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单砗

    “黄师伯,那金石可镂,是什么?”苏堇疑惑道。

    黄旭冬转过身来,指着李沐说道:“无怪你这小辈不知。宁陆王李这四家,多少年没人敢动了。你苏堇倒成了第一个敢动的人。”

    “黄师伯,你是说,这个人是李家的人?那个李家?”苏堇一听,也是变了脸色。宁陆王李,李家虽然排名最末,但是绝对不是意味着李家就好欺负了。相反,作为四大家族之一,李家家大业大,哪怕是自己所在的四象毒门,恐怕都不敢与之正面相争。

    黄旭冬冷哼一声,“李家的金石可镂,是李家人立足的根本。也可以算是上天赐予的优待。李家血脉之中,往往带着金石可镂之体。拥有这种体质,他们的肌体有如玉石,抗毒性能大大增强。从某些方面来说,李家可谓是我们四象毒门的克星。”

    苏堇走上前来,看着李沐的胸口。原本应该是黄色的肌肤,但是现在却泛出一丝润白的光泽,仿若玉石辉映。“原来如此。可是,黄师伯,我不懂。如果他是李家人,那么他又怎会隐匿在漕帮分舵周围,坏我们好事呢?”

    “哦?我虽然听闻单砗那老家伙说起,但是我还真不知道。你们要去漕帮到底要干什么?”黄旭冬走到苏堇面前,笑咪咪地问道。

    “这个……这个……”苏堇明显慌了神,她心中暗自懊恼自己为何要提起这件事。这可是他的师父,单砗亲口让他们保密的事情。

    黄旭冬看苏堇这样,越是觉得他们在密谋什么事情。“罢了,我也不来欺压你们这些小辈,我还是直接去找单砗问吧。正巧,我也有事情要问他。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师父去了哪里?”

    “他……他带着师兄们出去了。”苏堇回答道。

    黄旭冬干笑了几声,“自从十天前,你们来到了夙州之后,频频动作。这些我都看在眼里。可是,我有些想不明白,你们到底瞒着我想干什么?”

    苏堇摇头道:“真的没什么的。黄师伯。”

    “哦,呵呵呵,我老了是不是单砗说过,在这四象门里,也不同听我话了?”黄旭冬笑着说完这句话,向前踏出了一步。一道黑气从他袖中打出,直接袭向苏堇。

    苏堇大惊,她在怎么都想不到黄旭冬竟然会对自己这个晚辈动手。不过,她也不想坐以待毙。她脚尖一点,向后退去。后退之间,苏堇也是有样学样,扬手撒出一片淡粉气息。

    黄旭冬不慌不忙,从怀中掏出一把镶金嵌玉的折扇。他对着苏堇遥遥一扇,所有的毒气便都转化了方向,一齐向苏堇袭来。

    “萧瑟扇?”苏堇折身闪避,直直往这个密室的门口冲去。

    可黄旭冬早就堵住了门口,他一手摇着折扇,一手撑着门框笑道:“苏堇师侄哪里去?”

    苏堇用手捂住口鼻,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瓶吸了一口。不过,她脸色还是一顿。“陷身毒?”

    “师侄眼力可不算差,正是老夫的陷身毒。”黄旭冬笑了笑,“想来毒性你也知道。识相的就快点告诉我,单砗到底来干什么?为什么要找上漕帮?”

    “唔。”苏堇只感觉全身发软,这是陷身毒药性发作的情况。她软软地扶着墙壁,不让自己倒下来。牙齿紧要,额头之上冷汗淋淋。

    “我是不会说的。”苏堇坚持着。可她的坚持,让黄旭冬的脸色一下子阴沉了下来。“看来,你对你师父很是忠心嘛。”他一下伸出手,掐着苏堇的脖子把她提了起来。

    苏堇双腿胡乱踢蹬着,可是她中了毒,根本无力挣脱。

    李沐看着眼前这一幕,心中十分奇怪。他之前听苏堇叫黄旭冬一口一个师伯叫着,还以为他们是同门师叔侄,应该是一伙人才对。没想到转眼之间,两人就已经大打出手。

    不过,那女子动辄杀人,那老者阴骛凶狠,似乎都不是什么好人。如果两人相争,搞不好让自己有一丝逃生之机。李沐用力转动起手腕,铁链于手腕之间,还有那么一丝空隙。李沐双手修长,他在努力尝试让自己的手从中挣脱。

    可是铁索摩擦肌肤的感觉,可不太好受。

    李沐一边屏息,一边用力。可是他内功修为只有那么一丝丝,他无法通过内功来延长自己屏息的时间。所以过得片刻,他便再也忍耐不住。他大口呼吸了一口,将黄旭冬挥洒出的陷身毒以及苏堇的粉色雾气一齐吸入了体内。

