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九章 灵隐符

    收到边境的消息,此时的符文界人族区域的各大门派以及大族乱成了麻。

    作为事先放出去符文界存在半妖族的三大家族的人重新聚了起来,不过这次聚会的地点是在天符之城的天符会大殿。

    虽然经过互相的打压和相互猜忌,但是半妖族这样头等大事,没人敢在其中有任何的作乱,否则将会被其他的势力群起攻击,更别说天符会这样掌控符文界的势力,更不会作死去内斗。

    “刚才的事情你们也知道了,半妖族突然出现一队人马冲入了妖族领域,各位有何办法。”等几名天符会的长老说完边境事情的经过后。黎夫子便开始询问在座的众人看法。

    其他势力的代表很快明白黎夫子的这句话,无非是想让各大族和门派派出精英的弟子进入边境以防万一。

    众人都知道,在边境守备的那些修者,修为良莠不齐,战争一旦发生,不过是一群炮灰。更为重要的是里面混杂的大部分是底层弟子,根本就无心对战。

    那么为了保证边境的安宁,势必重新由大族和门派组织军队进入边境。

    哪怕由大族和门派组织的军队,大家都心知肚明,那些人无非是各势力作为流放罪人的地方,就更不靠谱了。

    谁会没事活的好好的就跑到危机的边缘。

    “黎长老,按照过去祖辈所签订的契约,自然知道怎么办,不过有些事情是不是应该说明白点才好,比如物资和领军者。”罗家主站了起来向黎夫子行了行礼,说道。

    其他人听后纷纷应是,特别是其他两大家族,对物资和领军者很是在意,不过这些人统一的意见不言而,那就是不再相信天符会。

    如果没有发生之前的事情,领军的人物自然是由天符会派遣,而物资确是其他大族提供。

    天符会的长老们,脸色明显不好看,有的站出来,指着罗家家主喝道:“派遣领军者不是由我们天符会安排吗?岂是你们可以议论的了。”

    “我来之前可是看过了那契约,里面没要求必须是天符会的人吧。”许家的家主迎上那名长老,语气不屑,看起来丝毫不惧天符会的威压。

    “那么其他人有何意见?”黎夫子脸色依旧冷淡,似乎这件事与他没有多大的关系,眼神扫过众人,“你们可以试着说出自己的意见,也可以推荐几名可以担任大任的弟子出来。”

    “黎长老既然如此说,那就这样了。”罗家家主转头望向其他的大族长辈,不由说道,“大家有可以推荐的吗?”

    他这一说,结果其他族的人反而沉默了下来,谁也不敢这时候站出来,哪怕是随便一句话,两边都不讨好。

    他们的实力毕竟比不上三大家族,也比不上天符会。

    “唉,却没人说出意见啊,不知黎长老可有推荐。”罗家家主摇摇头,反而将建议扔给了黎夫子。

    天符会的长老们内心不禁怪异,他们以为这三大家族是有备而来,没想到他根本就没有跟其他的大族通气,这时候谁也不敢提出意见,就连云家和许家都保持沉默。

    不过,天符会的人可是知道这些大族绝对不会把领导权交给他们,信任这种东西,一旦被破坏了一次,就很难再弥补过来。

    但是这三大家族何尝没有对那些大族下手,更别说其他的大族也信任他们了。

    既然大家都不相信,那么选出领导者还真的很难。

    然而让他们更加想不通的是,罗家家主继续说道:“我和云老许老都说了,这次我们出人出物,但不会出领军者,那么我们该从其他人那里选出人来,不知黎长老可好?”

