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五章 进展

    福利院现在已经增加了五十多个大小不一的孩子,健康的孩子多,患有各种疾病的孩子有十几个。之前的四个孩子,也许是因为吃了草香的空间药丸缘故,好像比以前好了许多。就连开学走得时候,草香觉得没有好转的那个烧坏了头脑的孩子,这回回来都觉得他好了很多,主要表现是不再动不动就流口水了。

    兔唇的孩子,虽然做了手术,但是手术后效果不是很好,上唇左边大右边小,很明显。草香打算等她再长大一些,就给她再做两次修正美容手术,争取做到和正常人一模一样的上唇。

    瑞尔先生和挪白尔女士,用了半年的时间,把福利院的一些配套设施都全部安装齐备。什么滑梯、跷跷板、单杠、高低杠、篮球架、足球场,一百多亩的菜园地,被占去了至少有四分之一。不过,草香看到孩子们大热天的也不嫌热,你追我赶,玩得很嗨,就觉得用了这么一点菜园地算什么呀!

    二姥姥家洪月小姨带着一儿一女也在这儿工作、生活,半年时间已经让她的精神状况完全的恢复过来,跟大家说说笑笑,一点都没有离婚前那种半死不活的消极厌世样。

    她家两个孩子应该算是因祸得福了,不单单被刘余金找人给安排到独山镇中心小学念书,而且跟着瑞尔夫妻俩,半年时间倒把英语学得非常好。在学校里,也因着英语好的缘故,被老师看重,同学们也不会因为他们是外地来的,就看不起或者欺负他们,两孩子混的比在老家那个学校可是光彩多了。放暑假了,也没有回老家,跟着福利院的孩子们一块儿玩耍,那个疯狂快乐的劲头儿,一点也没有父母离异的自哀自怨。

    菜园地边上的花地,已经遍地开花了。种花就是这点好,在这些专业人员手里,当年就能开花盈利,可比那什么这个果树那个果树三四年才有收获强多了。从国外进口的提取精油的机器都已经提回来,并且安装好,只是因为没有相应的技术人员上岗,目前还只能看个稀奇。

    挪白尔女士对此感到很抱歉,她们国内学精油和调制香水专业的人很多,就连她本人也学了这个专业,只是她没有想到ZG大陆竟然连这么简单的专业人员都没有。等到机器到家,却招聘不到技术员上岗,她才知道ZG大陆欠缺的各种专业人才真的好多好多。要是早留心的话,她也就提前培训几个技术人员出来了,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误事。她总觉得是她的错,明明是她提出来的建议,人家听她得话照做了,可她却没有放在心里重视!

    可是,事实情况更加的难以预料,杨云鹤帮着招聘了四个高中毕业生回来跟她学艺,结果双方都会的英语竟然没有办法沟通。挪白尔说的中文她们听不懂,她们说的英语挪白尔同样也听不懂,把杨云鹤笑的肚子疼。

    现在,很多将开不开的玫瑰花,目前做不成精油,只能剪枝,供给省城的一些花店。像牡丹、芍药这些,都被嫁接移栽到花盆里,做成了盆景。但是刘家的花地量大,单靠花草市场的买卖根本销不了多少。不过,廖仁跃不愧是经济管理出来的留学生,他让花地招聘回来的几个园艺专业的技术员们,设计很多盆景摆设样板图,然后,让一些能说会道的员工去各个单位推销出租盆景业务。当然不是白干的,全部都是在正常的工资之外,另有提成。

    盆景出租价虽然也不低,但是花地这边定期上门施肥、浇水,还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隔一段时间更换不同的盆景摆设,可以说是保姆式跟随服务。

    租盆景跟买盆景不同,买盆景需要自己浇水、换土这些都是养花乐趣算不上什么。但是有时候想换换盆景,换换不一样的环境,就显得有些难了。新的盆景买回来,老的盆景就没有地方处理,扔了又可惜。尤其是有些单位里,常摆盆景的,这个问题尤为突出。

    还有一些单位平常不养花,但是到了一些节日或者迎接领导视察的时候,总需要有个像样的花草摆设。他们不可能为了一年就那么一两次的需要,去买很多的盆景回来,这刘家可以按次出租给他们,还能帮着摆设有意义的园艺图案,也是非常受欢迎的。

    廖仁跃这突发奇想的租花业务,因此种种原因,倒是很轻易的就打开了市场,而且后续业务也非常不错。

    综合楼这块,电梯这类的基础设施全部安装完毕。打码机、扫码机、电脑,这些内地人还没有接触过的东西,人家单位竟然派了专业人士过来,手把手的教了一个多月。

    廖仁跃最近很风光,下面人叫他廖总的时候,那可是实实在在的带着敬畏。可不像以前他当副总的时候,人家喊他廖总,多少带有调侃的味道。

    员工招聘这块,虽然各人条件不尽人意,但好在应聘人员充足,足够他矮子头上选将军。这不,这半年来,不但人员招聘足够多,而且还可以试用三个月,不行就淘汰,可不像在国家单位里,进来了就甭想甩掉。再不好,都得捏着鼻子忍耐着,辞不掉、罚不了,人家搞不好,一个不痛快还要挑衅领导。

    那些从国外进口来的东西,原本要是他自己找那边的朋友或者同学的话,根本就没有这么顺利,价钱也肯定贵死人。还有关税、请技术人员过来,这些都是一大笔钱不说,可能经过关卡的时候,还会拖很久。但是有瑞尔先生出面,这一切都不成问题。关税虽然有交,但是很少,技术人员也成了那边公司出钱派过来公干,关卡这一块几乎就没有任何阻拦就放行!也是在这时候,他才知道瑞尔先生能量不小。

    花地那块本来不归他管,但是看到刘老板心事重重的,他就主动帮着动动脑筋、出出主意。没想到租赁这种在国外稀松平常的事情,在国内发展起来竟然出奇的好。

    他觉得,自从听了哥哥的话,离开国营企业,来到这个连一般大学生都看不上眼,不会愿意来的私家单位。他的好运就开始连连光临,真有种摔个跤都能捡到金子的感觉。

    风光无限的廖仁跃,正在接待某银行某支行的副行长,人家过来找他,主要还是想跟刘家谈谈合作或贷款的事情。廖仁跃已经从刘老板口中知道,刘家真正的掌舵人目前不考虑合作,也不考虑贷款,便打算跟着副行长说清楚。正好他透过玻璃窗看到刘家真正的掌舵人刘清卓查看综合楼的进展来了,连忙站起来:“刘家那个最后决策人过来了,您要不跟她面对面谈谈吧?”

    “怎么?刘家不是那个刘老板掌事啊!”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