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八节 至高之星22

    终端上的指示灯黯淡了下去。

    老太婆装完逼就跑了,反正她是高权限。所以不管冒牌女学者想还是不想,她都可以直接的通过权限入侵别人的终端,激活任意功能。当你是高权限,可以随便入侵别人的终端,盗取别人的信息和数据的时候,这是一件很爽很方便的功能。但是对方是高权限,你的数据和信息(乃至于终端本身功能)全然暴露在对方面前,让对方可以随心所欲的时候,这就让人很不爽了。

    “该死!”冒牌女学者第一时间关掉了终端。不是普通的那种开关,而是截断了能源系统的那种彻底关闭。没了能源,一切电子设备就成了废物,就算老太婆的权限通天,也不可能再次突然从终端里冒出来了。

    她现在已经完全确定自己已经被卷入麻烦之中。之前她来这里是进行一场私下的隐秘调查,想搞到底是谁杀了人还栽赃到自己头上。那个时候她小心翼翼,生怕这是某个陷阱,所以早就做好了随时离开的准备。就算调查不出什么结果,最多也只是略微耽搁一点时间罢了。就算中途遇到了陆五这个不正常的家伙,还有被他邀请卷入和耀日家族的冲突……归根结底也不算什么大事。最多只能算是麻烦,她依然有着主动权,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但是老太婆来了这里,情况就万全不一样了。

    她很后悔自己为什么让老太婆帮忙了。那个时候,她以为只是老太婆偶然路过这边罢了(之前和耀日家族的冲突,她也发了条信息找老太婆帮忙幕后处理一下。毕竟一个高阶术士挂了,没给出一个合情合理合法的解释的话,别说耀日家族了,就算辉月的高层也说不过去。老太婆出面作为自己这边的证人和靠山的话,能够让整个事情麻烦减少的最小——当然了,这对于老太婆来说,也就是微不足道的小事情,不比随手写几个字更麻烦。)但是现在她已经完全明白,老太婆不是路过,更非是被她的情报激起兴趣而逗留。应该怎么说呢,这地方原本就是她的目的地。

    老太婆肯定不是为她而来,但是,老太婆既然发现了她,而且已经明确打算把她牵扯上了。换个角度,她倒是很容易理解老太婆的做法:两个人显然都是秘密行动,却不约而同的在这里碰面。这种情况下,把她给拉上,一方面可以保证老太婆的秘密行动不被泄露,另外一方面又多了一个免费的炮灰打手。当然,至于这个打手会不会遇到危险,那肯定不在老太婆的考虑范围内。

    可怜她最初的时候还抱着侥幸心理,以为老太婆只是偶然路过。而且她还把自己得到的情报一点不剩的交出去。本来以为如此一方面算是尽自己的职责,另外一方面能满足老太婆,让自己置身事外呢。看起来,这简直就是自己找死啊。

    来浮空要塞见面?

    除了这一点,老太婆什么都没说。但是其中的暗示已经够多了。老太婆在魔法方面比她要强,事实上,在这个方面,整个阵营也许都没有超过老太婆的人,更重要的是还能利用自己特殊的身体来作弊。反正老太婆不是为了她,也不是为了陆五(如果陆五有什么特殊价值,那么显然老太婆不可能让他从大本营那边回来。甚至只需要几分可能性都回不来)。那么是为了什么?

    在女妖之门这里,有什么值得高层垂涎关注的真正珍宝吗?

    她越想越觉得应该咒骂几句,老太婆神神秘秘的,一声不吭。到底来这边干什么?该不会是年纪太大了眼看着活不了多久,打算光荣战死在一线变成一个传奇?可按照逻辑推测,就算是老太婆想要找死,她也应该找个机会单挑一大堆冥月术士完成她的梦想,而不是在这边和凯查哥亚特过不去。

    反正老太婆就是这么一个人。尽管负责的职务是术士学院的院长,某些时候装得人模人样,一副长辈的慈祥伪装,似乎清清白白。但事实上,有脑子的人都知道她是整个辉月阵营内最可怕的术士,最残忍无情的杀手,也是最冷酷血腥的阴谋家。就像某些人知道的,高阶术士们,特别是那些坐镇一方的高阶术士们有什么异动的话,他们常常会突然的消失掉。而有心人总是能够看出,在这些反骨仔消失的规律,和老太婆那些看上去杂乱无章的行动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不止一个人猜测,老太婆表面上是执政官第七席,也就是学院的院长,但是实际上却拥有了一些和第七席执政官无关的职权——关于清洗内部的间谍和叛徒的那一种。考虑到她曾经是首席,仅仅是因为年老(而非无能或者失败)退下来的,这也似乎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

    虽然终端已经关掉,老太婆再也不可能掌握她的行动……但是老太婆应明确说过了。就算是她,也不敢拒绝老太婆的要求。至少不能公然拒绝。触犯了老太婆可不是什么好事。

    “我们走!”左思右想之后,冒牌女学者还是做出了决定。她有点后悔,早点关掉终端不就行了?但是现在老太婆的话已经放出来了,不去那就是质疑老太婆的权威了。

    “去哪里?”随从当然不理解这短短时间里女主人经历过的思想斗争。

    “刚才不是说了,浮空要塞那边啊!”

