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住发胀的头,段夜慢慢醒了过来。他半张开的双眼看到了橘黄色的火光,火堆之后,一个人影随火光似在左右摇晃。

    “尸猿!”猛地从地上坐起来,段夜却感到手臂一阵酥软,差点再次躺下。

    段夜发出的响动也将对面的人影惊动,一道熟悉的声音从人影处发出:“大叔你醒了,感觉怎么样?要是还没休息好就别逞强,好好睡一下。”听到那熟悉的称呼,段夜紧绷的神经也放松了下来,他摇了摇头,问道:“你小子是怎么找到我的?”

    “地图啊,当时我给你安了个标记。”说着,他还打开了地图,上面果然有一个黑色的小点和蓝色小点挨在一起。

    段夜突然发现黑雾已经散去,空中高悬着一轮血红色的圆月,看起来就如同最上等的红宝石一般晶莹剔透。“标记?怎么标的?我怎么不知道?”段夜从地上站起来,打量起了四周。他们处于一根巨大石柱的顶端,石柱足有五十多米高,下方则是密密麻麻的僵尸,不少大型怪物夹杂其中,但因为僵尸数量太多了,导致它们寸步难行,不时发出一声烦躁的嘶吼。“如何不是这些小僵尸,我估计得交代在那儿了吧。”段夜这样想到。

    “在你上次睡觉的时候,比一根中指就能标记了。”两人趴在石柱边缘,打量着下方的尸群。

    “好猥琐的方式,果然适合你”,段夜对柒子羽比出一个大拇指,“三十二个赞。”

    “我靠,大叔你太没心没肺了,如果不是我来救你,你早就被那只尸猿干掉了好吧。”不过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他脸上却始终带着笑意。

    段夜却突然皱起眉头,问道:“密林之眼呢?

    ……

    沉默了许久,柒子羽叹气道:“它速度很快,我没追上,而且我手电筒只能照亮五米的范围……”

    “没事,那不怪你。跑了不等于死了,是吧?哈哈哈。”虽然段夜在笑,但眼中却有一丝挥之不去的悲伤。柒子羽当然看到了,不过他也不该知道怎么办。

    一会儿后,段夜询问道:“升级了?”看到挑着眉毛发问的段夜,柒子羽差点以为没有发生之前问话。

    但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也笑着回答道:“对啊,我已经十六级了。”不过他的嘴角仍然带着一丝尴尬,看起来十分不协调。

    “哦,是么?”段夜却如同完全忘记了一般,认真思考了起来:我已经杀了很多的怪了,不说那半个小时还多的僵尸,就是之前的巨婴,也足够让十级的我连升几级了,为什么呢?

    他的左上角仍然是一道抓痕,只是仅有一小部分没有被金光充满罢了。

    “难道!大叔,你不会还没完成‘晋级任务’吧!”柒子羽一脸惊讶。

    “晋级任务?”

    “完成后就可以继续提升等级的特殊任务,我的就是心魔。”

    “这样吗?那对于猎人来说,就是紧急任务了。这次就是啊。”段夜对着下方的尸群抬了抬下巴。

    “哈哈哈!也就是说大叔你现在比我弱咯!”柒子羽叉着腰仰天大笑。

    像看傻瓜一样看了柒子羽一眼,段夜却突然看到计时框只剩下了两个半小时。“四个小时么,加上我跑路和在这里歇息的时间……这小子升级了还蛮厉害的。”

    “喂,小子,那一只尸猿呢?”段夜模糊的想起了自己被尸猿追的画面。

    “哦,那种渣渣啊。我当然是不屑于杀它,留着给大叔你报仇啊,嗯对,就是这样。”柒子羽抬头望天,露出一副“我很确定”的神色。

    “以你的速度,不可能跑得过的啊,连我都被追上了,我可是甩了它几百米的说。”

    “呵!本少爷一御剑飞行,那种小角色能奈我何。”柒子羽一脸骄傲,根本没发现他已经露出了马脚。

    哈哈一笑,段夜也没有点破,走向了石柱顶端平台的中央。石柱表面有无数的花纹缠绕着,顶部则是一个巨大的法阵,深深刻进岩石中的花纹闪着细微的红光。

    下方的怪物群中有许多怪物能够爬上了,但它们却只是在石柱下徘徊。段夜不会天真到以为它们看不见,然而它们没有上来,甚至没有靠近过石柱,段夜的心中隐隐有一丝不安。

    “法阵应该是召唤用的,不过阵眼我没找到,而且这种大小与复杂程度,估计不会弱。”其实柒子羽后话还没说完:岂止是不弱,这种繁琐的花纹,几乎抬手便可移山填海!

