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话 葬茻神庙 一个不留

    沐浴在火焰中的雄狮,抬着高傲的头颅,眼神不再只有冰冷,反而多了一种蔑视跟不屑,就好像高高在上的帝王俯瞰奴隶一般。

    滴答!

    冷汗沿着狼浪的额头,滴落在草叶上,不管是雪狼族,还是泰坦神猿,所有在场的神兽,全部浑身发抖,斗志低迷。

    这是一种来自于血脉上的威慑,神兽主修生命天道,说白了就是血脉,而血脉的高低决定着他们未来的成就。

    所以说,在神兽的世界里,等级制度不仅清晰明了,还无比的森严冷血,低等血脉的神兽,天生就会对高贵的血脉产生畏惧,这是从血脉中继承下来的东西,不可避免。

    吼~

    浑厚的声音,震得众人耳膜生疼,又蕴含着时空规则,似乎传的极远极远,凡是听到的荒兽,无不抬头聆听,然后朝着一个方向,极速而去。

    最让人哭笑不得的是,那些神兽四蹄一软差点趴地上,一个个逃似的远离战场,大有临阵脱逃的意思,别说战斗了,连反抗的勇气都提不起来啊。

    这才是真正的荒兽,神兽的祖先,血脉解封,灵智恢复,霸气侧漏啊。

    这里的神兽少说也有两三万,这一跑不要紧,武者一方的优势顿时荡然无存,这还怎么打?战斗不得不中止。

    所有荒兽纷纷来到金狮身边,个个眼中带着羡慕跟激动。

    至于武者们,大家同样聚集在一起,暗中讨论着对策。

    “真他么的孬种,一声吼叫就吓得屁滚尿流。”

    “那是你不了解神兽的血脉等级制度。”

    “不对,这是一阶还是二阶?你们看它身上的毛发。”

    这一看不要紧,大家发现雄狮身体上的毛发,其实有两种颜色,贴近皮肤的一半是血红色的,而上面一半才是金色的,明显红色是血脉解封后才出现的。

    “握草!绝对是二阶的,血脉每一次进阶,身体就会出现不同特征,而特征的数量,往往就是阶位。”

    “有些二阶巅峰的神兽,就可以跟仙人比肩,这二阶荒兽呢?比仙人还变态?”

    “老子宁愿遇见仙人,也不愿碰到这家伙。”

    “怕什么,就说怎么干吧,逍遥今天必须死,不然咱们更丢脸。”

    大家都沉默了,就此离去吧,别人怎么看他们?

    这个时候,大家都很默契的在向山门发讯息,征求意见。

    此刻的叶一飞,孤零零的站在那里,眼睛朝远处那些神兽看去,接着又扫向荒兽一方。

    “这里的面具够你升到几级?”

    忽然一道传音响在叶一飞耳边,声如洪钟,震耳欲聋,不用多想就知道谁在说话。

    “此刻的你其实最想拿下本道吧。”

    答非所问,如果不问清楚原由,叶一飞怎么可能相信金狮的话,没错,跟他联系的正是那位荒兽金狮。

    “不错!你的血的确是解开我荒族诅咒的引子,但无法真正解除诅咒。”

    此刻的金狮,确实非常想抓住叶一飞,将他的血全部抽干,但他还需要一件更加重要的东西。

    “如何才能彻底解除荒族诅咒?”

    对方自称荒族,很明显在洪荒时代,荒兽就已经形成了一个族群,但他们是如何消失的?又是被何人种下的诅咒?他的血只是引子的话,那么对方还需要什么?、叶一飞的心思无比活泛,想的越来越多。

    “需要你找到终极面具。”

    “何为终极面具?”

    “你只需按照面具规则让其不断进阶就行。”

    “面具规则是何人制定?”

    重点来了,只要问出制定面具规则之人,不就知道是谁施展的诅咒吗?

