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人去楼空还有人

    听到这里,李沐不知道自个心中是个什么滋味。若那美女真是陈媛,恐怕她已是凶多吉少。

    赵临三吃了些饭,然后找来纸笔,将李沐所说的细节全都记了下来。末了,他对李沐说道:“我想,小兄弟你最近也应该明白。武学夏试在即,来自各地的习武之人汇聚于此,松阳城内可谓鱼龙混杂。我们这些捕快全都忙得不可开交。”

    “追杀你的人,线索太少。我们只能先帮你留意着。你最好去找个安全的地方躲避一阵子。只要坚持到明天,夏试召开。定然是万无一失的。”

    李沐点了点头。

    “那就这样吧。一定要记得按我说的做。最近两日晚上都是宵禁,切不可在街上闲逛。”赵临三叮嘱道。

    “多谢大人。”李沐又是道了谢。他虽然很想问问清楚关于漕帮舵主遇袭这件事,但是,他还是忍住了。自己在这里问得越多,恐怕越不是什么好事。

    所以他决定自己去一探究竟。

    李沐与赵临三等人告别,然后出了他们所在的屋子。赵临三警告了李沐,今晚松阳城还是宵禁。可此时天色并不算晚,李沐想了想,自己来回一趟,应该是来得及的。

    于是,他往载茄坊而去。

    李沐一路向南。载茄坊在南方,他认准了方向,总归是没错的。

    他这一路,算是小心翼翼。刚才那个突然冒出的杀手,让李沐有些杯弓蛇影。他怕周围的角落中,路边的阴影里,随时都会跑出一个人来杀向自己。

    于是他处处小心,尽量挑着人多的地方走。

    天色越来越暗,街上的行人也越来越少。

    李沐终于看到了熟悉的景物。

    那一幢大宅改成的小屋,出现在眼前。那是陈媛陈渊姐弟住的地方。李沐远远地望着,发现里面并没有掌灯。这样看来,里面似乎并没有人。

    “看来,十有八九是真的。”李沐自言自语道。他走向门口,发现这么晚了,竟然还有一个人站在这里。

    那人挺瘦,穿着一身墨绿袍,看上去颇为怪异。看年纪,仿佛跟岳叶枫差不多。

    李沐用眼角打量了一眼他,想要转身走。

    结果那人已经转过身,一双狭小的目光向着李沐望来。

    “小哥儿是来找人的?”他的声音有些嘶哑,听上去不太好听。

    李沐愣了愣,心思急转。

    陈媛家里人去楼空,而且家中有奇怪的人蹲守。这几乎可以验证大半李沐听到的事情。

    这个时候,他如果说来找人,势必会让这个绿袍人联想到自己和陈媛有关系。若是这样,恐怕要引火烧身啊。

    他如此想着,决定以沉默应对。

    可惜绿袍人把他的迟疑看在了眼中,李沐的想法是对的,但是他的反应却慢了。十六岁的少年,人生经验还是欠缺了一些。在多疑的人眼中,这一点迟疑,足以说明很多东西。

    绿袍人咧嘴笑了起来,说道:“恐怕你找不到了。因为我们也找不到她。如果你知道她在哪,那么就再好不过了。”说着,他向李沐走了过来。

    “啊?我只是路过啊。”李沐努力装出一副无辜的模样,但是微微后退的脚步,却出卖了他的内心。

    绿袍人看在眼里,说道:“小兄弟,还请你帮帮忙。”

    话音未落,他脚下一踏,身形一晃,就向李沐扑来。他伸出同样干枯的手掌,指尖之上,也是闪耀着绿色的光芒。李沐一惊,连忙转身就跑。

    可他才刚跑出两步,就被一只绿色手掌抓在肩头,一把抓了回去。

    这绿袍人的实力,远远高出李沐。李沐这点速度,绿袍人还真没放在眼里。他一手掐住李沐的脖子,另一手并指如刀,中指的指尖就刺在李沐的血脉之上。

    只消轻轻一刺,李沐便会死去。

    李沐受他性命要挟,连大气都不敢出。

    “你和那女人是什么关系?”绿袍人开始质问李沐。

    李沐嘴硬道:“什么女人,我听不懂你说什么。”

    “嘿嘿,你觉得我会相信你么?”

