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铃”,“我回来啦:”拉开木门,段夜脱下黑色的披风放在衣架上,微笑着走了进去。阳光从一面玻璃墙上投下,给屋内的一切都镀上了一层光辉。正在修剪一株植物的少女听见响动,放下剪刀转了过来,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在阳光下分外晶莹。

    张开双臂,段夜再次轻声道:“我回来了,抱歉有点晚,路上有事耽搁了一下。”少女什么也没说,走到段夜身前轻轻地抱住了他,将头紧紧地抵在段夜的胸口上。

    摸了摸她柔顺的黑色长发,段夜又说道:“黑轰龙躲进了西方的堕落之渊,也就是说最近几周我可以在家好好的陪陪你了。”:这种感觉,真想永远留住啊……

    “说话算数。”少女抬起头,伸出了右手的小指。“嗯,一定算数。”伸出手指与她柔软的手指勾在一起,看着她开心的笑脸,段夜变魔术般从狭小的的腰带里摸出了一个绿色的毛钱。“看看这是什么。”

    毛球展开,一双机灵的眼睛便好奇地四处打量起来,那眼睛和女孩的一样大,而且十分明亮、纯洁。

    “好可爱的小松鼠,给我的吗?”“当然,亲一下就是你的了。”看着段夜不怀好意的笑脸,又看了看蹭着她手指的松鼠,少女的双唇飞快地在段夜脸上碰了一下,抱着松鼠逃也似的跑开了,羞红的脸颊如红苹果般诱人。“哈哈哈……”:密林…之眼…么?

    ……

    “师傅,您找我。”半跪在地上,段夜平静地看着前方的人影。“lv80阿卡特(堕落的战神转世)”,阿卡特的身上闪烁着一层浓厚的金光,但段夜却觉得那金光如同蒙上了一层灰,显得衰败不堪。

    “段夜,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教你了,现在我就交给你最后一个测试。当你完成后,就能获得战神的传承。”人影面向落日,头也不回地说道。而在段夜的映像中,人影似乎从来都没有露出过真容。虽然人影是在和他说话,但段夜却觉得人影叫的是另一个人。不过段夜还是回答道:“是的,我的神。”

    “血腥地牢的底层有一只‘苍狱噬愿蛇’,拿回它的黑暗之心交给我,你的任务就算完成了。”说到黑暗之心时,人影似乎颤抖了一下,但段夜却没有多想。“是的,我的战神。”:好虚伪的人,我为什么会叫他师傅……

    ……

    血腥地牢的底层:刀身上附着着红色的光芒,段夜一刀斩出,便将噬愿蛇的右眼划开了一道巨大的伤痕。“吼!该死的人类!你我无冤无仇!为何招招都毫不留情!”周身黑气搅动将段夜逼退,噬愿蛇的口中不停地流出绿色的鲜血。“我自问没伤害过人类!甚至为了帮助那些平民安全的通过这地牢顶端的森林,我更是将所以强大的魔兽引诱到了地牢之中!你有何资格来猎杀我!”

    将两半大剑插进地面之中,段夜推动大剑笔直地冲向了噬愿蛇,升腾而起的战意形成一个巨大的龙头将他包裹住,挡住了来自噬愿蛇的所以攻击。

    “奥义?冥龙冲!”两条暗黑色的神龙从刀身上冲出,将噬愿蛇死死地缠绕住,不停收紧的龙身更是将噬愿蛇的身体一寸寸搅碎。“我诅咒你!你所爱的人都将死去!你最敬重的人将把你推入无尽的深渊!……”:我为什么要杀它,它没有胡乱杀戮啊……

    ……

    看着手中的玉盒,段夜不由加快了脚步:只要完成这个任务,我就能永远在她身边守护她了。

    “师傅……”推开阿卡特住所的木门,段夜却傻傻地愣在了原地,就连手中的玉盒被抢了也没有查觉。他口中的师傅此时正站在一块黑布旁,占满鲜血的双手接过了一道黑影递过来的玉盒。

