巍峨的城墙之上,无数的士兵肃然而立,他们面容刚毅,双眼中的战意犹如烈火般翻腾不息。他们银白色的战甲上满是伤痕,反射出一道道冰冷的日光。

    他们的双手不住地摩擦着手中的武器,因久经沙场而凝聚出的杀意冲天而起,令空气也沉重了几分。而在城墙的正中央,那本应该站着守城将领的位置上,却站着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淡黄/色的罗裙衬托出她高贵的气质,柔顺的黑色长发随风而舞,明亮的大眼睛透出一股纯洁的气息。

    此时她正紧皱着眉头,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眼神中透出三分愤怒,五分决然,余下的似是不忍,又似是感动。“公主,云鹰已经布置完毕,您还是走吧。”少女身旁一位将领说道

    叹息一声,少女的声音如黄鹂般悦耳“这里已经是最后要塞,我的身后便是我的国家、我的人民,退?我还有哪里可去,我根本就没脸去面对我的子民!”

    将领同样也叹息一声,说道“那不是你的错,我们对它们一无所知,而且它们的数量近乎无限,以我们的兵力,根本无法达到最后方的母树那里。”恨恨地看着远方的平原,将领眼中满是杀意,最终却化为了深深的无力。

    在城墙的正前方,一道巨大的深渊讲堡垒与一望无际的平原分割开来,深渊中不时有劲风刮过,传来一阵阵的嚎哭之声。五道巨大的铁锁桥在风中摇摆不定,时而发出“乒乒”的碰撞声。

    平原之上,原本的城镇早已面目全非,无数形态各异的虫子站在破损的房屋上,却并没有四处破坏,而是紧紧地盯着深渊的方向,不时有几只异虫原地跳跃几下,张大嘴巴发出带着腥味的嘶吼,似在挑衅着什么。但很有默契的,所以的异虫都没有越过某一个界限。

    虫潮的最前方,一个身穿法袍的人影如苍松般伫立,身后一条如同紫水晶组成的蝎尾胡乱地摆动着,阴暗的兜帽之下,一双泛着淡紫色光芒的双眼同样紧盯着深渊的前方,只有三根手指的手双拳紧握,一阵阵光圈从他脚下发出,向外扩散而去。

    但轻易便将身后异虫撕碎的能量却同样无法越过那一个界限,似乎那里有着一道永远都无法跨越的隐形墙壁,不仅无法跨越,而且充满着死亡的气息。

    “龙叔,不管如何,我们都应该去试一试,帝国只有战死的君王!没有逃跑的懦夫!今日,我会让将士们知道,帝国的君王即使是一个女的,也不会输给任何人!”看着前方的平原,少女的脸上露出一丝英气,豪气万丈地说道。

    一丝不忍从脸上一闪而逝,但那位将领还是高喊了一声,“是!”然后跟在少女身后走下了城墙。

    十多分钟后,一片阴影从城内飞出,向着前的方平原飞了过去。黑影速度极快,一闪身便深入了虫潮深处的上空。

    虽然他们速度很快,但有虫子比他们更快。上万道黑影从虫潮中飞出,发出一连串兴奋的嘶吼,如同饿了十几天的疯狗看到了食物一般,兴奋地冲入上方。

    它们的速度比帝国的坐骑快了一倍有余,刚一进入,便有一大篷的尸体与鲜血喷洒而下,引来下方异虫的一阵阵疯抢。那其中的尸体有帝国的战士、坐骑,当然,其中也有异虫的。

    那种异虫虽然速度奇快,但同样,它们的身体也极其脆弱。站在一只双头黑鹰的背上,身穿战甲的少女挥动着手中的法杖,将周围的异虫击落下一大片。

    “公主!那些东西太多了!我们还是回去吧!”将领斩出一道气刃救下一位士兵,对着少女大声说道。

    看着下方源源不断冲出的异虫,还有不断死去的士兵,少女咬了咬银牙,恨恨的说道“撤退!”被魔力传递而出的声音响彻云霄。

    静静地看着少女的动作,紫色人影却没有做出一丝回应,将头转向了前方。

    人影的前方不远处,一把漆黑的长刀直直地插入地面之中,刀背上七根尖锐的龙牙泛着点点寒光。黑刀之后,一个少年抱手而立,平静地打量着前方的虫潮与人影。

    人影将兜帽摘下,露出一个圆球般的紫色光头,淡蓝色的符文在紫色的皮肤上组成一个又一个的方阵。他的皮肤没有一丝毛发,就连耳朵也被两个孔洞所取代,淡紫色的双眼中闪动着深深的忌惮。

    看着平静的少年,光头首先打破了沉寂:“段夜!”声音异常尖锐,如同数百人同时用锐物刻划玻璃般难听。少年将目光从远处那五颗有血红色触手组成的巨树上收回,那些树顶端的五颗紫色晶石每一次都能带给他极大的震撼,而最中央的那颗晶石似在向他诉说着什么,但他每一次都无法听清。

    感受到少年的无理,光头却并没有冲动,收起自己的不耐烦,光头再次出声道:“段夜,帝国破灭已成定局,你又何必自寻死路,念在你我曾朋友一场,只要…”“够了啊光头大叔。”少年却不耐烦打断了光头的发言:“谁认识你啊,要打就快来,那么多年了,你烦不烦啊。”“那么多年?你脑子坏了吧,不过,那目空一切的态度真心让人火大啊!所以,你果然还是去死比较好啊”。

    光头手臂一挥,他身后无尽的虫潮便疯狂地冲向了那片看不见的屏障,黑色的长刀被撞得不住地后退着,但诡异的是,每一只撞击后的异虫都如同喝醉了一般,软软的倒在了地上,顷刻间就被后面的同伴踏碎!

    虽然每一秒都有上万的异虫死去,但段夜知道这还不够,虫潮之后的巨树无时无刻不在产生着新的异虫。赤红色的火焰如同游蛇般将他的右手缠绕住,段夜的嘴角勾起,右手一挥,被推至身前的屏障之后,一大片的异虫便化为了飞灰,脚尖轻点地面,段夜如同离弦的箭一般急射而出。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