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敢闯到魔君宫了,最起码得晓得,这魔君宫里都有些什么人,如果他清楚的晓得,风浮裳此刻不在魔君宫里,那么就应该知道,风素玉还在这里。

    “娘娘说的也是。”有素玉大人在这里,纵然是有贼心,恐怕也没那贼胆!

    “对了,怜儿,我今天早上让你准备的摇床,你拿来了吗?”梓枝突然看向怜儿问道。

    怜儿点了点头:“弄来了,不是要放到偏殿去吗?”

    “为什么要放到偏殿去?”梓枝微微皱眉。

    怜儿脸上的神情显得很是诧异:“可是,魔君大人早上走的时候说,让我将摇床先放到偏殿去,等小皇子和小公主的寝宫修建好了,再挪到寝宫去的啊。”

    “啊?”梓枝闻言,微微一愣。

    风浮裳这是想干什么?

    “先不管他怎么说,待会儿让人将摇床搬到这里来,晚上我不在他们身边,他们定然是要闹腾的。”

    梓枝很是不放心。

    虽然说风浮裳今日一早也派人去找了几个聪明伶俐的侍女说是来伺候这两个孩子的,但都没什么效果,儿子虽然显得很是温顺,可女儿却一点都不想让别人抱。

    “好,我现在就让人去弄。”怜儿点头。

    约莫正午时分,风浮裳与阿婴便回来了。

    “怎么样?找到要找的那个人了吗?”梓枝有些急切的问道。

    阿婴无奈一笑:“也不晓得她是不是闻风而逃了,魔泉那里根本就没有人。”

    “没有人?”梓枝有些诧异。

    “想必此人是料到我们一定会去魔泉找她了。”风浮裳说。

    “那就先不管她了,如果她当真知道我们要去魔泉找她,那么她必然也晓得,自己事情败露了。”如果不想死的话,应该不会再做什么。

    “梓枝,你还是太善良了,照我说,这些碍手碍脚总是在背后耍心机的人还是尽早除了的好,省的留下来成为不必要的麻烦!”阿婴半坐在椅子上,微微勾起嘴角露出一丝冷血的笑。

    梓枝闻言却只是笑笑。

    “这些人,自然都是要受到惩罚的,但是也不急在一时。”

    她不希望风浮裳为了找出那个人,每天都往宫外跑。

    ******

    夜晚,风浮裳即将脱衣就寝的时候才诧异的发现,今日一早让怜儿拿去偏殿的摇床为什么会出现在他们寝宫里?

    “你让怜儿拿过来的?”风浮裳问道。

    梓枝一脸坦然的点头,“是啊。”说着,便继续低下头来摇晃着两个摇床里的小东西。

    “既然都已经有了摇床,做什么不让那些侍女带着他们?”风浮裳很是不满的皱着眉说道。

    梓枝撇撇嘴很是无奈:“孩子还小,晚上也容易醒来,要是见不到我,会哭的。”

    “可是也不能一直睡在这里啊!”风浮裳很是吃味。

    “不会太久的,等他们的寝宫造好了之后,就慢慢将他们放到自己的寝宫里去就好了。”这一点,她很有经验,因为她刚出生的时候,就喜欢粘着娘亲,也是过了一段时间才慢慢习惯睡自己的寝宫。

    风浮裳还是不太能接受这样的理由,因为让他很是不爽,他伸出手,板着梓枝的肩膀让她望着自己。

    “梓儿,孩子终归是要长大的,不能由着他们的性子纵容他们。”他意味深长的说道。

    梓枝听着,自然也是十分赞同他的话:“是啊,所以还是要让他们回到自己的寝宫里去睡。”说着又扭过头继续摇晃摇床。

    “那就让他们从现在开始习惯好了。”说着,便唤来了门外守着的侍女。

    “将小皇子和小公主带到偏殿去。”

    “是。”侍女福了福身,赶紧上前来连带着摇床一起要往偏殿搬。

    “哎,等一下!”梓枝顿时眉头一皱,连忙阻止:“你们先出去!”

    她很是不高兴的说道。

    侍女们诧异的相互对望了一眼,然后看了看风浮裳,又瞧了瞧梓枝,最终还是低下头退了出去。

    “你干嘛这么着急要让孩子一个人睡?偏殿那么远,万一孩子晚上有点什么事,我顾不上怎么办!”她紧锁眉头,语气担忧的说道。

    风浮裳半搂着她,略带安慰的说道:“这晚上能有什么事?这几个侍女修为都不浅薄,不会有事的。”

    可梓枝还是觉得不放心,而且很是奇怪,“风浮裳,你干嘛一而再再而三的要让孩子到偏殿去?说,你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毕竟是自己的孩子,哪儿有不心疼的?他这么着急是做什么?

    像是自己的秘密突然之间被人戳破一般,风浮裳顿时显得有些许小小的尴尬。

    “你果然有事瞒着我!说,到底为什么!”梓枝一见他那表情,顿时便有种心伤的感觉,眉头一皱,很是质疑。

    风浮裳温柔的包裹着她伸出来的手,无奈的看着她说道:“我也没什么用意,一来是为了孩子好,二来也是为了你着想,自从孩子生下来之后,你就一直没有闲过,这两个小东西时时刻刻都离不开你的身,我是怕你累着,所以想让你晚上多休息一会儿。”

    风浮裳的话说的句句在理,梓枝听了之后,也没觉得哪里有毛病。

    “真的?”她虽然觉得说的有道理,但是还是有些质疑。

    “这自然是真的。”风浮裳笑着说道。

    梓枝这才松下紧皱的眉头,破有些无奈的说道:“其实,让孩子睡偏殿也不是不可以,但是这几天不行,不瞒你说,今天,我跟怜儿带着这两个孩子在花园里散步,突然瞧见了一个黑色的身影从面前闪过,命了侍卫仔细搜查,却什么都没有查到,我是担心,有人要对我的孩子不利!”

    她忍不住将自己内心的担忧说了出来。

    风浮裳闻言,神情顿时一变,“你说什么?”

    “怜儿当时也看见了,所以,应该不是我眼花。”梓枝继续说道。

    “风素玉呢?”

    “素玉哥哥当时没有出现,或许是因为这个人也不过来去一趟,并未做什么吧。”

    虽然梓枝是这么说的,但是这个人是否真的只是来去一趟,却不得知。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