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六章 青梅竹马与执念禁脔

    “你要去哪儿。”

    李云憬忽然开口问道。

    说话间,她已经从地上站了起来,缓步往这边走来。

    不二吃了一惊,一边将木仙师收回胸口,四周立时黑成一片;一边匆匆催动【瞬息而至】。

    岂料得下一刻,一道暗芒自李云憬方向而来,瞬时潜入他身体之内,复将督脉一整条封住。

    法力再次禁锢,黑白卷轴光芒还未来得及闪烁便又暗了下去。

    “万事皆休!”

    不二长叹一声。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倒在离成功只差一步的地方。

    又听李云憬已不再对声音作掩饰,不免猜测她是不是已经知道自己揭开了面具。

    一时不知如何回答她的问题,干脆沉默不语,心中不免一阵狂跳。

    但又小心翼翼控制血脉流动,强行把心跳变得平缓一些,以免被看出端倪。

    少许,一道白芒亮起,退去了此间的黑暗。

    李云憬走到不二身边,面上的面具尚未褪去。

    “我昏倒的时间里,你都干了些什么?”问这句话的时候,她又变回了原先的沙哑嗓音,仿佛在欲盖弥彰。

    “到处溜达。”不二反倒松了一口气。他暗自猜想,也许李云憬方才是因为刚刚苏醒,忘了掩饰自己的声音。

    “这里面有很多危险所在,你应该庆幸你还活着。”李云憬冷哼一声。

    忽然声音一寒,“你有没有揭开我的面具。”

    “没有。”不二斩钉截铁道。

    说话的时候,小心控制自己的语气,既没有过大而显得虚张声势,有没有过小,以至于底气不足。

    他不确定李云憬是在已经知情的情况下故意试探自己,还是真的想知道实情。

    但无论是哪一种情况,承认自己曾解开面具,都意味着彻底把锅底打破,再无转圜的余地。

    李云憬当然知道魏不二已经看到了自己的脸,但对方既然咬死了不承认,她暂且也不打算揭穿。

    这小子往后还可以派上天大的用处,增加他的不安情绪没有半点好处。

    “你身上的蓝芒是什么招数?”她继续问道。

    “镇海兽,”不二犹豫了一下,“镇海兽的神通。”

    因为不晓得李云憬的用意,他下意识决定将冰凤纹身的事情隐瞒,以免节外生枝。

    “哦?”李云憬笑道,“毕蜚还有这等神通么。”

    “另一个镇海兽。”不二早就想好对答,镇定答道。

    显然,李云憬已经调查了自己的根脚。

    在云隐宗内,他有两个镇海兽的事情并不算多么隐秘。

    不过,李云憬显然没有相信他的鬼话。

    暗中拿出一个海螺形状的法器,往里面送去一道神识。

    海螺发出一声轻吟,神识便被束成一道,夹杂着海螺的气息,直向魏不二识海中钻去。

    这种海螺,生前具备读心能力。

    被人族修士捕获之后,用炼器之法,制成了可以辅助读心的法器。

    李云憬自己是不会读心术的。宏然修士界也只有一些特殊镇海兽的修士能有几率获得这种神通。

    缘此,这种此界较为稀有的海螺法器,便时常能够派上大用处。

    却没想到,她的神识刚探入不二识海之中,一道冰蓝光线射来,瞬时将这缕神识击得溃散。

    她神经一痛,连忙收回剩余的神识,旋即冷声怒道:

    “找死?”

    不二连忙回答:“前辈,我这门神通是被动触发的,自己也无法控制。”

    他自认这解释很合理,也值得相信。

    毕竟,李云憬身上便有类似的神通。

    李云憬哼了一声,心下暗自捉摸,“不惧读心么?那同样运用神识手段的搜魂术岂不是对他也无效了。”

    如此想来,倒是有些惊喜。

    自家身上的秘密骇人听闻。

    这小子虽是半个知情者,但受神魂之誓的束缚,绝不能主动说出来。

    而搜魂、读心等探秘之术对其也无效果,真是再好不过。

    想到这里,再也无心对其探究下去,只叮嘱道,“此间发生诸事,能不能说出去,说出去是什么后果,你自然清楚,我不再废话。”

    “你的镇海兽神通对我身上的隐疾有大用处,以后还需你出手相助。当然,我也不会叫你凭白遭罪。”

