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今天的课就到这里,接下来就是自己练习。这次的作业是下去把几种对抗法术的方法做一个比较,写一份五千字的研究报告,通过的就可以参与以后的课外实践……”在被托夫迪尔当作靶子丢了十几发小火球后,魏旭的工作终于结束了。

    “怎么?杰尔德,我记得你前几天刚刚来过啊?”等到学徒们自由练习的时候,魏旭和托夫迪尔在旁边的草地上坐下聊了起来。

    “唔……这次上来是找一下萨沃斯大师,有点事情要找他。”魏旭沉吟了一下,而后还是准备把这个事情说出来:“我们找到了魔法大学的一些遗产,其中有一些关于传送阵的知识。不过这里面有点缺陷,需要和精通传送法术的大法师交流一下,学习学习传送法术好弥补这传送阵的缺陷。”

    魏旭并没有完全控制法师学院,可以说他从来没有完全掌控过这个组织。法师学院,盗贼工会,暗黑兄弟会还有战友团……这四大组织是超脱于天际各个领地之外的,但同时,他们中的一些又和自己所在领地的势力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可以说这是一种互利的关系,并没有什么上下级的所属。所以按照魏旭本来的想法,他这边的各种发现并不是很想无偿的提供给法师学院。比如还在保密状态中的完整矮人遗迹,再比如吉斯卡遗留的书。

    不过碍于他和法师学院的另外一重关系,他从来不刻意隐瞒,只要法师学院不问,他就不主动说。如果法师学院主动问的话,那么他也会挑一些不太重要的部分告知。

    “恩?第三纪元魔法大学?”托夫迪尔有点惊讶的念叨了一句。说着,他还不往瞪了魏旭一眼道:“你小子真的是可以哈,藏着这么好的东西都不叫我一起研究!”

    魏旭赶忙厚着脸道:“哪敢不告诉您啊……这不是研究出眉目了所以立马来找你吗。”

    “这还差不多!”托夫迪尔吹胡子瞪眼了好一会儿,不过这种生气很大程度上是佯怒。

    两人都很是默契的没有提要共享书籍这事情,过去相处的时间中魏旭的双重身份已经逐渐的在一次次与法师学院的交流中找到了一个平衡,而不像往日那般尴尬。魏旭这个领主怎么说也要有点自己的私货,就像法师学院这个以学院为名的地方也不会把所有的传承教给所有的学生。

    法师学院的大法师们现在都住在一个新建的尖塔楼里,除了一层的杂物间外,每个法师都是单独的一层。塔楼里没有上下的楼梯,只有中间的一个法阵泛着莹莹的光辉。

    “萨沃斯在最顶层,来吧。”托夫迪尔一步跨上了这法阵。

    “这……”魏旭隐隐约约猜到了法阵的运作机制,不过也没有多问,直接跟着托夫迪尔走上了法阵。站在法阵上抬头看去,可以看到尖塔顶部开出的小孔,还有每一层上都有突出一点的跳板。

    塔楼也是前几天才建成的,魏旭这还是第一次来这个地方。在他刚刚踏上法阵的时候,托夫迪尔开始给这法阵注入法力。法阵的正北方是一个类似计量表的能量槽,随着托夫迪尔的法力注入,能量槽经过一个个刻度逐渐充满。

    “这是我们新研发的东西,一种古老但是实用的魔法。前面这能量槽上的刻度代表着层数,我们要去萨沃斯那里就要把这个能量槽充满。”托夫迪尔说完,能量槽也是被他充满。

    “那么,准备好出发!”托夫迪尔很是搞怪的看了魏旭一眼,而后切断了自己的法力输出。

    “嗡!”法阵上光华一闪,魏旭只觉得自己的脚下被一股巨大但是柔软的力道给弹了起来。

    “喂!”这突然的情况让魏旭下意识的有种不安的感觉。

    不过好在这种不安感没有持续多久,等到刚刚到最高层的跳板时,上升的力也消失,魏旭整个人就这么轻飘飘的浮在最高层的跳板前。

    托夫迪尔老神在在的一步跨出,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而第一次坐这种玩意儿的魏旭脸色可就没有那么好看。好吧,自己刚刚还在想托夫迪尔这老头不记仇呢,结果这里就坑了自己一把……

    “这是我们在发掘遗迹的时候找到的魔法。最后是由米尔纳大师负责完善的,她给它起名叫魔梯。”幸灾乐祸的看着魏旭,托夫迪尔还不忘给他介绍。

    “这……下去的时候怎么办?”魏旭的神经也是十分强大的,很快的就适应了这极速上升的不适感,从这十几层高的地方偷偷的往下面望。

    “当然是跳下去咯……”托夫迪尔语气中很是淡定。

    魏旭看到那法阵上的淡红色光芒的时候就有一定的猜测了,那估计就是托夫迪尔主持加持在法阵上的永久魔法,降落区。这玩意儿就是防止从高空摔落的伤害。

    “你们这是在锻炼学生的精神抵抗力啊……”魏旭看着托夫迪尔带路的背影,低声的吐槽道。

    “唔……还行,以后的高级学徒考核里面就有一个是从这里跳下去……不过到时候这降落区会被撤掉,由他们自己释放。”托夫迪尔的耳朵很是灵光,他转头对着魏旭道。

    “卧槽……降落区可是变化系的低阶法术啊……而且根据熟练度不同持续时间还不同……你们这样真的不怕学生家长告?!”这话魏旭只是心底说说,没有说出口,这个世界可没有那种闲得蛋疼的学生家长,一会儿觉得学校开设的野外实践危险,一会儿又觉得某局出的普及生理教育书是小皇书。

    他明白这老头虽然这么说,但其实整个学院对于学生的生命还是很看重的,这种非战斗遇害他们肯定会杜绝。所以托夫迪尔所说的撤掉估计也就只能吓吓学徒们,毕竟这持久法术是嵌在魔法阵中的,撤掉和拆了法阵没有区别,最多到时候用迷幻系法术糊弄一下。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