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张水峰的指挥下,山寨内外的毒草全被拔掉,作为一个炼丹师,识别草药的能力还是非常高的,这些连灵草都算不上的东西,张水峰只需要一眼就能分辨出药性。

    在洪荒时代,炼丹师都要靠自己的双眼来分辨灵药的药性,任何灵药都要先亲自试一试才能用,即使如此还是有很多炼丹师在试药的时候死亡,作为一个合格的炼丹师,最基本的要求就是分辨灵药是否有毒,如果连自己采集的灵药有没有毒都不知道,结果…………。

    “我发现自从你来了以后,我变得非常忙碌。多加点辣料!”

    浅葱一边接过楚原切好的肉一边对着张水峰抱怨起来。

    “辣的吃太多脸上会长痘痘的。”张水峰整理着身前的毒药,对着辣的直哈气的浅葱提醒道。

    “我到是没有感觉有多忙碌。”楚原说完撕下烤熟的不知名的兽腿大口吃了起来。

    “你一天到晚都在动,当然感觉不到累!给你水!”

    浅葱说了楚原一句,接着将乘着水的蕉叶递给辣的差点跳起来的楚原。

    “我说你们两个,在别人房间里吃饭,能不能安静点。”

    张水峰放下手中正在整理的毒草对着两人抱怨起来,这里是张水峰的房间,整个房间充满了草药味,烤肉下方放在树叶上的材料也在张水峰自己用植物的叶子做成的料理材料,只从吃过一次放材料的烤肉后,浅葱和楚原每次到吃饭点都会带着食物望张水峰房间里跑。

    “你这些作料能不能多搞一些,每次都一点点,实在太少了。”楚原无视张水峰的抱怨问道。

    “不可能的!这些作料都是用这些毒草的嫩叶调理出来的,哪里有那么好弄。”张水峰撕下一块肉说道。

    “哈!毒草的叶子?”浅葱吓得扔掉手中的肉直接跳了起来。

    “好了浅葱,反应别这么大,既然他都吃,就说明没有毒的。”楚原平静的安抚着浅葱:“竟然是毒草,你能说明一下吗?”

    “你到是完全相信我啊!”张水峰吐槽一句:“单独的毒草虽然有毒,但是集中毒草掺杂在一起,就会变成无毒的东西,这叫以毒攻毒。”

    “以毒攻毒?”浅葱眼中闪过一丝迷茫之色。

    “哈哈!也就是没有毒了。”楚原到是没有多少在意,拍着张水峰的肩膀笑道。

    “油!油!我昨天刚刚洗的衣服啊!你到时给注意意点啊!”张水峰发现自己完全无法对应楚原。

    “没关系了,衣服我给你洗!”楚原将手上的油全部抹在张水峰衣服说道。

    “算了,还是我自己洗吧!让你给我洗衣服误会只会更大。”张水峰摇摇头拒绝了楚原的提议。

    这一段时间,山寨中的其他族人见到张水峰都是一脸密之微笑,刚开始他还不知道什么情况,直到有一次无意中听到族人的议论在反应过来。

    在部落里,女子一般十四五岁就生孩子了,像楚原和浅葱这样已经完全算是老姑娘了,不过两人的身份特殊也没有人敢提起,一个是族长,一个是巫师,已经是部落里最高级的人了,自然没有人敢管她们。

    不过最近两人经常往张水峰房间里跑,使得其他人完全误会了三人之间的关系,都在高兴两女终于喜欢男人了。

    这让张水峰感到头疼,他就是在色急,也不会对两个孩子感兴趣。在张水峰眼中楚原和浅葱就是两个孩子,根本不在他的狩猎范围。

    对于张水峰而言,要想让他将对方当成女人来看,至少对方要是仙人,而且还是活了几万的仙人,对于他而言,伴侣的重要性是心灵上的交流。

    不过这也是正常情况,只要活个几万年,任何人都会和张水峰一样,所以当楚原提出帮他次衣服时,张水峰想都没有想就拒绝了。

    “听说你要带队去狩猎豹蛇兽!这个给你。”张水峰将一个树叶包给楚原道:“这是我配置的毒药,因为材料缺少的关系,只是配出了这一种,中了这些毒,不管是什么猛兽都会四肢无力,而且见效非常快,应该对你有所帮助。”

    “那就谢谢你了!”楚原接过毒药微笑道:“我发现一个很有趣的问题,你这样一个巫医,不去想着救人东西,怎么老想着害人的东西?”

    “这能怪我吗?”张水峰无辜的说道:“山寨附近能用的草药都是毒草,连一株灵草都没有,我还在想你们怎么这么会选择地方,到处都是毒草。”

    楚原笑眯眯的忘了浅葱一眼,这个锅是浅葱的。

    “你们懂什么!”浅葱一脸骄傲的说道:“方圆百里的地形都在我心中推演过了,这里是龙首之地,聚集四方之气,龙卧之所,居住此地必有神人鹊起。”

    “听不懂!”

    “完全听不懂!”

    “你们两个!!气死我了!”浅葱大叫一声跑了出去。

    “跑了!”

    “是跑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