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风水轮流转

    今年的冬天比往年来得早。

    早很多。

    甚至可以说,还没到冬天,冬天便已经来了。

    墟城的冬天,隔几年便会下雪。

    大雪。

    比以往年头的雪大很多,凄迷的白色把墟城包被,一夜之间如是一瞬之间。

    对于墟城的人而言,再怎样变幻的景象,都不能改变他们“平静”的心。

    下雪便下雪吧,看着就是了。

    除了不太明事理的小孩子,其他人只是看雪,连碰都不想碰。

    不想,亦有不敢。

    指不定摸到雪花之时或是之后会发生些什么,还是小心翼翼比较好。

    木易依稀记得木木说过一句天道不可测。

    天道是什么,木易并不知道,但想到这个词汇,便知道那不是自己能够接触的,可能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这样。

    炼制筑基丹的材料又没了。

    《生魂寂》在木易的使用之下,改变了原有的“模样”。

    推墙交给了刘安,而刘安似乎喜欢上推墙,而院子则是越来越宽敞。

    时间匆匆。

    木易制作了许多小玩意,按照他闲暇时的想法,这应该是他拿来逗木木开心的。

    可木木不是一般的小孩,不能以外表看待。

    所以,那些小玩意没什么作用。

    记忆里的能够做出来的玩具,却是除了打发无聊与无趣之外,再无体现作用之处。

    木易把所谓的玩具随手扔了。

    木木看到了玩具,有些好奇,拿到手里。

    看着不太明白的“车”的模型,他大概知道玩具车的作用。

    然后,他笑了笑。

    逗孩子玩的。

    但这靠着轮子就能滚动的事物,颇有几分奇特。

    望一眼老爹,木木什么都没问。

    不仅没有问,还把玩具车放在之前的位置。

    仅是随意看了看,木木的脑海里便已经有了玩具车的全貌,只是他不太明白这玩具车究竟有什么意义。

    借助人力,玩具车可以动,可以向前或者向后滚,用以前进。

    可如果不借助人力呢?

    那就是一个死物,没什么作用。

    而对于修炼者来说,可以借助很多事物来加速,或载人亦或是载物都行,不必如此麻烦。

    可木木不相信老爹做的是没有意义的事情。

    或者对自己没有意义,但玩具车的存在肯定有意义,而且不是仅仅可以逗孩子玩那么简单。

    若是用灵气催动,灵石作为前进的动力。

    于强者无关,可助弱者。

    就是一个阵法的问题……

    木木忽然觉得有事情做了,至少不会再无聊。

    就木木知道的,可以推动前进的灵器并不在少数,但若是往简单想,往所有人都能用上方面想,玩具车确实是不错的方案。

    也就是一个阵法的问题。

    就是一个阵法的问题……

    下雪的时候不太适合出门,特别是下着大雪的时候,更不适合出门。

    在可以看到雪的地方看雪,在可以不受大雪太大影响的地方玩雪,并且在有人看到的情况下。

    玩,是孩子的天性,也是所有人原有的天性。

    有些东西不用刻意改变,自己就会变。

    墟城再一次变得安静。

    安静并不代表安宁,很可能在安静之下潜藏很多东西,也很可能是暴风雨的前夕。

    来了很多人的墟城,完全不应该这样安静的,即便有暴风雨前来,一样应该这样安静,安静得有些异常了。

    其实不是安静或是不安静的问题。

    是雪下得太早太大也太急,很多人不希望自己和亲朋好友出事,但总希望发生一些什么事情。

    很多人喜欢围观,就如本身有好奇的心思一般。

    生而好奇。

    再大的雪,对于贯穿墟城的河来说,都不算什么,是一点影响都没有。

    依旧如下雪之前一般,凡是到河边的人,都想往河里跳,哪怕内心滋生出抗拒的心思,并无任何作用。

    该跳水的还是需要跳水,实力低微者根本避免不了。

    不是所有人都像王涛之那样。

    不是所有人都像徐允儿那样。

    “我说过了,遇到事情,你们处理就行。”徐允儿闭着眼睛,根本就不想看徐家那些长老紧皱着的眉头。

    她觉得好没意思,实力压下了太多东西,都压得徐家长老们不敢做自己想做和该做的事情。

    她知道他们怎么想,想着如果没做好怎么办,或者更严重的,做错了,又该怎么办。

    她也想过这个问题,只是她懒得说什么。

    她不会计较,但他们不会信。

    所以,她说了也没用。

    实力压下来一切,她看到了可喜与可悲,还有不确定自己这样做的意义在何处。

    为了徐家,当这个徐家家主,究竟值得吗?

    还是说,一开始就不应该当徐家家主,直接当太上长老就好?

    这个问题要比他们说的问题更值得思考。

    见徐允儿一副不在意的神态,一干长老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在等待。

    徐允儿很不开心。

    像是看到没有希望的徐家,像是看到徐家的腐朽,都快彻底腐朽了……

    “做对得起徐家的事,如果有什么问题,去问徐青;有解决不了的事情,让徐青来找我。”徐允儿平静说道,“不想和你们浪费时间。”

    论当家主,徐青可能没徐念沙做得好。

    与徐青的保守不同,徐念沙主动出击,让徐家得到发展,在墟城的动乱之中安稳,并有效扩张,增强了徐家的实力以及影响力。

    但是,一个家族的长久,可不只是发展那么简单。

    守业更比创业难。

    打下来的江山,要守得住才行,若守不住,去争夺的时候便只是浪费力气。

    论守家业,徐青比徐念沙做得好。

    只是徐青不太开心。

    甚至……糟心。

    好不容易有一个徐念沙,让他从忙碌之中偷闲,从压力里解脱。

    如今……徐允儿一句话,什么都没了。

    可是,当过家主的人知道,徐家的家主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徐家,和所有人一样,可以为徐家付出自己的一切。

    这是徐家家主应该做的,其实也是所有徐家人应该做的。

    付出的方式可以不一样。

    但结果都是一样。

    徐青苦着脸接受现实,却是含着几分不爽的心思望了徐允儿一眼。

    还是那么任性啊!

    徐青轻轻摇头。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