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零一章 小陷阱

    从远古时代就是支配者,那到底是多么久远的年代,白如今又到底经历了多少岁月?

    天闲从来没有想到,自己嘴里的这个老怪物,居然是一个真真正正的老怪物,他竟然比所有的支配者都要“古老”,这件事他可是守口如瓶,从来都没有提起过。

    “没人知道他多大年龄吗?或许……只是比你们稍微年长一些。”天闲推测的说。

    希波玩味的笑了,天闲觉得这笑容里总有些嘲弄的成分,“是的,他只是比我们年长一些而已,不过……我确定没有人知道他到底有多大的年龄,因为我们曾经讨论过这个问题,发现不仅没有人知道,而且还在当时古老的记载中找到了他的踪影。”

    “当时……古老的记载?”天闲表情怪异起来。

    “是的,当时……就已经是古老的记载。”希波毫不掩饰的笑着,“在不到三千年之前吧,那个时候算起就是古老的记载了,也不是很遥远,对吧?”

    天闲无话可说,作为一个人类,从三千年前开始就算作遥远的记载,那是不大容易想象的一种东西。

    希波以稚嫩但悠扬的语调,唱诗一样的说道:“地古巨神聚集诸神于云海宫殿,有西方神灵献上礼物,巨神不喜使者,挥落云海,收回姓氏,使者改名为白。”

    天闲呆呆的望着希波,眼角一阵微微颤动,这短短的一句话,却是把天闲震住了。

    希波很开心的看着天闲如此的反应,淡淡笑道:“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当初十分著名的地古巨神在他位于天空的云海宫殿招待诸神饮宴,于是有西方的神灵献上礼物,这个拖着礼物上前的,是他的一个仆人,或许就是后来我们所谓的支配者,又或许当时的情况和后来不同,他和支配者的状况也有区别,当然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不知道做了什么,被地古巨神讨厌,直接一巴掌打出了云海宫殿,坠落地面。”

    好笑的看着天闲的脸色微微发黑,希波用调戏似的口吻继续说:“地古巨神很生气,直接剥夺了这个家伙的姓名,所以他从此没有自己的名字,只能被成为“白”,嗯……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了吗?”

    天闲的表情有些僵硬,听到希波的问话后微微点点头,说道:“收回姓氏,这是一种古老的惩罚,当诸神赐予人类力量的时候,也会赐予一个名字,就像一个灵魂的印记,这个名字代表了他的一切,是不能轻易被人知晓的,否则可能会被人利用,会受到威胁,但随时时代变迁,新一代的神灵已经不再具有那样的能力……”

    “是的!”

    希波轻轻拍拍手掌,“你对古代的事还真是了解的不少,我原以为你不会知道这些,最初一代的古神都拥有这样的神力,他们诞生在最纯粹的世界本源之中,赐予你的名字就像一个灵魂印记,灌注着强大的力量,以及许多神秘的事物,但是之后再出现的神灵数量多到目不暇接的地步,他们也不再具有第一代古神那样伟大的创造之力,这种近乎创造一个新神的力量也不复存在。”

    天闲吞了吞口水,“也就是说……在远古时代,第一代古神存在的时候……”

    “是的,小鬼,那个时候他就存在了。”

    天闲细嫩的脸皮好像水纹一样波动了两下,忍不住激动的说道:“可是那个时候人类还不存在吧!!”

    “或许吧……”希波笑笑,“可是……你怎么真正的知道那个时代的事呢?或许那个时候,人类就存在了呢,又或许……”

    希波顿了下,“又或许他根本就不是人类……”

    天闲的脑子有些乱,今天本来想套一些秘密出来,却没想到居然知道了一些让自己头大的东西。

    自己这位岳父大人,原本以为只是一个实力更强悍,可能年龄更长久的支配者,但是现在看来情况似乎要稍微的……或许是极度的复杂起来。

    一个支配者只是支配者,一个高龄的支配者或许只是因为经历和经验而厉害一些,但是一个年龄可以追溯到远古时代的家伙可就完全不再是普通支配者的意义了。

    说是老而成妖也不为过,单单是年龄这一项,就足够可以让白成为超级怪物了。

    这种情况……似乎没什么,但如果仔细想一想的话……或许许多计划好的事情都要推翻重来才行。

    白,他甚至可以说不是支配者!他和所有人都不同,他的出身,他的想法,他的目的……一个从远古时代活到现在的家伙,这简直不可想象,他难道只是简单的想要人类过的好一些,不想让那些诸神祸害这个世界吗?

