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星空里,佛鬼手谈(上)

    “哦?”朱冬雍挥了挥手,示意让自己的人后退一些。大有一副要动手的模样。

    岳叶枫呵呵一笑,也十分装逼地挥了挥手。可他身后的一桑道人却是不知趣地向前问道。“岳居士,姜前辈,您这是要动手么?”

    岳叶枫没好气地说道:“不动手,难道只动口么?既然你叫我一声姜前辈,难道你不知道这个姓朱的贱人和我有什么恩怨么?”

    一桑道人苦笑道:“小道知晓。”

    “那不就得了,你看,我们将近有二十年没见了。是不是应该好好谈谈?”岳叶枫说着,向前走了一大步。

    “那我先救李沐?”一桑道人说道。

    “嗯,交给你了。”岳叶枫说完,自顾自地活动起手腕脚腕来。“来吧,好久没见你那把丑得要死的杀猪刀了。来来来,打一架。”岳叶枫的语气,越说越兴奋。

    可没等朱冬雍回应,董汶却忽然说道:“看来人老了,似乎也没有用了。说话也没有人听了。”

    听到这话,朱冬雍微微一笑。而岳叶枫则是得寸进尺地说道:“是啊是啊,本来就是这样的。”

    董汶冷哼一声,说道:“有些人再给他二十年也没有什么长进。”

    “有些人二十年也还是倚老卖老的样子。”岳叶枫说道,若是论针锋相对,岳叶枫还真没怕过谁。

    “看来,老夫不出手,你是死缠烂打,没完没了了。”董汶一拢袖子,他的意思是他要出手。

    “怕你不成?”岳叶枫也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

    “好啊,那就动手吧。”董汶轻声地说了一声,然后双掌从袖中伸出,一掌向岳叶枫而来。岳叶枫说他倚老卖老,可董汶真的没有一点这个意思。他仍然抢攻,并没有一丝放水的意思。

    这一掌来得迅疾。哪里像是一个古稀老人出掌?

    岳叶枫双臂一振,明王法相于身后显现。面对曾经的天字第一号,现在的天字第二号,岳叶枫嘴上不当回事,可行动却已经暴露了他的内心。他绝对是全力以赴,没有丝毫情敌的心思。

    明王法相,是他出神境界的标志,也是他火力全开的表现。

    岳叶枫双掌齐出,迎上了董汶的双掌。“呯。”两人四掌相交,气劲四溢纵横。

    只是对上一掌,两人一触即分。

    岳叶枫收回双掌,将双掌背到身后,掩饰住自己手掌的颤抖。而董汶则是好整以暇地双手归于袖中。“看起来,金刚寺中修生养性,让你的功力有所提升啊。”

    “谬赞谬赞了。”岳叶枫嘴上说得轻巧,但是实际上对于自己和董汶的实力对比,他心里已经了然。

    只是对掌,自己动用了明王法相,而董汶却没有动用他的出神意象,高下其实已分。再加上自己双手刚才触碰之后,感受到的那雄浑掌力,岳叶枫发现自己并不是董汶的对手。

    这倒是让他感到无比惊讶。

    毕竟拳怕少壮这个说法,几乎是所有江湖人的写照。每个江湖人都会有那么一天,只要年过半百,不管之前境界如何,武功都会走下坡路。

    二十年前,董汶就差不多接近这个年龄界限了,二十年之后,董汶还活着就已经是个不大不小的奇迹了。没想到随着年龄增长,他的武功并没有减弱,反而有更上一层楼的迹象。

    “奶奶的,这是个什么道理!”岳叶枫心里十分不服气。

    董汶的传说他听过,从不会武功的文官到出神境界高手,这已经是只能用奇迹来形容了。曾经他和董汶交过手,那还是他明王大威咒有所小成,尚未大成的时候。那时,岳叶枫他也还年轻,多多少少有些年少轻狂,以为天下没几个人打得过自己。鲲鹏帮帮主不屑一世,出言不逊,结果被董汶教育了。不仅落败了不说,还被董汶像教训孩子一下打了屁股。可谓是岳叶枫人生之中的奇耻大辱。

    直到岳叶枫最后解散鲲鹏帮,他再也没机会找回场子。至他这次从金刚寺出来,陪着略懂和不懂前来赴约,他还以为董汶熬不过年岁,应该已经去世。可结果人家活得好好的,而且过了七十岁,功力似乎也没有下降。这实在是太让人震惊了!