    李沐只感觉一阵无力袭了上来,让他有些目眩。

    他现在身中四种毒,其中三种是从苏堇口中听到名字的,剩下一种他不清楚。他感觉到了一种暖洋洋的感觉,还有那一阵阵的无力。

    李沐不知道是那减轻自己感觉的冰冻三尺起了作用,还是那黄旭冬口中的,什么金石可镂。他现在只想逃离这个地方。不过,说起金石可镂,让李沐在意的是,他低头看到自己的胸口,真的出现了一片如同玉石一般的颜色。

    他们说这是李家人的体质,而自己也姓李。难道,自己是四大家族李家的人?李沐想到这里,摇了摇头,这不太可能。应该只是恰巧都姓李而已。

    如果自己是李家的人,那么自己的父亲没有理由不告诉自己。同时,他们爷俩也不会将日子过得如此清贫。

    李沐将这些杂念全部甩出脑海,他现在只想离开这里。

    就在这个时候,密室的门突然被打开。一个健硕的身影走了进来。那人颔下留着微须,若只是从外表看,颇有几分斯文味道。可惜他接下来的动作并不斯文。

    他直接飞起一脚,直踢黄旭冬。黄旭冬若有所觉,捏着苏堇的脖子往后一退。

    “身为前辈,还这样去欺辱一个晚辈,未免也太不知身价了吧?”来人盯着黄旭冬恶狠狠地说道。

    黄旭冬看了一眼来人,随手将苏堇一扔。“哈哈,正主总算来了。单砗,既然你来了,我就不用再去逼问小辈了。”

    “告诉我,你这次来,是为了什么?”黄旭冬大步走向前。单砗寒着一张脸,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不得不说,他这样的男子,哪怕是躲藏了起来,还是像黑夜里的萤火虫一样璀璨出众。

    单砗走到苏堇身边,为苏堇搭脉。“看来旭冬老仙,也真的不在乎单某人的脸面啊。”单砗冷笑道。

    黄旭冬笑道:“哪能啊。毒阎罗单砗的面子,我黄旭冬岂敢不给?”不过他话锋一转,“只是单长老似乎从来不离开蹇州,此次提前打了声招呼就往夙州赶,我黄某人着实好奇啊。”

    单砗走到苏堇面前,拿出一个小小鼻烟壶,放在苏堇鼻尖,让苏堇嗅了嗅。苏堇这才觉得有了几分力气。单砗查看了一下徒弟,然后说道:“我相信毒上仙黄旭冬,身居夙州,会连我单某人的消息都不清楚。”

    “呵呵,老夫只是不知道,单长老为何要对付漕帮。要知道漕帮的势力,似乎不是我们四象毒门招惹得起的。”黄旭冬带着肃穆的表情说道,“虽然你我并不相熟,但是终究是继承了四象毒门这一派之名。我身为四象毒门掌门,必然要为我派发展尽心尽力。”

    “哈哈哈,旭冬老仙,你莫不是人老了,脑子也浑了。四象毒门从祖师爷那一辈起,似乎就从来没有掌门这一说法。”单砗狂笑一阵,带着几分戏谑说道。

    黄旭冬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单砗如此狂傲不知尊老,让他老脸上也有些挂不住。“呵呵,随便你怎么说,可你这是有求于我的态度么?”

    “旭冬老仙,我之前也跟你说过了。我们这是合作。我想着,我们毕竟是聚在同一名号之下,肥水不流外人田。”

    “可单长老自己灌着肥水灌得饱饱的,我却毫不知情。这似乎也说不过去吧?”黄旭冬抬眼。

    “旭冬老仙,你想知道什么?”单砗乜眼问道。

    “漕帮,还有最近那个传闻。”黄旭冬并非如他所说的毫不知情。他久居夙州,在夙州境内还是有着几分渠道的,最近江湖人的蠢蠢欲动,还有各路人马仿佛约定好了一般,前来夙州,让他觉得有问题。

    单砗笑了笑,说道:“这是我私人恩怨,和那个传闻无关。”

    黄旭冬扯起一丝笑意,“可我还没说是哪个传闻呢。”

    单砗面色一僵,却很快反应过来。他仿若未觉,反问道:“还能是哪个传闻?那种级别,我们还是不要痴心妄想的好。漕帮,我本身也对付不起。不过,料理漕帮之中一两个人,我还是有这个本事的。”

    “谁?”

    “郎青云。”

    “这人是什么身份?为何我从未听说漕帮里面有这么一号人物?”黄旭冬奇怪道。“你为何要对付他?”

    “因为他拐带了我的徒弟。”单砗狠狠地说道。

    “你徒弟?”黄旭冬瞥了一眼他怀中的苏堇。

    “我的另外一个徒弟,我最好的炉鼎。”单砗咬牙切齿地说道。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