    对于人类来讲,这似乎是最大的愿望了,但是对于这样的白来说……

    天闲紧皱眉头,目色凝重的望着希波,“女皇大人,我无意怀疑您的话,但是就像您说的,谁能真正的知道那个时代的事情呢,那些记载真的是事实吗?而且……”

    将赤裸裸怀疑的目光递过去,天闲直白的说:“从远古至今,第一代的古神们也已经相续陨落了,他怎么可能独自活下来,而且只是一个小小的人类,难道他是比那些古神还要永恒一些的存在。”

    “谁知道呢,但这件事……可是能够考证的,因为是记录在青铜石板上的故事,哈哈……因为那位巨神而被记载在那种东西上面,真不知道该怎么评价,而且这件事……可是许多神灵都知道的。”

    “青铜……石板?”天闲疑惑,青铜的石板?那是什么玩意?到底是青铜的还是石板的?

    希波抱起双臂,微微笑着说:“啊,抱歉说了一些你现在还不大适合知道的事情,但你只要知道这件事可信度极高就好了,当然我这样说,也只是因为凡事没有绝对,不能说那么久远的事情就一定发生过,你明白了吗?”

    天闲稍微沉默了一下,凝视希波,“女皇大人,您似乎……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希波淡然笑道:“我要说的很多,你想听哪一句呢?小鬼,我们这些家伙总有一些奇奇怪怪的秘密,你想知道的话并不奇怪,但最好不要觉得自己有多聪明,你可能永远也没办法真正的了解我们,所以不要以为我们总在隐瞒你,那是因为我们的故事……可能终你一生也听不完。”

    “非常感谢,感谢您的忠告……”天闲脸色僵硬。

    希波慢慢站起,“算了,今天的谈话看来没有什么结果,我现在也不想知道你是怎么制服塞洛斯的了,反正那是总要告诉我们的事,啊……没错,就像你之前说的,是我太心急了,毕竟我的时间已经不是很多了,嗯……只有几百年了而已,哈哈哈……”

    果然,希波没有在追问什么,而是自顾离开,转身的时候看也没有再看天闲一眼。

    “这位女皇大人,真是傲慢的很啊……”

    希波离开不久,房间外传来一个柔和的声音,随后一身随意打扮的露娜出现在门口,“很抱歉,我可不是故意偷听的,毕竟连城外的风声我都可以听的清清楚楚。”

    天闲微微苦笑,只要愿意,露娜可以听到更远的声音,但同样的,只要愿意,就算是几米外的声音露娜也可以选择回避……

    不过这种事情天闲也习惯了,无奈的叹了口气,在椅子上一软说道:“事情,似乎比我们预想的要复杂的多,我们或许一直都在做错事。”

    露娜不客气的坐在天闲身边,将桌上的点心直接抱在怀里,不在乎的说:“麻烦事总是不会间断,姐姐我都已经习惯了,这件事……哈,这件事根本不算什么。”

    天闲奇怪起来,强调道:“我的好姐姐,这可是大问题!我的岳父大人,他可不是一个普通的支配者,不是普通的人类,甚至是不是人类都很难说,从远古时代存活至今,简直无法想象,连那个时候的神灵都已经消失湮灭,他怎么可能还活着……”

    “这种事或许是真的,或许是假的,但有什么关系吗?”露娜吮吮手指,一脸轻松。

    “如果他不是普通的支配者,那么他也不会有普通的支配者那样的意志,作为远古生物,人类……他真的会关心吗?他所做的一切真的是为了人类,还是有什么其他的目的?”

