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二章 赌鬼(38)

    “那我应该要感谢自己欠你这么多无法偿还的债务吗?”白玄之一脸怪窘的苦笑。我听了他的话后,也只是立在一旁陪笑着,心中对白玄之的可怜感到深深的同情。

    说话间,我无意中瞄见,眼前的景物起了些变化,起了一层厚厚的白雾,映阶碧草都变得模糊了起来。我正满腹疑惑,转头看了看白玄之,希望他能开口向我解释下现在是什么情况。他凌厉的眼光一扫过茫然的白雾,语气比平时严肃了几分,“幽冥列车要进站了,你待会跟紧我,别走丢了!”我眉头皱得老紧的,用力地点着头,把怀中的两瓶泉水收得更紧一些,连呼吸都不敢太过张扬,细微,缓慢,呼吸着,我甚至觉得连周边的空气都开始颤抖起来。在一旁坐着的愁无忧,挥手之间,掸了掸直袭而来的水雾气,微皱了眉头,颇显不耐烦的神情:“最烦这些小水珠,沾了我衣衫不说,还黏稠稠的让人十分不舒服。”我转过头凝望他,心想:原来他洁癖还挺奇特的,早先曾听白玄之提起过,愁无忧的一些习性,现在看来,他真的是容不得一粒沙进眼的人,这小水珠也是无法避免的存在,再怎么着他也不可能消了这浓厚的白雾吧!不过不得不说,他一举手,一投足,莫不是教人觉得百看不厌,甚是雅致。和我旁边的这位有得媲美。

    “张小姐,难道在下比你旁边的那位更为迷人,以致你眼睛无法从在下身上移开?虽然被美女看着是一种享受,可我怕你旁边那位会生气哦,你没感觉到身后那一双幽怨的眼睛在盯着你么?”愁无忧亮丽的容颜下展露着几分耐人寻味的表情,看不透,猜不懂,是真是假,一言难尽。

    果不其然,我背后传来几声轻咳,似乎被愁无忧戳中了要点,显得有些惊惶失措了。我回过头,看了眼白玄之,难道他一直在背后看著我,“白冷面,你没事吧?”也不知怎地,我就是想喊这名字,原因无他,这个可是我的专利。

    “没事,不小心着了凉,寒气入了肺,咳嗽了几下而已。”他慌忙地掩饰着刚才那一举动,视线此刻却是死盯着我背后的愁无忧,这两家伙,在这个关键时刻,还不忘调侃对方么?

    突然感到凉气逼人,气温骤降,我打了一个寒颤,缩了缩身子,不明所以地道了一句:“怎么突然间变得这么冷,我以为是冬天来了!”愁无忧接过我的话,“张姑娘,这是必要阶段,你忍着点,列车到了,自然也就恢复正常温度了。”原来如此,怪不得天气陡然间像着了寒似的,拼命的往这边送寒气,弄得我一身的哆嗦,我跺了跺脚,口中吐出了一股寒气,我知道这种情形,只有在冬天被风南下的冷空气抵达的时候才会出现如此的现象。如此说来,现在的寒冷几乎达到了寒流的境界。

    天地被这层浓浓的白雾遮挡着,景物影影绰绰,远处已传来了火车的鸣笛声,一阵接着一阵的响着,就在我耳边回荡。我收起了所有的心思,仔细的等着这一时刻的降临。白玄之轻轻拍了拍我肩膀,示意我不要过多的紧张,这样反而弄巧成拙坏了原本的计划。我还是紧张,没法不紧张,就连吐出的寒气也变得频繁起来,直教人心急如焚。

    鸣笛声就在眼前。此时,愁无忧浅浅地笑了,抬头望了眼白玄之,试探性地一问:“我这有上等座的票,你……要不要再赊账?”这简直是明目张胆地做起买卖来了。我瞪了眼愁无忧,心里不免泛起了嘀咕,还未等我细想,我身后的人做耐不住了,开声附和道:“你有这种票应该早点亮出来,按照老规矩,先赊账,尔后再慢慢偿还。”我转过头,稍显惊讶,口中不由吐了一句:“白冷面,你疯了?你这债务得何年何月才偿还得清?”

    “非也非也,张姑娘你误会了,我只是出于好意而已,并无其他,决定权都在你们手中,我何来强迫之意呢?”愁无忧一脸正经地解释着,我此刻心中对他的好感度直降为零。

    “没事,有了他的票,安全度提升几个等级,车上的那些东西不敢胡乱闯入上等车厢去的,都是有人看守着的,这样保障多了许多,现在是保命要紧,账务的事可以慢慢填还。更何况,愁无忧都不介意我赊账了,难道我会害怕么?”白玄之不紧不慢地向我道明其中的蕴意。虽说如此,可总感觉有些不大对劲。

    可,现在这种情形,也容不得我们多加思想。也就在这时,眼前挂着的白色雾幔渐渐散了去,就像是无形中有双手拨开了这层遮挡住天地间的屏障。忽逢的转变,令我的心怵然一惊,紧紧扯住白玄之的衣角,双腿迅速挪到他的背后去,怯怯地问着:“那什么车……来了?”

    “嗯,来了。”简简单单的一句答复。我艰难地咽了咽口水,身子瑟瑟地抖着,眼睛却是紧盯着不远处。果不其然,最后一声鸣笛声响过之后,不远处若隐若现地出现一道长长的,黑糊糊的影子来,像是巨龙腾飞时的样子,教人移不开眼目。

    雾完全散开了。眼前的景象又清晰明亮了。伴随而来的还有一道凭空而降的,在风中摇晃着,就像随时又会消失没了踪影似的铁轨。我被这个诡异的一幕震惊到无可言语,这铁轨的出现是不是也意味着幽冥列车的抵达?很快我的想法得到了证实。

    风吹的更紧了,就像可怕的传说随时会挖掘出人心底处深藏不露的恐惧感,那一条甬长的铁轨,不知链接到什么地方,也不知它的源头从哪开始,无止无尽,始终是个无法解开的谜。

    远树凝静,眼前悬挂在半空的铁轨在风中轻微的动荡着,似乎想要吸引住我们三人的眼目,不过它成功地夺取了我们的眼球。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