    这时候就连黎夫子都忍不住动容,他是非常聪明的人,与聪明人说话,一下子就明白过来对方耍的是什么目的。

    这三大家族这样子做,无非是以退求进,这样的话,天符会自然也不好派出自己人来担任大任这一角色,否则就行显得天符会很没诚意和心胸了。

    大家会想,你看就连这三大家族都退出领军者的选角上来,那么天符会自然就要拿出诚意来。

    也难怪他们会事先高调询问物资和领军者的事情,原来是早就设了一个套。

    为了显示天符会的诚意,黎夫子只好说道:“呵呵,天符会无意与大家抢着名额,既然其他人有人选,何不一起说说。”

    既然双方都不派出弟子来担任领军者,那谁来担任呢?黎夫子不由的看向罗家家主,这个一向以谋略而出名的人物,想的绝不会那么简单。

    “黎大长老是明白人啊。”罗家家主笑道,他的嗓门不由大了起来,“那么我们这几家族人都商量好了,这次的人选嘛,从金符会里选出来,不知大家可否同意。”

    大殿里顿时喧嚣起来,他们怎么也想不到这次三大家族推荐的确是金符宗的人。

    原本他们想的是这三大家族会在被他们控制的那些大族里面选,而金符宗的地位,与这三大家族平等,双方的关系也不没有那么亲密。

    金符宗是由符文界里外来修者组织的门派,当年门派的宗主白硕到达符文界潜隐修炼数千年,最终实力巅峰,就是天符会当时的符王,都不禁忌惮三分。

    也就是在那时候白硕以领悟出来的符文真谛建立金符宗,从而收徒授道。

    自从几千年,金符宗在符文界延续下来,实力也是仅次于天符会,各种实力均衡下,金符宗为了避免与天符会有任何的冲突,在符文界算的上非常低调。

    但是其他人可不会如此想,金符宗的人可不是没有野心的一群人,相反,他们的最终目的估计也是为了挤下天符会在符文界的至高地位,将天符会踩在脚下。

    后来符王丁葵失踪后,作为当时最有能力成为符王的意琴诗也不再出现,天符会一度陷入群龙无首的境地,于是乎,其他的势力压力大减,一度壮大势力,最为特别的当属这三大家族以及金符宗。

    那三大家族利用潜隐以及提供强大的修者物资诱惑大量的天符会核心弟子,将大量的传承泄露出来,而金符宗趁机大收弟子,由不到一千的门派弟子,短短五年,达到了上万人数的弟子。

    最后也是天符会太上长老出面,指定黎夫子代理符王之职,处理天符会,不过黎夫子毕竟不是符王丁葵,也不是意琴诗,他的出现自然没有解决天符会的处境,反而暗中消灭异己,天符会的实力一度受挫,这样一来,其他的势力更加嚣张跋扈。

    现在,这三大家族并没有将天符会看在眼里,很多原因不言而喻,那就是天符会的确不好随意与三大家族撕脸,要不是半妖族人的出现。

    很明显,如果天符会不顾半妖族人,而打算先处理掉这三大家族,那么势必造成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局面,到时候与天符会死敌的半妖族人群起攻之,那天符会想要恢复超强地位,就变得不可能了,而且符文界之外还有器界和丹界的那两大势力看着呢。

    而今,天符会就更不好轻易针对这三大家族,因为边境的事情坐实了半妖族人的出现,并朝着他们最不愿意看到的局面变化。

    黎夫子内心压力很大,无奈心他只好顺着他们的主意走,忍一时又如何呢?黎夫子从一开始的普通弟子到现在就是这么过来的。

    想到过去,他只是大族里的一个不起眼的弟子,后来默默修行,成为天符会的内门弟子,那时候因为隐忍,被符王丁葵看重,一步登天,成为亲传弟子。

    但是后来他在其他人面前,依然不是最为优秀的弟子,出现意琴诗后,他内心嫉妒,怨恨都不由困扰着自己的心智,然而他还是隐忍下来,最终,他与天符会的符王之位,差的只是另一只脚踏入而已。

    他相信这三大家族也会像他以往的对手一样,慢慢的被他一步步磨死,他只需要等待刺入致命的剑。

    三大家族的家主都松了口气,看来黎夫子最终还是松了口,这样一来,情况就更明显了,他们同样打着主意,只要一直拖着天符会,又或者在将来的战争中,不断的磨去天符会的爪牙,那么,就又机会翻盘。