    天闲转过身,瞪大眼睛望着露娜:“你难道不觉得这十分可怕吗?一个远古生命就活在我们身边,他可能只是伪装成人类而已,他明明和我们没有关系,明明应该视人类如蝼蚁,但他却兢兢业业,勤奋不已的为人类奔波着……为什么!?他到底想要什么!?”

    露娜咯咯一笑,粉红的小舌头舔舔指尖,然后笑吟吟点了点天闲的额头,“小笨蛋,那种事情别人怎么可能知道,恐怕希波她也是不知道的,我觉得……她自己对白的了解也十分有限。”

    “可这件事怎么可以被无视,这……”

    露娜轻轻打断天闲,“时间,小笨蛋,是时间……时间打败了一切,冲淡了一切怀疑,你觉得奇怪只是刚刚知道这件事,但是明年,但是十年后,一百年后,你发现他还是在做相同的事,依旧好像一个人类,甚至一千年,一万年后依旧如此,你还会怀疑吗?”

    “甚至,他作为人了的世间占据了他绝大多数生命,你说他不是人类吗?”露娜补充道。

    天闲一时哑口无言。

    拍拍天闲的脸蛋儿,露娜提醒道:“小子,清醒一些,我们现在能做什么,我们现在必须做什么,想清楚这些,那些没有用的,起码现在只是困惑的事情就先放到一边去,等我们有了时间,有了余力再去解决。”

    说着露娜一笑,“如果他真的是从远古时代活下来的生命,那么我们根本不必去在意什么,那可不是我们这样的家伙能去影响的存在,听天由命好了……”

    说完露娜直接吃掉最后一些点心,拍拍手站起来走人,“早些休息吧,明天的盟会可就不再轻松了,圣灵殿或许会有奇怪的反应,说起来你今天到底是怎么收拾那个塞洛斯的?”

    露娜走到门口,忽然想起这个问题,回头问道。

    天闲苦笑,“在广场上,我偷偷画了一些阵法,被地毯盖住,又混在精灵花园的阵图中,没有人发现。”

    “噗……”露娜一下就笑出了声来,“就……就这样?”

    天闲耸耸肩膀,“就这样,那个相机只是一个开关而已,本身并没有什么特比厉害的地方。”

    露娜眼角都笑眼泪,“你这个小鬼……真是害死人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那个相机吸引,结果居然是地上有陷阱,哈哈哈哈……”

    “出其不意嘛……那可是支配者,哪有那么容易随便拿出什么东西就打败他的,我现在只希望他没有发现这个秘密,接下来的盟会中可以老实一些。”

    露娜笑的肚子痛,扶着门框说道:“但愿吧……不过估计教皇是已经被气疯了,哈哈哈……居然是陷阱,这个相机根本没什么,笑死我了……”

    这个时候,教皇的确被气疯了。

    因为塞洛斯已经醒过来了,但是看起来他自己也有些困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因此他自己感到无以伦比的愤怒,即使面对教皇,这种愤怒也没有丝毫的收敛。

    “塞洛斯……你真的,就一句话也不想对我说明吗?”教皇黑着面孔,已经把手边能砸的东西全砸了。

    塞洛斯的面孔更加黑一些,而且阴沉的可怕:“陛下,我无话可说,但请让我继续参加盟会,我会给您一个合理的答案。”

    “那个小子手上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你为什么会忽然上前去让他演示?”教皇大声吼道。

    塞洛斯垂下目光,“我也正要去弄明白,您就不必这样大喊大叫了。”

    教皇怒发冲冠,“塞洛斯!你是在对教皇,对圣灵殿的统治者说话!你知道吗?”

    塞洛斯点头,脸色却丝毫也没有好转,“当然,我的陛下,所以我才会在这里安静的站这么久,而现在我想我也去该去的地方了,您是圣灵殿的统治者,统治者就该留在后方,做出统治者的样子,然后等待胜利的消息,愿您健康,陛下。”

    说完,塞洛斯自顾转身离开。

    宫殿里很快传来教皇愤怒的咆哮和东西被砸烂的声音。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