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十八章 姐弟

    李沐咧嘴一笑,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可以有那样的笑容。

    那是带着七分快意,三分狰狞的狞笑。

    “真是让我好找呢,阿媛。”李沐的一字一句是从齿缝之中挤出来的。

    陈媛此时也是慌了神。她怎么都没想到,李沐竟然能找上门来!那天她撞了大运,抢了李沐全身的家当,可最后全被乐云愆没收了瓜分了。乐云愆虽然给了她五两银子作为奖励,但是剩下的二十五两和那张价值不菲的武学夏试邀请,全都被乐云愆收入囊中。

    陈媛愤愤不平,可又有什么用呢?她靠乐云愆的庇佑,才能在载茄坊生存下来。寄人篱下,也只能低头过活。

    她拿着五两银子回到家中,一是避避风头,二是让自己也歇息一阵。

    陈媛是看着张大等人带走李沐的。在她的预想之中,李沐没了行囊,恐怕只能打道回府。只要自己避居家中,等到十天半个月,他定然会坚持不下去,然后离开。

    可是,眼前出现的人,完全出乎了她的预料。那人竟然是被自己的弟弟领到家里来了!

    这怎么可能呢?

    陈媛脸上写满了震惊。

    陈渊原本看着姐姐出面,但是听到李沐的话语之后,却涌起一阵疑惑。“李沐,你与我姐姐认识?”

    李沐冲他一笑,说道:“认识,认识。我与你姐姐有旧呢。”

    “有旧?你不是才来到松阳城么?怎么会与我姐姐有旧?”陈渊怎么看,都觉得李沐语气之中不怀好意。于是他也是警惕心大作。

    “当然了,你姐姐做的什么好事,你难道不知道么?”李沐玩味地说道。

    岂料陈媛听了这话,立刻激动起来。“住口。”

    “我跟你说话呢,回答我。”陈渊已经察觉出不对。这个场景很不对。姐姐陈媛脸上的表情,分明写着急迫。

    李沐心念一转,结合他在码头所见所闻,还有陈媛那焦急的模样。他心中有数了。

    想必是陈媛这个做姐姐的,没有告诉弟弟自己在干什么勾当。而陈渊这个做弟弟的,也是瞒着姐姐外出干活挣钱。

    “真是好一出姐弟情深。”

    “这到底是什么回事?”陈渊还是一头雾水。

    “阿渊,你先出去。”陈媛定了定神,决定让陈渊先离开屋子。陈渊猛然抬头,难以置信地看着陈媛。

    陈媛深吸了一口气,重复道:“出去。我不叫你,你就不要进来。”

    陈渊满是不解,但是姐姐的话,他从来都是听的。于是他起身,往屋外走去。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回头,用满是威胁的眼神看了李沐一眼。

    于是,屋子之中,只剩下了李沐与陈媛两人。这场景似乎又回到了昨日,大雨之时的场景。

    “原来,你不想让你弟弟知道你的事。”李沐戏谑道,然后他一正脸色,开始发问。“我的东西呢,在哪里?”

    陈媛眼看自己弟弟出门,似乎这样才让她松了一口气。她看着李沐,反问道:“什么东西?”

    “呵。”李沐冷笑一声,“什么东西?”他忽然拍案而起,大声怒吼道:“我的东西!”

    陈媛似乎被李沐暴怒的模样吓到了,她皱着眉头说道:“我没有拿你东西!”她从李沐身上得到的东西,全被乐云愆拿了去。如果这样算下来,她的确没有拿李沐的东西。

    可李沐哪里会听?宁知桐花了大心思给自己弄来的机会,在李沐心中是何等重要?遗失了行囊已经让李沐自责万分,如今李沐好不容易再次寻找到了寻回失物的机会,他自然急切地希望把失物拿回。

    李沐见到陈媛,刚开口一两句,李沐还想着如果陈媛肯交还给自己,哪怕失了一些银两也没有关系。所以他还是能够心平气和地对待陈媛。可陈媛的第一反应竟然是装傻充愣,这让李沐如何不怒?

    此时的里李沐,完全可以用怒火中烧来形容。一股庞大的怒气涌上心头,他双手在桌上一撑,越过桌子向陈媛冲来。陈媛避闪不及,被李沐一下掐住咽喉,狠狠顶在在墙壁之上。

    陈媛的一声惊叫被李沐的手掌狠狠地扼在了喉咙之中。

    “姐姐!姐姐你没事吧?”在屋外的陈渊听到屋子里的动静,在屋外喊了一声。

    陈媛脖子被掐着,双手狠狠敲打着李沐的手臂。她一双腿胡乱踢蹬着,她的脸颊涨得通红。可她还是从牙缝之中,挤出了几个字。“你……呆在……屋……外,给……我……走远点……”

    说完了这句话,陈媛似乎把肺中所有气息用完了,一股更加强烈的窒息感传来。陈媛挣扎得更加用力了。

    可李沐不管不顾,任由陈媛在身上边踢边抓,就是不松手。“快告诉我!”李沐微微松开了手掌,但是却还是死死按着陈媛。他只是想要自己的包裹,并不是要杀了陈媛。

    “你的东西,在乐老大那里。”陈媛得了空闲,喘着粗气说道。

    “乐老大?哪个乐老大?”李沐对乐老大什么的,完全没有印象。

    “载茄坊,乐云愆……”陈媛很是果断地把乐云愆出卖了。

    “他是谁?为什么我的行囊会在他那里?”李沐冷冷地问道。

    “他是我的老大。我的收获,他会抽成。”陈媛低声说道。她一边说,一边用眼神扫视着李沐。

    李沐盯着她的眼睛,问道:“我如何相信你说的话是真的?”