    “不是一个人,而是这葬茻神庙。”

    叶一飞第一次听说葬茻神庙,猛然反应过来,“小院里的石庙,是不是隶属葬茻神庙?”

    “正是!”

    “葬茻神庙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或是一种信仰?”

    “神庙神通广大,无所不能,就连天道的运转,它都能影响一二,具体是什么组织,我也不知道。”

    “嘶!”

    这就牛叉了,连天道都能影响啊,他师祖都不敢这么说,这个组织的背景,想想都让人恐怖。

    “这个无崖界,是不是葬茻神庙搞出来的?”

    叶一飞突然想到一个可能,这里会不会是神庙的旧址之类的。

    “你们管这里叫无崖界?”金狮也愣了一下,“看来真的没人记得我们了,这里不叫什么无崖界,就叫葬茻神庙。”

    “嘶!还真是。”叶一飞思考片刻后,“你如此助我进阶,想必等我获得终极面具时,就是你动手之际吧。”

    “正是,你是我荒族唯一的希望,你的命,承载着我荒族的未来,必须拿下你。”

    这话听着挺操蛋的,但叶一飞却丝毫不怒,至少对方够坦诚,这总比那些弯弯绕的心思要强吧,有些人为了不可告人的目的,用尽一切手段遮遮掩掩,生怕你知道他的目的,那样的人才真正让人厌恶。

    “似乎你还抓不住本道吧。”

    “这里有我荒族神主级前辈,神智清醒,不久后,区域限制就会打破。”

    得了,还尼玛真有啊,神主级的荒兽是几阶?最少都是七阶了吧,这还玩个屁啊。

    “我们可以分多次抽血。”

    对方又补充一句话,让叶一飞一个趔趄,我尼玛那也受不了啊,落到你们手里,还能有个好?不被玩死都不错了。

    “如果本道不答应的话呢?”

    “这件事,其实我说了不算,这需要神主前辈来决断。”

    决什么断啊,不就是赤裸裸的威胁吗?老子不配合,就让神主高手来治我,真尼玛的上哪说理去?

    “那就是没得选了?”

    “合作对你也有好处,得到终极面具,就能得到神庙的认可,说不定你就有大机缘。”

    额!那也要有命享用啊。

    “你们有几位神主级前辈?”

    “不下一掌之数。”

    靠啊!居然这么多,至少有五位啊,就算他三师叔跟九师叔在,也不能确保万无一失啊。

    “真后悔引你们过来。”

    “真荣幸能跟你合作!”

    得了,这回真的被逼上梁山了,不合作都不行了。

    “做为见面礼,这里的所有武者,全部都是你的屮种。”

    “丑话说在前面,我可不会再拿出一滴鲜血了。”

    “知道礼尚往来不?”这回轮到金狮郁闷了,他本来打算再要几滴血来着。

    “免谈!”

    就算知道对方不可能现在动他,但多一个觉醒的荒兽,就多一分威胁啊。

    吼~

    平静了一段时间后,毫无征兆间,金狮突然大吼一声,声音嘹亮而高亢,满是杀戮的韵味,不用想就知道这是冲锋的信号。

    哞~

    嗷~

    下一刻,只听见从远处传来一声声低吼,紧接着,大地又开始剧烈的颤抖,比刚才的动静还要大的多。

    原来最初那声吼叫,金狮是在呼唤远处的荒兽啊,看来他一觉醒就在策划着包围行动,难怪这货跟叶一飞闲聊这么久,看来是在等待合围呢。

    假如大家一早就释放出神念的话,还能提前发现,但此刻说什么也晚了,无数的荒兽大军,如同潮水般席卷而来,根本不给大家有所反应的时间,瞬间就将这个战场团团围住。

    你问究竟来了多少?

    只见兽头窜动,一望无际,太他么吓人了。

    不怕流氓多,就怕流氓有纪律啊。

    “啊!快走!”

