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应该有的同伙

    李沐注意到了岳叶枫的表情,不过他没有太多时间去询问他为什么表情会变得这么难看。因为背上的沈砾牵扯了他的注意力。

    沈砾在李沐背上,呼吸声在李沐耳边。可他是气若游丝,时有时无,好像随时都会死去一般。这让李沐时时刻刻都提着心。

    “岳居士,他……“”

    岳叶枫沉浸在自己的回忆之中,没有理会李沐。因为这把剑,他想起了许多人,也想起了许多事。

    李沐继续向前奔跑着,忽然,岳叶枫一巴掌直接推在了李沐肩上。

    李沐一愣神的功夫,整个人已经侧身飞了出去。

    “怎么回事?”李沐满脸愕然。

    可仅仅是过了片刻,不,比片刻更短。可能只有一个弹指的时间。

    一道闪耀的剑光泠然绽放在李沐方才的位置。如果不是岳叶枫的那一巴掌,那一道剑光盛开的地方,将是李沐身上。岳叶枫做完这一切之后,他抬头望着前方一片屋顶。

    有一个人,独立其上。

    那人左手握剑,神色平静。仿佛刚才那可以将李沐斩杀的那一剑,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岳叶枫在下,那人在上,岳叶枫脸上的表情带着几分凝重。

    “果然是有同伙的。”那人嘟囔了一声,从屋顶一跃而下,落在岳叶枫面前。

    岳叶枫眉头一皱,“什么同伙不同伙。你这家伙,又是何人?”

    那人正色道:“在下宗师堂地字宗师朱逸之。奉命捉拿尔等。”

    “嗯?你这名字倒是不错。不过,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岳叶枫疑惑道。武学院宗师堂,岳叶枫自认自己没有和他们扯上过关系。他们又怎么会突然冒出来,说是要捉拿自己?

    朱逸之左手举剑,一副准备动手的模样。在他眼中,岳叶枫的态度,让他十分不爽。“你们犯下如此重罪,已是罪不可恕,安敢在此狡辩?”

    “喂喂喂,年轻人,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岳叶枫的脾气也上来了。之前朱逸之出手偷袭,岳叶枫已经心有芥蒂,如今他又不给解释,一味说要把自己捉拿归案,他哪里还能忍?

    “看剑!”朱逸之干干脆脆,直接以剑作答。他手中的剑,是有些耀眼的银白。也只有这样的剑,才能劈出刚才那样的剑光。

    朱逸之手腕一抖,剑锋之上的银白色光晕,仿佛更加凝聚了。

    “藏意于气,年纪轻轻,倒是修炼出了剑气剑意。”岳叶枫说话的内容里面尽是夸奖,可是他的语气,哪里有半分真心夸奖的意思?

    “不过,也正是因为年轻啊,所以能放不能收。剑意散漫四下奔突,看上去好像威力无穷,其实不然。”岳叶枫的口气,像是师父在教训徒弟。

    朱逸之的剑,其实是瞬息而至。不过岳叶枫没有任何害怕的心思。哪怕剑到眼前,他也没有丝毫慌张。他侧身,退步。以一个十分精巧的姿势,避开了朱逸之这一剑。

    不过朱逸之并不想这么放过岳叶枫,他挥剑横劈,接上了上一招的变化之势。这一下应对,朱逸之的反应可以说是极快的。

    岳叶枫也是一挑眉。他不得不伸出手掌,以真气汇聚,来抵挡这一剑。

    这一挡,手掌与长剑相交。两人都是变了脸色。

    朱逸之震惊于此人竟敢用肉掌来抵挡自己的霜月剑。要知道自己这把剑,可是出自霖州绿水畔,红泥剑炉。红泥剑炉是当今世间最好的剑炉。也是十三魁首之一,当世大匠,人称补天手——莫名的剑炉。

    江湖之中凡是用剑之人,就没有不渴望从红泥剑炉中求得称手兵器的。

    朱逸之从武学院之中脱颖而出,在宗师堂摸爬滚打到了地字号之后,才有幸得到了这把出自红泥剑炉的霜月剑。霜月剑因其清亮如月的剑身而得名。得到此剑之后,朱逸之视若珍宝。

    霜月剑的锋利程度,朱逸之心中很清楚。寻常凡铁所铸的兵器,根本捱不过三下。若是用来杀人,别说什么肉掌,霜月剑一剑便可斩断骨头。

    可就是这么锋利的一把剑,竟然被一只手掌挡住了。这怎么可能?难道这人是十三魁首之一的卜言君么?这不可能啊,卜言君的样貌,他们宗师堂又怎么会不清楚?

    再说,眼前这个大头胖子,怎么能和江湖之中,最为俊美的一先生,三公子之中的卜先生相比?

