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叶枫居士

    “走吧,总是客人上门。我们也得去迎接一下。”一桑道人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衣袍,然后对着李沐说道。

    李沐微微点了点头,跟着一桑道人一起到了门口。

    照晚院处松阳城外,位置幽静。别院门外视野开阔,中门洞开,大有风雨皆入怀的韵味。

    在门外,一行队伍浩浩荡荡,正向照晚院而来。

    前有小沙弥捧着金佛开路,后有行脚僧敲着金钟木鱼随行。林林总总,大概有二三十人。他们口诵佛经,缓缓行来。

    费季礼和章婉容对视一眼,他们虽没有说什么,但是眼中却有着一股诧异。

    “这金刚寺的排场,也太大了一些吧?”尧纨心直口快,把费季礼和章婉容心中所想说了出来。相比于金刚寺弟子,太一道的一桑道人,独身一人,风尘仆仆而来。简直算得上是寒酸。

    唐昭站在一旁没有说话。这样背后腹诽的话,他不想去接。

    倒是站在尧纨身前另一个青年接过了话头,“金刚寺远在橦州,虽然信者数众,可也不见得带着这么多人一起来。我看那些僧人,倒像是夙州天鹰寺的。”

    “天鹰寺的话,倒是不算远,过来帮忙摆下谱,倒也说得过去。”梁初透眯着眼睛说道。

    “梁师妹,且噤声。这话可不能让师叔们听了去。”那青年笑盈盈的,看上去有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他是天玑宫弟子晏东阁。与当今天玑宫宫主陈祀乃是同一辈。只不过天玑宫还未有下一代弟子入门,所以他还没能升上一辈。

    此次天玑宫所邀请弟子观摩金刚寺和太一道一战,四派派出的,都是最具潜力的弟子。

    一桑道人和李沐踏出门,看着眼前这幕,一桑道人倒也没说什么。

    那一行人到了距离照晚院大门十丈左右的距离才停下。众多僧人们簇拥着的马车停下,从马车上下来了三个人。

    其中两个也是和尚。不过却还有一个人,留着长发。

    一众光头之中,忽然多出一个蓄发中年人。这就让这个人好像漆黑夜晚之中的萤火虫一样,一下子变得鲜明而又出众。

    李沐的目光,也不自觉地被他吸引了过去。

    那人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头有些大。不过,如果连着他的身材一起看的话,似乎也变得协调了很多。这个人是个胖子,李沐略略估算了一下,那个体型,大概得有两百多斤。

    那人下车之后,和身边的那两个和尚说着什么,然后便向着照晚院门口迎接的众人看来。

    他身旁的两个和尚,一个年纪大些,一个年纪小些。年纪大的和尚披了一身袈裟,看上去宝相庄严。而那个小和尚,虽然只穿着一件普通僧衣,却是生的唇红齿白,眉目之间,给人一种灵动的感觉。

    见他们三人下车,费季礼和章婉容便率八大派众弟子迎了上去。一桑道人看了一眼,没有动作。而李沐见一桑道人没动,他也不好有什么动作。

    费季礼走近那三人,先是行了一礼,然后问道:“来者可是金刚寺略懂大师和不懂师侄?”

    身穿袈裟的略懂大师双手合十,说道:“小僧略懂,见过天玑宫费前辈。”

    略懂和尚见一旁不懂小和尚一动不动,伸手推了推他。不懂小和尚这才仿佛回过神来一般,学着略懂的样子,双手合十行礼。“见过各位前辈师叔师兄。”

    略懂和尚在旁打了个哈哈,说道:“我这个师弟,真的是人如其名,除了念佛吃斋,啥也不懂。”

    费季礼笑了笑,说道:“大师说笑了。”他看着略懂和尚边上的那位胖子,说道:“这位是……”

    略懂和尚看了那胖子一眼,说道:“这位是随我们前来的叶枫居士。”

    “叶枫居士?”费季礼在脑海之中思索着这个名号,他发现自己完全没有印象。看起来,这个人笑得也是人畜无害,难道真的只是个在家居士?“还请恕在下孤陋寡闻。”

    略懂和尚仿佛看出了费季礼眼底的困惑,他看似无意地补了一句:“叶枫居士姓岳,原名岳叶枫,自从二十多年前,便在敝寺专心佛法,费前辈不认得也是正常的。”

    “原来如此。还望岳居士不要责怪。”费季礼说着,又一一介绍自己身后的弟子。最后他做了一个请的姿势。“来,诸位里面请。”

    略懂和尚点了点头,带着不懂小和尚和岳叶枫进了照晚院的门。

    在门口,一桑道人这一身标准的道士打扮,让略懂和尚停下了脚步。他一震衣袍,向一桑道人行礼。“阿弥陀佛,敢问道长可是太一道传人?”

