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不懂不懂

    略懂大师的话音刚落,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不懂这个小和尚身上。他从一进门,便是安安静静,仿佛周围的人全部都与他无关。恰逢所有人目光注目,他也没有感到一丝异样。

    李沐也像其他人一样,打量着这个小和尚。在他身上,似乎完全看不到属于他这个年纪该有的稚气。反之,倒是有一股处之淡然的气度。这种感觉,李沐只在苏先生身上感受过。

    “不懂。”略懂大师见他还是呆呆的模样,忍不住出言提醒他。

    “啊?”小和尚似乎这才回过神。他一脸懵懂地看着自己的师兄。

    这幅表现,让费季礼有些皱眉。这就是金刚寺派来试水太一道弟子实力的弟子?天玑宫几位长老商议出来,特意让人去金刚寺拜谒方丈临光大师,好说歹说才让临光方丈答应由金刚寺出面。费季礼原本想着,应该是由略懂出面。毕竟略懂是临光方丈的得意弟子,在江湖上颇有几分年少成名的声名。

    不曾想,现在他看到的,竟然只是个有些木讷的小孩子。这让他有一种被耍了的感觉。

    “师弟,还不见过诸位师兄师伯。”略懂提醒道。

    “哦。”不懂小和尚从座位上起身,一丝不苟地一一行礼。

    看到他这幅模样,就连章婉容也感到有些疑惑。太一道的一桑道人,虽然年轻,但是有一种沉稳的感觉。换句话来说,就是至少看上去很靠谱。

    这番比试,逐月派和天玑宫站在同样的立场上,他们很想从比试之中确认这个传人到底得到了太一道的几分真传。如果真的是太一道的唯一传人。那么,这个一桑道人身上,就应该会有他们想要知道的秘密。

    曾经辉煌耀世,几同国教地位的太一道。其全盛时期,在东海之上所建的瀛洲仙山,太一道宫到底是在何方?

    那里是否蕴藏着开派祖师东皇道尊所留下的不死仙丹?

    这个秘密,是曾经和太一道渊源极深的八大门派想知道的。

    或许,金刚寺的僧众也想知道。

    那是太一道最大的秘密。

    章婉容的目光流转到一桑道人身上。一桑道人正在与不懂小和尚见礼。两人的姿势,俱是一丝不苟的恭谨。

    “见过小师父。”一桑道人笑着说道。一点都没有交手之前的剑拔弩张。

    不懂比他多了一分拘谨,带着一丝腼腆,“道长有礼了。”

    一桑道人接着说道:“我听闻贵寺邀我切磋一二,没想到竟然是和小师父你。”

    “可我不怎么会武功呀。”不懂小和尚挠着头说道。

    “那怎么切磋啊?”一桑道人苦恼道。

    “我也不懂。”不懂小和尚说道。

    两人话音未落,一旁的岳叶枫忽然说道:“不懂你哪里不懂武功了,都跟你说过了,照人脸打就可以了。”

    “啊?可师父说,打人不打脸。”不懂小和尚委屈道。

    岳叶枫撇了撇嘴,说道:“那老家伙的话,又怎么能信呢?”

    略懂和尚大为尴尬地说道:“能信能信,怎么不能信。”

    三人的对话,让在场的人有些无语。特别是岳叶枫,他用老家伙这三个字,去形容在禅林和江湖都是德高望重的临光方丈。这未免也太无礼了些。

    尧纨用手指点了点身旁的梁初透,笑道:“终于遇到比你这家伙更加让人无话可说的人了。”

    梁初透呵呵一笑,翻了个白眼。

    可费季礼却是从岳叶枫的态度中,感觉到了什么。根据略懂的介绍,这个岳叶枫只是在金刚寺修行的居士。照理来说,一个潜心向佛的居士,对于佛门之人,应该是带着崇敬之心的。哪怕他不是崇敬,至少也有一分尊敬在里面。他能无视礼节,说明这人可能并不是真正的居士。

    而他对于不懂的教训,略懂的辩解,还有对临光方丈的称呼。这些都让费季礼有了一种这个家伙在金刚寺辈分很高的错觉。

    “略懂大师,不懂小师父真的可以么?”费季礼迟疑道。

    “可以可以。”略懂打着包票。

    “会不会有些以大欺小?”章婉容在一旁说道。

    一桑道人点了点头,说道:“的确是有些这样的感觉。”

    “不妨事,大不了文试他来,武试我来。”岳叶枫用小指头掏着耳朵说道。

    一桑道人看了一眼岳叶枫,李沐发现他微微直起了身子。似乎看到那岳叶枫,他的身体变得有些紧绷。

    “行。”一桑道人答应下来。

    “既然如此,那么还请诸位移步。”费季礼顺水推舟,邀请众人往后院走去。由于天玑宫对于这样比试策划已久,所以他们在照晚院准备得很充分。原本作为小花园的后院之中,围出了一块空地。周围还放置了桌椅。