    可不是卜言君,谁又能将一双肉掌练到如此地步?

    难道是靠真气么?

    若是只凭真气就能够当下自己剑气催发的霜月剑,那么这人的实力,要高到什么地步?

    朱逸之心中满是疑惑。

    而岳叶枫这边,则是对朱逸之的实力,有些惊讶。朱逸之的年纪,对于岳叶枫来说,绝对是个年轻人。之前岳叶枫夸他夸得阴阳怪气,但是那只是岳叶枫看不怪朱逸之那盛气凌人的态度而已。

    朱逸之最多二十多岁,绝对不会超过三十。这个年纪,踏入纳精境界,算是普通水准。能够成功突破纳精境界,进入藏意境界,那便是天资上佳之人。

    岳叶枫在沈砾体内感受到的那道剑意,应该就是来自朱逸之。而他之前的凭借,只能算是在言语上挤兑下朱逸之而已。若是真的动起手来,朱逸之还真的不容小觑。

    两人这么一交手,各自都留了心眼。

    岳叶枫手结佛印,调动真气。他可不想阴沟里翻船。岳叶枫如同对付鹦哥儿一般,手结外狮子印,调动真气,一掌而出。

    明王大威咒!

    佛门内功,有其温润固本之功,也有刚猛无铸之威。这深合佛门低眉菩萨,怒目金刚之意。

    岳叶枫睁目,自有金刚威严。

    “喝!”他吐气开声,一掌拍出。

    朱逸之见状,神色骇然。岳叶枫这一掌之中所蕴含的磅礴真气,是他从未感受过的强大!

    “避避避!”朱逸之还未动作,夜空之中便有三个大字传来。

    来人将一个避字,喊了三遍。

    第一个避字,似乎还很远,而第三个避字,已经来到极近处。

    朱逸之的身旁忽然多了一人。那人手持一根拐杖,一杖击出。岳叶枫可不管这个半路杀出的程咬金。他一掌平推,径直将两人一同打飞了出去。

    岳叶枫打完这一掌,看也不看那两人,直接退到了李沐身边。

    李沐此时已经有些看呆了。从岳叶枫将他推开,到朱逸之袭击而来,再到岳叶枫一掌打退朱逸之和另外一个帮手,这段世间,不过片刻而已。

    李沐甚至还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岳居士。”

    “别说话。”岳叶枫继续为沈砾渡入真气续命。不过,他的目光却是看向了朱逸之,还有出现在他身边的那个老妇人。

    那老妇人拄着拐杖,看上去一副弱不禁风的模样。但是岳叶枫知道,自己刚才那一掌,大半力道都被这个老妇人用那根拐杖给抵挡了下来。

    “后生,你这差点就吃了大亏。”老妇人絮絮叨叨地说道。

    朱逸之脸上一沉,说道:“我可以挡下来。杨婆婆。”

    “如此澎湃的真气,江湖中我只听说过任平生,眼前这个人,竟然也有如此深厚的内功。实在是令人惊讶。”杨婆婆说道。

    “婆婆,这人应该是之前那个贼人的同伙无误。”朱逸之向杨婆婆解释他自己的判断。

    杨婆婆眯起了眼睛,她望向李沐,看到了在李沐背上的沈砾。“我也觉得此人定有同伙。否则,只凭那个连纳精境界的没有的小鬼。是如何从层层保卫之中,将贡品取走的呢?”

    “杨婆婆。天字第一号的那位大人,可是交代我们只可追查,却不可向外人提起贡品丢失一事。”朱逸之回想起了之前的命令。

    “我和你是自己人。当然,还有其他人应该也来了。”杨婆婆遥望了一眼东方。“本来,只要明天夏试不出问题,老身还可以安安稳稳地休沐几日。没想到出了这档子事。”

    “现在他们点子扎手,我们想要拿下他们,必须要多些人手。”朱逸之说道。

    杨婆婆笑道,“他们已经来了。”

    岳叶枫此时的脸色很不好看。因为他发现他们已经被人包围。一条长街,前后都有人。路边的屋顶上,也是影影绰绰。略略一数,足有七八人。

    “李沐,你认识的这个人,到底什么来路。他又犯了什么大事?竟然惹得宗师堂都派出了这么多人追击?”岳叶枫问道。

    李沐回答道:“老实说,我不认得他。只能说是萍水相逢。他在我被追杀的时候帮忙阻了一阻,所以我才觉得该救他的。”

    “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只有两条路。”岳叶枫伸出了两个手指头。

    “一,把沈砾交给他们。”岳叶枫说完,便不说话了。

    “这不是才一条路么?”李沐奇怪道。

    岳叶枫撇撇嘴,“死撑这种事情,可不划算啊。”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