    交给金符宗也是无奈之举,毕竟如果他们推举领军者,那么天符会自然也可以推举一个人出来,那又有什么区别,而金符宗的话,以他们的偏好,依然不会对天符会有什么好处。这对这些大族的人来说是最好的结果了。

    倪小样送走木岩和木峰后,独身一人按照计划,全力赶往天符会,这次他的目的很明确,那就是趁着天符会应付不暇的时候,偷偷的进入天符会的藏简阁。

    而藏简阁是天符会守卫最威严的地方,一般人是进不去的,不过意琴诗给了倪小样一样东西,那就是一块玉佩,这块玉佩当年是符王丁葵随身带的护身符,也是天符会的权限玉佩,可以进入长老都不能进入的禁制。

    有了这样可以避免天符会到处隐藏的禁制攻击玉佩,那么就差如何潜入天符会的办法了。

    他不由的想起《乾坤》一书了的高级顶阶符文,灵隐符。

    灵隐符能将释放者的气息融合进周围的环境里,让他人无法发现,不过灵隐符最大的作用就是修者释放的灵力波动也可以隐藏起来,因此被称为灵隐符。

    灵隐符需要大量的材料,倪小样在深林里寻找了好几样材料,不过最主要的还需要进入大城进行购买。

    等到进入天符之城后,倪小样变换容貌和气息,走到了看起来较为大型的商行,在人流中,倪小样灵巧的走到了第三楼,也就是商行独自为商户设置的交易室。

    交易室里不大,但里面的布置很是令人轻松和惬意,倪小样坐在椅子上,轻泯了一口仆人实现准备的灵茶,入口便感觉浓郁的灵气涌入体内,令人神清气爽。

    室内同时布置了屏蔽神识和灵力感知的符阵,倪小样无法穿过墙壁查探其他的房间。

    灵隐符的材料有好几样都是高级以上的等级,其中的淡魂石就是玄级材料,一般的商行是没有的,即便有,也不会放在最底层的地方出售。

    前来的仆人静静的站在倪小样面前,她没有问一句话,这对她来说感到很放松,这家商行的确在很多细节方面做的很好,他想要材料的话,只需要将其写在玉简上,交给仆人,而这些仆人都不过练气期,无法看穿客人的修为,也看不懂里面的材料有任何的特点。

    为了保险,倪小样自然将需要的材料和不需要的材料写在一起,无法让猜透他的目的。

    “嗯,你先拿过去,看看有没有这些材料,如果没有,你再告诉我。”倪小样将写好的玉简交给了仆人。

    不一会儿,出去的仆人再次进来,不过这次她看向倪小样的眼神颇为重视。

    “回大人,您所需要的材料都有,不过有一样因为太过珍贵,所以放在了这次的拍卖行里。”说着仆人将一枚玉简递了过去。

    倪小样扫了一眼,果然,其他的材料都有,就是少了淡魂石。

    在玉简里同时也写明了它正在两天后的拍卖行里会出现,不过那时候的价格就不是他能决定的了。

    幸好,远古遗迹里的财宝足够他花的了,也就不担心能不能买的到。不过也会很心疼,拍卖行他不是没去过,那里的东西价格奇贵,主要的是担心容易暴露自己。

    “好吧,你先将其他的材料帮我备齐十份,至于其中一样,我自会两天后过去。”倪小样点点头,作出决定。

    那名仆人听后,立即走了出去,待半个时辰,她便将材料交给了倪小样,同时给了一份拍卖邀请函,只有拥有邀请函的修者才能进入里面。

    至于邀请函,这东西很容易得到,只要你想,商行自然会帮你准备,而且修者拿着商行的邀请函前往拍卖行进行交易,商行也会获得一定的提成和奖金。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