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章 善战之师,新军的构想

    “为争夺相位,蔡攸那厮甚至要与其父蔡京反目为敌...自新旧党争前时五十余年,直教新政时行时废,臣民无所适从,如今朝内奸党亦然为了一己之私而相互攻伐,反灭朝廷纲纪,实非国家之福啊......”

    当萧唐离开皇城内宫,回到汴京自家府邸之后,萧嘉穗、许贯忠、燕青等心腹兄弟又听萧唐说及今日在延福宫中的所见所闻,萧嘉穗先是叹罢,随即顿了一顿,又说道:“不过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哥哥虽为武职,可是也是在官家面前可说得上话的人物,似蔡京、童贯、蔡攸之流为拉拢朝内臣子,也决不会轻慢了哥哥。而我等也正可在诸方势力间见机行事,以谋大宋军旅的强兵之策。”

    许贯忠秀眉紧蹙,也说道:“哥哥之所以在官场谋求官位功名,就是要尽可能纠正我大宋军旅由来已久的弊病,而以一支强军能够阻异邦于国门之外......只是究根问底,也须朝廷上下风气正,政令通达而百姓丰衣足食,才能谈得上富国强兵。可是如今朝堂有奸佞祸乱朝纲,各地州府衙门之中,也多有魑魅魍魉倚官仗势去敲骨吸髓。

    如若国家不是君贤臣能,诸如高俅之流把持汴京禁军兵马大权,光是京师禁军的诸多部曲纪律废弛、军政不修,甚至可说是人不知兵、无一可用的窘境。加上江南一带如今也因花石纲而闹得民怨沸腾,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兵事背后也须有国政的支援与保障,切不可平时废施,急时抱佛脚,又怎能当得大用?”

    分别听过萧嘉穗、许贯忠二人说罢,萧唐点了点头,也深以为然。大宋于军队上奉行的国策是强干弱枝、内外相制,而宋徽宗即位之后,便有他的宠臣蔡京以“乱铸当十钱”、杨戬以“稻田务”、朱勔以“花石纲”等政策巧立名目,去增税加赋搜刮民财,致使大宋各地爆发的小规模起义不断,也严重导致戎守各地州府的行伍禁军进一步腐化,冗兵、冗官现象也早就成为这个国家深入膏肓的顽疾。

    军旅上下如果多是贪财怕死之辈,又怎会有能力御敌于国门之外,尤其是似如日中天的金国铁骑?

    可是大宋真的就活该被后世许多人骂作弱宋,面对外辱而毫无能力抵抗么?萧唐沉吟片刻,又说道:“虽然官家昏昧,又有权奸当道,致使朝廷不能施德政仁政于民,而辽人、女真等部,多生于塞北之地,平素以游牧为生而精于骑1射,更非宋国农耕所长,可是我大宋幅员辽阔,若论民力财富也极为富庶。而且我大宋善用诸般火器,以及神臂弓、步人甲等精良装备,比塞北诸族更善于据城而守。

    我既然是武职,在兵言兵,实则我大宋在边庭尚有西军这等劲旅能够数度击败夏人,是以现在国家兵事军政虽然弊病颇多,却也未必是无人可用。叵耐其余诸处留守司、指挥使治下的禁军军制崩坏,每年国家关支于军旅的粮饷钱帛甚重,却养了一大批喝兵血的蠢虫......如果能将金银花到刀刃上,广招锐士而另立新军,却不知此法行不行得通。”

    新军?萧嘉穗、许贯忠闻言精神一振,虽说宋时冗兵现象严重,可是根据时局的不同,朝廷于边庭或是战略地位重要的地带按军一级的行政编制,或是在升级当地郡县为节度州的同时选编新军之举也实属常态,近些年来,便由宋廷颁令曾升赵州为庆源军、升永安县为永安军、升赵城县为庆祚军。只是由于宋辽百年无战事,所以戎卫河朔地域的大多军旅战力低下,远不及西北面时常要与西夏冲突的各路军州部曲善战。

    按萧唐的打算,他当然是想以官府的名义再打造出一支劲旅,可是其中最大的问题,还是宋廷要牢牢控制着中央禁军,严防武将掌握兵权而图谋不轨的国策。就算萧唐能够说服赵佶另行选练新军,可是如果不能由萧唐统御这支部队,恐怕那支新军十有七八只会是一支劳民伤财,却又战力低下的弱旅。

    当萧嘉穗、许贯忠将他们心中的想法向自己说罢,萧唐又点了点头,说道:“我大宋先是由太祖杯酒释兵权,之后又有太宗皇帝崇文抑武。身为武将若想独领一军几无可能,可是凡事皆有个例外。