    说着,挥手掷给不二一个小瓶,“这里面有一粒二阶绘纹丹,一粒二阶养气丹。绘纹丹,有助于通灵境修士纹绘镇海兽密纹,提升修为。养气丹可以修复神魂。算是这次对你的补偿。”

    不二接过小瓶,打开瓶口一瞧,一股浓郁灵气溢出,李云憬所言显然不虚。

    到了通灵境之后,可以直接提升修为的丹药便越来越少。

    这绘纹丹能够直接相助修士绘织密纹,显然十分珍贵。

    不过,像养气丹这类修复神魂的丹药,用的多了往往都会生出抗药性。

    倘若李云憬一直要自己帮助她来治疗隐疾,那神魂损失日积月累,到后期丹药都无法修复,自己岂不是要变成一具行尸走肉?真是可恶透顶。

    “你当我傻么?老魔头。”

    他兀自暗道,心中已作好跑路的打算。烛谷便是最好的藏身处。

    “你最好不要再作旁的想法,”李云憬却似乎看出了他的内心语,一盆冰水当即泼来,语出惊人,“你在自己屋里,翠湖山,还有蛮荒山谷中布置的空间阵法,旁人不知道,我却再清楚不过。”

    不二大吃一惊,哪里想到自己的秘密早就被李云憬知晓。

    旋即猜测对方多半在自己身上做了手脚,不由地懊悔不迭。

    心念转动之间,正不知该如何作答。

    李云憬又道:“你在山谷里到底要做什么,我不管。你若想逃走,也可试试。看看以我的手段,能不能将你抓回来。”

    她淡淡说道,“我现今还可以与你好声和气的说话,但倘若你逃走,再被我捉回来,便不要怪我手段毒辣。”

    不二心叫一声苦也,连骂一百句老魔头。但嘴上只得连说不会。

    李云憬又与他说道:“灼烧神魂的事情,我自然知道,也会帮你想办法。竭泽而渔,杀鸡取卵,不是聪明人的办法。寻过近日将归,他来信说已踏入通灵境,想来可以帮你分担不少,别太担心就是了。”

    不二听了,心中稍稍宽松,但也不敢踏实相信。

    毕竟,侩子手说自己不会杀人,屠夫说自己不想杀生,老魔头说自己并无恶意,这些都是无稽之谈。

    “今夜之事便算完结,你医治的成效很好,往后一个月内不必再来,安心静养神魂。”

    李云憬最后叮嘱道,“你离开之后,许会有人找你问及这里面发生的事。这人是我一位至交好友。我的事情,他知道大半。与你问话,那是出于对此间之事关心。你便告诉他,我现今很好,已寻到了稳定的医治法门……”

    说罢,便教不二如何作答。

    她口中所说稳定的医治法门,指的自然便是不二这燃烧自己照亮别人的倒霉鬼。

    不二忍不住又在心里一番腹诽。

    忽然想到什么,忙与李云憬道:“前辈,我立了神魂之誓,决不能将此间诸事透露半分,你这不是要了我的命么。”

    “那神魂之誓你仔细看了么?”李云憬道:“我在里面写的是,不得诉与外人。待会儿寻你之人对此间诸事更为清楚,便算不得外人。再者说,神魂之誓惩罚触发,是有些微末征兆的。你说之前,若有类似征兆,停下来便好。”

    不二只得答应。

    心想李云憬的好友多半也是天人境修士,想想就是个麻烦。

    又琢磨这人跟李云憬是至交好友,对此事情况这么了解,还如此关心她,干嘛不直接去问,非要兜我这圈子。

    想到这里,便打定主意守口如瓶,免得触了神魂之誓才好。

    诸事交代妥当,李云憬才解开不二周身法力禁锢。

    【瞬息而至】神通催动,空间通道闪现,二人一并从银球出去。

    不二从地厅刚出来,果然在寻过屋中碰见一个黑衣男子等着。

    浑身散发着淡淡的恐怖威压,面容被一层雾气笼罩。果然是天人境修士。

    “把银球之内发生的诸事告诉我。”他的口气生硬,不容拒绝。

    不二道:“前辈,我许了神魂之誓,万不得透露半分,否则魂飞魄散。还请您多多体谅则个。”

    心中暗自猜测,据说降世营一共七个天人境修士,也不知这是哪一位。

    黑衣男子冷笑道:“你那神魂之誓我早就知道,本人不再此列之中,你怕什么。”

    不二正犹豫着。

    黑衣男子又道:“你若是不说,不需等神魂之誓发力,我便取了你的小命。”

