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四章 不宁之日

    太过于悠闲了!

    这份取胜太过于悠闲了!

    宁汝铭从头到尾都不过是复制对方的行动来对敌,哪怕是自己航母被偷袭,也没有率先发动心灵同步,仅是单凭优秀的机动力,便解决让人感到无比棘手的空袭。

    舰娘个体素质的碾压!毫无计谋策略的正面攻击!

    让这份胜利从一开始就被宁汝铭收入囊中。

    看着场中以大优势碾压对方的宁汝铭,选手区……不,就连包括部分老师在内的提督群体都不得不正视起宁汝铭。

    王杉今天也有来观战,为的自然是宁汝铭这位号称同级最强的学生。

    “他的空母舰娘挺不错,做到了许多在外连战四五年的舰娘才能够做到的动作,看来平日里训练量很足。”

    面对优秀的学生,王杉自然是不啬赞赏。

    看到校长主动开口赞赏起宁汝铭,教务主任笑道:“宁汝铭确实很强,但在这届战舞会中也并非没有人可以与他对抗。”

    “说这些为时过早,我倒是觉得这届战舞会里会继续出现一些意料之外的东西。”王杉说着就扭头看向选手区。

    教务主任也顺着王杉的目光望去,但却不知道那一百多位学生中,有谁是王杉口中的“意料之外”。

    与王杉这种老提督不同,万世禄这些身为学生的人,自然是压力异常的大。

    “世语姐,我就说过宁汝铭他手下的舰队很强吧,根本不用动脑子,就是单纯地让舰娘自己作战便能够轻易取得作战。”万世禄看着宁汝铭就像是压在自己胸前的一座大山。

    不!应该说宁汝铭就是压在所有六年级学生心上的大山!

    大有一种谈笑间灰飞烟灭的感觉。

    万世禄本来还以为雷明这个六年级中实力还不错的男同学能够让宁汝铭展现出更多的实力,结果却是什么新情报都没有得到过。

    现在的局面很明朗了。

    想要取得战舞会冠军,就必须先赢过他,否则就别痴心妄想了。

    这是所有选手都不得不面临的一件难事。

    听着堂弟的话,万世语望着退场的宁汝铭轻轻说道:“这就是你所说的最强者吗?”

    “……最少明面上,宁汝铭就是最强者。没有其他黑马杀出,宁汝铭就是本届夺冠呼声最高的人。”万世禄犹豫了一下,小心说道。

    毕竟这届里有着几位人是可以挑战宁汝铭的。

    “是这样啊。”万世语假装惊讶地说着,眼中对万世禄的嘲弄之意溢于言外。

    知道自家堂姐又在装傻不发表真实意见的万世禄是何等的无奈,但幸好旁边有另一位性格超好的大姐姐。

    看着万世禄转头看着自己,铃瑛素莞然一笑,道:“我和世语才只看过这位宁汝铭的一场比赛,能够有什么结论?”

    万世禄烦恼地倚在靠背上,本来想让身边两位强人给点意见的,结果什么都没有,你说郁闷不郁闷?

    至于另一端观众台上的李华牧睁开闭起的眼睛,从构想中脱出。

    这次宁汝铭的出场给了他足够的压迫感,如果说第一场比赛是因为对手弱小而能够取胜,那么这一场就再次拔高了宁汝铭的层次。

    “没想到这位学生会长现在的表现比上一届显得更加轻松了。”李华牧淡然叹息道。

    宁汝铭作为夺冠大热门,李华牧当然是特地下载了有关他以前比赛的视频,来观察这位最强之敌。

    雷明与宁汝铭不仅仅是这一届的对手,两人更是在上一届比赛的七十二强中对上了,那时候宁汝铭还没有像今天那样赢得这么轻松。

    毫无疑问,在这短短一年内,雷明就已经远远落后于……不对!应该是宁汝铭在一年内的成长远超过了雷明!

    这场比赛带来的不单止是澎拜的战意,还有一面隐晦无形的透明高墙。

    李华牧不知道宁汝铭的真正实力有多高,但是光是今天宁汝铭表现出来的实力,就让李华牧压力大到不行。

    特别是宁汝铭那些空母舰娘躲避战机攻击的场景更是在李华牧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万一……唉,还是先别想这么多,现在能够通过海老名美奈子那一关就是李华牧最重要的任务。

    连晋级都没有解决,就别谈什么战舞会第一名了。

    回到现实,虽然宁汝铭带来的压力是很大,但也为李华牧带来一些东西和启发,他向坐在右手边的两人问道:“列克星敦,海伦娜你们能够做到像她们那种闪避动作吗?”

