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阵清脆的破碎声响起,不知何时,另一道黑影已经出现在了那二十四个法阵之上,布满血色纹路的双爪正缓缓从法阵中抽出。

    将双爪搭在裂口边缘,黑轰龙用力之下,轻易地将其中一个法阵撕成了两段,二十四个法阵如同一体,随着那一个的破坏,其余的法阵也化为了光点四散纷飞。失去了法阵的束缚,月迅瞬间回复了生气,在月光的照耀下逐渐隐去了身形。

    黑轰龙浮在空中,神色复杂地盯着段夜,右爪搭在额头上,似在努力回想着什么,双眼中闪过一阵阵的焦急。

    “逃!”一声沉闷的大喊从黑轰龙口中发出,在那之后,黑轰龙眼中的焦急迅速褪去,一抹疯狂的气息渐渐从它身上产生。那气息不仅使另外四龙臣服般匍匐在空中,更是压得段夜直接落到了地面,将大地砸出了一个半米深的土坑。

    最后一个光球融入,段夜伸手一招,黑刀便呼啸着飞入了他的手中,一条黑色巨龙从刀身上浮现,将段夜笼罩在了体内,从巨龙身上发出的气势根本不输于黑轰龙,或者说,巨龙比黑轰龙更强!

    黑龙护身后,段夜没有理会三龙,直接飞向了高空中的漩涡,后背之上,两片深蓝色的羽翼弹出,使他的速度又快了几分。在他身后,两道黑色、一道金色的光团紧追不舍。

    就在段夜前进到一半时,一条灰色的尾巴却突兀地闪出,以雷霆万钧之势抽了下来,段夜只来的及将黑刀抵至身前,就被抽退了十几米。在他的身后,一个带着金色闪电的拳头恰到好处地出现在了他的后背,将他又击向了前方,金色闪电似带有麻痹效果,段夜一时竟无法动弹。

    黑凯龙飞到段夜头顶,伴随着一个漂亮的后空翻,那条有近两吨的大尾巴猛地击打在了段夜的肩上,这一击的威力十分巨大,以至于空气都如同破碎的玻璃般,出现了一道道的裂痕。

    地面上黑光一闪,潜伏已久的黑角龙猛地窜出,再一次将无法动弹的段夜顶向了空中,月迅浮现在段夜升空的路径上,修长的尾巴刺在段夜胸前破碎的铠甲上,擦出了一片片的火星,并使段夜升得更高。在段夜前方,黑轰龙正大张着嘴巴迎接着段夜的到来,丝丝黑色的淤泥在锐利的牙齿上涌动。

    等待着段夜的到来,黑轰龙的眼中满是残忍。然而,段夜却突兀地停了下来,在他前方四米出,就是黑轰龙的血盆大口。

    突然的转变令五龙愣了一下,但段夜却并不准备留情。右拳猛的紧握成拳,牵动了那五根手指上几乎看不见的丝线,一瞬间,无尽的丝线便从空气中显现出来,空中、地上、五龙的身上、破碎的血红色树桩上、甚至是段夜还没触碰过的黑色漩涡上,都显现出了血红色的丝线,它们错乱地缠绕着,如同一团乱麻,仔细看去却发现丝线组成了一个巨大的符文。

    随着段夜的动作,空气中似乎出现了一声机关契合的“咔嚓”声,声音不大,却足以让五龙清醒过来。带着巨大的恐惧,五龙疯狂地后退着,疯狂地想要逃离丝线的范围。“晚了”,段夜的声音如同一道催命符。

    三根树桩之间发生了剧烈的爆炸,赤红色的火焰充斥了整个空间,逸散的火焰猛地回缩,在三根树桩的中央形成了一道巨大的火焰漩涡,数百条由黑色闪电组成的神龙在漩涡中疯狂地穿梭着,不时发出一声清脆的龙鸣。

    另一边,真正的段夜的意识里,无尽的大浪渐渐平息,似有一缕阳投下,带来一股股暖意。湿润的海风吹动海面,形成了一个小小的漩涡,将段夜的意识卷入其中。

    意识不断旋转、下沉着,虽然如同被扔进洗衣机脱水一般难受,但段夜却觉得这种感觉如此美好,没有了剧痛的侵蚀,他的四肢百骸都发出了一阵满足的呻/吟。

    意识不断下沉,段夜感到自己似乎睁开了一丝眼睛,看到无数白色的光团和他一起缓缓下沉着,之后,意识便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三根巨树之间,赤红色的火焰漩涡缓缓旋转着,不时有一个灰色的泥团从中飞出,化为一道道丝线钻入双目紧闭的段夜的身体中,在段夜上方不远处,黑色漩涡没有被火焰影响半分,渐渐化成了人形,一条长满利刺的蝎尾轻轻摆动着。

    红发少年悬浮在不远处,静静的看着前方的幻境“觉醒么?等了那么久,居然在那个时候,难怪…”后话却并没有说出,只化为一声轻叹。

    “不!”黑发少年眼中却闪烁着兴奋的光芒“觉醒之后的虚弱期?哼!你太小看大哥了,即使处于虚弱期,大哥也近乎将那个家伙斩杀啊!”

    红发少年双眼中闪烁出一阵莫名的光芒,愈加认真的看了起来。

    “咔咔咔”黑色漩涡的某处忽然裂开了一丝裂缝,一只干枯、狰狞、被许多黑色触手包裹的手臂猛地挣出,一道道黑气从裂口逸散开了,带出一道雄浑的大喝。

    “段夜!准备好迎接你的死亡了吗?”天地似乎都与之产生了共鸣…

    ……

    “零零零…”一只手臂从被子中探出,按停了不停抖动的闹钟。被子被猛的掀起,段夜从床上弹起,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一边打着哈欠一边走进了洗手间。

    将冷水捧到脸上使劲搓了搓,段夜抬头看向了镜子。镜中的少年长相很普通,长长的斜刘海遮住了他的眉毛,一双眼睛倒是异常明亮,段夜没有穿衣服睡觉的习惯,精壮的上半身在镜中也一览无余。

    “我靠,不就是个梦么?居然还会痛。”想到梦中那种生不如死的感觉,段夜突然觉得自己脚都软了。摇了摇头,他不由苦笑道“你小子,还是想想怎么搞好学习吧,都十多年了,还没梦够啊?”不过连他自己都知道,那不过是说说罢了

    :抱歉,放弃那么好的东西,我学不会啊!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