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九章 放心我不会杀你的

    听到这话,张扬顿时就像暴走。不是说巨鲸帮没有跟天虎帮联手吗啊,不是说天虎帮没有外援吗,这都才过去了一个月的时间,怎么就全都变了。

    不对,在出来的时候就有人说过不没有外援的。特么的,这是谁说的,张扬真想将他揪出来好好的照顾照顾。

    “怎么有些意想不到是吧,队长早就料到了,并且跟着队长前途大大的有。”巨鲸帮帮主表情有些滑稽,要不是看着对方是元婴境界,张扬真想直接一巴掌拍过去。

    “够了,人家好歹也是我的老乡,这么对待人家有些不礼貌了。”张鹏在一边随口说道。他这字面意思是在苛责方田,但是语气却又是让张扬听得有些酸爽。

    这明摆的不是在打自己的脸吗,什么叫对自己的老乡客气点。连你这什么狗屁精英特战斗队长都这得行。上梁不正下梁歪,你都这得性,你的队员能好到那里去。

    想到这里,张扬似是找到了安慰感。“傻叉训练出来的当然都是傻叉,难不成还指望变成人渣吗。”

    “你……”方田为之气结,张鹏也是如此。“噗嗤!”唯独鲁婷表情与众人有些不一样。

    张扬开始是说张鹏是傻叉,后来又说他还有他的队友连人渣都不如,这话说的是何等的金典。金典到连众人都说不出话来。

    当然张扬重点却没有放在这里,而是自打一来到这里,他的大部分注意力都放在鲁婷身上。看到对方笑出来,张扬双眸的目光变得深邃起来。“这女的果然跟以往不一样了。”

    若是放在以前,鲁婷在加到张扬后都时恨不得将他杀了。说是杀了都时轻的,那是恨不的将他挫骨扬灰。但是今日见到,真的不一样了。

    “你也不要紧张,我今日不会杀了你的。我会将你打成重伤后也仍在那广袤的草原里,让你尝尝那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滋味。”张鹏话语说道这里,目光一凌,其中满是对张扬的恨意。

    在那广袤的草原里,每一个夜晚都不一样。最好是不要站在草地上,可是他却被张扬重伤后扔在了上面。一连持续五天的时间。在那里的每一个夜晚都是他的噩梦,身子被那不知道是什么物种践踏了一次又一次。

    那五天的时间,使他觉得这是他人生中最大的耻辱。每每想起,他对张扬的恨意,只增不消。

    至于张扬为什会没事,那是因为他从未站在草地上过。他一直都在用灵舟赶路。

    听着张鹏的话,张扬顿时有些哭笑不得。他在这坊市两个月的时间里,也多多少少听到过那草地的名头。其中有一种生物,两性通吃。

    “杀,一个不留,统统杀了。”见到张扬那表情,张鹏越加的气氛,抬起右手,轻轻一挥,在他身后上百人一拥而上,而咋张扬身后的巨鲸帮众人也迎了上来。

    这些人直接绕开张扬,向着他身后的水泊梁山兄弟们而去。看上去在之前的时候,张扬有提醒过什么。

    “其实我想申明一件事,那就是从始至今我就没有紧张过。还有看我这么镇定自若,就知道我有后手,你说你是不是傻啊,我就是想逗着你玩。”

    “前辈,不要看戏了,早解决在回家。咱们今天加餐。”张扬开口,手上紫宵剑灵光闪烁,而在他话语结束之后,大步流星的向着张鹏而去。

    虽然张鹏身边有鲁婷,他虽然忌惮,但在他看来放出天妖身应该能够阻挡一段时间。

    大步向前,紫宵剑在手,另外一直手却不断掐诀。一道道风刃脱手而出,而让在这个时候也停下了脚步。

    “真以为我要跟你近身战斗啊,白痴。”话语结束,手上紫宵剑也推手而出。

    宝剑在空中旋转,他一道法诀打出。只见这紫宵剑一化二,二化四,只在顷刻间便有数百之多。

    修为突破后,张天对御剑术以及气化剑诀的理解越加的深熟了不少。此时将紫宵剑化作很多份,威力依旧不减。

    见数百宝剑向着字飞来,张鹏也没有闲着。手上宝剑灵光闪现。直接巨大化,他之前虽然重伤,但却也另有造化,此时的修为赫然也是金丹初期境界。

    并且,他此时的修为与张扬一样,距离金丹中期只是在一念之间。

    “劈啪啦!”

