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三章 错了呀

    在所有对血魔人的记载中,无不是写尽恐惧。就像一场无人能抵挡的瘟疫,血魔人所到之处,皆是毁灭。对于格勒城而言,格勒长平会成为这场“瘟疫”的源头。作为一城之主的格勒长宇,他已经觉察到了危机,他想做的,是要将危险降到最低,甚至是扼杀在摇篮里。

    姜有为的脑海里闪过一个不太好的念头,但他很快又打消了。他道:“要不,臣下再去给三公子找些新鲜的血液来?”

    “嗯。”他眉头微微紧锁,抬起头看了一眼格姜有为,显然姜有为的回答并不是格勒长宇想要的。格勒长平一直拒绝进食,兴许是还有一弥人性尚存,格勒长宇看得出来,长平因此也非常痛苦。

    “王,是否需要请二夫人来帮三公子看看?”姜有为道。

    在此之前,邪女告知长宇,她曾请医师帮长平看过,已无逆转之势。倒是一试无妨!格勒长宇总是能在这样的时候想起来她的好,曼娜是福济堂出色的当届最出色的医师,兴许她能办法,就像当年,她救左翼一样。可转念一想,曼娜现在有身孕,万一长平又如那天“发起疯”来,实在太冒险。格勒长宇想了下,没有同意姜有为的建议。

    正一筹莫展时,蔺公前来求见,格勒长宇顿时眉间舒展。他身边多为武将,得蔺公相助,如虎添翼。而蔺公本想随着二夫人退隐,可在柯曼娜多番劝说下,他终于答应辅助格勒长宇走完这一程。

    “情况就是如此。”格勒长宇将长平的情况一五一十地告知,并把一扎对血魔人调查的书卷递给了他。

    蔺公似加思索之后,半跪于地,道:“臣知王与三公子手足情深,可如今三公子身患恶疾,无药可救,若放任将祸害苍生,为了天下百姓黎民,臣,恳请格勒秉公处理。”

    “蔺公快快请起。”格勒长宇在不经意间舒了口气,蔺公的答案使他满意。

    格勒王对三公子已起杀心,这一点蔺公早就看了出来。而这次“血魔人”事件给了格勒长宇绝好的借口。但是,为了王室颜面,格勒长平是血魔人的事实是永远不可以对外公布的,那么,若格勒长宇因此暗自将长平处决,必定会落得手足相残的千古骂名。所以,格勒长宇无论如何,都不可以下这样的命令。蔺公想,这个锅也只能由他来背。

    格勒长宇道:“哎,没想到长平年纪轻轻,却遇上这样的事,是我做哥哥的没有照顾好他,实在有愧先父所托。”

    “这不能怪您,每个人都有他的命数。”蔺公道。

    “还是我对他关心不够呀,不然我早该发现,也不致于落的如此不可挽回的地步。”

    “世事终难料,王,不必太自责。”

    “是啊,王,这怎么能怪您呢。”姜有为一旁道。

    “蔺公,长平虽犯下大错,可我知,定非他所愿,他自小心地善良,绝不会做出那般丧尽天良之事,他自己也一定也很痛苦。本王只是希望,无论如何,让他去得体面一些。”格勒长宇嘱咐道。

    “臣明白。”不仅仅如此,如今,局势紧迫,格勒王欲扳倒相国公,箭已在弦上,万事不得有失。而处决格勒公子这么大的动静,恐怕是藏不住,蔺公得想个万全之策。

    “有劳蔺公。”

    “臣,倒是有个想法。”蔺公走后,姜有为开口说道,当他看清格勒王的想法以后,他决定把刚刚一闪而过的念头说出来。

    “说说看。”

    “王一直所担忧的,不正是相国公手下下那些江湖人士嘛。三公子如今功力非我们常人所能及,若是他能够助您一臂之力,除掉那些人,大事可成,但保不准,三公子一定是他们的对手.......“

    虽然看起来并不光明,可这一石二鸟的计划让格勒长宇突然眼前一亮。他道:“你去办吧。”

    “是。”

    ================================================================

    第一次入宫,虽说有些兴奋,但童玥的心中仍有些忐忑,耿礼去了很久才回到内务阁,童玥没等他喘口气,便着急问道:“礼兄,怎么样了?”

    “妥妥的,兄弟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南郡马上就到。”耿礼一脸坏笑,仿佛能掐出水来,他道:“钥兄好福气。”

    童玥只是尴尬地笑了笑。

    耿礼按照邪女的指示,将童玥带到西亭,那儿相对僻静,来往的人也较少。为了安全起见,耿礼留在入口不远的地方把风。

    本以为是一场“风花雪夜”,可谁料想,邪女一出现,连说话的机会都没给童玥,上来便杀气腾腾。童玥一边躲闪,一边求饶道:“邪女姑娘,你冷静点,冷静一点。”

    听到动静的耿礼跑进来一看,顿时傻眼,什么情况这是!他内心万马奔腾,不是说好的“花前月下”么?不管三七二十一,他先上前救人。

    躲在耿礼身后,童玥大声嚷道:“邪女姑娘,我知道你非要置我于死地,可是,你想想,若不是我有非常重要的事情和你说,我怎么会明知你要杀我,还会千方百计跑来送死呢?难道你不想知道是什么事情吗?”

    邪女想了想,确实有道理,说道:“你说。”语气嚣张,一点都没有自己的鲁莽道歉的意思。

    “真是.......”童玥一身虚汗,他想自己早晚得死在这个疯女人手上不可。他拍了拍耿礼的背,道:“礼兄,麻烦你再帮到外头我把把风。”

    “什么情况呀你。”耿礼还心有余悸,道:“她差点杀了你,我刚刚救了你,你现在把我支走?喂,你这个人行不行呀,我帮了你,你有事还瞒着我?”

    “事情太复杂了,一时半会儿解释不清楚,你再帮我一次,我会把所有事情告诉你的。”童玥一边说着,一边将他往外推。

    “行行,我就且再信你一回。”耿礼见邪女向他扫来一眼,他心里发怵得很,灰溜溜地走掉。

    “邪女姑娘,错了。”童玥道。

    “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