    西夏崛起之后,我大宋与夏国断断续续历经四场大战,西军中仲平公(种世衡)、子正公(种谔)乃至老、小种经略相公三代下来在西军中地位尊崇,隶属于西军的部曲皆愿为种氏将门效命,为何?就是因外有强敌环视的形势下,朝廷也默许种家三代将才秣兵历马,镇守边庭,这也招致媪相童贯觊觎种家军中的权势,意图染指西军军政。而西军各路军司大多于秦凤路、鄜延路、京兆府路设防,若说我大宋战略要冲之地,却也不止有那几路而已。”

    萧嘉穗也是心思敏捷之人,他听萧唐说罢,就立刻猜到萧唐所指的战略要冲位置在何处,便问道:“哥哥是想劝服官家,另在河东或是河北两路地界选练新军,并且趁着与西夏、辽国对持时管领这路人马?”

    萧唐断然道:“不错!依我看来,河东路西北面不至于西夏接壤,以北又是辽国地界。而河东路各路军司将官贪污关支粮饷,军旅中老弱虚冒军健等现状也愈发严重起来,若能在河东路另设一支新军,不止在我大宋与西夏战死再起时,可与西军合围夏军,期以数年加以操练,似辽境内女真部族真要兴兵南侵时,亦可御敌酋于秦晋之地。”

    虽说宋时所有武官都要受枢密院、殿前司节制,可是真在战争时期朝廷也不得不委以将领兵权统领军队。如在靖康之难后南宋朝设元帅府节制诸军,可是从岳飞统领的岳家军、王彦所统领的八字军以及韩世忠、吴玠所统率的各部兵马来看,将领所能掌握的兵权远超出和平时节,而枢密院除了对军事领导体制基本保留之外,对军队的控制力度也削弱了许多。就目前而言,宋廷很快便谋划再度对西夏用兵,往后的几年又将要征讨以方腊为主的各地起义势力,一直到宋廷联金伐辽,童贯也是趁着接连不断的大小战争,从而一步步扩大自己在西军中掌控的权力。

    西军虽然因长期对夏战争,所以能够一直保持强悍的战斗力,可就是这么一支劲旅却在以后的数年里频繁作战,要接连经历宋夏横山之战、镇压江南方腊起义、联合金国夺回燕云十六州,反而没等到金军南侵,便已经被辽国残部杀得大败。如果趁着这几年的战事能够淬炼出另一支善战的新军,按萧唐想来也不会再让金国南侵时一路势如披靡,退一万步来讲,也不该让大宋国都东京汴梁沦陷得还如正史那般的窝囊。

    正史中童贯通过力劝朝廷对西夏用兵,又调派西军去讨伐摩尼教方腊,以及力主联金伐辽而渐渐掌握朝廷内外军政大权。虽说萧唐这般的打算,就是似童贯那样想通过战争来向朝廷邀功,而默许他在边庭所能掌握的兵权。

    只不过童贯的最终目的无外乎还是在其生前被册封王爵,而满足他的追逐权力的野心,萧唐则是真心期盼通过他的谋划而使得大宋能够多一支善战之师,从官面上组建起另一支能够抵御金军的有生力量。

    萧唐将他心中构陷与萧嘉穗、许贯忠等兄弟细说了之后,许贯忠沉吟片刻,又道:“毕竟我大宋历来崇文抑武,哥哥这般构想,在朝中也须拉拢诸多朝臣响应,只怕还要看蔡京、童贯等权奸的眼色行事......

    而且就算哥哥能倚仗官家的宠信而于河东路另立新军,军旅的选拔、操习、关支补给之事也丝毫怠慢不得。汴京禁军将领,大多却对那高俅老贼俯首帖耳,哥哥是在京师朝堂的京官,在河东路管领兵马之人,也须有善于统御兵马,且品性端正、一心报国的将才为哥哥分忧才是。”

    “如何另组建一支新军,我自会与官家细议。如果能够成事,河东路新军的将才,眼下我便能想到两个合适的人选......”

    萧唐略作思量,随即说道:“当年大刀关胜随我安抚京西南路,现在他正于河东路隰州指挥司任兵马都监,关胜不止武艺精熟,深谙兵法,也愿效法其先祖有拳拳报国之心,而在他麾下辅佐郝思文、宣赞等将官,我也知他们素怀忠义之心。至于另外一个人选......也正是于河东路出身,累代将门之后。

    那人是我大宋开国之初河东名将呼延赞嫡派子孙,单名唤个灼字,他善使两条铜鞭,有万夫不当之勇。现受汝宁郡都统制,手下也多有精兵勇将。我听闻他效仿夏军的铁鹞子重骑,打造得一支连环马官军马带马甲,人披铁铠。马带甲,只露得四蹄悬地,也是善于冲毁敌军阵形,重挫敌军士气的一支重骑。那双鞭呼延灼秉性端正,且也有统兵御将之能,选练新军,此人也必能当得大用。”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