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还怎么打!?到现在自己连人家苍白女士的真人都没有看到!魏旭狠狠的一剑将面前的鬼魂给劈散,吓得她身后的鬼魂直接一个转弯躲入了一旁浓密的雾气中。

    “玛德!这群家伙也实在是太难缠了,那个什么苍白女士到底在哪里!?”魏旭死死的盯着四周,他没见过苍白女士,但是可以肯定的一点是现在围着自己的这些家伙中没有一个是她本尊的!这样打下去迟早得累死自己!也不知道诺兰托尔那边到底怎么样了……

    同是一个墓室,在离魏旭不是很远的地方。

    诺兰托尔和罗本已经跟着这斯丹达法术创造出的光球一路走到了中心地带。这里有着一方高台,高台之上的中心地带则是一个石质的剑架。在离剑架不远处的地面上,一柄蕴着寒气的古诺德长剑正默默的躺着。剑上寒光流转,看上去就可以感觉到这剑不是凡品。

    “找到了!”诺兰托尔看到地面上的剑,兴奋的叫了一声。说着,他就迫不及待的两步跨上前去,伸手就要抓住这剑柄。不过掌控着整个局面的那位“苍白女士”怎么可能任由他拿到这剑?

    “小心!”就在诺兰托尔马上碰到剑柄的时候,他身后的罗本突然大喊了一声。这个时候刚刚好是诺兰托尔从光球的庇护下走出,而且他身上的护罩也是到了破灭的时候。

    护罩一破,一个白色的身影突然山到了诺兰托尔的背后,这次出现的鬼魂不再是直接撞上去,而是用一只枯瘦的苍白色手掌轻轻按向诺兰托尔的后背。

    虽然现在已经确定自己的攻击对这些家伙没有用,但是罗本还是下意识的一步跨向前方,手中的巨斧撩起做势就要砍断这鬼魂的臂膀。这参了银的钢制斧虽然说对鬼魂有着一定的影响,但是现在远远没有达到造成足够伤害的地步。不过对于现在的这种紧急状况来说,能够迟滞她一下也是好的。

    诺兰托尔本来就和罗本配合过无数次,听到罗本的叫喊后直接就往侧边一个翻滚。连马上到手中的剑都直接放弃掉了。

    这次来到两人面前的鬼魂明显和其他鬼魂不一样,其他鬼魂按理说应该是尖叫一声直扑上来的,可是现在这这鬼魂居然是嘴角噙着微笑,就这么看着诺兰托尔一个打滚狼狈的躲到一边,微笑的看着罗本满脸警惕的盯着她……

    主墓室,门口处。

    魏旭又是奋力把一只刚刚尖啸着扑向自己的鬼魂给劈成两半,这一次动作的幅度稍稍有点大,直接导致他差点将手中的破晓者给甩了出去。

    “这两个家伙……要他们去找个剑都这么磨蹭!”魏旭呼哧呼哧的喘着气,看了一眼旁边也不怎么好受的两个吸血鬼后,又转头一边巡视着四周,一边自言自语着。

    四周鬼魂的尖叫还在继续,不过攻击的频率少了很多。他们似乎在犹豫在观望,在看魏旭还有多少力气,在思度要不要现在攻击。他们也会怕,虽然依靠着苍白女士的力量可以让他们不会死亡。但是面前这人手中闪着光芒的长剑每一次将他们劈散都会让他们感觉到刺入灵魂的痛苦,畏惧这种情绪也是油然而生。

    “走!我们去中央和他们会合!”魏旭劈散上一个鬼魂后,这些家伙一时间安静了下来。这也给魏旭争取了弥足珍贵的休息时间。他深吸了几口气后,看着还不见淡去的浓雾以及周围环伺的鬼魂,最后终于咬咬牙放弃了继续留在这里的打算。既然对方可以在这主墓室布满浓雾,那么想来监视自己几人的话也应该易如反掌。这么一想,前面的诺兰托尔和罗本估计这个时候已经面临危险了。

    到了这个时候,魏旭也只能是按照记忆中背离门的方向带着瑟拉娜两人摸索前进。

    “啊!”见魏旭动身,一只鬼魂按捺不住直接就向着他的后背攻来。不过她还没有碰触到魏旭后背的时候,魏旭就像是后脑勺长了眼睛一样手中的长剑反握,向后轻轻一递就撕碎了这偷袭的鬼魂。

    看着又是一个同伴被撕碎,之前那神奇的长剑撕裂自己的痛感又一次涌上了这些鬼魂的心头。他们一个个的下意识的放慢了跟进的速度,拉开了和魏旭的距离远远的吊着,再也不敢偷袭一次。

    主墓室本来就不大,感觉上漫无边际主要是因为这浓浓的雾严重的遮挡了众人的视线。也幸亏这位苍白女士好像并不会什么迷幻系法术制造幻境,魏旭没走几分钟,远远的就看到了墓室中央高台上背靠背的两人。

    诺兰托尔还好,他有着斯丹达的法术守护。可是一边的罗本这个时候就比较狼狈了。此时的光头壮汉已经是轻微的颤抖着,看上去好像随时要倒似的。走近了看,可以发现他那光洁溜溜的脑门上居然已经覆上了一层细细的白霜。更不要提那已经变得花白的眉毛睫毛。

    “罗本,你们这是怎么了?”魏旭见状,赶忙迎了上去。

    “大人,您可是来了……我们刚刚遇到了苍白女士!”罗本张了张嘴,不过由于此时他已经全身冻僵,话只能由诺兰托尔来说。“大人小心,她袭击了我们,她现在还在四周的雾气中潜伏!”

    这个年轻的斯丹达警戒者在说话的时候,魏旭才注意到他此时已经是脸色苍白,明显是超负荷释放法术的症状。而诺兰托尔身上的护罩这个时候也已经是摇摇欲坠,看上去完全经不起亡灵之力的下一次冲击。

    “那……”魏旭看了看四周,发现自己除了白雾再看不到其他地方后,目光又缓缓的回到诺兰托尔和罗本的身上。“那各家伙到底在哪里?”

    这话刚刚问完,就见诺兰托尔指着他的背后喊道:“大人小心!”

    如果说那些普通鬼魂的攻击魏旭还可以感觉到背后的寒风还有轻微的杀意的话,那么这苍白女士的攻击对于魏旭来说则是来无影去无踪,能量波动完全收敛,杀意也只有在一击即将到达的时候才爆发!

    听到诺兰托尔的提示,魏旭下意识的转身挥剑。这一次,他明显感觉到了一种砍入物体的迟滞之感,也是同时,他看到了苍白女士那张口唇全部腐朽,露出全部牙床的干瘪的透明面孔。

    “嗤!”破晓者上冒起了一阵阵清烟,而本来准备偷袭魏旭的苍白女士这时也是面露一丝惊讶之色。

    “啊!”在感受到魏旭威胁后,苍白女士怒嚎了一声。本来在四周围绕驻足不前的鬼魂在这一声之下像是打了兴奋剂一般的大声尖叫着,一个个尽全力向着魏旭几人冲了过来。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