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洗漱完毕,段夜直接走出了家门。他生活在一个普通的小城市中,由父亲一手带大,至于他母亲,他似乎从没见过,他父亲没跟他提起过,他也懒得去问,“管它呢,该知道时总会知道的。”他经常这样对自己说。

    清晨的空气分外清新,一阵凉风吹过,使人不由精神一振。虽然才早上六点多,但已经有不少卖早点的小摊开始营业,各种吆喝声不绝于耳。

    “张大娘,麻烦来两个包子,一杯豆浆。”包子五毛钱一个,豆浆一元一杯,两元钱便能解决一顿早饭。

    “来小夜,你的包子和豆浆,这么早又去上学了?”接过早餐,段夜笑道“是啊,得好好加加油,不然都不能上大学啊,那大娘,我就先走了”,“路上小心”。

    吃着早餐,段夜转身便走进了一条小巷,小巷的顶端被许多杂物遮盖,仅有进出口透来缕缕晨光。不大的脚步声在巷中响起,形成了一片不绝于耳的“嗒嗒”声,如同身后紧跟着一个人一般凉风吹过,更使人背后冷汗直冒。

    走出小巷,段夜手中也只剩下了半个包子。随手将余下的垃圾丢进巷口的垃圾桶,叼着半个包子,段夜又转上了一条凹凸不平的水泥小道,道路的左边是一条小河,但因为垃圾太多,让人有些不忍直视。

    而在道路的左边,一排杨柳整齐地排列着,一直延伸到了道路的尽头,柔软的柳枝随风摆动着,不时轻抚一下段夜的额头,每当这时,段夜都会微笑着走过,任由柳条从头上滑落。

    就在段夜欣赏着美丽的的风景时,却突然发现前方不远处出现了两个穿着黑袍的人,宽大的兜帽将他们的头盖住,其内一片漆黑。

    较瘦的黑袍人坐在一根手指粗细柳枝上,竟没有将其压断,树下的人则十分强壮,坐着都达到了近一米五的高度。两人定定的看着段夜,却并没有做出下一步动作。

    略微愣了愣后,段夜再次大踏步走向前走去。“也许是某些小孩子的恶作剧吧,或者是我眼花了”,如是想的他却暗自绷紧了肌肉,在潜意识里,他是不会相信任何人的。

    走了一会儿后,段夜却发现自己还没走出柳道,微微错愕间,段夜下意识地望向了后方,却发现那两人仍然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在他身后不远处紧盯着他,晨光从段夜身后照到两人脸上,却仍然看不到两人的脸。

    一点绿光从原本右眼的部位移向左眼,树下高大的黑袍人站了起来,黑色的兜帽下传出雄浑的声音“资料检测完毕,是这个小子没错了,生命特征明显、体质良好、精神状态高度集中,可以开始测试了”。

    “嗯,直接从第四层开始吧”。坐在树枝上的黑袍人声音异常冷酷,说完之后便拿出了一碟资料,仔细地看了起来。

    “力量:10,敏捷:10,智力:10,体质:10,你可以全力攻击我,但不要尝试着逃跑,因为那没有任何价值。”高大的黑袍人一边说着,一边摩擦着拳头走向了段夜。

    嘴角勾起,段夜却主动迎向了他,同时不屑地说道“逃跑?就凭你们两个家伙么,真是自信啊。恶作剧的话劝你尽快收手,不然待会儿可是会很惨的啊!”

    矮身躲掉黑袍人的直拳,段夜将肩膀向上一顶,便轻易地将黑袍人顶得摔倒在了地上。眉头微皱,虽然不明白为何如此巨大的身躯仅有普通人的重量,但段夜还是毫不犹豫地一脚踹向了他的肚子。

    向侧面翻滚躲过段夜的攻击,黑袍人同时紧紧地抓住了段夜脚,对着自己的方向猛地一拉,黑袍人的右拳也紧跟着打出。

    然而段夜却没有向他预料中般失去平衡。嘴角勾起,顺着黑袍人的拉力,段夜一记膝踢便先他一步击中了黑袍人的侧腰。吃痛之下,黑袍人不由收回了右拳。但诡异的是,他从头到尾都没有发出一道声音。

    没去想那么多为什么,段夜趁此机会疯狂地攻击着,双拳交替着打向了黑袍人的头部。那兜帽口似乎罩了一层玻璃,在段夜打中十几拳便砰然碎裂,黑色的兜帽也化为了黑灰消散。

    看着拳头下那颗长着锐利牛角的硕大牛头,段夜却怀疑自己是不是还在做梦。

    一阵柔力将段夜推开,牛头人站起来拍了拍衣服,看着段夜的眼中满是赞许。雄浑的声音再次响起,他说道“战斗意识很强,心理素质也很不错,由于实力悬殊过大,我将会直接进行第八层考验,力量:20,敏捷:20,智力:20,体质:10,附加野兽之意,尽全力来打败我吧!”话音刚落,牛头人便急冲向了段夜,速度比之前快了一倍有余。

    将书包丢到旁边的一块石头上,段夜也冲了出去。左脚前踏,收至腰间的右拳猛的击出,段夜较小的拳头和牛头人的巨拳直直地撞在了一起。不过显然牛头人的力量要大得多,段夜被抵得连连后退。

    知道硬拼不过,段夜便侧身一让,同时右手抓着牛头人的拳头向后一牵,想要和牛头人错开。谁知牛头人竟在这时候收力,连带着将段夜拉向了胸前,段夜猝不及防之下,被牛头人一脚踹中了肚子,直接飞出了近两米远!

    抱着抽搐的肚子躲过牛头人的攻击,段夜颤抖地站了起来,利用那些柳树和牛头人僵持起来。

    牛头人的力量也大了一倍,想起他之前说过的话,段夜微微无语地想到:梦里面来了还不够,丫的现实里还要来是吧!要是让我找出是谁,一定要把他好好教训一顿!以前常听老人们说“小孩子的生日一顿打”,今天可算是领教到了…

    纠缠了一会儿,段夜发现以自己的实力正面根本打不过,论战斗意识牛头人更是只强不弱,所以他想要胜利,还得另想它法:“既然如此,就去那里吧!”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