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柒子羽奋力闪躲时,一声大喝却突然从最开始那只巨婴的身后响起,“千!年!杀!”猥琐的内容却让那豪气万丈的声音顿时变了味。

    太刀挥出,段夜直接把巨婴身上的所有寒气汇聚到了一起,瞬间引爆!虽然辛苦叠的所有寒气一次性消耗一空,但这一击的成效却十分巨大:巨婴的右腿直接被炸成了一块块碎石,黑色的液体更是不停地从它肚子上的缺口里流出,散发出一股股酸臭的怪味。虽然看起来伤害很高,但它头上的血条却仅仅减少了不到十分之一!

    那些黑色液体在段夜眼中显示的是蓝色,说明对他有一定的威胁。“腐蚀还是其他什么作用?可草地没事啊?”越过在地上不停翻腾哀嚎的瘸腿巨婴,段夜打消心中的顾虑,一闪身便冲进了巨婴群中,向嘴里塞了一颗药丸后就在它们之间跑动了起来,铠甲不停地向四周喷吐着寒气。由于它们身形巨大,加上站立得十分密集,所以往往段夜一喷就是一大片。

    柒子羽之前没有发动过攻击,所以所有的仇恨都被段夜紧紧地拉住了。柒子羽正准备上前帮忙,段夜却大吼道:“别浪费力气了,你打不破它们的防御的。”矮身躲过几只附着着冰霜的手掌,段夜继续说道:“我来时又刷新了几种怪物,跑路的时候小心点,其中一种叫嗜血屠夫,会扔钩子。”

    柒子羽听出了段夜话中的含义,他不想欠别人的,可是在这里,他却帮不上一点忙,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好好活着!紧握着双拳,柒子羽咬咬牙,转身便向山下冲去,略带深沉的声音随风传入段夜耳中,“别死了,欠你的,我一定会还的!”

    微微一笑,段夜打起二十分的精神开始闪避起来,原因无他,刚刚一只巨婴似乎发出了一个技能,他的速度降低了10%。不过刚刚那一会儿的寒气洗礼却让巨婴们的速度更慢,所以段夜基本上还不会死,为什么说暂时不会呢?因为,段夜前去阻击所减速的那些巨婴已经出现在了火光的边缘。

    “好,每只至少叠到三十层了,接下来就该我跑路了。”正准备抽身而退,段夜却发现不知何时巨婴已经形成了一个包围圈,它们紧紧地挨在一起,趴着都有近四米的身躯根本没有留下什么缝隙。

    苦笑着摸了摸鼻子,段夜抽出太刀自言自语道:“这是我自己挖的坑么?系统你是要逼着我去送死啊,就是不知道我死了有没有什么保险金什么的。”但他的双眼中却满是战意!

    闪身躲过一只手臂的拍击,瞥到后方更多拍来的手臂,段夜直接跑向了前方那只巨婴的身下,于是那一连串的巨掌都拍在了那只巨婴的头上,石块下落间,这只巨婴竟直接被活活拍死!

    “好吧,原来你们一直在使用技能,那各位宝宝,本小爷就先走啦!哈哈哈!”段夜正准备冲出重围,却没想到一只巨掌贴着他的脸拍下,又将那只本就散开的巨婴尸体拍成了碎片。

    黑色的液体飞舞间,只见那只瘸腿巨婴正冷冷地盯着段夜。冷汗直冒间,段夜仍不忘吐槽,“我去!是你们跟他有仇还是迷恋上哥了?放过我怎么样啊?乖宝宝?”回应他的却是一只又一只的手掌。

    “好吧,我知道了。喝啊!”大喝一声,段夜再次冲了过去,手中的太刀与它们的石头皮肤不断的碰撞,擦出一片片的火星。由于反伤寒气一直开着,所以巨婴的速度也越来越慢,被阻挡得少了,段夜的攻击频率也也来越快。完全投入到战斗中的段夜却没有发现,伴随着他每一次的斩击,都会有一点红光从刀身上冒出,融进他的体内。

    十多分钟后。段夜已经关闭了寒气,一方面是因为周围的巨婴最少都叠到了五十多层,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丹药也只剩下两颗了,他要为之后的战斗做好准备,毕竟怪物猎人的系统里是没有魔力这个东东的。

    用刀支撑住身体,段夜大口大口地喘息着,四十多分钟的高强度战斗已经让他十分疲倦了。看到一大片拍下的巨掌,他再次冲向了一只巨婴的身下,用尽全力斩向了之前造成的一道伤口。

    “乒”,段夜止住前冲的身体,反身面向了那些缓缓落下的手掌叹息道:“还是不行吗?”他的眼神如同被逼到末路的野兽,闪烁着危险的光芒,他嘴角那一丝微笑也在慢慢扩大。正在这时,一道红光却从他身上一闪而过。“恭喜您激发出狩猎之魂,练气槽开启。”同时,段夜视线中的血条下面,一条较细的黑色线条也在蓝光中显现。段夜眼神一亮:练气槽!如果化为红斩,说不定就可以破开这些家伙的防御了!

