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七章 秘辛(1)

    或许若干年后,夏国人的字典里会删掉“春暖花开”和“秋高气爽”这两个词组,取而代之是“卧槽,好热!”以及“卧槽,好冷!”

    随着灵气铺盖全国,浓度越来越平均,一年四季愈发简化为一年两季。之前只是热,今年冷的也非常明显,十月刚过,关外四省+京城+漠北漠南,已经组团下了场雪。

    相反的,岭南、闽南、东南沿海一带,还在三十度左右打晃。

    像这种不着调的操蛋天气,北方人民苦不堪言,有男朋友的抱男朋友,有女朋友的抱女朋友,啥都没有的紧叉双手瑟瑟发抖。

    而小堇就比较牛逼了,她刚回了凤凰山,这儿恒温。

    “秋秋,我想死你了!”

    山下庄园,小肥皂pia的挂在龙秋身上,又拱又蹭。龙秋也很开心,笑道:“你去了好久啊,都二十多天了。怎么样,缅国好不好玩?”

    “穷山恶水,就一原始社会啊!”

    小堇表情夸张,叫道:“那儿的人又矮又丑,还有玩鬼的老太太,我还跟丫打了一架……姐!”

    她忽地松开小秋,屁颠颠的奔向院里,那边姐姐跟老水正并肩过来。小斋没理她,只看着那两辆重卡,车厢大开,露出捆得紧紧的两块大石头。

    “这就是空空石?”

    小斋打量片刻,手一招,将一块搬运到地面,然后屈指一弹,一道黑紫色的雷光没入其中。

    石头表面并无变化,水雷在内部的千万只细孔中到处乱窜,搅得灵气躁动,喷薄欲出。她感受着那种饱和度,忽喝道,“闪开!”

    好家伙!老水急忙让开,就听砰的一声,水雷像炮弹一样从鼻子尖擦过,轰的炸到田野里,泥土飞溅。

    “还不错,雷法也有增幅。”

    小斋颇觉满意,转向妹妹道:“这应该是迄今为止,对你最有用的一件材料了,好好炼制,别辱没了这块石头。”

    “啧,我怎么辱没它了,这是我的石头,我宝贝还来不及!”

    “谁说都是你的?”

    小斋知道她在缅国的破事,一直没给好脸,当即亮出青叶刀,挥手一劈。

    “咔嚓!”

    刀芒划过,顿时削去十分之一的份量。

    “空空石对法器都有增益,可以融入其中。这块我拿走了,小秋,你那把剑也该升升级了。”

    “嗯!”龙秋猛点头。

    “啊啊啊……”

    小堇连连惊叫,义愤填膺,痛哭流涕,欲仙欲死,跟着又听姐姐道:“图给我。”

    “什么?”

    “图!”

    “……”

    小肥皂撅着嘴,怂成狗般的把图扔过去。她倒不是小气,只是老姐忒突然了,这一刀劈的,哎呀妈,咔咔的!

    刷!

    小斋则展开四面八臂邪佛图,上面是那尊青面獠牙的邪佛像,透着一股浓重的血腥气息。

    这图就像剑器一样,出鞘必见血,此时一开,里面的邪灵跃跃欲试,波动强烈,就要吞噬血食。

    “滚回去!”

    小斋随手一拍,嗞拉拉青烟直冒,邪灵亦安静如鸡。

    这东西确实不好处理,不能还给缅国,也不能交给夏国政府。这是邪道之物,难免会被野心家利用,而且他们也搞不定。

    “收进藏书阁,你看管一下。”

    她把图扔给龙秋,又道:“最近天冷,食物难觅,发生好几起凶兽伤人事件,村子也封了不少。你回来也别闲着,没事跟小秋下山逛逛,能帮就帮了。”

    “除暴安良啊?我要不要竖杆‘替天行道’举着?”

    小堇见老姐扬手欲打,急忙改口:“那你给个范围啊,总不能有动静我们就去。”

    “别的地方我管不着,盛天城五百里内,我要它无事!”

    …………

    “轰隆隆!”

    随着巨大的吵杂声响,尘烟弥漫,十几辆原谅色的轻型装甲车鱼贯入城,又在路口分成四队,奔向织金县的四方区域。

    这是夏国最新型的装甲车,车身宽度2060毫米,高度1915毫米,瞬间占据了整条路面。

    车上有五个射击孔,另有81式班用机枪和狙击步枪托架,以及两个九管发射器,可一次发射十八枚催泪弹。

    他们从六盘水的基地赶来,速度不算慢了,方一进城,便如虎入羊群般大开杀戒。

    “哒哒哒!”

    “哒哒哒!”

    “啾啾!”

    街道无人,但停着不少车辆,此刻顾不得财产损失,火力全开。在一波连着一波的攻势下,鸟群就像不断拆下的拼图,这空了一块,那空了一块,数量锐减。

    “催泪弹准备,放!”

