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十二章 心慈手软乐云愆

    “那看起来,阿大他们陪你演戏,也是白淋了一场雨,白挨了那一拳。”阿媛口中的乐老大对着三个大汉使了个眼色。之前就在追捕阿媛的三个男人立刻靠了上来。

    胖子和高个二话不说,直接扭住了阿媛的手臂,硬生生让她把手伸到了乐老大面前。

    “放手!你们两个!”阿媛被他们粗鲁的动作弄得生疼。但是她气力不济,挣脱不得。那份文书正是在她手中,展现在了乐老大面前。

    乐老大眉头一挑,略带疑惑地伸手去接。

    阿媛的手指死死捏着,乐老大一扯之下,竟然没有扯过来。

    乐老大看着阿媛,阿媛的表情满是不舍得。

    身在夙州,阿媛知道这份东西的价值。武学院夏试,也是夙州的大事。届时,夙州及周边州郡想要入试的年轻人,都会蜂拥而至,齐聚启天郡。

    那将是一场盛事。

    武学院的应试的学生分两部分。大部分是不问出身,开科取士。另一小部分,则是特邀,专供权势人家。

    其中当然是有些差别的。拥有特邀名额的比起自己报名的,评分标准要宽松得多。换句话说,只要你不是不学无术,手无缚鸡之力,那么基本有八成的把握让你进入武学院。

    更重要的是,这个特邀资格,并不是记名的。拥有特邀资格的势力,把特邀资格给了谁,谁就能够凭借这份文书,前往相应地点获取资格。

    在这样的情况下,一张特邀资格文书,就变得宝贵了起来。

    现在,自己手里有了这样一份特邀文书,如果自己操作得好,恐怕可以卖出一个可观的数字来。这可是凭空而来的富贵啊。

    可惜啊,自己刚刚拿到手,就被这个乐云愆给撞见了。

    眼前这个松阳城南载茄坊的老大,可不是什么好说话的角色。

    他看上去不过二十来岁的年纪,脸上白净,眉眼轮廓带着一丝柔美,嘴角更是常年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这副脸庞,乍一看似乎十分纯良,但是阿媛见识过这张笑脸背后的血腥与疯狂。

    三年前,松阳城来了个刚刚及冠的男人。

    三年后,这个名为乐云愆的男人,已经成为了松阳城南一霸。

    虽然他手底下的人不超过十人,但是就是凭他一股凶狠劲,硬是在松阳城东郭西林的格局之中,硬生生咬下一口肉来。

    曾经松阳城两大地下势力,东城郭守孝,西城林武,两人各自倾轧,互不相让。乐云愆来到这里之后,东踢郭守孝的脸,西踩林武的面。而他不仅不惧怕,甚至还乐在其中。

    郭林两人当然也不是什么忍气吞声的角色,一年前,两人短暂联手,共同对付乐云愆。那时乐云愆势弱,身边仅疯狗王欠,老丐钱五四,赖子罗汉生这三个人。而郭林两人派了至少五十人,来对付他们。

    阿媛没有亲眼见过那一次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后来有听人讲起。

    那一个晚上,载茄坊柳苏巷尽头,遍地是血。

    郭林两方势力死了二十几个人,剩下的人人带伤。而乐云愆这边,王欠死,钱五四瘸,罗汉生生死不知,唯有他自己浑身是血,却屹立不倒。让郭林两方人马胆寒不已。

    至那之后,郭林两人也算是正式承认了乐云愆的地位,划分载茄坊给他,并且约定只要他不向外扩张,那么两人便不再动手。

    乐云愆在松阳城算是占据了一席之地。

    而阿媛自己,其实也算是乐云愆的手下。她本名陈媛,乃是载茄坊内的人。其父是城南药房掌柜,其母是城中一户人家的女儿。育有陈媛和他弟弟陈渊两个孩子。按照家世,原本陈媛也算是个小小小姐,但是天有不测风云。在陈媛十岁那年,家中遭逢大难。

    陈父的药店因为药材一事,惹上了江湖之中以毒物为手段的四象门。结果被人下毒毒害。陈母突遭大难,抑郁而亡。只留下了陈媛陈渊姐弟。

    双亲过世,又无亲戚相帮。陈媛独自一人,为弟弟陈渊顶起一个家。

    为了赚钱,陈媛自幼受尽苦楚。直到她开始成人,出落得越来越水灵。她开始明白自己相貌的优势,也明白了男人好色的欲念。

    不过,她没有选择去青楼这样的地方,没有出卖自己的身体。她选择布下仙人跳的局,来获取钱财。

    最开始,她只有一个人,通过自己年幼时在家中得到的迷药药方,迷倒旅人之后来谋取钱财。她下手的目标,往往是来到松阳的外来人。他们来到此地,人生地不熟,又往往身携钱财。所以陈媛得手了好几次。