    巨大的宝剑先是斩向为首的风刃,噼里啪啦之声响彻整个空地,如同凡间炮竹齐放之声,仅仅只是眨眼的时间,那风刃便被一一斩爆。

    紧接着,巨大的宝剑在这个时候在次暴涨,长数十丈,宽度竟然达到十余丈。巨大的剑身将他与鲁婷保护起来。

    见此一幕,张扬眼睛瞪得大大的。“你能在要脸一点吗,是你要开大,怎么现在就变成缩头乌龟了。”张扬开口,但手上法诀却也没有闲着。

    在他开口之余,便有上百月华飞向巨大的剑身。

    在巨大的剑身内,张鹏与鲁婷对视一眼。随后便走了出去,身上弥漫这一股浓郁的死亡气息。在这死亡气息出现的一刹拉,四周草木一一枯萎。庞大的生机,也抵不过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死气。

    她站了出来,手长一招,便有无尽的死气翻滚,形成一柄通体漆黑,且又细长的宝剑。这一幕,落在张扬眼中,他呼吸换的凝重起来。

    在他还是筑基修为的时候,鲁婷便是金丹后期境界。眼下对方得到其他的造化,修为定然大涨,若是不慎重对待,那还了得。

    想到这里,天妖身一步从他身体中垮了出来。此时的天妖身,看上去全身紫色。下一刻,这些紫色被隐藏在了他的皮肤下,看上去与正常人相差不多。

    天妖身走出,却没有变大。在他手上,一柄元婴级别的宝剑出现。这宝剑上,顿时弥漫着庞大的天妖之气。

    同时,鲁婷手上那无边死气凝结而成的宝剑在这个时候向着天妖身飞来。咋飞来之际,也学着张扬将宝剑化作数百。

    她与天妖身战斗过,深知天妖身的弱点。天妖身空有一身的力量,但是却不会施展,眼下放出这数百的宝剑,即便是天妖身再有多大的力量,一时间怕也难以应付吧。

    见此一幕,天妖身倒不是很在意。只见手上的宝剑飞出,而他手上法诀不断,那脱手而出的宝剑骤然变大,下一个变成高数十丈,宽十余丈的巨剑。

    这巨剑也不是颜色与张鹏的巨剑不一样,不然其他的地方都是一样的。

    “怎么可能!”鲁婷惊呼一声,数月前,天妖身并不会使用法术,可是现在竟然……她有些觉得这一切都是不是真实的,但她的宝剑的的确确是打在了巨剑上。

    这就是张扬在一月前说的办法,既然经脉都是一样的,那么在他想来这个世界上的法术天妖身或许也能使用。实验之后,还真能够使用,只是天妖气在经脉中运转的时候会受到一些阻碍。

    不过天妖身整体势力强悍无比,即便是有些阻碍,那也不是多大的难事。到不了到时候直接放弃法术,使用肉搏战。

    在说张鹏这边,看着他身前的巨剑,嘴角微微上扬。紫宵剑那可是以锋利著称。以前在筑基境界的时候他能解开第一道封印,现在他修为达到金丹境界。

    那隐藏在紫宵剑中的第二道封印也已然不攻自破,下一刻只见数百宝剑直接入雨点一般打在了巨剑之上。

    就在这时,那巨剑开始颤抖,最后其上的磷光渐渐地暗淡下来。这一切都在张扬的料想之中,但却不在张鹏的料想之中。

    巨剑灵光变得暗淡起来,其庞大的剑身也在骤减。张鹏见到这一幕,到觉得自己还是小看了张扬,小看了他手上的宝剑。

    两人直到现在虽然只斗法三次,但是每一次都是这巨剑取到的成绩很大。在他看来,这巨剑就是张扬来到这世界上的最大造化。

    张扬动用了自己的造化,可是自己还没有虽然玉石琵琶此时已经残破不堪,但是依然从他身上分裂了下来。

    这是他的造化,但是自打张扬将他人在草原上的时候,他就打定了主意不要了。这造化之前给他带来了无尽的风光,可是再被张扬打碎最后,风光也不在有。

    反倒是这造化变得有些鸡肋起来,被张扬打碎之后威力变小了,还影响了他本身的天赋。与其这样,还不如不要。

    也就在在他将这玉石琵琶从身上分离出来的时候,他的天赋在次回顾,这个人着才一鼓作气的突破到金丹境界。

    看在这玉石琵琶这些年来没少压制他的修为。

    下一刻,玉石琵琶出现在他的手上。在玉石琵琶出现的这一刻,张扬双眸微微收缩,他清晰的感觉到,这玉石琵琶不在如先前那样与张鹏浑然一体。

    并且,在他乾坤袋中那些残破的玉石,也变得躁动起来。他能清晰的感觉到,在乾坤袋中的玉石,很是急切的想要与张鹏手上那残破的玉石融合。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