架的话,那么就可以左右手分开,各玩各的。而且就魏旭自己的实验,这破晓者当作剑的锋利程度是比玻璃武器高不止一个档次。估计和传说中的魔族武器都有一拼。

    为什么说魔族武器是传说中的?主要还是因为奈恩星上的乌木矿很是稀少,魏旭至少在天际没有听说过乌木矿出现,现在天际流传的乌木锭基本上都是湮灭时期从湮灭领域流传出来的。这玩意儿在湮灭基本属于大路货,之前在通过位面通道时看到的那些黑色狰狞尖角就是乌木矿。

    为了提高乌木的硬度和耐性,湮灭魔族(湮灭领域的一种类人形生物族群,也被称为恶魔)的铁匠大师们在铸造的还要加入魔族的血液,以心头血为最佳。虽然说乌木武器和魔族武器用的材料几乎相同,但是加入足够的魔族血液之后可以把乌木武器的威力足足提升一个档次,由于这种武器最初出现的时候就是湮灭的魔族们使用的,所以被称为魔族武器。

    “啊……这就是魔神武器!”马上的巴格鲁夫狠狠的挥了一下这把单手长剑,锋利的剑刃破空发出一阵锐响。

    “啧啧……”巴格鲁夫很是艳羡的在剑身上抚摸了一会儿后很是不舍的把它还给了魏旭。如果他当初选择的是单手剑方向精通的话,或许他会付出极大的代价从魏旭这里把这魔神器换过来,可惜他选择的是双手巨斧精通。虽然在单手剑上面也有着不弱的熟练度,但是比起他在巨斧上的熟练程度,还差了一点。

    “对了,魏旭老弟,你就这么把人家的魔神器给拿过来了?那个美瑞蒂亚大神难道没有给你说点什么?”在魏旭接过破晓者把它顺手塞到自己的随身空间的时候,巴格鲁夫突然问了一句。“我可是记得这些魔神圣灵对于信徒可是很看重的啊。”

    “额……”魏旭的脑中轰然一声,他终于想起来被他忽略的到底是什么了!那个心机婊居然在自己拿到破晓者之后没有把自己给拉到天上去谈谈人生谈谈理想?这不科学!

    在巴格鲁夫看来,魏旭是怔了一下,而后这才说道:“我也很纳闷,拿到剑之后我就这么出来了,没有听到美瑞蒂亚的召唤……”

    或许……那个心机婊出了什么岔子?魏旭不禁恶意的揣测。毕竟魔神之间圣灵之间还有魔神与圣灵之间可是还有着各种纠葛。这群家伙无非是实力逆天级别的生物而已,他们也有私欲,而有私欲往往代表着他们之间有各种龌龊。魔神和圣灵的分别主要还是在于圣灵之所以为圣灵是因为他们参与了创世。第九圣灵则完全是“人类成神”的代表,在诺德人的历史上对诺德人做出很大的贡献而已,其实这一群神灵在根本上没有太大区别。

    不过神灵的世界不是魏旭现在的实力可以妄加揣测的,美瑞蒂亚不找他是好事,至少不会担心自己不愿意给她传播教意而被摔死。

    “没找你其实更好,至少不用被魔神强迫去做事情……”巴格鲁夫也是如此说道。

    青松池离神庙不是很远,沿着官道往西走不到半天的时候就到了。

    时间刚刚好是中午,整个湖面蕴着一层薄薄的雾气。这雾气把正午的阳光挡住了大半,进入其中可以明显感觉到丝丝凉意。潮湿的空气让魏旭感觉到自己的鼻腔粘膜都舒张了不少。

    估计夏天的时候会有不少贵族来避暑郊游,但是现在这个时候明显没有多少人,青松池倒是显得幽静了很多。

    享受的欲望是惫懒的源泉,而惫懒则是人类全方位进化的动力,显然这个道理在天际也是通用的。青松池并不像游戏里那样没有人烟,由于这里算是哈芬加领地贵族的后花园,所以安排在这里的守备力量很多。他们甚至在青松池外围围上了一圈栅栏,还有来来回回的巡逻队不停走动。入口只有一个,每一个进去的人都要经过全方位的搜查,还要缴纳一百金的费用。不过魏旭和巴格鲁夫自然是没有被要求收费。或许是魏旭这位一言不合就杀人的领主威名传了开来,这些哈芬加守卫在面对魏旭的时候一个个都无比乖巧。

    里面的设施很齐全,虽然没有地球上那种风景区般的现代话,但还是让魏旭找到了地球上熟悉的影子。比如一些卖水果和各种小物件的摊贩,比如各种帮忙拎物资的劳力,再比如那些掏钱就可以进去摘果子,在里面随便吃但是带走的话要论斤卖的果园……

    当然,这些都是富商和普通的小贵族们的区域,魏旭和巴格鲁夫进来后直接沿着另一边隔离开的专用通道一路走到湖边,顺着湖面上架起的木栈桥一路到湖心岛。湖心岛上有着一个专门为皇室和领主们建立的阁楼,据说托伊格没死的时候经常会在夏天和皇帝提图斯一起叫上领主们来这边避暑玩乐。然而托伊格死后,皇帝也是很少来这里了,领主们也是各有各的事情,不会专门跑来这里。

    随着日头的变化,时间到了中午两点左右。湖面的雾气消散了很多,魏旭终于是透过最后这单薄到可以忽略的雾气看到了湖心岛建筑的模样。巴格鲁夫这也是多年后第一次来青松池的湖心小岛,看到这熟悉冷清的建筑一时间也是感慨万千。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