    “师傅…那…那片黑布后面…是什么?”感受到那熟悉的气息,段夜颤抖地走向了黑布,但他的语气中满是希翼。

    打量了一下手中仍在跳动的黑暗之心,阿卡特一口便吞了下去。:“是什么?哼哼!哈哈哈!难道你感受不出来吗?那是你最爱的人啊!哈哈哈…”

    猛冲过去掀开黑布,段夜只感觉四肢百骸都化为了寒冰,噗通一声跪了下来。在他身前,他最爱的女孩被活生生剥出了心脏,扑倒在了冰冷的石板上,她的后背心有一个黑色的大洞,正缓缓地向外流淌着鲜血。

    “为什么!为什么是她!为什么……”“哈哈哈!你的女人味道还不错!哦,不对,女孩。哈哈哈!你应该庆幸我对她的身体没兴趣,而不是在这里假惺惺地流泪。仇恨我么?想杀了我么?那就来啊!连自己的爱人都无法保护的废物!”

    冲天的火焰瞬间覆盖了整个圣殿。除了某些特殊的存在,不论是物品还是人类,全都化为了火红色的灰烬。无数赤色的鬼蛾在烈焰中翩翩起舞,收割走一个又一个的灵魂。段夜撕心裂肺般的吼声从中心传出,在天空中久久不散:“把她!还给我!”

    全身被黑气包裹,阿卡特拍灭身上的火焰,略带恼意的说道:“既然你自寻死路,那我就成全你!去地狱找她吧!”双手张开,阿卡特背后浮现出一个巨大的法阵,人高的黑色十字架从中疾射而出,铺天盖地般砸向了段夜。

    缓缓地走向阿卡特。一股股记忆蜂拥进段夜的脑海,使他紧扶住了额头;一把把十字架穿破他的斗篷,却仅在铠甲上留下无数的白痕;一声声野兽般的嘶吼从他口中发出,却无人能领略他的悲痛。

    随着他的前进,一片片赤红色的铠甲从火焰中浮现,在他身上形成一副巨大的战甲,充满科技气息的纹路在空中浮现,一点一点地印在了铠甲之上。当最后一条纹路刻画上时,龙头般的头盔之后,段夜的头发疯狂地生长起来,在十字架击出的“乒乒”声中,很快就长及了铠甲的背部,而整副铠甲,足有五米高!

    将手伸进铠甲的心脏之中,段夜喃喃道:“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要获得力量,我没有阻拦!你要堕入黑暗,我没有揭发作为战神的你!你要各种秘宝,我更是竭尽全力去取得!无数次陷入绝境!无数次受伤!无数次濒临死亡!你!给了我什么!”“噗嗤”一把带着鲜血的长刀从心脏中抽出,段夜张开背后的双翼,托着长长的流光直冲向阿卡特,手中的长刀之上,红色的刀光愈发凝实。

    “我将带给你死亡、恐惧,以及痛苦!没错!我就是在利用你!可你,又能怎么样呢!”两只鬼爪在阿卡特的背后浮现,掐出一个又一个负责的手印,而在段夜前进的道路上,则浮现出许多的法阵。

    “我能!杀了你啊--!”长刀挥出,一道近二十米宽的红色气刃摧枯拉朽般破开法阵,狠狠地撞击在了两只鬼爪之上。

    “奥义?冥气杀!”段夜紧随在气刃之后,挥出了一大片紫色的气刃,以自己为中心,旋转着冲向了阿卡特。天空中静止的紫色气刃被他引动,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将段夜包裹起来,呼啸着冲上高空,如烟花般四散开来,却又在那一片范围内不断回旋,将空间切割出一道道白色的裂痕。

    “段夜,你,该停手了。”一阵古老的声音从大地中传出,响遍了整座都城,“你没感觉到吗?世界的阻拦。”狂乱的风暴将段夜包围,却又被段夜一刀斩开,似玻璃般寸寸碎裂。“没有了她,世界与我何干!那些能力,那些责任,不要便是!没了她,背叛世界!又何妨!”

    咚,咚。黑暗深处,有一道锁链摇动的清响。:能力?责任?那些,属于我?那是我吗?…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