    “提督你是说那些空母舰娘的闪避动作?”列克星敦反问道。

    “嗯。”

    之前列克星敦她们一直没有受到过空袭和炮击,李华牧也不知道她们在面对高速袭来的战机时,能否像她们一样规避伤害。

    面对这个问题,列克星敦黛眉弯弯的笑了起来,故作神秘地说道:“我们在皇家方舟小姐那里学到的东西只多不少。”

    “刚才那些只是运气罢了,虽然说闪避的动作和意识十分重要,但是能够真正规避伤害的方法只有一个。”海伦娜面无表情地说这一些略带不屑的话。

    “那就是先把对面的战机全部干掉。”

    列克星敦从对李华牧那带有暖意的笑容突变成为冷酷的魔魇,显然刚才那些舰娘的行为在列克星敦眼中根本不值得一提。

    这冷如冰的话语,让李华牧不禁正视起旁边两人的战斗力。

    “如果这就是宁汝铭的海航部队的实力,那么,最多……”列克星敦谈着话时,突然头往上一抬。

    列克星敦的举动自然也引得李华牧的视线也跟了过去。

    上方那两位好基友,正在尴尬地与列克星敦对视着。

    “咳咳。”其中一位男生忍不住这诡异的气氛,发出尴尬的咳嗽声。

    列克星敦与李华牧回过头来,但是看列克星敦的模样是没有打算再接着往下说,李华牧也就放弃了通过心灵通讯去询问的想法。

    被宁汝铭这场比赛搞得李华牧觉得接下来的比赛都没有什么好看。

    索而无味的带着列克星敦和海伦娜两人离席。

    这一动身导致,李华牧三人被后面的不少学生认出,又是一轮小声的议论。

    而他顶上的两位男同学是惋惜地叹了口气,这三人居然提前走了,还想多从他们三人嘴里听听关于其他选手的分析呢。

    宁汝铭回到选手区时,显然引来了一堆人的强烈目光。

    战意、惊讶、妒忌、好奇……

    但宁汝铭可没有空去管那么多,只见宁夏悍然跳到自己身前说道:“既然哥哥你赢了,那么为了庆贺你进入到七十二强,请我们去吃芭莎乐吧!”

    无可奈何,宁汝铭也只有答应下这么不公平的庆祝,不然宁夏可没有这么容易消停。

    随后回到学生会选手集中的位置时,宁汝铭立即被调侃了。

    “既然会长要请客,那么我们也可以去吧?”

    说话的人正是海老名美奈子。

    “等你们胜利时,我再请吧,不然就没有意义了。”宁汝铭大方的说道。

    “那么会长你是请定我了!”

    “会长怕我们勾搭走你的妹妹?”

    其他人毫不在意的接话笑道。

    正当海老名也想接着在说一两句话时,就被宁汝铭以一种认真的眼神望着。

    “你和李华牧的比赛要尽全力。”

    宁汝铭突然是通过心灵通讯传来了这么一句话,让海老名不得不也认真起来。

    等其他人消停下来继续看比赛时,海老名终于有机会问宁汝铭那句话有什么意思。

    “你就这么关心这位新人的实力?他虽然有着五位航母舰娘和金色等阶的战机,但在数量上……”

    “正视他,然后从一开始就用全心全力的态度去击败他,这是你的任务。而且……”

    话语最后的转折让海老名情不自禁地眯起了眼睛。

    “……他不一定会输给你,人生总会有意外的,但我希望能够先把意外排除掉。”

    海老名默然不语,她隐约感觉到宁汝铭知道关于李华牧的很多东西,不然他为什么从一开始就对李华牧特殊对待。

    无论是邀请他进入学生会也好,一些琐事也好,再到今天的战舞会,宁汝铭都对这位新来的男同学投入过多的关注了。

    虽然李华牧也很出色的打入了战舞会一百四十四强,但是现在要海老名实力全开来对付这么一位学弟……

    这让海老名升起十分强烈的好奇心!

    也就如宁汝铭所言那般,从一开始就尽全力,来试试李华牧的力量到底达到什么程度!

    ……

    李华牧回到家,马上继续与萨拉托加等三名舰娘进行心灵同步的练习。

    与谢文进对战时凸显的弊端是必须努力解决的。

    练习的方法很是简单,窝在小黑屋中看鬼片。

    “啊!!!!!!”