    不过,令李沐感到惊奇的是,他跟随众人一起来到后院的时候,椅子上已经坐了两个人。这两人一男一女,年龄都比自己大上一两岁的模样。

    两人之中的男子,穿着一件面料十分贴身的细织,白色外袍上刺了两三朵梅花,看上去十分干净典雅。再加上他本身身材高大,面色如玉。只是坐在那边,便凸显出一股贵公子的气度来。

    而他身边的女子,让人眼前一亮。这是一个娉婷袅娜的女子。她的相貌独占精致二字,可能对于男人来说,第一眼看到她,觉得她只是一般。若是看上第二眼第三眼,恐怕便要深深沉迷其中。

    她是属于耐看的,越看越有风韵的类型。

    看到这连个人,费季礼为众人释疑。他介绍道:“这两位,便是听闻佛道比试之事,前来观摩的武学院弟子。”

    “武学院?”李沐猛然抬起头。这就是武学院的弟子么?

    “博宁。”费季礼指着那男子说道。博宁也是站起身,对着众人微笑。费季礼又介绍那女子。“这位是虞鱼。”江湖少女没有世俗那么多规矩,介绍之时,自然要全姓全名。

    名叫虞鱼的少女,微微点了点头,算是与众人打招呼。只不过她这模样,与其说想与人打招呼,倒不如说是展示她的孤傲。

    因为,她没有笑。

    “这两位就是费师叔说过的那两个武学院的人么?”赵依妍看了一眼博宁,对于博宁的秀气面容,她倒是有几分惊喜。

    唐昭站在她身旁,略带无奈地笑道:“是啊。”

    刘小敏捂嘴笑道:“师姐,少看几眼哦。唐师兄在呢。”

    赵依妍脸上一红,推了刘小敏一下。“瞎说什么呢。”

    “对啊,瞎说啥,应该是我在,所以赵师妹,你就不要看别的男人了啊。”尧纨在一旁大言不惭地说道。

    “不要脸。”梁初透对自己的师兄做出了点评。

    “嘿,初透,你怎么说话的呢。”尧纨脸上一黑,就要摆出师兄的架势教训教训梁初透。

    看着八大门派的弟子在一旁调笑,李沐倒是插不上嘴。事实上,他觉得自己有些尴尬。因为他与八大门派根本搭不上边,所以也完全融入不了他们的圈子。若不是一桑道人在此,恐怕他也不会跟着八大门派的弟子走到这里来。

    一桑道人还是那幅风淡风轻的模样,似乎对于接下来的比试,他早已成竹在胸。

    “多谢各位成全我的心愿。”博宁那边,还在和费季礼和章婉容道谢。

    八大门派和武学院的关系算不上好,这次太一道和金刚寺弟子的比试,原本就是不公开的。最初费季礼接到博宁的要求时,他是拒绝的。

    可博宁的丫鬟虞鱼,却是拿出了一份东西。

    那是天玑宫近一年来,弟子做出的违反江湖道义的事情。只不过两三页纸的厚度,却是记载得十分详细。这算是天玑宫作为八大门派之首的丑闻。

    再加上博宁的自我介绍里,提到自己是风媒头子博雾的弟子。正是风媒头子这四个字,让费季礼改变了主意。风媒,是江湖上靠贩卖消息为生的人。而能够在风媒之中自称风媒头子的,那就只有博雾一人。

    江湖传闻,博雾姓博名雾,手下掌握了一众风媒,天底下就没有他所不知道的事情。博宁是他的弟子,那么费季礼也不介意卖他一个面子。

    看到博宁的态度,倒是让费季礼觉得有些好感。“诸位,落座吧。一桑道长,不懂小师父。还请两位稍做准备。”

    不懂小和尚点了点头,而一桑道人则是将背上背着的行囊交给了李沐保管。

    李沐倒是没有什么异议。

    “这次机会十分难得,大家一定要打起精神,聚精会神地看。看看他们比试时的招式运用,可以让你们少走许多弯路。”章婉容在一旁,对着自己门下的弟子进行教导。

    通过太一道弟子和金刚寺弟子比试,来开阔自家弟子眼界,并且让自家弟子能够通过这场比试学到一些东西。这是除了验证一桑道人是否为太一道弟子之外,其他两个考量。

    李沐没有和别人说话,他抱着一桑道人的箱子,看着一桑道人走到场地正中。而不懂和尚,则是一步步向他走去。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