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焰在双手上不停跃动着,段夜狂冲而出,一拳直直地打向了那圆滑的光头,近乎化为实质的火焰撕裂空气,发出一连串的破空声。但光头仅一抬手,便轻易挡住了段夜的攻击,将段夜的拳头向下一引,光头一肘打在段夜的脸上,将他远远地击飞了出去。“怎么?你就这点实力吗?”光头话语中的嘲讽不言而喻,“看来是我想多了啊,哈哈哈哈!”

    身在半空中,段夜脚下火球连爆,又以更快的速度冲了回去,腾飞的火焰将他的双臂缠绕,猛地打在了光头护于身前的双臂上,却又被光头一膝盖顶上天空,紫晶般的蝎尾划破火焰,在他双手上留下两道深深的血痕。

    如同没有感受到身体的疼痛,段夜一次次以更快的速度冲了上去,却又一次次被光头击飞,而每击飞一次,那条灵活的蝎尾总会在他身上留下一道伤痕。

    但随着战斗的进行,光头的表情也越来越严肃,原因无他,只因为段夜的攻击一次比一次凶猛,从最开始的一招,到现在的几分钟,似乎随着战斗的进行,段夜的能力也在飞速提升。

    火焰缭绕的双拳胡乱的挥舞着,不断地击打在光头护于身前的双臂上,紫色的晶石碎片在空中不断地翻飞,散射出彩虹般的光泽。

    蝎尾猛地扫在段夜的左腹上将其逼退,脚尖轻点地面,光头瞬间后退了十多米。轻轻抖动双臂将刺入肉中的晶片抖落,光头的声音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你是疯了吗?一上来就拼命送死,信不信我真的杀了你啊!”

    左手捂着肚子,段夜挣扎着站了起来,而在他的左腹上,一条巨大伤口从腰间一直延伸到了胸口,但其中并没有血液流出,只有许多如同他身上花纹般的丝线闪烁着赤红的光泽。

    看到那条长长的伤口,光头这时才发现,不只是段夜的腹部,就连他手臂上、后背上、肩上都有许多的伤口,伤口与花纹混在一起,近乎无法区分。

    闪烁着血红色星光的双眼紧盯着光头,段夜再次冲了出去,因他的动作而涌起的狂风中,一丝声音渐渐被吹散“有本事,就来杀了我啊!”远超之前的速度使光头不禁瞳孔一缩,但他还是冲了出去,火焰与紫水晶不断地碰撞、翻飞着,凄美中暗藏着丝丝杀机,地面被不时涌起爆炸波及,形成了一个又一个的土坑。

    将段夜的的手臂引向一边,光头终于再次抓住了段夜的破绽,双手之上能量流转,一对巨大的水晶利爪将光头的双手包裹起来,眼中凶光一闪,光头直直地掏向了段夜的心脏。然而段夜却如同没看到一般,火焰缭绕的双手紧握在一起,自上而下地砸向了那紫色的光头。

    他们几乎同时攻击到对方。水晶组成的利爪猛地抓在段夜的胸膛之上,在光头诧异的眼神中,利爪仅擦出了几丝火星。段夜的双拳却轻易的将光头的脑袋砸出一个小坑。然而就在段夜想要加大战果时,那条蝎尾却迅猛的窜了出来!死死地挡住了段夜的双拳。

    见这次攻击被阻,段夜直接以双拳为轴一记膝踢便击中了光头的脑袋,缭绕于膝盖之上的火焰更是将他的左半边头颅烧得焦黑。光头受了这一击不由捂住额头后退两步,而那蝎尾却似活了一般,一个横扫便将段夜击退。

    看到那凹陷处不断蠕动的血管,段夜知道自己若不尽快将其击杀,只怕光头又会恢复过来,于是段夜猛地跃起,双手火焰翻腾之间,一把两米长的大剑便凝聚了出来,将大剑至于腰间,身在半空中的段夜旋转一圈,携带着下落的冲击,一剑斩向了光头的头颅。

    就在这时,那条蝎尾却凭空一划,一个紫色的半圆形屏障凭空出现,将光头严密地包裹起来。看似薄薄的一层晶片却有着极强的防御力,段夜的攻击打在上面,虽然有无数的紫色晶粉飘散开,却始终无法将其打破。

    随着这一会儿的耽搁,光头的脑袋也已经完全恢复,隔着一层薄薄的晶片,光头却道出了段夜力量的来源“以受到伤害来持续获得能力的提升,再以强大的自愈力恢复么,真是不错的搭配,不过,我可是法师啊!”话音刚落,一个巨大的法阵就凭空出现在了段夜的背后,汹涌的晶粉河流从中奔涌而出,轻易地就淹没了段夜。

    “就是因为知道你是法师,所以我才等到这一刻的啊。”如同贴着耳朵发出的声音让光头不由瞪大了双眼,他的晶壁是不允许声音传入的,然而此时身后传来的声音真切地告诉他,他引以为傲的防御,被打破了!没有丝毫迟疑,光头直接启动了脚下的法阵,那用来保命的最强法阵,因为他知道,化身为法师的他完全禁不起段夜的攻击。无数的黑色淤泥从他脚下的法阵中喷出,轻易的便将那一层晶片化为了灰烬。

    段夜悠闲地从晶粉河流中走出,略带嘲讽地说道“所以你是法师啊,一个知道经不起我一击的谨慎法师。”此刻段夜的全身都化为了一片血红,充满战意的双眼中满是嘲弄,眼角处一丝黑色的线条树枝般向外延伸着。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