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子羽一刀将阿卡特逼退,闪到段夜身边,一边警惕地看着阿卡特一边沉声对段夜说道:“大叔,我知道你很伤心,我也为此感到难过,但你还是收手吧!”不过从他和段夜保持了一定的距离来看,他也不确定段夜的反应。

    一巴掌拍在柒子羽的后脑,段夜叼叼地说道:“行了你,该醒醒了吧,一个幻境而已,有什么值得伤心的,虽然很真实。算了,早点推完boss早点出去,说不定卡隆正和你深情对视呢。”活动一下手脚,段夜又自言自语道:“很多天没有感受过了啊,这种强大的力量。不过,貌似比那时要弱啊,虽然技能华丽了很多。”火红色的甲片再次浮现,一点一点地开始修复起了段夜的战甲。

    柒子羽呆呆地站在原地,双眼渐渐恢复了一丝清明。

    “哼,想不到你居然没死,真是命大啊。”阿卡特身后的鬼手再次掐动手印,一个又一个的法阵便在他身边浮现,他继续说道:“不过那都不重要了。”

    “呵呵,是啊,那都不重要了。”右手抬起,段夜大吼一声:“小的们,搞死这个家伙,放你们十天假!”

    “吼!”一声声兽吼从四面八方传来,其中的兴奋感呼之欲出,而每一道声音传出,都伴随着一阵巨大的威压。中心处的蓝色岩浆冲天而起,一条青色神龙从中狂冲而出,“小家伙,说话要算数,不然老子生撕了你!”但那盯着阿卡特的双眼满是杀意。

    “欧了。”比出一个OK的手势,段夜再次将手插进机甲的心脏之中,一把黑色的长刀便被抽了出来。“小子,你还要傻到什么时候,推完boss看你的女鬼去啦!”大笑一声,段夜没有再管愣在原地的柒子羽。背后双翼张开,火红色的流光猛的喷出,将他直直的送上天空。黑刀上不断溢出纤细的剑气,将阻挡他的冰霜尽数斩碎。

    “哼,一群小老鼠、小蜥蜴,能耐我何!”掐出最后一个印记,一连串巨大的光球便飞向了段夜。

    “老鼠么,我很喜欢吃的哎。”一只有着红色花纹的小猫站在阿卡特的头顶,小小的嘴巴一吸,光球居然尽数被它吸入了口中。“味道不错。”将嘴巴对准下方,在阿卡特惊恐的眼神中,小猫又将那些攻击尽数吐了出来。“还你。”

    即使做了防护,阿卡特还是被轰入岩浆之中,溅出了许多烧红的岩石碎块,四散的光球更是爆出了许多黑色的烟雾。当小猫鄙夷地看向下方时,一根黑色的晶针却从中疾射而出,虽然它及时偏了一下头,但一道伤痕还是出现在了它的脸上,一滴金色的血液缓缓滑下。

    伸出猩红的舌头舔干鲜血,一丝狰狞的微笑在它的嘴角慢慢扩大。“真敢啊!这种感觉,好久都没有感受过了,是疼痛么?”缓缓转向下方,“你,很好!”狂乱的血红色闪电在空中猛然爆发,巨大了十多倍的“猫”携带着雷霆万钧之势,直扎入了岩浆之中,前冲的身影轻易便弹开的几根黑色的晶针。一连串的爆炸从它的落点处一直响到了圣殿,又向着西方快速地移动而去。“lv75饕餮。”

    青龙狂吼一声,十道巨大的锁链便从它身后窜出以比爆炸更快的速度将一人一兽拦下。锁链被绷得笔直,但它却未移动半分,锁链也没有一丝要断裂的迹象。龙尾扫在一根锁链之上,巨大的锁链球便被拉至空中,一声声愤怒的兽吼不断从中传出。

    显然群兽并不是第一次见识那些锁链。一头巨大的雄狮脚踏着金色的火焰,延着锁链直冲向了半空中的锁链球。青龙再次扫动一根锁链,球的体积瞬间便扩大了数十倍,一层薄薄的青光将锁链间的空隙遮挡,雄狮一跃便进入了其中,硕大的右爪携着火焰当头拍向了阿卡特。

    坐在形成球的一根锁链上,看着将他围住的四股龙卷风,段夜索性取消了铠甲,津津有味地看向了下方的战斗,而在他静止之后,风暴也渐渐消散。此时球内已经十多只形态各异的巨兽,虽然等级不一,但没有一只低于七十级,而锁链之上,还有更多的异兽在跑向这边。

    一道黑影闪现,柒子羽没有取消战甲,直接坐在了段夜身边。段夜头也不回地问道:“怎么样?缓过来没?”

