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破

    李沐看着一桑道人冲自己而来,知道他是为了救自己而来。

    他看了看周围满心戒备的漕帮帮众,趁着他们注意力被一桑道人吸引的档口,他突然发难。李沐伸手一掌,推在了拿着九仞剑的漕帮帮众身上。那人还未来得及反应过来,踉跄几步。李沐趁此机会,直接拔出了九仞剑。

    一剑入手,李沐那种感觉便又回来了。

    他长剑一挑,逼退身前那人的反扑。然后退步进剑,转身刺向沈砾旁边的那人。

    那人目露凶光,拔出了随身短刀就向李沐扑来。

    李沐手中有剑,心中多了几分底气。他岿然不惧,直接迎了上去。刀剑相交,九仞剑被崩了回来。对方短刀的力量明显强于李沐。

    李沐没有学过剑法,出剑全凭感觉。招式是可以天马行空,但是与招式所匹配的气机运转,还有劲力收放,那是一点都没有。

    所以他吃了亏。

    短刀隔开李沐的九仞剑,直扑李沐而来。

    刀尖在前,对方这一突,为的就是速度够快,一招制敌。

    李沐盯着刀尖,脑中没来由地一痛。他很害怕这样尖锐的东西对着自己。从小到大,他都是这样的。哪怕是一根针对着他,也会让他眉头收紧。现在是一把短刀,足以让他呼吸急促。

    好在这一刀在李沐身前一尺停下了。因为握刀那人倒在了地上。

    一桑道人收回手,一把抄起李沐,扛在了肩膀上。“道长。”李沐还想说些什么,但是一桑道人却摇了摇头,示意他一会再说。

    “对了,沈砾!”李沐一指沈砾,“道长,我们最好把他也带走。”

    “嗯?”一桑道人低声问道,“他不是宗师堂要的人么?”

    “他们要的是鲛珠,昨晚他们就已经搜过了。他身上没有,所以才会怀疑到我和岳居士身上。”李沐知道现在事情紧急,所以语速很快。

    “如果他们找不到南海鲛珠,就会一直来找我们。这才是麻烦的地方啊。”李沐说着。他昨晚就考虑清楚了这件事,想要解决麻烦就必须从沈砾身上拿到鲛珠。“所以,他是关键!”

    一桑道人闻言,脚下一踏,腾身而起,撞开了围着沈砾的人,将沈砾也扛在了肩膀之上。

    “等等。”沈砾忽然说话了,“剑鞘。”他指着九仞剑的剑鞘。它还被握在漕帮帮众手里。一桑道人想了想,一脚踏在那人手腕上。那人吃痛松手,一桑道人脚尖一挑,剑鞘腾空而起。

    李沐眼疾手快,一把抓过。

    做完这一切之后,一桑道人转身就跑。

    可是,他没跑出几步,就停下了。

    因为他再向前,会一头撞进一片星空里。

    这片星空,便是董汶的出神异相,周天星斗。

    “角、亢、氐、房、心、尾、箕。青龙七宿。”一桑道人熟悉星图,认出了青龙七宿。说是青龙,其实也叫苍龙。乃是东方的星空。

    现在当然不是看天数星星的时候,但是这片星空是董汶的星空,它阻拦了一桑道人的去路。以一桑道人不得不停下脚步。

    一桑道人转头看去,剔骨猪皇朱冬雍和岳叶枫缠斗在一起。董汶虽然被他们俩夹在中间,但是他却在打斗之中,暗暗留意着一桑道人的行动。

    “把人放下。”董汶淡淡说道。

    一桑道人仔细看着眼前的星空,没有说话。

    董汶双掌一推,从岳叶枫的纠缠中脱身。岳叶枫眼见一桑道人得手,哪里肯放他过去?可架不住一旁还有一个朱冬雍。只要岳叶枫不如意的事,都能让朱冬雍觉得很满意。

    朱冬雍乐得见到姜涔吃瘪,所以他想也不想,直接出刀阻拦。血色骷髅竭尽所能地阻拦了不动明王的去路,就差冲上去抱着不动明王尊了。

    董汶得此机会,毅然抽身,往一桑道人处而来。

    两人相距不过数十丈,凭借董汶的速度绝对是瞬息而至。

    一桑道人脸色凝重,董汶的实力太过惊人,如果落在董汶手里,恐怕再也无法脱身。他的本意原本是不与武学院宗师堂为敌的,但是岳叶枫告诫他,宗师堂并不是一个可以讲道理的地方。而且现在的局面,恐怕也不容许他在这里讲道理。

    为今之计,只有先带李沐和沈砾躲过这番事端,弄清楚事情真相之后,再去定夺。

    “南海鲛珠。”一桑道人咀嚼着这个名称,这样东西,他似乎听说过。

    “给我剑!”一桑道人伸出右手,将九仞剑握在了手中。

    李沐不知他是何意,见他拿剑,心中有些诧异。在他印象中,一桑道人似乎是以拳脚功夫见长。难道一桑道人也会剑法?