    想到便做,趁那些手臂还未到,段夜转身对着那个缺口,用最快的速度,一刀一刀地斩了过去,而随着他每一次的斩击,练气槽中也渐渐积累起了红色的进度条。由于被减速,所以它们没有再出现拍碎同类的尴尬,但段夜选中的这只巨婴却被它们的手臂撑了起来,一时无法移动。

    仅四秒,段夜就斩出了二十一刀,随着他模仿游戏中的右袈裟斩避开一只手臂,练气槽的最后一点空隙终于被填满!一阵淡淡的红色光芒从脚下不断升起,段夜感觉自己的力量又强了几分。而这时,其余的手臂也到达了段夜的背后。

    哈哈一笑,段夜回身一刀便从斜上方斩下,淡红色气流包裹的太刀轻易破开了巨婴的岩石皮肤,留下一条浅浅的划痕。刀身不停,段夜又再次发出气刃斩二式、三式,细密的刀光连成一片,逼退一只又一只的手臂,当最后一刀斩于地面后,段夜却没有收刀。嘴角拉开一个狰狞的微笑,段夜左脚前踏,猛地向右转动了身体,利用旋身的力量再次挥动了太刀,划出一道巨大的红色圆弧。在十多只巨婴的惨叫声中,段夜收回泛起白光的太刀,捂着耳朵后在几只手臂上奋力一跃,便落在了其中一只巨婴的背上,来不及停歇,他直接跑向了汽油桶。“你们几个都是石头做的,居然还会疼,有没有搞错啊!”

    虽然刚刚那一套攻击看起来十分猛烈,但段夜知道他并没有造成多大的伤害,而且气刃大回旋发出后,他基本上也只剩下跑路的力气了。他也想过杀掉一只,提升等级来恢复体力,但他不知道其他怪物什么时候来、有多强、会什么能力,而他杀死巨婴绝对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所以他不能赌。

    在距离油桶十米远的另一边停下,段夜撑住膝盖大口地喘息起来。巨婴的减速效果还没过,所以走得十分缓慢,而走得最快的,居然是那只瘸腿巨婴!好吧,它是用爬的。所以段夜有了一点喘息的时间。

    从仓库中拿出早上烤好的肉(烤了很多,有备无患)和小桶爆弹,段夜一边吃着烤肉,一边等着巨婴的到来。因为不能点火照明,所以段夜只有开启灵觉之眼来观察它们的动向,在段夜眼中,黑雾早已不复存在,整个视线中如同开启了负片一样阴森,巨婴大张着嘴巴,丝丝蓝色的涎水从口中流下红色的脸上满是绿色的裂痕,配上那黑色的眼睛和十分对不起观众的脸,段夜差点把烤肉吐了出来!

    “我去,你们咋长得如此丧心病狂呢。刚刚乍一看你们很丑,现在仔细一看,还不如乍一看呢!”扔掉烤肉,看到大部分的巨婴都快到达油桶的位置,段夜咬牙吞下口中的烤肉后,直接将小桶爆弹扔了过去。小桶爆弹有四秒的引发时间,足够段夜跑到一百米开外,不过想到那恢弘的巨大爆炸,段夜在二十米开外就停了下来,躲在一块巨石后面兴奋地看着油桶,“哈哈哈,油桶大爆炸哎!在地球上可没机会看!一定很漂亮!”(无敌作死行为,小盆友们千万不要模仿。)

    一秒钟后,段夜在心里狠狠地给了自己一个耳光,转身拼了老命地向山下跑去。小桶爆弹触发了三个油桶,也引燃了地上浇成一个圆圈的汽油。段夜的本意是想引燃油圈,将巨婴困在里面完全承受油桶的爆炸的,却没想到巨婴体内黑色的液体产生了变故,段夜看到的是蓝色,是说明对他有一定的伤害,不过它既没有腐蚀作用,也不会散发毒气,所以,它的特性便是燃烧!

    几只刚好爬到油桶上方的巨婴瞬间被炸开了身体,于是再次引发了巨大的爆炸,一波接着一波。就如同段夜所想,很大!很壮观!

    狂乱的余波不断推送着段夜,他几乎只有向后仰着才能保持平衡。而且爆炸的中心不断地飞出烧的通红的巨婴“尸体”,爆炸给它们提供了巨大的动力,段夜知道,哪怕只是一块指甲盖大小的碎块都能射穿他的铠甲。段夜为什么会知道?段夜:废话!我刚刚就被一块贯穿了肩膀!能不知道吗!

    听着周围子弹飞过般的呼啸声,段夜感觉自己的心跳动得也越来越快。微伏着身体在杂草中穿行着,段夜看起来就如同一只特大号的兔子。突然,段夜身后传来一连串巨大的空爆声,没有任何迟疑,段夜直接扑下了前方的一道坎子。将后背紧紧地贴在地垄上,只听得一声巨大的轰鸣,一块烧红的巨石便紧随其后狠狠地砸进了他前方的地面中,如同被切开的水果般摆放在它造成的坑中,裂成了一块块不规则的长石。

    大口大口地喘息着,即使隔了半米多,段夜依然能感觉到石块的炽热。左手揉着发疼的耳朵,段夜扶着地垄缓慢地了站起来,平复了一下心情后,他正准备向山下走去,却又听到了一阵破土的声音。

    段夜疑惑地转过头,只见一只绿色的爪子从土中挣出,撑着地面准备将身体也解脱出来。暗骂一声,段夜撒腿就跑。

    虽然只是露出了一只手臂,但段夜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那是一只食尸鬼,它头生羊角,拿着一根红色的短刺。其实倒不是说它有多厉害,只是因为它的每一次冲锋都附带眩晕!而且没有CD!在其他时间,段夜当然不惧,大不了被打几下罢了,但是在这个阴森的地方,段夜却不敢赌,只要再有一只十级以上的怪物,他就得被活活虐死。

    正在奔跑间,右边的草丛传出一阵锁链的声响。段夜瞳孔一缩,一下便扑倒在了地上,然后一根生长着肌腱的铁钩飞过段夜的头顶,深深地砸进了不远处的泥土之中。“lv25血腥屠夫”,铁钩的锁链就连在他的左手之上,右手拿着一把巨型的剁骨刀,屠夫发出意义不明的嘶吼,一刀便剁向了扑倒在地上的段夜,那气势就如同想要将段夜一刀两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