    她心中细加思索。老太婆为了陆五而来?不可能。如果陆五真的是辉月眷顾者,别说是不是真的,哪怕只有几分可能性,老太婆就不可能让他从大本营那边回来。这种战略级的宝贵资源,肯定是赶紧抓起来,放在最安全的地方——就和珍稀动物或者稀有古董差不多的待遇。至于到手之后当做种马使用还是当做小白鼠使用那就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了。

    但是,如果不是的话,她为何要来这边?这里有什么东西吸引她?亦或者不是人,而是那座浮空要塞?

    我太松懈了。

    她在心中自责。尽管她很想进一步调查陆五的事情,但是不得不说,将此事告诉老太婆之后,她在调查方面确实松懈下来。事实上,她什么都没做,就在迦舍城里养病了。

    现在的迦舍城很安静。由于陆五得到浮空要塞的缘故,原本作为陆地要塞的迦舍城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事实上,因为矿区重新被辉月控制,它现在不能再算作“前线”了。因为假如凯查哥亚特向这边发动攻击的话,它的军队首先必须占领矿区才行。所以么,这里只有很少的军队,被作为一个后方的物质交流中心,而非之前的一线防御要塞。

    从迦舍城出发,到矿区,或者说到浮空要塞所在的位置并不特别远。而且,因为她的特殊身份(也许别人不知道,但是陆五和他几个手下已经知道她是个强大的术士了),他们还给她安排了一辆专车。没有驾驶员,但女随从会开车。

    黄昏时分,蝶梦就看到了半空中的浮空要塞。

    车子停在一座矿区小镇(前面说过,现在这些小镇又重新住上人了)的外面。浮空要塞从远方慢慢的飞过来,最后停在距离小镇边缘有那么一小段距离的低空中。

    说起来,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陆五的浮空要塞。当然,以蝶梦的标准而言,这座浮空要塞依然是破破烂烂的,有太多的残缺尚未弥补。它经过了初步修理,但是也只是经过初步修理罢了。虽然大的、重要的缺口都已经弥补上了,但是各种损坏的痕迹依然残留着,从底下看上去,宛如一片被虫子咬过的缺水树叶——有一些微小的缺口,同时边缘部分混杂着太多的杂色。

    她见过很多浮空要塞,而这一座浮空要塞显然只是量产型中一员罢了。这种浮空要塞显然谈不上加入特殊技术什么的。不止一次,本次维修的原则是不讲美观,只讲实用,节省时间和费用。就拿她视野所及的那个最小豁口来说。这个缺口(显然是坠落时候造成的)是装甲被冲击的气浪掀开造成的,因为太小,可以说不影响浮空要塞的运行和防御能力,但是正常的维修手段依然应该是将整个边圈都拆卸下来,换上新的。但是这一次,他们只是将掀起的装甲板重新焊接回去,从而留下一个显眼的痕迹,就好像有人拿着笔在浮空要塞外壳上画上了一个符号。

    她收回视线。这座悬浮在空中的战争巨兽身上透露着清晰的疲惫,没有任何值得关注的地方。虽然说浮空要塞本身倒是很新,看上去飞出铸造厂的时间没几年。但是经过这么一回大损,从高空中摔下来一次之后,再崭新的系统也得打上不止一点折扣。现在能够重新飞起来,内部各个系统还能正常运行,能凑合使用,就已经很不错了。唯一不知道的就是内部系统到底破损到什么程度……

    这样一座浮空要塞不可能引起老太婆的兴趣吧?莫非其中有某些特殊?是浮空要塞上其他一些人吸引了老太婆的注意力吗?是某个……我不认识的人吗?陆五手下是拼凑起来的,某个掌握着绝大秘密的人,隐藏在他的军团里,充当一个不起眼的小兵吗?

    “女士,红衣阁下应该就在前面等我们了,我们要过去吗?”随从提醒。刚才车子停下来并不是因为到达目的地,而是为了有一个好位置可以让她观察悬浮在半空中的浮空要塞。

    “过去吧。”蝶梦回答道。

    她们现在位于小镇一侧,而和红衣约定见面的地方则是小镇的另外一侧。这意味着她们要穿过小镇。

    “我之前说的关于这座浮空要塞的情况……”

    “女士,我已经帮您联络过了。相关的资料我相信很快就能接收到。我想,如果我们现在打开终端,差不多就能收到了。”

    该死的权限!蝶梦轻声的诅咒了一句。该死的老太婆。她只携带了一个终端,不用的话很多事情压根没办法做。用的话……老太婆也许会再一次未经许可突然冒出来。

    她清楚的感觉到自己在害怕。是的,她本来真的只是为了进行一场私下里的隐秘调查。但是最终被命运引入一场足以将她吞没的浪潮之中。在整个世界,乃至于整个以太之海中,术士因拥有操控命运的力量而被人畏惧着。但是,集体的力量暂且不论,如果以个体的力量来说,术士不过是在命运海洋的边缘玩水罢了,稍微不慎,就会被浪潮卷入无尽深渊之中。无论多强大的术士都是如此。

    唯有拥有力量者,方能明白何为谦卑。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