    “吉日兮辰良,穆将愉兮上皇;抚长剑兮玉珥,璆锵鸣兮琳琅……”一桑道人引亢而歌。他单手握剑,虽然肩上扛着两人,但是他的动作很稳。

    九仞剑在他手中,仿佛镀上了一层迷蒙的光彩。面前那万点星空,都在这一剑前黯然失色。

    一桑道人出剑,由上之下,划开了星空。

    董汶急扑而至,见到这番光景,浑身僵住。

    一桑道人持剑划开了星空,从星空的裂缝之中,飘然而出。那风姿,宛如天仙。

    李沐在最近距离感受到了这一剑,他忽然觉得有些疲惫。因为那一剑之中,透出的煌煌气息,让人有些喘不过气。

    “这不合道理。”董汶停下行动,望着一桑道人行走的背影。从他一夜入出神,修炼出出神异相之后,从来没有人如此轻而易举地破开过他的周天星斗。

    天字第一号的曲烟霞可以战胜自己,但是她绝对没有办法破开自己的异相。

    江湖之中与自己经历相似的任平生,他可以用取巧的办法跳出星空之外,却无法破开星空。

    这两个人,都是当今江湖高手之中的高手。他们都没有办法破了自己的周天星斗,那个小道士凭什么一剑就能破开星空?

    “等等。道士?”董汶忽然皱起了眉头。天下修道之人不少,练武也是修行的方法之一。所以道士之中,也出了不少武学宗师。可在他的印象中,似乎也没有这么年轻的道士。

    董汶闭上了眼睛,方才一桑道人那一剑又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这一剑的剑招,没有丝毫出彩之处。只是简简单单地一剑。哪怕是把剑给了一个孩童,恐怕他也能使出这样的剑招。

    这一剑的精髓,在于剑意。

    剑意是什么?剑意便是剑的神意,亦是用剑之人的心意。

    藏意境界藏的是什么意?便是自己的心意。藏意藏意,藏有两种意思。一是指原本潜藏在内心深处的本意,二是指习武之人要引出自己的本意,明白本心,然后将神意融入自身武学。这也是一种藏。

    而用剑之人,一生修剑,将本意融入武学,便是将本意融入剑中。于是自然会多出一种剑意。

    董汶在宗师堂也有二十多年的时间了,遇上的江湖中人不少,遇到的名剑剑气剑意绝不是少数。可是,那股宏大而又霸道的剑意,他还是第一次感受到。

    哪怕太子陈志豪习得天子剑,那剑意还是差了太多。

    一桑道人那一剑,仿佛他便是星辰宇宙的主宰。

    于是自己这片星空,变成了鱼肉,在他剑下,任凭宰割。

    “这是什么样的门派,才有这样的剑法?才有这样的气度?”董汶不禁在脑海之中思索起来。一个原本沉在脑海深处的门派,忽然浮现在董汶脑海。

    “太一道?”董汶自己都有些不相信自己会想起这个门派。不过,也只有曾经国教般的地位,才能养育出如此霸道的气度吧?

    “九歌之中的东皇太一么?”董汶喃喃说道。

    董汶这边停手,一桑道人终于得到机会,逃离了是非之地。一桑道人带着李沐和沈砾奔出三四里,这才停下来观察身后的动静。

    见没有追兵追来,一桑道人放下了李沐和沈砾。

    李沐还沉浸在先前那一剑的风姿之中,久久不能自拔。而沈砾则是长出了一口气。没有被宗师堂抓住,实在是万幸。自己将南海鲛珠藏起来,果然是对的!

    沈砾瞥了一眼李沐,“没想到这个家伙,还有这么厉害的帮手。”他感慨着,看向一桑道人,正好撞上一桑道人的目光。两人目光一触,沈砾忽然如同做贼心虚一般移开了目光。

    “李兄弟,醒醒,快告诉我南海鲛珠到底是怎么回事?”一桑道人整了整自己的混元巾。

    李沐仿佛此时才回过神来,他第一眼看向已经入鞘的九仞剑,然后,他才面向一桑道人。

    话说一桑道人带着李沐和沈砾顺利脱身,岳叶枫立马就停手不动了。“呵呵,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咱们后会无期咯,拜拜了您呐。”他也不管朱冬雍还想不想打,反正他是不打了。不仅不打,他还撒开腿就跑。

    董汶现在是愣在那里,但是等他回过神来,恐怕要把这件事算到自己的头上来。岳叶枫相通此节,哪里还敢多留?

    朱冬雍见岳叶枫跑得比兔子还快,想笑都笑不出来。世事难料,姜涔这样的豪杰人物,竟然变成了个泼皮无赖。“罢了,既然这几个人有姜涔护着,想要抓回来就难了。”朱冬雍曾经是岳叶枫最大的敌人,也是最了解岳叶枫的人。

    “我们走。”朱冬雍对着一种漕帮帮众说道。一桑道人的动作他看在眼里,但是自己这群帮众是什么实力,他一清二楚,所以也没有去苛责他们。

    就在这个时候,其中一个帮众捂着右手上的伤口,走到了朱冬雍面前。“猪皇大人,小的有一件事要禀报。”

    “说吧。”朱冬雍停下了脚步。

    那个帮众靠到了朱冬雍耳边,轻声说道:“猪皇大人,小的刚才听到我们抓的那个小子提起南海鲛珠。宗师堂的人再找南海鲛珠。”

    “嗯?南海鲛珠不是南洋贡品么?宗师堂怎么会找……”朱冬雍话说到一半就愣住了。因为他想明白了其中的关联。

    “追追追!”朱冬雍大声喝道。也不知算是气急败坏,还是兴奋不已。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