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三章 逃(为清风彳童鞋的万赏加更)

    其实在警戒着以及黎明守卫和吸血鬼对抗之始,这些吸血鬼们是不屑于养什么奴仆的。所有的人类在他们眼中的属于牲口,都是自己的口粮。可是到后来这些家伙慢慢的发现这尼玛斯丹达法术的存在完全就是为了克制吸血鬼好吗!这种完全的克制一度让吸血鬼被打得抬不起头来,只能龟缩防御。一直到后来这种人类奴仆的出现才让吸血鬼对上警戒者的胜率追了上来。

    论单挑,警戒者是可以越级挑战吸血鬼或者其他亡灵的。一个高阶的警戒者战士会被一个大师级别的普通战士完虐,而这个大师级别的普通战士又会被吸血鬼大师吊打。可如果高阶警戒者和吸血鬼大师对上,不算偷袭,稳扎稳打下两人完全可以分庭抗礼!这就是警戒者的强悍之处,斯丹达的法术可没有游戏中那么鸡肋,更没有游戏中那么种类稀少。这完全就是警戒者们用以对付亡灵的神技!

    不过话说回来,当吸血鬼和奴仆一起出现的时候,警戒者就吃亏很多了。这种奴仆是吸血鬼通过自己的秘法培养控制的,他们完全就是一个个普通的人类。也正是因为如此,斯丹达法术再强大,对于人类也是毫无效果。而剥去了斯丹达法术这一项神技的警戒者们在对付人类上手段就有点短缺。

    话归当前。

    陷入麻痹的托兰感觉到了自己身后袭来的危险,不过此时的他也只能心中干着急,不能作出任何有效的反应。不过好在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伊斯拉恩在基尔将目标转移到托兰身上后就已经动了。他两步跃起,在基尔出现在托兰背后的时候手中的巨锤刚刚好砸了过去。

    如果基尔执意要杀了托兰,那么他这一双手也就别想要了。如果是普通人打断自己的手,基尔或许还会搏上一下强行击杀托兰,毕竟手没了还可以再生。可面前的这位可是黎明守卫,之前他可是明确看到这家伙往自己的巨锤上加持了黎明守卫的法术!这一下要是硬挨了,估计自己这双手以后都废了。没了手的吸血鬼还有什么威胁?就是吸血鬼大师又如何?难道要他用嘴咬人,用嘴施法?

    所以基尔退了,不过他的退却也不是常规的后退。在伊斯拉恩看来,基尔真的是想要用胳膊换托兰的命了,不过这个时候他也只能是狠狠的将这一锤挥下去以期可以在基尔攻击到托兰之前就阻止他的攻击。

    幸运的是,基尔好像在刚刚一瞬间怔了一下,导致他本来凌厉的攻击慢了半拍。这样一快一慢之下,伊斯拉恩的巨锤狠狠的砸到了他的胳膊上。这黑光头还没来得及欣喜,就觉得自己落锤的地方没有丝毫的质感。和基尔以前就打过照面的伊斯拉恩心下一沉。糟了,自己这是被基尔留下的幻像给玩了!

    只见被击中的“基尔”身形轻轻一晃,直接破碎。而另托兰的另一侧,一个身影逐渐浮现了出来。他的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多了一把匕首,这匕首正狠狠的向着托兰的肋下插去。

    伊斯拉恩因为被晃了一下,一锤到底,旧力已去,新力又未生。另一边的警戒者队伍也在弓箭和吸血鬼奴仆的冲刺下狼狈抵挡。能救托兰的只有他自己!

    此时的托兰身上麻痹感还没有消除太多,不过好在他已经能移动了。感觉到自己身侧的那股带着死亡气息的劲风,他直接向着另一边扑了出去。由于胳膊还在轻微麻痹状态,他这一扑出直接就摔了一个狗啃泥。不过好再致命的攻击是躲了过去了。

    “从右边突围!”眼见这继续打下去自己要被全军覆没,伊斯拉恩单手持着巨锤一抡,逼退了一旁想要趁势继续攻击的基尔。另一边直接扛起托兰往大部队那边会合过去。

    之前由于没有明确的指令,警戒者们只能是困守。现在既然得到了突围的指令,他们也是将自己能用到的攻击手段全部用了出来。斯丹达法术齐发,就是基尔一时半会也不敢接近。两边人数本来就相差无几,要强行用人数托住他们太不现实最后很可能把自己也赔进去。所以基尔也只能是看着这一群到嘴边的“肥肉”飞走。

    “大人,我们要不要追击?”基尔的亲卫看着那些逃离的斯丹达警戒者有点遗憾的对着一旁的基尔问道。

    基尔看着这群家伙离去的背影,轻轻眯了眯眼道:“不要了,我们现在的首要任务是监视那一群家伙,好伺机救出伊芙娜!”

    “可是……这是难得的机会啊……我们这次可是重伤了那些家伙,而且夜间战场对于我们有利,如果是追击的话基本上没有任何悬念的……”

    “不用了……我们以后有的是机会……而且……托兰那个老家伙这次后估计活不了多久了吧……”说着,基尔轻轻的抬起了手中的匕首。接着皎白的月光,可以依稀看到那上面挂着的斑斑血迹……

    伊斯拉恩扛着基尔闷头就是跑,有着斯丹达法术的断后,那些吸血鬼没有一个敢追上来的。这次受袭两个人都没有意识到,难道是自己中有什么奸细出卖了自己的行踪?这不可能啊……这次出来的警戒者和黎明守卫都是真正经过考验的,他们没有可能背叛。难道仅仅就是一场普通的遭遇战?如果真的是这样自己等人的运气可真的是有点差啊。

    “我说托兰,你这个老家伙准备在我后背上爬多久?”跑了许久,见背上的托兰还没有动静,伊斯拉恩有点纳闷这个家伙怎么半天不见喘气的。

    “唉!你这家伙怎么了?”伊斯拉恩头微微一偏,看向自己背后的老友。这一看,他的心瞬间就凉了半截。托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是昏迷了过去。

    什么情况?刚刚这家伙明明没有被攻击到的,这个时候怎么一脸萎靡?在伊斯拉恩注意到这个问题的时候,他终于是感觉到了手掌上的黏稠感。

    这是……伊斯拉恩将手掌从托兰的腋下抽了出来,借着月光看到那手掌上正覆盖着一层泛着令人作呕味道的黑色血迹。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