    “还好,只是这种真实的感觉,真的只是幻境吗?很不愿意相信啊。”“明明开始还被卡隆的军队追的到处跑,一摔下来就能单挑五十多级的亚龙,这么明显的漏洞还发现不了?”

    “切,说得你一早就发现了似的。”相视一笑,柒子羽继续问道:“怎么发现的,别拿废话来搪塞我,那种暗示之下,你我根本无法查觉。”

    转头看向下方愈加激烈的战斗,沉默半响后,段夜低声道:“这还得从很早之前说起,那时天还是蓝的,草还是绿的,河水还是可以喝的,猪肉还是不注水的……”

    取消掉战甲,柒子羽捶了一下段夜的肩膀,“不至于吧。”

    笑了笑,段夜看向了天边快没入山中的落日。余晖洒在他普通的脸庞上,似散发出点点了星光,略显落寂,他叹气道:“反正就是莫名其妙地进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地方发生了一些莫名其妙的事然后就莫名其妙地出来了,而已。说实话我都还没搞清楚呢。”“莫名其妙”,柒子羽一脸无语。

    抽出插在锁链中的黑色长刀,段夜站起来说道:“好了,休息时间结束,推完boss就出去了,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中的招。”

    召出黑色战甲,柒子羽指了指段夜造成的缺口,“这个没问题吗?”“你要相信那条老龙,走吧。”说着,段夜从锁链上一跃而下,片片铠甲从空气中浮现,飞速地形成了那火红色的战甲。

    “老贼!拿命来!”黑气缭绕的长刀直劈向阿卡特的后背将两只鬼爪斩出了深深的伤口,而在阿卡特的前方,数十道光柱的齐齐轰击之下,他根本就没有没有时间反击。

    哈哈一笑,按照脑海中突然多出来的信息,段夜将长刀插入前方的空气之中,伸手一拂,四把一模一样的长刀便从中分离出来。“奥义?冥龙地狱门!”双手拍向脚下的空气,一个巨大的法阵在他脚下渐渐清晰,五把黑刀旋转着向上飞去,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黑色漩涡,无数黑色的龙头不时冲出发出愤怒的嘶鸣,击碎困住段夜的自然能量的同时,狠狠地撞向了阿卡特的后背。

    锐利的黑气四散开来,将众兽远远地逼开,而中心处的阿卡特则被固定在原地,数十条神龙将其紧紧缠绕。“你们尽情打,不用担心打散。”段夜的声音略显虚弱,铠甲片片消散,段夜掉在了其中一条锁链之上,大口地喘息起来。刚刚那一击将他回复的力气消耗一空。“怎么感觉这场景有点熟悉啊,每次都脱力,就连幻境都…,太欺负人了。”

    “秘剑?星河陨!”清醒过来的柒子羽显然不习惯双剑,炫丽的星河看起来显得十分黯淡。于是他扔掉双剑,用能量凝聚出一杆长枪,想要将双剑的技巧融进他的枪法之中。

    最华丽的当属那群巨兽的攻击了。数十道形态、颜色各异的攻击接踵而至,在中心爆发出刺眼的光芒。

    但阿卡特还是笑了出来,虽然他撑起的护盾上满是伤痕,虽然他口中流出了许多的鲜血,虽然他身后的鬼爪仅剩下了一只。“你们的攻击已经结束了吧,接下来,就是我表演的时间了!”

    “呵呵”,段夜嘴角勾起,自言自语道:“如果系统给的记忆没错的话,确实到点了。”

    黑色的漩涡突然凝固起来,连带其中的阿卡特也无法移动。但那旋转的力量却并没有停歇,而是在一个点上不断压缩、凝聚,当到达某一个极点之后,一道白光一闪而过,然后漩涡开始缓缓消散。漩涡的中心,几只爪子落下。

    “乒乒”,眼前的场景一片片碎裂开来,旋转着将两人拖入一个黑洞之中。柒子羽的仓库中,一把古朴的黑色钥匙也渐渐消散。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