    说罢,骇人杀意将不二笼罩住,显然不是在开玩笑。

    “又是个草菅人命的货!”不二压住心中的怒意。

    强行镇定下来,先在脑中把方才李云憬的吩咐过了一遍,却没有半点关于神魂的不妥征兆。

    这才信了李云憬的话,照吩咐与黑衣人说了。说罢,果然平安无事,才在心底宽松许多。

    “你照她的话去做,我会给你天大的好处。”黑衣男子听罢,似乎也松了一口气,“但要敢有半点二心,我会叫你生不如死。”

    不二心说自己今日到底是命犯哪位天神星君,各路神仙都来找自己的麻烦,真是背运到极点。李云憬好歹还给了些实实在在的好处,这位竟然光溜嘴皮子了。

    与黑衣人交代完,便自顾往屋外行去。

    黑衣男子目送他出了门,返向地厅而去。

    这人自然便是楚执。

    今日李云憬未曾提前告知自己,突然把不二带入银球,显然十分异常。这叫他极为不安。

    他担心李云憬不会与自己实言相告,才打起了魏不二的主意。

    楚执与李云憬算是青梅竹马。从小爱慕这位美貌绝顶的佳人,并视其为禁脔。

    降世峰是楚家的降世峰,李云憬不过是楚家门下外门弟子的子嗣而已。

    因为李云憬的美貌,她年少时曾被楚家门下多位本姓弟子看重,有意纳为外妾。

    楚执算是楚家血缘较远后辈。他这一远支,三代以内没有出过地桥境修士,算是楚家最边缘的圈子,纳妾什么的当然也轮不着他。

    举凡女子修士,作妾都是万不得已的选择。

    往后夫家有了主妇,少不得挤兑压迫。

    李云憬从小便是高傲之极的性子,作妾岂不是等于将她往死里逼。

    楚执眼看着李云憬被众人像苍蝇叮鸡蛋一般围着,感觉自己每日也站在茅坑里,恶心的食饭难下。

    于是,从小便立下道心执念,要修成大道,成为降世峰顶天立地的大人物,保护心爱之人不收半点欺侮。

    只是他一个边缘子弟,也无特殊资质,修行资源可怜的不忍直视,想成为这等大人物,有没有希望且不说。旦要真的有这么一天,估计也在数百年之后。

    到那时,李云憬要么化成黄土,要么已经跟旁人生下一大堆子子孙孙。

    这道心执念简直是痴人说梦。

    好在李云憬自己足够争气,修行进度在同届师兄弟姐妹之中,一直位居前列。

    李云憬师傅见她天赋又好,人又努力,心性什么的都是一等一。便不忍心她早早嫁为人妇,一直顶着诸多压力,一直护送她迈入地桥境。

    地桥境的修士,走到宏然界哪一个角落,都算得上值得尊敬的角色。在常元宗自然也很有地位。

    李云憬又是这般年轻,便更被看重。这才算是告别了无休无止的纠缠。不过,也因此留下了现今天大的隐患,这个往后再提。

    楚执天赋没有李云憬好,但好在执念立对了地方。

    他是要保护李云憬的男人,怎么能被对方远远落下。

    于是,便在李云憬飞一般的修行速度的鞭策下,几乎只慢了半拍一路追到了天人境。

    成为降世峰无人看好却自行成才的一匹大黑马。

    修到了天人境,便可以望见那位降世峰真正顶天立地的大人物了。

    梦想已不算遥远,可到此时,他才发现从小视为禁脔的李云憬对自己并无半点男女间的情愫。

    对此他心里很苦,但是嘴上不说。

    心想你不喜欢我,却管不得我如何对你。你去哪里,我便追去哪里。你便是个精钢做的铁石心肠,也早晚要被我的真情实意融化了。

    于是,李云憬到了西北,他也跟着来了西北。

    一路保驾护航至今,任劳任怨,悄悄干些脏活累活,也从未告诉李云憬。

    “这个魏不二来的倒是时候。”

    楚执边走边想道。

    寻过屋下的地道不算很长,但他却在里面行了许久。

    琢磨李云憬的隐疾暂时无忧,自己也终于能安下心来,细细找寻根治的引子。

    前几日,他寻到一位天人境占卜修士的门路。

    花了大代价,算的一卦,得知自己想找的稀有镇海兽修士,竟然就在西北军中。

    而且,多半就在常元宗六营之内。

    这消息真是让他兴奋不已。

    “一定要将这小子寻到!”

    他执念再起,不达目的,绝不罢休……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