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欲擒故纵

    “喂喂喂。这就放人家走?”岳叶枫指着朱冬雍带人走远的背影说道。

    董文双手拢在袖子里,“我本来是向他来要人的,结果他没让。但是呢,人是你带来的人抢走的。他们去追了,我为什么不让他们去追呢?”

    “那刚才他打你了喂。”岳叶枫说道。

    董汶呵呵一笑,说道:“我觉得你打得比较疼。”

    岳叶枫一抬眼,“这么说,定安伯是不想放过我了?”

    “沈砾是你的人,李沐也是你的人,就连刚刚那个太一道的道士,也是你的人。”董汶耸了耸肩。“我不找你找谁?”

    “胡说!”岳叶枫斥责道,“二十年前我特么就是孤家寡人了,二十年后又哪来我的人?”

    “姜涔,你这话倒是妄自菲薄了。”董汶笑呵呵地说道。“别的不说,只说你这姜涔两个字,只要你还敢放到外面去,老夫敢打包票,绝对是一呼百应。”

    岳叶枫冷笑一声,“您的包票,在下还真的不敢相信。朝廷这是又缺送死的人了?”

    “呵呵,当年若是你答应了。那么就不会有当今的十三魁首了。”董汶戏说着当年。

    “别别别,捧杀这样的事,一次就够了。”岳叶枫摇着双手。“姜涔经得起,我岳叶枫遭不住。现在您留着我也没用,大家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说完,岳叶枫转身就走。

    董汶就这么看着他,也没有什么动作,任由岳叶枫大步离去。

    岳叶枫走了两步,回头一看,董汶依旧站在原地。他自己都觉得有些惊讶,董汶他竟然会这么轻易就放自己走。不过,这样反倒是好了,省的自己再大打出手了。

    等到岳叶枫的身影消失,董汶身旁忽然刮过一阵香风。曲烟霞轻敛裙裾,现身于董汶身旁。

    跟随曲烟霞现身的,还有十几个人影同时显现。

    “定安伯,小女子有一事不明白。既然您都准备不讲道理,那为何还要让我们藏起身形,不让我们动手呢?”曲烟霞向董汶请教。

    董汶笑了笑,说道:“你是老夫见过最讲道理的女人。但是这是,岳叶枫或者说姜涔,最不讲道理。”

    “不过,这件事里,姜涔只是意料之外。在南洋使者来之前,朝廷里就有不同的声音。”董汶似乎想起了什么,冷笑了一声。“什么南洋使者俯首称臣,那都是假的。那些老家伙,除了庞恭这位国家肱骨是一心为国之外,个个都有自己的打算。南海鲛珠,长生不老。呵呵呵呵,朝廷里面有些人,真的是耐不住寂寞。”

    “从来只听闻太一道的瀛洲仙岛,太一道宫藏有仙丹。从未听说过什么鲛珠还能得长生的。”

    “话又说回来,陛下年纪也不小了。帝王心术想要长生,无可厚非。这鲛珠若是真的能长生不老,那倒还好。但是,若那是假的呢?”

    董汶说完,大有深意地看了曲烟霞一眼。曲烟霞娇躯一震,“假的?”

    “我只是说假如。”董汶露出仿佛老狐狸一般的笑容,“假如,南海鲛珠,是个面粉团。”

    “不可能的……”曲烟霞如此说着,但是声音却是越来越轻。

    董汶继续说着,“假如,南海鲛珠不是一个面粉团,而是一颗毒药呢?”

    曲烟霞倒吸一口凉气。对于这等考量,她还是欠缺了一些。毕竟她从根本上来说,还是一个江湖人,所以,她惯用江湖人的思维去思考。而董汶不同,能够在大贠朝堂浸淫三十多年,他的思考方式,角度,万不可以常人度之。

    “长生不老的机会只有一次,自然也就没有了试药的机会。于是,只要陛下忍不住长生的诱惑,那么,进献这颗药的人,就获得了一个杀死当朝皇帝的机会。”董汶说道。

    “所以……”曲烟霞有些迟疑,“所以定安伯放他们走,是故意的?”

    “是。”董汶很直接地承认。“得到鲛珠被盗的消息,我其实很是庆幸。”

    “若是陛下拿到鲛珠,我等想要劝,大抵是劝不住的。哪怕庞大人去劝,也是一样。”说到这里,董汶自嘲一笑,“陛下的性子,老夫二十年前就已经领教了。”

    “现在,鲛珠没了,这事情反倒是简单了。陛下的暴怒,是肯定的。但是我们就不用担心陛下的安全了。暴怒只是一时的,顶过去之后,陛下就会让我们将功补过。那样,事情就会变得很简单了。”

    “不管这背后操作的是谁,给他这段时间去折腾吧。越是折腾,就越能找到蛛丝马迹。”董汶最后点出了结论。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曲烟霞由衷地说道。

    “不过,我很好奇,这到底背后是谁,才能把岳叶枫这样的人物请出来。”董汶自言自语道。忽然,他瞥见了一个少年带着一个姿色上佳的丫鬟走了过来。他笑了笑,迎上去问道:“博宁,你知道什么?”