    后来,她撞上了一个人。那人虽是外来的行脚商,但是却在乐云愆那边缴了钱款。他被骗之后,找到了乐云愆。于是,乐云愆便派人抓住了陈媛。

    陈媛那时怕得要死,不仅是因为那是她第一次失手被抓,更是因为抓他的人是乐云愆的手下。

    行脚商见陈媛貌美,提出要让陈媛归还钱财,并且陪侍一晚作为补偿。但是乐云愆没有答应,他问过陈媛的情况之后,执意双倍赔偿了行脚商的损失,却没有答应让陈媛陪侍一晚的要求。

    在那之后,陈媛便算是乐云愆的手下了。

    乐云愆派了张大,莫大牛,毛青稞三人作为陈媛的搭档。并且同意陈媛在自己的地盘上继续下手。只是陈媛所得钱财,要分乐云愆一半,作为抽成。

    陈媛答应之后,配合乐云愆行骗了好几次。其中不乏来到此地,向郭林二人缴奉钱财,却没有理睬乐云愆的商人。

    那几个人,下场都挺惨的。

    平日里,乐云愆也不会跟着手下来看这样的腌臜事,陈媛这次挑了李沐,故意不去计划好的房子,而是来到了自己准备的一间空屋。为的就是想在张大来之前,为自己留下一些自己应得的。

    岂料,这一次,竟然就撞上了乐云愆亲自前来。

    乐云愆用力捏了一下陈媛的手腕,陈媛吃痛,不得已松了手。

    “武学院夏试特邀?”乐云愆翻了翻文书,然后冲陈媛笑了笑。“这果然是好东西啊。”

    他虽然是笑着说的,但是他眯起的眼睛,却让陈媛想到了狐狸。

    张大在一旁也是瞪大了眼。“竟然能有这种东西?”

    “老大,这是什么啊?”高个子毛青稞刚从乡下来,不太清楚这份资格所代表的意义。

    乐云愆笑了笑,“这可是好东西。”他故意将文书放到陈媛面前。对着毛青稞说道:“有了它,只要你不是傻瓜,就肯定能进武学院。”

    “武学院是什么地方,你知道吧?”乐云愆反问道,眼睛却看向陈媛。陈媛別过头去,不敢看他。

    也不等毛青稞应声,乐云愆自顾自地说道:“那可是天下武库,那里院中取士,最为出名有两科。一是江湖科,二是军战科。前者可入宗师堂,可入刑部江湖司。后者可入军为兵为将。除了国子监,这天底下没有比这个地方更适合培育人才的地方了。“

    乐云愆说着,伸手捏住了陈媛的脸颊。他将她的头转过来,看着自己的眼睛。“这份东西,不是宁陆王李这一级别的势力,恐怕也很难弄到手。只要我稍稍放出消息去,肯定会有人抬着大把的银两上门来求。你说是不是啊,媛媛?”

    陈媛睁着眼睛,没有说话。

    乐云愆用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脸颊。“要是我得到了这个,我肯定也想私吞啊。”说话间,他向下一瞥,望向陈媛的胸脯。他嘴角微微一翘,将手伸进了陈媛的衣领里。

    陈媛立刻挣扎起来,不管怎么说,她都是一个女儿家。“把手伸出来!”她高声叫着,身体不断扭动。莫犁和毛青稞死死按着她。眼睛里面,却包含着一丝异样的兴奋。

    张大在乐云愆背后,也无需乐云愆使眼色。他直接走上前来,一把捂住了陈媛的口鼻,把陈媛的叫喊塞回了嗓子里。陈媛怒目圆睁,恶狠狠地剜向乐云愆。

    可乐云愆熟视无睹,径直在陈媛衣衫之中摸索着。

    陈媛胸前颇为巍峨,乐云愆的手仿佛是入深山寻宝。很快,他的确也寻到了宝。乐云愆伸手将李沐的钱袋从陈媛胸前拿了出来。

    乐云愆用手掂了掂,然后一把抛给了张大。张大伸手去接,接到手中,感受那份重量,顿时心中一喜。“谢谢老大。”张大连连道谢。

    他一松手,陈媛便可以说话了。“乐老大!你无耻!”陈媛怒骂道。

    她这一骂,乐云愆倒是笑了,“骂人的时候,最好带全名,这样骂人会有气势一点。你也更解气一点。如果要是怕我,那就不要骂我。”

    “这东西是我发现的,卖了钱,应该也有我的一半!”陈媛自知以她一人根本无法对付乐云愆,哪怕她心中满是怨气和恨意,她依然无法拿乐云愆怎么样。

    所以,她索性先吞下了这口气,然后为自己先争取最大的利益。

    “卖?谁说我要卖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