    陈媛给了李沐一个凶狠的表情。“你都找上门来了,我为什么还要骗你?”

    “既然如此,那就给我去拿回来!”李沐稍稍冷静了一些,不过他却不敢放开陈媛。他还记得上次便是自己大意,中了陈媛的迷药。如今再遇,他定然要小心翼翼。

    陈媛看着李沐,摇头道:“我可没有那个本事。乐老大这样的人,吃下去的东西,哪有可能还会吐出来?”

    “那你是什么意思?我管他是谁。是你拿了我的东西,就要你给我还会来。”李沐语气冷漠。

    “我可以把我拿的东西给你,但是剩下的,我真的没有办法。”陈媛说的也是实话。乐云愆那样的人,她太了解了。今天李沐这个仇家上门,陈媛自知理亏,又有弟弟在场。所以她第一时间便是选择了实话实说。她不想让弟弟知道自己在乐云愆手下干的那些骗人勾当。

    迄今为止,她干的事情,从来没有在弟弟陈渊面前提起过。他弟弟一直以为她是在乐老大那边做侍女,每月领着月钱的那种。

    陈媛这个做姐姐的,苦心孤诣地保持自己在弟弟心中的印象。为的,只是让弟弟能够健康快乐地成长。

    在家中,她放下了防备。没有准备好用药。而她又没有学过拳脚功夫。身体也没李沐强壮。李沐昨天全力一掌打在她的胸口,如今还是隐隐作痛。

    这样的情况下,她怎么算都敌不过李沐的。

    不过,她也是个会察言观色的主。跟乐云愆待得久了,陈媛也可以分辨出那所谓杀意的东西。如果李沐如乐云愆那般,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凶狠之徒,恐怕发现自己的那一刻起,他就会动手杀人。然而李沐并没有这么做,哪怕刚才暴起之时,嘴里喊着杀人,却没有杀人的意图。

    这一点,从他在自己将要窒息的时候,松开自己的脖子可以看出来。

    “就算你弄死我,也拿不到你要的东西。东西不在我这里,就是不在我这里。不信,你可以搜。”陈媛完全放下心来。她的语气也变得笃定起来。

    可李沐对于陈媛的话,还存有几分疑虑。毕竟陈媛曾骗过他,所以哪怕她说得是真话,李沐也无法完全信任她。所以李沐还是抓着陈媛的脖子,只不过没有刚才发狠时掐她那么紧。陈媛没有性命之虞,两人便这样僵持着。

    “我该如何相信你?哦。或许,我可以用你弟弟要挟你一下。或者,我也可以告诉你弟弟你的事情。”李沐脑筋转得很快,他无法判断陈媛是否说了真话,那么就用有用的方法来试验一下。

    这也是李沐从江湖故事之中学来的,拿人拿事要挟,逼迫人说出自己想知道的事。

    “不要。”陈媛断然打断了李沐的话。她只有这么一个弟弟相依为命。她拼命为了生计,都是为了这个弟弟。为了陈渊,她吃再多的委屈也愿意。

    哪怕她在乐云愆那里提心吊胆,骗人钱财,她也从来没有与弟弟说过。她只想让弟弟觉得自己是个好姐姐,让弟弟不至于在其他人面前感到自卑。

    李沐这一句,委实是拿捏住了陈媛的七寸。

    “那么,就给我拿回来!”李沐还在强调拿回来。

    陈媛心中来回盘算着,乐云愆是个不好惹的主。可这李沐,孤身一人携带巨款,甚至还有一张武学院的邀请函。他似乎也不是什么好打发的主。

    要知道,能够搞到武学院文书的,都是大势力啊。

    李沐看出了陈媛的犹豫。他灵机一动,说道:“我能找到你,便也能找到你弟弟。你跑了,我能找到你。你弟弟跑了,我也还是能找到他。所以,你最好仔细想想。”

    “我虽然没杀过人,但是我不介意伤一个人。打断手脚的狠心,我还是有的。”李沐说着自己的决定。

    “好,我答应你!”陈媛郑重地说道。“不过,你要答应我,事后,让你的势力,帮我摆脱乐云愆。”

    陈媛的话让李沐一愣。不过,他很快便反应过来,陈媛说这话,定然是以为自己是宁家陆家这样的大家弟子。

    “好。”李沐一口答应下来。只是一个口头答应而已。

    你骗我一次,我骗你一次。这很公平。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