    “无量寿福,小道见过金刚寺略懂大师。”一桑道人作揖行礼。

    这一佛一道,两人互相见礼。

    略懂和尚见一桑道人身后还有一人,而这个人是刚才费季礼没有介绍的。于是,他向一桑道人发问,“这位是?”

    “这位小兄弟名叫李沐,与我有旧,也算是机缘巧合才出现在此。”一桑道人介绍着李沐。李沐在一旁很识时务地躬身行礼。

    略懂和尚与方才跟八大门派弟子见礼一样回礼。

    就在这个时候,岳叶枫忽然目光灼灼地盯着李沐上下打量。略懂和尚注意到了岳叶枫的目光,给了他一个询问的表情。岳叶枫一声轻笑:“不曾想,世间竟然还有如此天赋之人。这位小兄弟,气机畅通,不似一般。是块练武的好材料啊。”

    “哦?”略懂和尚挑了挑眉毛,满是诧异的神色。他可是知道这岳叶枫的真实身份的,在他的印象中,能够让岳叶枫这个人当面夸奖的人,一只手都数的过来。

    除去已经圆寂的上代主持,金刚寺之中被岳叶枫当面夸奖过的人,就只有自己不懂师弟了。

    自己师弟名为不懂,看似懵懂,实际上却是天生的赤子之心,不曾沾染尘世半分。这样的人,若是能够精研佛法,恪守本心。前途可期。

    可这个李沐却也能得到岳叶枫的夸奖,难道李沐的天资真的那么好?毕竟岳叶枫的眼光,从来没有看走眼过。于是,在那一瞬间,略懂和尚心中有了决断。

    “李施主,敢问师从何处?”略懂和尚问道。

    李沐不知他为何这么问,但是他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道:“还未拜师。”

    “那可有兴趣,来我金刚寺做个修佛檀越,参禅居士?”略懂和尚此言一出,让费季礼和章婉容这些人目瞪口呆。金刚寺中都是僧人,只有少数人能够以在家居士的身份在寺中静修。能够获此殊荣者,皆是醉心佛法,且大有感悟之人。

    李沐这少年,略懂和尚只是见了第一面,便邀请他去金刚寺静修,这对于他们来说,实在是有些出乎意料。

    费季礼表面不说什么,心中却是暗自留了个心眼。一会,他定要好好看看这个李沐的资质。若是他真的值得让略懂和尚出言相邀,那么自己也不介意给天玑宫带一个弟子。

    李沐此时不知道自己因为略懂和尚的一句话,让费季礼有了收他入天玑宫的心思。他还在考虑略懂和尚的邀请。

    金刚寺,李沐也有所耳闻。东城坊里有不少街坊也是信佛之人。他们每逢初一十五都会去附近渡济寺上香拜佛。不过,若是说起佛寺,渡济寺虽然也是古刹,但是远远比不上有天下第一寺之称的金刚寺。

    去金刚寺修佛?这可是李沐从来都没有想过的事情。不过,李沐也没有想多久,他直接摇了摇头。

    略懂和尚见李沐摇头,脸上笑了笑,他看了一眼一桑道人。他是以为李沐被一桑道人抢先一步,所以才拒绝了自己。不过,他也没表露什么。这本来也只是一件小事。

    再看始作俑者岳叶枫,他只是说了这句话之后,便直接进了照晚院的院门。略懂和尚有些无奈。

    一行人全都进了会客的大堂。宾主入座,自有奴仆送上了茶水。

    费季礼算是主导之人,所以坐在了主座。李沐借了一桑道人的光,也得到了一个座位。

    “诸位,我仅代表我天玑宫,欢迎太一道的一桑道长和金刚寺的略懂大师。”费季礼话未说完,“还有不懂小师父,叶枫居士。”

    “费前辈客气了。”略懂和尚喝了一口茶,然后说道:“其实,应该把我师弟放在我之前。”

    “哦?此话怎讲?”费季礼有些奇怪道。

    略懂和尚微微一笑,说道:“因为这次要和太一道传人切磋的,便是我这位不懂师弟了。”

    此言一出,倒是让费季礼有些震惊。他从得知消息的那一刻起,就以为是略懂和尚来和一桑道人切磋。没想到,竟然会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和尚来出战。

    “啊?略懂大师,这样是否有些不妥?”章婉容在一旁提醒道。

    “不不不,没有什么不妥的。师弟满腹经纶,轮机辨禅意,小僧甘拜下风。”略懂和尚呵呵笑道。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