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皮仿佛重似千斤,段夜的意识一点点沉静了下去。“可恶啊,又要死了吗?明明…明明还没去帝国看看的……”。挣扎着抬起右手虚抓向空中的血红色圆月,段夜的手臂绷得笔直。

    飞速冲向场地中的段夜,教官仔细地检查一遍段夜的身体后,松了口气。他的身体没太大的问题,只是失血过多而已,补充一下就能恢复了,唯一比较麻烦的是他左手上的肌肉已经被抓破,很可能就此残废了。

    “失误啊,本以为这小子能通过的,不过确实,这只雪狮子毕竟拥有成为王的潜力,交给他对付还是有点勉强了。”如是想着,教官随意一瞥,却看到了段夜眼中那如水般的死寂。

    嘴角扯了扯,教官无语地想到:“这小子不会认为自己死了吧,这脆弱的小心脏,完全和他的表现不符啊。”

    不过为了不让段夜失去求生意识真的死去,趁着他的意识还在,教官急忙大声道:“小子!你只是失血过多而已!别放弃啊。”

    段夜的眼神亮了一下,但又很快闭上。

    看到段夜那闪亮了一瞬的眼睛,教官又是松了口气,然后从腰带的猎人小包中摸出了几瓶回复药,先是给段夜喂下了一瓶,然后开始用回复药擦拭他的伤口。

    莎夏也拿着一个药箱跑了下来,给段夜的伤口绑上绷带。

    “雷叔,那我先回去了,我绝对会打倒那只一角龙的,您一定要给我留着啊。”刺羽被队友扶着走过来,对着教官说道。

    “嗯,先说说你对这小子战斗方式的看法吧。”教官将段夜靠在墙上,起身看向了刺羽,眼中满是严厉之色。

    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刺羽才略带贬低地说道:“会点小聪明,也很灵活,但实力太弱了,我能一剑将他斩为两半。”看得出这还是他看在教官的面子上斟酌后才说的,至于原话,可以想象。

    “哼!”眼中严厉之色更甚,教官近乎低吼道:“知道吗,如果让你和他对战,我会很紧张,我很害怕他会将你杀死。力气就代表一切吗?力量不仅仅指你的那点力气!还包含了勇气,计谋,技巧!就你现在的样子,别说那只幼年的一角龙了,我看你连普通的三星怪物都打不过!就算拥有了狩猎之魂又怎样,不会学习,你终究只是一个莽夫!”

    教官每吼一句,刺羽都会颤抖一下,到最后更是将拳头捏得咯咯作响。

    “够了!在绝对的力量面前,那些计谋又有什么用!说我比不过他?好啊,等他伤好了之后让他跟我决斗!我等着他来杀我!”伤口因为刺羽的用力再次崩开,他猛地转身便冲向了角斗场的出口,飘飞的鲜血在地上留下点点红印。

    刺羽的两位队友向教官告别后,也追了出去。

    等他们都看不到身影之后,教官才收起了那份装出来的愤怒。他吐出一口气自言自语道:“唉,这孩子还是太年轻了,不好好打磨,难成大业啊。”

    莎夏站起来安慰道:“也许您真的对刺羽大哥太严厉了,毕竟他一直将您当作目标的,您的肯定对他来说才是动力,毕竟他才十四岁,还需要时间来成长。”

    要是段夜听见了这句话,绝对会吐血而亡。

    “也许吧,那我以后尽量对他平淡点。”收回目光,教官看向段夜,又说道:“差点忘了,把这小子的资料给我说一下,我看看能不能收他做徒弟。”

    “好的。”为了尽量准确,莎夏回忆了一会儿才说道:“他叫段夜,应该是原住民,十八岁,来自一个我没听过的叫什么屠龙村的地方。”

    “这么老?”教官眉毛一挑,说出了一句差点载跟头的话。

    “额,其实也不算太老,只是正常年龄而已,是平时您对刺羽哥太严厉了。”

    “唉?这样吗?不然我收刺羽当徒弟得了。”

    “……”

    ……

    半天之后,段夜缓缓睁开了双眼,首先看到的依然是那轮血月,然后就是盘坐在他对面的教官。

    “感觉怎么样?左手能动吗?”教官问道。

    站起来活动了一下全身,段夜回道:“没什么问题,就是左半边身体有点疼罢了。”他的血条此时已经达到了全满状态,伤势自然也恢复了。

    眼中异彩连连,教官忍不住赞叹道:“真是恐怖的恢复能力啊,你真的是人类吗?”一边说着,教官一边站了起来。

    “嘿嘿,当然是了,不然我不得成精了,又怎么会怕那只雪狮子呢。”说着,段夜撕下了身上染血的绷带。之见他的左半边身体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疤,看起来就像一副疯狂的人体彩绘。

    “那你可真是个怪物了。来吧,我送你一套衣服,免得你光着身子上街被人当作暴露狂。”教官笑着走向了角斗场角落里的木门。“对了,我叫安莫.雷,是这个镇子的猎人教官,大家都习惯叫我老雷,你也可以这么叫我。”

    紧跟在教官身后,由于在想其他的事,段夜想都没想就回了声嗯,然后沉浸在了自己的思考中。

    :需要猎人星级足够了才能再次提升等级,不然就会出现限制,获得的经验都会补充到那些抓痕中,这也许就是我们的特殊之处吧。不过瞬间提升20点力量的感觉确实很爽,要不是突然想起那二十点自由属性,估计就得交代在那儿了。不过似乎累计抓痕似乎有点难啊,之前好像打了很久都没满……

    “你听明白了吗?”

    “喂!小子!听明白了吗!”

    “你听明白没啊!”

    听到教官的大吼,段夜终于回过了神来。“嗯嗯,我全都记住了,教官您就放心吧。”小鸡啄米般点着头,段夜的心里却在微微吐槽:我去,谁知道你说的什么啊,不过现在也只有答应了。

    “嗯,好,两周后你再到角斗场来吧,我会安排好你和刺羽的决斗的。”教官头也不回地说道。

    “嗯,嗯?嗯!什么情况?什么决斗啊?我怎么不知道?”段夜一脸懵逼地在风中凌乱。

    “刚刚你答应的,别说你要反悔啊。”教官强忍住笑意,始终没表现出异常,他心里却在想到:嘿嘿,叫你小子走神,中招了吧。

    “……”忍住给自己一个巴掌的冲动,段夜最终还是接受了这个事实。

    进入木门后,他们顺着石梯开始迅速下降起来,下方的黑暗中传出一股股热流,汗水很快就布满了两人的身体。

    “对了,教官,之前那只雪狮子是怎么回事啊?怎么眼球突然就变红了呢?”段夜摸了一把汗水问道。

    “哦,那是它们的特殊能力,出现那种眼球,说明那只雪狮子拥有了进化为王的潜力,当它完成进化后,眼睛中的能量就会流便全身,让他们获得王的各种能力。”教官最终停在一扇铁门之前,说道:“我们到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