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九章天上掉下来的女仙

    黑瀛洲走入正轨,接下来姬飞晨结交拉拢各方地仙。或论道,或斗法,每天过得清闲自在,真有一种仙家生活。

    没错,黑瀛洲的竞争很激烈。但到地仙之后,因为人数太少了,反而平日里没什么争斗。各大地仙老老实实在洞府中潜修,很少有外出之人。

    雷泽中,姬飞晨的小镇比当初杨恒真时更加热闹。在黑池暗中经营下,规模一扩再扩。

    “这样一来,我也可以放心应对玄正洲这边。”

    当日姬飞晨渡劫时,曾有女仙帮忙破去劫数。姬飞晨心中有感,猜出是自己便宜师姐玉芝仙姑所为。但去跟仙姑联络时,被傅玉堂告知:“师尊闭关神游,无法相见。”

    闭关神游太虚,这也能解释为什么在黑瀛洲能看到玉芝仙姑的踪迹。因为她游走碧落青冥,搜寻云中界的所在地。

    顺着那冥冥之中的一缕山门感应,她来到黑瀛洲雷泽。在她感知中,云中界曾经在黑瀛洲的雷泽出现过。不过在雷泽无所收获,她便继续跳入太虚搜寻去了。

    没办法问清事情缘由,清泓只是帮陈娘娘和天罡教搭线,便老老实实跟李静洵在人间游戏红尘。

    二人这段时间找了不少具备大气运的人,其中有很多人适合儒道修行。清泓每当碰见这种人便指点几句,送他们离开。至于未来儒道传给谁,就看这些人自己的造化。

    这日,二人骑着毛驴走在山野间。

    春天百花盛开,各种蜂蝶在花丛采蜜。望着满山绿意,二人心中舒畅。细细一算,二人结伴也有许多年了。除却对彼此更加了解外,二人心境道行越发成熟。

    历经风雨,方见彩虹。

    忽的,一阵寒意用来。山顶漫天霜凌飞舞,让山野之间的百花随之凋零。

    “不好!”二人齐齐色变,随着霜凌蔓延,山野之间的蜂虫嗡嗡退散。

    “哈哈!修行三月,这冰魄玄气终于炼成了!”山巅传来一阵笑声,眼看有一道仙光便欲离开这座山头。

    “师兄,别让他走!”

    “嗯。”清泓心中一盘算,便朗朗道:“自然之道静,故天地万物生。天地之道浸,故阴阳胜。夫阴阳之道,舒化两仪,衍生四象,天地之道祖也。”

    下方传来讲道声,空中离去那人身形一顿,银白色遁光调转个弯,又再度回来,落到清泓二人面前。

    “在下宋冰,见过两位同道。”道人穿着冰蚕道袍,暗暗打量这两个倒骑毛驴的男女。

    宋冰参悟冰魄道,从去年冬天开始就在山巅采集寒冰之气炼法。今日功成,冰魄之气弥漫山野,异象宏大。

    也正是因此,清泓和李静洵才出言留住他。

    二人和宋冰见过,他问:“听刚才两位所歌,似乎是阴阳道言?”

    “不错,阴阳玉律能调和体内阴阳二气。”清泓扫了宋冰一眼:“对平衡体内阴阳二气,有大帮助。”

    宋冰心中一突,明白二人察觉自己的底细。他修炼冰魄玄气不假,但也因此很容易让自身阴阳失衡,被玄气冻伤。

    “看这两人周遭毫无法力气息,仅仅如同凡人,莫非是返璞归真的仙人?”宋冰态度恭敬:“不知这道言,两位可否传授?”

    “只是一个调节阴阳的小术,有何不可?”清泓道:“不过需要道友帮一个小忙。”

    “帮忙?”宋冰升起戒心:“先说来听听?”这帮忙恐怕不简单啊。

    “很简单,道友设法解去山中冰霜,让百花盛开即可。”

    “百花盛开?”宋冰疑惑道:“两位,难道这里是两位道场?”

    二人皆摇头否认。

    “两人要在此地潜修?”

    清泓李静洵再度摇头。

    “那两位何必要我催生百花?我在这里炼法,刻意避开凡人,又没有伤到一人。而且绽放百花有什么用?难道两位准备赏花野营不成?”