    这世上真的有这样的人么?

    岳叶枫盯着董汶,有些难以置信。

    “哈哈哈,姜涔,你吃瘪了啊。”朱冬雍在一旁鼓掌道。岳叶枫吃亏,还是当着自己的面吃了个暗亏,朱冬雍心里别提有多爽了。

    与之相对的,朱冬雍爽了,岳叶枫可就不爽了。而且是很不爽。“老猪,我打不过太史大人,打你还是毛毛雨啊。”

    “哦,这话说得,不知道的还被吓死了呢。”朱冬雍仿佛也找回了年轻时的心态,“来来来,二十年不见,我们好好叙叙旧。”

    说着,朱冬雍从外衣之中摸出一把刀来。刀不长,可能连一尺都不到。这让那把刀看上去就像一把杀猪刀。

    事实上,它真的是把杀猪刀。而且还是世上唯一一把用玄铁打造的杀猪刀。

    在认识朱冬雍之前,岳叶枫从来不相信有人会无聊到耗费玄铁这种打造神兵利器的材料去打造一把杀猪刀。但是朱冬雍让他相信了。

    他和这把名叫剔骨的杀猪刀交手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但是每次都是在伯仲之间,难分高低。

    这也是他不排斥朱冬雍和自己齐名的原因之一。

    在岳叶枫的江湖生涯之中,朱冬雍的剔骨刀和他的解猪刀法,实在是浓墨重彩的一笔。

    说起朱冬雍的杀猪刀,就不得不提起朱冬雍以前的经历。

    朱冬雍出生于一户贫寒的家庭,自幼吃不饱,穿不暖。家中又有兄弟姐妹嗷嗷待哺。于是他找到了村里的杀猪匠,做起了学徒。

    学徒可不好当,前三年师父除了教你手艺之外,只包吃住。你要是挣了钱,都得上交给师父。师父叫你做什么,你就得去做什么。

    朱冬雍从一个学徒做起,出师之后,手艺更胜于蓝。或许是对于刀的敏感,他杀猪的手艺,由生渐熟,最后熟能生巧。比起那个出了名的杀牛师傅庖丁,朱冬雍在杀猪这一块,可能也不承多让。

    一只猪放血之后,用铁钩勾在朱冬雍面前,朱冬雍只需拿起杀猪刀,几下就能让猪骨肉分离。

    凭借高超的手艺,他不仅帮人杀猪挣钱,还自己搞起了肉摊。一时间生意做得风风火火。

    可天有不测风云,朱冬雍一次与泼皮无赖起了争执。那几个泼皮无赖仗着领头的大哥是县官子侄,不仅要强买朱冬雍的肉,还要讹诈他的钱。

    朱冬雍再三忍让不过,最终怒火上头,抄起杀猪刀就杀了过去。

    那些泼皮无赖见机不妙,四散而逃。可那带头大哥却是被朱冬雍失手杀死。

    县官追究之下,朱冬雍不服。于是带着杀猪刀对抗起了县府捕快,并且逃离了家乡来到涯城。

    在这一路上,他也遇到了不少事情。渐渐的,他发现,杀人其实和杀猪没有什么区别。

    解一个人和解一头猪也没有太大的区别。

    于是,他有所领悟,转而进修自己杀猪的刀法。

    再后来,他得刀术大家指点,不断完善自己的刀法。

    最后,才有了如今朱冬雍的解猪刀法。

    实力提升的朱冬雍,也在涯城开始了打拼。谁都没有料到,他会凭借一把剔骨杀猪刀,成为涯城之中的两大势力之一。

    其实在某些过程上来说,朱冬雍和姜涔是同一类人。他们的经历也差不多。

    可惜他们从第一眼看到对方开始,就一直觉得这个人无法成为朋友。反倒是仇敌更像一些。

    面对岳叶枫的挑衅,朱冬雍也并没有打算忍下去。他抽出杀猪刀就是一个态度。一个必杀的态度。

    “来啊!”岳叶枫叫喊着,明王法相直扑而上,

    朱冬雍也没有轻敌,他握着单刀,一刀劈出。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