    大家彻底慌了,顾不上其他,有飞行宝物的急忙拿出来,连同伴都不管了,钻进去就跑,至于那些没有宝物的,撒开脚丫子就朝天空飞去。

    嗷~

    然而荒兽的动作丝毫不慢,那些飞行宝物,尤其被重点照顾,一个个飞扑上去,死死的咬住不放,一头荒兽拉不住,上去五头,甚至十头,总之,没有一个逃得掉的。

    “喂!紫霄宫跟玉虚宫的弟子,放他们走。”

    吼~

    金狮再次吼叫一声,那些拦住紫霄二宫的荒兽,纷纷弃之不管,让他们顺利离开,不过封神宫就没有这么好运了。

    “逍遥,快随我走!”

    陆轩这个时候还没忘记他,就已经说明很多东西了。

    “你门快走,我有九宝塔,自有办法离去。”

    叶一飞身影一闪就消失不见,陆轩一想,也对,九宝塔可不是一般的灵宝,随即急忙离去。

    “炫暝,快带上我们啊!”

    势头不对,炫暝拿出灵宝就跑,根本没去管其他弟子,这就能看出封神宫的作风,危急关头只考虑到自己,根本不管同门之谊,这一点就比紫霄二宫差远了。

    “哈哈,我的屮种们,老子来收割了。”

    嘿嘿一笑,趁乱之时,叶一飞隐秘现身,这一次,所有的荒兽都是他的帮手,那些武者个个被擒拿后,暗中成了他的屮种。

    “逍遥,你大爷的,都什么时候,还对付自己人?”

    泰坦族的神猿兄弟,被抢了面具后,不甘的怒骂一句,不过话没说完就被漩涡吞没。

    “自己人?我去你么的自己人,围杀老子的时候,怎么不见你说自己人?”

    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既然敢来杀老子,就要做好被杀的准备,再说了,我只是抢,还没大开杀戒呢。

    抢完黑色面具,叶一飞的面具直接变黑,用出了第五个规则,那么接下来,就是那些白色面具武者了。

    “逍遥,你不得好死!”

    狼浪大骂后,就轮到天灵族的骷铧真人,然后是陌雲等人。

    “荒兽暴动了,大家快来救我!”

    那些乘坐飞行宝物的武者,纷纷向山门求救。

    “怎么回事?”

    “都怪逍遥这个混球,他竟然引来了无数的荒兽,太他么卑鄙了。”

    这次出动的所有族群跟势力,再次炸开了锅,要是连这都拿不下叶一飞,那才真是丢人丢大了。

    “坚持住,我们随后就到。”

    然而,等到援军赶到时,个个傻眼了,迎接他们的是那无尽的荒兽,吓的大伙屁滚尿流,远远的就跑了。

    “你们这是捅了荒兽窝了?太他么吓人了。”

    “你们自求多福吧,真的爱莫能助。”

    这一回,彻底没戏了,连援军都不敢接近,只能在宝物里耗着了。

    灵宝还好点,可那些法宝就不行了,一旦法力耗完,无法催动道法,就真的成一块废铁了,分分钟就被逍遥剑砍的稀耙烂。

    “啊!逍遥是你,荒兽怎么不对付你?”

    虽然震惊,但他的疑惑,无人给他解答了。

    根本不需要太久,这八十二个族群跟势力,完全坐不住了,连高层都介入了,可惜谁也没办法。

    “逍遥呢?他逃出来没?”

    “不知啊,谁也没有见到他啊。”

    叶一飞抢面具的时候,都是暗中下手,除了当事人,谁也没有注意到,自然不知道他的行踪。

    “最好不要成为荒兽的大便,否则就太便宜他了。”

    “给我查,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不行去问问封神宫的人。”

    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此刻的封神宫弟子,就只有炫暝还在硬撑着,其他弟子都没有飞行法宝,早就被荒兽拿下,暗中交给叶一飞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