    李静洵笑道:“道友,非是我二人私心。而是你这一场霜凌下来,百花凋零,这一年中蜂虫难以采蜜。”她指向山下的小村落:“我二人上山前,看村落家家户户饲养黑蜂。这些黑蜂靠山采蜜。这几日正是花期时刻,只要蜂虫采蜜,一年可把村中民生。但你这一场霜凌下来,恐怕这一年下来,村民难以活命过冬。”

    宋冰一听这话,马上去山下查看。这一看,才发觉此地村落养蜂是大鸿一绝,经常给大都的达官贵人进贡。如果这边有什么差池,恐怕不是一年民生的问题,或许还会让这些养蜂人被朝廷怪罪,出几条人命也不是不可能。

    宋冰冷汗下来,拱手道:“多谢两位相告,这件事我必定全力善后,避免这些人因我受到牵连。”

    清泓颔首,当即传下一片阴阳平衡之术,并嘱咐说:“道友,咱们修道之人一举一动皆能干涉天地,需三思而后行,你且好自为之。”

    二人离开此地,继续游历。宋冰则留在山中,设法催生百花,帮黑蜂采蜜。久而久之被山下村民得知这位仙人相助,共同尊他为“蜂翁”,是养蜂人这一行当祭祀的神仙。

    ……

    清泓二人继续前行,忽见前方天雷滚滚,一道倩影在雷云中起舞,与天角力。

    清泓看罢,对身边少女笑道:“瞧瞧,今天什么日子,居然碰到这么多事?”

    “看起来,此人有些眼熟。”李静洵端详一会儿,看到那道跟雷霆厮杀的女仙轻轻叫出声:“啊,那不是芸香仙子吗?”

    芸香仙子,玉蛇宫之主,也是太上道脉的一位掌门人。

    清泓一听,马上道:“既然如此,我们过去看看。”

    二人乘着毛驴过去,只见芸香仙子被天雷击中,整个人昏迷过去,从天空坠入大地。

    “师兄,解封印!”

    此刻显然无法再找来旁人救援。

    于是,二人给彼此解开封印,两股仙气瞬间爆发,山林被仙气激荡,一颗颗古树随风摇曳。

    清泓飞天而起,拂袖一甩,二十四颗碧潮珠照亮阴霾天空,将整片雷云层击穿:“破!”

    二十四颗宝珠闪闪耀天光,空中雷云悉数散去。

    “咦,这是从天上雷泽引下来的雷精?”清泓抬头望去,在天空乌云散去时,依稀看到一条蛇尾缓缓退去。

    “是雷泽的神兽?”

    玄正洲的雷泽在天上,一般都是诸仙飞天采集雷精。不过对人仙而言,这也是很凶险的一步。芸香仙子正是引来雷泽中的精怪,被其打成重伤。

    清泓收回宝珠,按下云头。只见李静洵扶着芸香仙子,躲在僻静处。

    “情况如何?”

    “恐怕有些不妙。”李静洵给芸香仙子把脉后说:“仙子体内经脉紊乱,雷霆之力游走阴脉损伤道基,怕是要疗伤一段时间才行。”

    清泓沉吟道:“你派人传书,让人过来帮忙。咱们先抢救下。”

    “师兄,不可。仙子毕竟是一宫之主,万一玉蛇宫那边有什么乱子,你我傻傻交出去,反而是罪过了。不如咱们帮她疗伤,让她醒来后自己定夺。”

    也是,假如玉蛇宫有人生出歹意,准备夺宫主之位而派人来借走。到时候,自己二人看护不周,反而容易遭人诟病。于是清泓扔出一座牌匾,落在云端化作三重木楼,上有“天宝食肆”四个大字。

    清泓二人建立食肆,不单单是为了凡人,也是为了研究仙家膳食。所以有时候,会为仙家做菜,提供一处避难所。

    这次救下芸香仙子便是此类,以往他们也救过被魔修或者妖兽追杀的修士。因此,天宝食肆的名声渐渐在仙家中传开。

    二人带着仙子入食肆疗伤。

    清泓根据她的病情,专门备下一碗“玉馨莲子化厄羹”让李静洵给她喂下。

    这碗莲子羹,是用地心结出的千年翡翠莲实,配合一百零八种汤药熬煮而成,专门针对肉身损伤的病症。

    三日后,芸香仙子悠悠醒来,看到李静洵在火炉旁煮药,忽然扯出一丝笑容:“原来是你们小两口经营的天宝食肆。这名字……我没记错吧?”

    李静洵手顿了顿,马上解释说:“我和师兄下山游历,假托兄妹之名罢了。天宝食肆不过是我二人游戏而为。不过宫主也知道吗?”

    “听人说过,你们这些年研究灵膳仙食,不是给道德宗好多菜谱?我们玉蛇宫日子过得精细,早几年便讨要过来仔细研究。而且,早年我玉蛇宫有人被你们救下。”

    天宝食肆救下不少仙人,其中便有玉蛇宫的女弟子,芸香仙子对食肆略有耳闻。

    她打量自己所在,这是食肆二层的一处厢房。这几日来,李静洵日夜照料,才让她这么快苏醒。

    “不知仙子情况如何,可否需要跟玉蛇宫联系?”