    诧异地转过头,段夜问道:“你能看懂?”

    柒子羽指了指头,说道:“强塞的,你以为我想啊,差点痛死。”

    “也是,就你这小样,也不可能自己搞懂。既然有这个东西,那你为什么不重新选个地方呢?你是傻啊。”一边说着,段夜一边抽出了太刀。由于使用了很多次,太刀的斩味(耐久度)已经下降至红色,刀刃有了不少卷口。那表示即使是一只小怪,也有可能弹刀,不过应该能被砸死。

    “那么多的怪物,飞不出去啊:而且其中还有很多会远程攻击,所以拖到现在咯。”

    经过这一会儿的活动,段夜手脚的酸软感也渐渐消失。他不由感叹系统的强大,在原来要是这么来一下,他至少得躺一周。“算了,看看吧,大不了一死。”卖出一些素材,段夜买了十块砥石磨起了太刀。

    砥石:珍惜度1,用于回复武器斩味的道具,猎人的使用率很高。

    随着段夜一下下的摩擦,砥石中渗出点点白光,开始对太刀进行了修复,砥石上磨下来的鹅黄色石粉则进入了太刀的缺口中,被白光粘在了刀身上。一块巴掌大小的砥石磨完,太刀的斩味也恢复至绿色。

    扔掉手中的残渣,段夜走向了法阵的中央,“如果是法阵,破坏掉一些应该就可以让它失效了吧”,这样想着,段夜直接砍向了脚下的岩石,“而且还能提升一下练气槽。”

    连续不断的撞击声将盘坐在一边的柒子羽惊起。之前看段夜磨刀太无聊了,所以他坐下来稳固和熟悉他的能力。由于提升得太快,而且之前的处境太过危险,所以他还没有好好了解一下他的新能力。

    “大叔,别白费力气了,这么简单的方法我怎么可能想不到,要是能打破我早就打破了。”

    段夜并没有回答,气刃大回旋擦过地面后,刀身上便泛起了一阵血红色的红光。将练气槽再次积满,段夜又发动了气刃斩,“那你就好好看着我是怎么打破它的吧!”大喝一声,化为红斩的太刀划过一道巨大的圆弧,狠狠地砍在了他之前造成的一道小缺口上。

    “乒乒”,太刀落于地面,段夜撑着膝盖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道:“不行了,那已经是我能够发出的最强一击了,看来确实没办法破坏掉整个法阵了。”

    看着段夜身前一块人头大小的石块,柒子羽嘴角抽了抽,说道:“其实破坏那一块就够了,阵法是一环扣着一环,如果缺了一块,即使不会让整个阵法报废,也会影响它的运作,估计只能发挥出原本十分之一的功效。”

    感觉心跳缓慢了许多,段夜坐到石柱上虚弱道:“已经可以了么,那我再休息一下,你看着点,有情况了就叫我。”然后不管柒子羽有没有回答,直接倒在了地上。刚刚那一套爆发式的攻击将他好不容易恢复的力气又消耗光了,不过酸痛感已经消除,再次恢复就要容易多了。

    二十多分钟后,段夜醒了过来。虽然还没有完全恢复,但只要不是再来气刃大回旋,他还是可以战斗的,而且最主要的是,他隐约感觉有事情要发生。

    “大叔,你说我们可不可以在这上面挨过去啊?”看完了自己的能力,柒子羽走到石柱边缘望着下方无边无际的怪物,略带无语地说道。

    段夜正准备回答,天空却突然传来了一阵深沉的声音:“一千年前,他曾是帝国的勇士,他享受着无尽的荣光!他继承了战神的意志!他是起源大陆的宠儿!他的地位几乎无人能撼动!”

    “起源大陆?这片大陆的名称么?”段夜紧皱起眉头,他的不安越来越重了。

    “但当心爱的女孩死去,当他信奉的战神无法复活他的爱人时,他放弃了他的荣光、他的人民!他背叛了他的神!从那一天开始,大陆上生灵涂炭、血流成河!那一天,他凭一己之力横扫了整个帝国!只因为他无法摆脱被篡改的记忆,只因为黑暗告诉他:当你足够强大时,你就能让她再次出现,而你需要做的,只是,杀戮而已…”

    “力量!给我力量!那无尽的,可以实现我愿望的力量!”一声沙哑的嘶吼从法阵中央传出,狂乱的能量风暴席卷了整个平台。

    “我去,不至于吧。”段夜抓住地面的缝隙傻傻地看着中央那高大的身影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