    来者正是博宁和虞鱼。

    博宁还是拿着折扇,看上去逍遥若王孙。对着董汶,他倒是十分谦逊的模样。“定安伯,小生真的不知道啊。”

    “你还没听我说是什么问题,你就说不知道?”董汶打趣道。

    曲烟霞默然,她一直不清楚,这个年轻人值得让董汶如此对待么?

    博宁笑道:“定安伯,若是问起那盗珠之人,我还真不知道。听风轩没有听说过沈砾的消息。应该是个假名。”

    “除了名字之外的线索呢?”董汶继续问道。

    博宁看了一眼虞鱼,示意她来说。虞鱼行了一礼,然后恭敬地说道:“根据宗师堂众人画下的画像,并没有查到线索。不过根据许翟的说法,那人可能是个女子。”

    听到女子二字,曲烟霞微微皱了皱眉。

    虞鱼继续说道:“她所持的剑,经过画像辨认之后,应该是九仞剑无误。”

    “九仞剑?”董汶瞪大了眼睛。他一直淡然的脸色终于有些变了。“你确定是九仞剑?”

    虞鱼不卑不亢地说道:“是。剑长两尺六,重三斤四两。剑脊有乱山纹。确认是九仞剑无误。”

    “这不可能。”董汶皱眉道。

    虞鱼没有说话。她在等董汶消化这个消息。

    董汶现在很震惊。因为九仞剑是九仞派的掌门之剑。而九仞派掌门,应该是凌九昊才对。

    说起凌九昊,就不得不提起另外一个名字,徐八斤。

    十三魁首之一,八大门派中浮山派的掌门人——徐八斤。

    而凌九昊,便是徐八斤的师弟。

    那为什么徐八斤是浮山派掌门,而凌九昊是九仞派掌门呢?这还得由他们青年时期说起。当年凌九昊也是浮山派弟子,他是天赋过人的入室弟子,而徐八斤的资质却驽钝一些。他们一同在浮山派习武,学成之后,下山历练。在历练过程中,他们在蹇州发现了一座由盗墓贼打开的古墓。

    古墓所葬之人已经不可考,但是其墓室格局,却恢宏无比。

    两人入室一探。竟然在墓室陪葬之中,找到了心法一卷,与长剑一柄。此卷心法到底为何,外界并不清楚。但是得到此卷的徐八斤,成为了浮山派掌门,更是将之前蹇州十三魁首挤下位置,成为了新一代魁首。此卷心法的神妙,可见一斑。

    凌九昊当日与徐八斤应当是有过一番争执的。不过争执过后,徐八斤还是得到了那卷心法,而凌九昊则是无奈之下,选择了那把剑。后来,浮山派新的掌门继位时,江湖上便多了一个门派。

    九仞派。

    门派掌门是凌九昊。

    凌九昊开宗立派。

    不过,有消息传说,凌九昊与徐八斤决裂,并不是古墓里那卷心法的原因。而是徐八斤后来者居上,在实力修为上超过了凌九昊,所以才让凌九昊难以接受。而凌九昊也是看过那卷心法的。

    否则,凌九昊的九仞剑法,也不会一改浮山派剑法的稳重,走得是无比灵动的剑路。

    这是江湖传说,不一定是真,也不一定是假。

    不过,凌九昊的实力,比起徐八斤也不弱下风。江湖传闻,其也有十三魁首的实力,只不过徐八斤当着十三魁首,所以他不屑一顾罢了。

    凌九昊有如此实力,挑选的弟子也是出色之人。毕竟他看重的,是天赋。

    九仞派第一代弟子有五人,在江湖上俱有名声,被称为九仞五徒。

    据董汶所知,那五个人里面,的确是有一个女弟子。不过那女弟子的年龄,应该是超过二十五岁才对。这沈砾若是女子,看其模样,应该不会超过二十岁。毕竟那稚气未脱的模样,不像是能够装出来的。

    那可就奇怪了。

    不是九仞五徒,却拿着凌九昊的九仞剑。这是个什么道理?

    难道这九仞剑也是她偷的?那这个人的实力,就必须重新评价了。

    “墨迹。周墨迹。”董汶转头叫道。

    片刻无声。

    隔了片刻,才有个人扭扭捏捏地挤开身旁的同伴走了过来。

    “你追上去,跟着他们。最好,能够加入他们。”董汶如此吩咐道。

    “好勒。”名为周墨迹的人原地一晃,便以失去了踪影。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