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五章 暗算

    硬着头皮走进屋子,下一刻衣袖就让泪眼婆娑的茉莉拉住了,叶明诚尴尬地甩甩衣袖,随即桌案后面传来贾玮听不出喜怒的声音,“说说,为何丢下人家姑娘,一个来月不见踪影?”

    “小的……小的……”

    叶明诚擦擦汗水,吞吞吐吐地开口,茉莉居然跑到报社,他怎么也想不到,仓猝之间不知如何同贾玮解释。

    见他窘迫,贾玮暂时放过他,望向茉莉,她此刻仍是紧紧拉着叶明诚的衣袖,仿佛当心一松手,对方便会再次消失似的,便打了个手势,示意她松开,同时语气平和地道,“你不用担心,此事我会替你做主。”

    茉莉视线同他一触,见他面容沉静,神情诚恳,不觉有种踏实的感觉,慢慢松手,退到一边。

    “坐罢。”

    贾玮接着对叶明诚说道。

    叶明诚是他心腹要人,如今更是为他筹办机密之事,他不可能为了此事就给他没脸,尤其是当着茉莉的面。

    “谢二爷。”叶明诚在方才茉莉坐的圆凳坐下。

    贾玮斟上茶水,轻轻扫了他一眼,“好生想想,想好了,再同我说。”

    叶明诚闪躲着目光,拿起茶盏,一口喝干,大老远过来,确实渴了,此外,也有些心不在焉。

    正要自己再斟上一盏,旁边一双素手伸过来,帮他斟上了,他抬头望望,就见到茉莉幽怨而又痴恋的眼神。

    拿起这盏茶,抿了两口,搁到桌案上,叶明诚终于道出原因,“二爷,小人要提娶个唱曲的,家里非闹翻了天不可,若是未娶先纳,小人的身份却又不符,因而左右为难之下,小人……小人……”

    “因而你就眼不见为净?躲了起来?”这个答案,同贾玮心里猜测的差不离,轻轻敲了敲桌案,“之前胡天胡帝的时候,你怎么就没想到这些?如今人家姑娘怀了你的孩子,你却一躲了之……”

    “二爷……”

    “你若连这点担当也没有,往后就别叫我二爷了。”贾玮再次敲敲桌案,不容置疑地道,“找个院子,安顿茉莉姑娘,将孩子生下。明年我给你指个家生子,婚后,找个合适时机将茉莉姑娘接回家中,纳为妾室。”

    对于茉莉,眼下是娶是纳,确实皆不合适。

    只能照此办理了。

    好歹明年先将小鹊指给叶明诚再说。

    对此,他倒不认为对不住小鹊,毕竟这世界的婚姻形式便是如此,有些身家的,三妻四妾普遍得很,即便没有茉莉,叶明诚将来也会有别的妾室。

    他所做的,无非尽可能地妥善处理此事。

    既不让小鹊在过门后,面对屋里有个生了孩子的妾室的事实,也不让叶明诚始乱终弃,随意打发了茉莉。

    “是,二爷!”

    有贾玮做主,叶明诚心里笃定,连忙答应下来。

    他原就没想着抛弃茉莉,只是一时没个主意罢了。

    此时一旁的茉莉,盈盈下拜,“奴家谢过二爷恩典。”她原先称贾玮为贾社长,这时改口随叶明诚称呼“二爷”。

    她也清楚自已的身份,有这样的结果,已是满足得很。

    因而,自是对替她做主的贾玮感激不尽。

    随后茉莉到隔壁文书办公房待着,贾玮和叶明诚谈了一阵有关结交戴权、陈赫之事,半个时辰后,叶明诚同茉莉一道离去。

    ……

    傍晚,贾玮的马车驶出晨报社大门。

    对面街一个店铺前头,站着几人,有男有女,此时望过来,直至贾玮的马车消失在一处转角,方才收回视线。

    “这就是那个贾社长的马车,咱们的人跟过几回,对方极少中途下车,若要下车,也总是一帮亲随簇拥着,带着兵器,很难下手。”其中一个灰衣打扮、留着两撇浓须的男子,低声对同伴说道。

    “亲随?这种亲随,人再多又有何用,我一个便搠翻了他们这些个!”一个身材精壮的后生登时不屑地接口道,“照我看,咱们随时皆可动手,越快越好,最好是明日,拿下这姓贾的小子,才好依计行事!”

    话音未落,旁边一个穿绛色衣裙的少妇立刻瞪了他一眼,“放屁!阮老三,褚兄的见识不比你强多了?你在这里瞎嚷嚷什么,有你说话的份么?”

    精壮后生嘿嘿笑着,并不理会,只是脸上摆出一副不同女子一般见识的神情。

    少妇瞅他这模样,气不打一处来,伸手在他腰上重重一拧,直到他吃痛不过,叫出声来,方才放手,压低声音说道,“你晓得什么,这些亲随的兵器中有着弓弩,对付起来,极为棘手!再说了,从此处晨报社到宁荣街,几乎全是闹市,实在没有多少下手的机会,真要像你说的那样,随随便便动手,咱们再多几倍人手,也让官府给捉光杀光了!还谈什么下一步依计行事!”

    “什么,他们竟然有弓弩?”精壮后生挑挑浓眉,诧异地问道。对少妇说的其他话儿,倒是没太在意。

    少妇撇了撇嘴,冷笑道,“阮老三,说你没见识便是没见识,这贾社长是勋贵子弟,带着几把弓弩防身,有何奇怪的?”

    精壮后生听了,挠挠脑袋,隔了半响,仍是不服气地道,“若非不便,咱们也带了弓弩来,弓弩对弓弩,这些个亲随哪里是对手?”

    少妇听他说着这些有的没的,早已不耐烦地掉过头去,向那浓须男子道,“褚兄,你说此事,咱们究竟该怎么办?”

    浓须男子略一沉吟,“时间上倒不算急,再等等看,找准机会下手。若实在找不到合适机会,也只能冒险动手了!”

    少妇便点点头,“两位夫人也是此意,那便再等等看。好了,我们先回去了,褚兄、阮老三,你们自已小心。”说着,带着另外三个女子,穿过街道,往前方而去。

    浓须汉子便拉了拉精壮后生,俩人随即也离开了此处。

    京城宏大,在漫天的晚霞中,这几人分别汇入熙熙攘攘的人流,很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