    “砰!砰!”

    十八枚催泪弹齐齐放出,刺激性的气体充斥街道。鸟群嘎嘎疯叫,东倒西歪,跟着机枪扫射,轻松摘头。

    与此同时,大喇叭在反复提醒:“请各位市民呆在室内,不要开窗,不要外出。等安全以后,我们会播报通知……”

    其实不用他们说,谁特么敢出来?

    矮建筑里的人连窗边都不敢站,高建筑的勉强扒在阳台瑟瑟观望,少数缺心眼的还拿着手机直播,各种666。

    枪声持续了半天,终于渐渐停歇。

    此次行动的负责人来到医院,与县领导一碰面,抱歉道:“来晚了,辛苦你们了。”

    “没事没事,我们理解,理解!”

    领导在这一天大起大落,刺激到没浪没边儿。

    话说夏国近20亿人口,一千多万平方公里的国土面积,政府着实难做。他们不可能在每个城镇都设置武装,资源有限,而且异化生物的出现是没规律的,只能依托中心城市群,再辐射周边地带。

    像织金的这次鸟灾,发生的非常突然,小县城也没啥配备,就得硬挺着上头来救。

    “轻伤员我们都转移出去了,还剩四百来号重伤员,现在医药物资严重不足。”

    “不用担心,我们带来了一些专家和设备,先看看吧,实在不行的再送去市里。”

    “那就好,那就好……”

    队长见他支支吾吾的,遂问:“还有什么事?”

    “呃,道院的一位白云生道长在这,帮了不少忙,还有……凤凰山的那位也在。”

    “咝!”

    队长一惊,忙道:“他怎么会来织金?”

    “谁知道呢,或许人家旅游。”

    “这个……”

    队长皱眉片刻,道:“那位身份特殊,我们一向不负责沟通,找特异局来吧。”

    …………

    鱼山,东麓。

    顾玙驱车来到山脚,车停的老远,游宇带着三人足足绕了半圈,才到了一处杂草荒盛的地方。

    “庹几禅是蜀中巴县人,以前的经历一概不知,也不知为何来鱼山。当时山上什么都没有,就有一座破庙,现在这些建筑全是他住持修建的。”

    游乐的目光闪烁不定,不晓得在想些什么。游宇倒是单纯,边走边介绍:“织金的县长叫吴少坡,有一次他的小儿子生病,怎么治都治不好。后来庹道长主动上门,将其治愈。吴少坡给了二百银元作谢礼,道长不受,说请您倡修鱼山,兴道家香火,我就感激不尽了。

    没过几天,吴少坡请乡绅赴宴,当场募捐,一晚就筹了两千银元,然后就修了那座碧琉璃精舍和藏书楼。”

    “如此说来,那庹道人倒是医术超绝了?”顾玙道。

    “呃,反正听我爷爷讲,他经常做些药丸施给穷苦人家,在鱼山数十年,治了不少病人。”

    “那他除了医术,还有什么不同寻常之处么?”

    “好像没有,他就喜欢吟诗作画……哎,到了!”

    游宇忽然快跑两步,指着一丛长草道:“这就是庹道长的墓。听说人道洪流时,被那些小将军刨过坟,这里的是真是假,我也不清楚。”

    顾玙和白云生驻足观瞧,只见长草间隆起一座土包,极为隐蔽,如果不留心根本发现不了。

    而土包上竖着墓碑,就一块破烂木板,上面的红字早已斑驳,依稀辨认出是:鱼山庹道人之墓。

    “……”

    顾玙看着墓碑微微出神,游乐见他不语,小心询问:“顾,顾先生,您发现什么了?”

    “哦,没什么,这是座空坟。”

    他随口应着,不待众人反应,又跟了一句:“不过下面还有一座。”

    嗯?

    白云生一怔,道:“你的意思是,上面是假的,下面是真的?”

    “或许是吧,我想搬出来瞧瞧,可又觉着亵渎先人。”他有点纠结。

    呵!

    白云生一乐,以前没跟对方接触过,这会一交流,哪里像什么大魔王,倒是挺嗯嗯的。他索性没吭声,晾了几秒钟,就听对方道:“算了,还是搬出来吧。”

    说罢,顾玙探出神识,锁住第一层,运起小搬运术。

    坟前立时多了具薄皮棺材,看着不太久远,也就三四十年的光景,外面的漆皮保存尚好。游乐一门心思的拍马屁,自告奋勇的掀开盖子,叫道:“嗬,这味儿……啊空的,是空的!”

    游宇和白云生一瞧,里面除了泥土草屑和小爬虫,果然啥都没有。

    “你们退后!”

    紧跟着,顾玙让三人退避,双手一划。

    砰!

    不知埋地几许深的另一口棺材,瞬间被挖了出来。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