    芸香仙子微微蹙眉,摇头道:“算了,不用通知。等我伤好,自己回去。”

    “那要不要跟杨先生说一声?”

    “我说了不用了!”一听这名字,芸香仙子顿时恼了。见李静洵惊愕之色,她叹息道:“算了,不跟你这丫头多说,不过我的消息,别告诉我家那位。”

    一看这情形,李静洵便明白过来:恐怕,之所以芸香仙子这次出事,跟她夫君还有关系。

    芸香仙子的双修道侣是太霄宫弟子,精通雷法。在芸香仙子采集雷精的时候怎么可能不帮忙?

    既然对方没出现,正说明夫妻俩闹矛盾,因此芸香仙子才独立而为。

    李静洵端着药碗离开,清泓正在一楼炮制药酒,看到李静洵下来,便问:“仙子伤势如何?”

    “已经醒了。不过她不让我们告知外人她的下落,准备在这里暂时住下。”

    “是另有隐情?”清泓点头“那就先住着,反正你我二人这边也清净,适合养伤。”

    不过带着芸香仙子后,二人不方便继续化作凡人游历,便以仙家身份把天宝食肆立在山头,二人每日在山中搜集草药熬煮丹丸或者烹饪膳食。

    又过三日,因为清泓要做首乌饼,便让李静洵在山中采集首乌。

    忽然一阵喧哗声响起,李静洵目光望去,看到一位华服公子浑身狼狈,躲避背后的一只大虫。

    那山虎凶恶,是此地一霸,已经诞生灵智,有成妖之相。李静洵见了,索性从旁边竹篮取来一把木弓。

    嗖的一声,木箭射在山虎面前。

    “孽障,还不速速退去!”山虎看到李静洵,不敢轻举妄动,便缓缓退下。

    李静洵走过去,检查华服公子的伤势,给他几粒药丸并开了一副方子:“我还有事,不便送你下山。此行向东左转,可见大道。”

    这不过是李静洵顺手而为,但公子心中感念,忙问:“敢问姑娘尊姓大名,也好让本——本公子日后派人答谢。”

    “山野村姑,哪里有什么名字?”李静洵说完,转入山林消失不见。

    华服公子看看天色,暗道:时间不早,本殿需要赶紧跟部下汇合,不然等那几个弟弟再派来杀手,恐怕对我不利。

    于是,他混着血水吞下丹药,连滚带爬往山下走。

    天宝食肆,清泓正跟醒来的芸香仙子一起和面。仙子对二人平日所为很好奇,加上这几日在这边疗伤,便主动帮忙生火做饭。

    二人见李静洵回来,清泓上前帮她拿过竹篮清洗何首乌。这时,他察觉不对劲,打量李静洵。少女回来后,眉头皱起,仿佛在思索重要事情。

    “师妹,你这是怎么了?”

    “我也不清楚,就是感觉有什么劫数到了。”李静洵心中明白,恐怕自己这一次成仙的情劫已经到来。

    果不其然,七日之后李家人上门。

    清泓和李静洵坦坦荡荡,天宝食肆也不曾隐瞒踪迹,李家作为修真世家,只要有心搜寻,自然瞒不过去。

    两位颇有道行的李家子弟亲自前来:“五叔这几日重病,他挂念你们母子。十三妹,咱们家的灵山距离这里不远,你何不回去看看?”

    清泓和芸香仙子躲在后面做饭。

    仙子问清泓:“这是李静洵家人?看起来,他们关系不好?”

    清泓摇头,低声道:“清官难断家务事,师妹跟他们家关系不睦,咱们这些外人更不方便插嘴,旁观就好。”他一边盯着李静洵那边三人,一边用萝卜雕刻凤凰。

    “行了,别雕了,都快被你削没了!”仙子端来茶壶给他:“既然关心,就过去听一听,看看他们讨论什么!”

    清泓提着茶壶过去给三人上茶,听到李静洵幽幽道:“父亲身体一向很好,怎么会轻易得病?”

    其中一人轻哼:“怎么,我们还会骗你不成?骗你回家有什么好处?”

    另一人说:“十三妹既然有妙手回春的医术。你成天帮外人看病,何不回家为自己的父亲看看?是真是假,你一看便知。”

    李静洵沉默了下,最终化作一声长叹,仿佛真明白了什么。她起身对清泓说:“师兄等我几日,我回去看看。”

    清泓剑眉一挑,二人擦肩而过时,他将一枚碧潮珠塞到李静洵手中:“小心点,如果有事就跟我联系。”

    “明白。”少女微微点头,跟着两位族兄离开。

    看着少女乘云远去的背影,清泓渐渐升起不详的预感。这一次相见,仿佛会成为永别?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