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后水流般的波动闪现,即使在灯光的掩护下“段夜”无法看见那股波纹,但它还是感受到了能量的震动。

    “蠢……货…”结结巴巴地说完这一句话后,“段夜”便停住了脚步,静止不动。

    背刺,割喉,影斩…

    同样的一套连招打完,架子鼓手一脚踢在“段夜”的身上,准备用反作用力让自己与段夜拉开距离,却没想到它竟然直接一脚揣进了“段夜”的身体之中。

    它毕竟只是僵尸,也许系统赋予了它不少的技能与连招技巧,但它却不会变通。

    那副身体化为一股液体直接反卷,死死地束缚住了架子鼓手的身体,然后,“段夜”的身体在架子鼓手身后浮现,使用出了属于那把镰刀的暗杀技巧。

    钉刺!刀身高举,然后只见红光一闪,架子鼓手那倾斜的身躯便被洞穿,镰刀将其稳稳地钉在了地上。

    厄针!镰刀上的熔岩瞬间凝结为尖刺穿透而出,再次将伤口扩大,同时,那些针刺也留在了架子鼓手的体内。

    坠天!紧紧抓住镰刀的把手,“段夜”猛的一跳,便将架子鼓手带到了空中,然后,它用尽全力将镰刀扔了下去,自己也借此升得更高。

    星坠!身上裂口中的熔岩喷涌而出,为“段夜”提供了强劲的动力,然后它便携带着那些熔岩急坠而下,强劲的力道直接将架子鼓手砸进了大地之中。

    死亡牢笼!飞散的熔岩再次凝结,将奄奄一息的架子鼓手包裹得更紧了,而在牢笼形成之前,“段夜”早已抽身而退。

    与此同时,“段夜”那副身体所化的液体也恰巧消失,而整套连招,同样只用了两秒。

    两秒,疯狂鼓手才刚刚跑了几步,主唱发出了两道灰色的光芒,因此勉强救下了架子鼓手的小命,灯光师用两束灯光聚焦,却完全无法捕捉到段夜的身影,其余两只也许是因为能力原因,并没有出手。

    由于灯光师的干扰,所以段夜一时也无法将架子鼓手击杀,只能一边闪避那两道光芒,一边看着疯狂鼓手跑到牢笼旁边。

    紧握住熔岩化作的牢笼,疯狂鼓手一用力,牢笼便被掰断,没有理会手上的灼烧感,疯狂鼓手一探身便准备将架子鼓手救出。然而……

    眼中红光一闪,“段夜”伸手一招,熔岩巨镰便回到了他的手中,挡下了那两道灯光,而在架子鼓手那边,所有的熔岩瞬间爆开,肆虐的火焰至少侵袭了直径十五米的场地。

    两个椰子鼓飞出,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场地中央已经化为了一个漆黑的大坑,里面除了一些泥土晶化形成的玻璃渣,就只剩下了烧焦的泥土。

    “噢噢!我们的两位同伴被杀死了!各位难道不要来加入这场狂欢吗?哈哈哈哈,释放吧!不死族的骄傲!”主唱大张开双臂,抬头望天,仿佛要拥抱整个夜空,它的脸部完全扭曲,流下两道不知是泪水还是血水的液体。

    在怪物群中不断地闪躲,挥刀,“段夜”一边躲避着灯光师的攻击,一边接近着主唱,即使偶尔被光束扫到切开一道巨大的伤口,但伤口又会在血液的覆盖下快速恢复过来。

    随着时间的推移,它对段夜的身体越来越熟悉了,速度也越来越快,同时,它好像也获得了段夜的部分记忆,脸上的表情越来越生动起来。

    四十米、三十米、二十五米、……终于,当段夜与主唱仅相隔十五米时,他眼中红光一闪,主唱挺直的身体便被切割为了数十块,而它的脑袋和心脏更是受到了特殊的招待,直接被强大的气刃直接洞穿了,留下两个不小的洞。

    其余三只僵尸都没感觉到什么什么异常,它们只看见那个怪物的眼中红光一闪,然后,它们之中最强的存在便被击破弱点,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嘴角勾起一丝微笑,“段夜”轻笑道:“垃圾,果然还是…垃圾,就让我…让我把你们都丢进…垃圾桶吧!”虽然说语仍然有些结巴,但至少它能说完一句完整的话了,这也预示着它愈来愈强大。

    暂时停了一秒的音乐声再次响起,这三只僵尸似乎完全疯狂了,它们口中胡乱地发出着奇怪的声调,就那么在原地蹦跳起来,杂乱的声音通过那两个跳动的音响扩散而出,带着一股奇异的震动,在胡乱扫射的七彩灯光中,忙于闪躲的“段夜”却没有发现,主唱的尸体化为血水,流向了他之前所制作的碎肉堆之中。

    突然,“段夜”脚下的土地猛然爆炸,将它远远炸飞了出去,恰到好处的,灯光师的光束也刚好停在了段夜飞行的路上,直接切下了它的一只手臂。

    当“段夜”落地之时,地下的血肉突然毫无预兆地活动起来,沿着它的双脚迅速攀援而上,然后它便体验到了架子鼓手心中的郁闷。

    吉他手被音波托起,快速地接近到了“段夜”身旁,一股股音波如同刀刃一般,击打在“段夜”的铠甲上,发出密集的“噗噗”声,很快,段夜的铠甲就裂开了一条条伤口。

    四束灯光齐照,齐齐轰击在了段夜铠甲的心脏部位,那里的血肉直接被轰击成了焦炭。

    一颗又一颗的白色圆球在音响师的控制之下粘附在段夜身上,迟迟没有爆发。

    终于,吉他手的音波消散。再次射出两颗转动着的音波炮弹,吉他手借着后座力倒退了至少二十米,让人不禁怀疑他是不是纸做到。

    见吉他手后退完毕,音响师将两个音响摔在屋顶,然后右臂直接膨胀起来。

    “碰!”音响师的右臂猛然炸开,与此同时,“段夜”身上的那些白色圆球也爆炸开,在突然包裹成圆球的血肉的阻挡下,完全将爆炸的威力集中到了一起。

    大地震动了一下,然后那个血肉圆球直接化为了黑灰消散。但在坑洞的中央,被一个血色能量巨眼包裹住的“段夜”却没受到一丝伤害。(技能:冒失鬼,在五秒内保持自身的血条不会降低。出自英雄守卫2,暗夜武士)

    面无表情的抽出插在地上的镰刀,“段夜”冷冷地说道:“活动时间,结束。”眼中红光连闪,然后同样的,音响师直接被切割成了许多碎块,但由于自身的特性,所以那些碎块直接爆炸开,将灯光师炸飞了出去。

    聚集在胸口的灯光消失,包裹段夜的那个虚影也同时消散。没有了那巨大力量的束缚,段夜再次获得了自由。

    一阵波动出现在刚刚爬起来的灯光师背后,一把巨镰首先冲出,直接撕碎了灯光师的脑袋,一秒不停,段夜又再次闪现到了吉他手的背后,让它也享受到了架子鼓手的连招待遇。

    抽出插在化为干尸的吉他手身上的镰刀,“段夜”看向身体左侧的一只由无数血肉组合而成的僵尸,淡然道:“来吧,让我连接成功,获得‘他’的力量。”一根细长的触手从它心脏中钻出,在空气中不安分地蠕动着。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