    “救命!!!有谁可以救……啊!!!!!!!!!”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啊!”

    “啊!!!!!!”

    明明是鬼片的高潮,不知道为什么李华牧毫无惊悚感。

    “啪嚓……啪嚓……”

    旁边传来一阵阵细小的声音。

    李华牧忍不住低下了头,然后缓缓地站了起来。

    “突击者小姐!请你别在看恐怖片的时候吃薯片好吗!所有的气氛都被你破坏光了!”

    被李华牧说着的突击者瞄了瞄手上捻着的那片薯片,再望了望李华牧。

    李华牧看到突击者这种表情是瞪大了眼睛,仿佛是在进行无声的警告。

    突击者的眼睛不停在李华牧的脸上和薯片之间转动着,转动着……

    然后,毫不犹豫的选择把薯片塞进嘴里。

    “啪嚓啪嚓……”

    急速的咀嚼声响起在昏暗的房间中。

    “突击者!!!!!!!”

    李华牧扑向突击者,打算把她手中的薯片给抢过来。

    然而突击者却是机灵地一跳而开,李华牧自然只能是在沙发上扑了个空。

    冲势太猛下,李华牧可以说是把差点把脸砸到了沙发上,幸好旁边的瑞鹤反应速度够快,一手按住李华牧的左肩,止住了那股冲势。

    然而李华牧还是痛哼了一声。

    “提督你没事吧!”瑞鹤被吓到了,情不自禁地松开手。

    “别……”

    “噗!”

    没人抵住肩膀,失去支持的李华牧自然继续着那尚未完成的脸撞沙发。

    即使沙发再软,鼻子也是很脆弱的。

    李华牧被这一碰,眼里是自然而然的泛起水光。

    被瑞鹤翻过身来,李华牧已经不知道自己是肩膀痛还是鼻子痛了。

    此时外面的列克星敦因为这些叫喊声也推开了房门。

    “怎么回事?你们不是在看鬼片吗?”走廊上的阳光折射入房间。

    因为背光原因,李华牧看列克星敦的样子就像是看一个黑色剪纸那样,不过他认出了列克星敦的声音。

    萨拉托加也适时拉开了厚重的窗帘。

    一刹那,下午四五点钟的太阳光就偏折进房间里,使昏暗的房间透亮起来。

    除了电脑屏幕上,那位还处于黑暗地域的恐怖片女主角外,其他人都沐浴在阳光下。

    “嗯哼……”

    李华牧寻声把头往上一瞧,突击者正趴在沙发顶上,看着自己笑出声。

    闹剧结束,李华牧取消掉突击者一个星期的零花资源作为惩罚,但是被这样一搞,大家都没有心思弄什么心灵同步了。

    所以李华牧也就让她们自个去练习算了。

    晚上阿芝莎阿姨准时找上门来。

    不过今晚她没有打算与李华牧一众进行阿尔法能量训练,而是单独把李华牧带出了房子。

    盲目地走在大街,跟在阿芝莎后面的李华牧看着她的背影,思索着阿芝莎究竟因何事特意把他单独喊出来。

    他也问过,但是阿芝莎没说,这次才是最让李华牧好奇的。

    有什么事值得躲躲藏藏神神秘秘的?

    跟随着阿芝莎走着走着,慢慢地离开了人声鼎沸的繁华大街,而是进入到一些冷清的小巷子中。

    而且阿芝莎阿姨是越走越快,不停地在穿越者四通八达的巷子。

    这种诡异的情形让李华牧默默地惊疑起来,再配合上下午看的恐怖片……

    哪怕是李华牧作为一个穿越客额外加提督也有一种心惊动魄的感觉。

    突然阿芝莎停了下来,转身向李华牧说道:“把你的手给我。”

    窝槽!李华牧瞬间就有一种想要转身而跑的感觉,但是脚下刚有动作,对面的阿芝莎就不耐烦起来。

    “把你的手给我!”

    说这就是伸手拉过李华牧正退缩的右手,李华牧完全比不上阿芝莎的速度和反应力。

    ……

    十多秒后,巷子口只有一位女子悄然走出。

    让跟随的人不禁大惊失色,分派人员跟随后,是急忙走入巷子中,却发现面前除了三面围墙再也没有别的东西了。

    “你在找谁?”

    突然已把冷清的女子声音从那人的右耳传了进脑袋。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