    “会……”李沐还是那副无辜的模样。

    绿袍人忽地沉下脸,阴恻恻地说道:“我倒是很喜欢你现在这模样。嘴硬的鸭子死后,肉好像会更加好吃。”

    “不管怎样,宁杀错,不放过。小子,跟我走。”绿袍人一推李沐,让李沐往前走。

    “放开我,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李沐挣扎着。

    绿袍人冷冷一笑,伸手点了李沐的穴道。李沐血脉受阻,行动被制住。绿袍人将他抗在肩头,往前走去。

    李沐心中叫苦,自己接二连三卷入各种意外之中,被人挟持绑架,任人揉捏。可自己偏偏毫无反抗之力,只能忍气吞声,实在是窝囊。若是自己武功高强,哪有任人为所欲为的道理!

    想到这里,他深感自己无力,心中却是更加坚定了想要变强的决心。

    李沐挂在绿袍人肩头,口不能言,身不能动。只能随着绿袍人的走动一摇一摆。但是走了一段路之后,绿袍人却忽然站住了。

    因为他转过拐角的时候,与一个从另一边走来的人撞了个满怀。

    “哎哟!”被撞那人叫了一声。

    李沐听着那声音有些耳熟,略微回忆,发现那声音的主人,竟是岳叶枫!李沐心中涌起一股狂喜。岳叶枫竟然会在这里!这下自己可有救了!可惜他无法发出声音,否则定然要大声呼救。

    “你这人,半夜扛着人乱逛不说,撞人一脸,也没个声响。怎么?扮鬼呢?”岳叶枫的声音带着无比的戏谑,但是此时在李沐耳中,却是无比的亲切。

    “抱歉。”绿袍人冷冷地说了一声。算是道歉。

    由于绿袍人抱着李沐的腿,将李沐抗在身上。岳叶枫从正面来,只能看到李沐的屁股。岳叶枫对李沐,可没有熟悉到看一眼屁股,就能认出这屁股属于李沐。

    所以他还没有认出,绿袍人身上扛着的就是李沐。

    绿袍人既然已经道歉,岳叶枫也不是不依不挠的主。他与绿袍人擦身而过,口中还哼着小调,看起来这件小事并没有坏了他的心情。

    “拜托,不是这样吧!不要走啊!救我!救我!”岳叶枫哼着小调走远,李沐心中急切地大喊。可惜他无法喊出声,岳叶枫根本听不到。

    绿袍人转头仔细盯着岳叶枫的背影,他蹙起了眉头。这人,他有着一股莫名的熟悉。不过,他想不起来到底在哪里见过了。他回过头,索性不再去想。眼下要紧的是,要把这个小子送回分舵。

    猪皇已经动身,正在前往夙州的路上。自己必须在猪皇到来之前,找出眉目,否则,便是自己的无能了。

    绿袍人这么想着,想要继续往前走。

    “等等!”岳叶枫忽然叫住了他。

    绿袍人转过身,略带戒备地看着岳叶枫。“何事?”

    “那个。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你肩膀上扛着的那个倒霉鬼,似乎很像我认识的人。”岳叶枫说道。

    “哦?那是你看错了。”绿袍人冷冷地说道。

    岳叶枫似乎很困惑,他说道:“能让我看看么?”

    “恕难从命。”绿袍人回了他一句。

    “哦?当上漕帮供奉之后,某些人的口气也大了不小么?”岳叶枫瞥了绿袍人一眼,眼中是那一丝隐藏得极深的冷意。

    绿袍人听岳叶枫叫破自己身份,心中也是悚然一惊。

    “鹦哥儿,你这样便是过分了。”岳叶枫笑眯眯地笑着。而被岳叶枫成为鹦哥儿的绿袍人,则是浑身一震。他气急败坏地吼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什么人?只是个出家人而已。”岳叶枫如此说道。“出家人不打诳语。我要你放下那个人,你就给我放下。”

    “我凭什么听你的!”绿袍人第二次大声质问。

    岳叶枫呵呵一笑,说道:“就凭,你打不过我。”

    “不试试又知道呢?”不这个字还在耳边,知道这两个字却已经近在眼前。因为绿袍鹦哥的身影已经动了。他左肩扛着李沐,却没有丝毫影响速度。

    一爪向前,鹦哥儿信奉的信条,是先下手为强。

    这一爪向前,带着凌厉的意味。

    可鹦哥儿的指尖,将要触及岳叶枫衣衫的时候。李沐脑海之中仿佛听到了古刹禅钟。李沐他看不到,所以他完全无法理解鹦哥儿现在脸上复杂的表情。

    他伸手成爪,的确爪向了岳叶枫。可就是这样一件寻常的事情,按照常理,他密布真气的利爪会撕破岳叶枫的衣衫,将这个没眼力劲的路人撕碎。

    可惜,他遇到的岳叶枫。

    这一爪,于岳叶枫衣衫三寸处,再也无法寸进。

    一个斗大的卐字,凭空现于岳叶枫身前。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