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消息

    闺阁内,窗外的光彩透过轩窗,照射到梳妆台上。

    陆榆用手支起下巴,坐在铜镜前。

    铜镜里,是一张少了些元气,却拥有一种虚弱之美的脸。不过,陆榆的眉是紧蹙的。梳妆台上,除了铜镜、妆奁,还放了一张字条。正是这张字条,让陆榆皱起了眉头。

    “你确定这消息没有错?”陆榆开口问道。

    闺阁房门口,有人倚靠在门边。那人的模样与陆榆别无二般,仿佛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陆榆样貌,放在女子身上,已经足以当得起颠倒众生这四字。一个男人得了此等样貌,自然是英俊无比。

    那男子笑笑:“姐姐这是不相信我?”

    “你哪里能够让我相信了来着?”陆榆没好气地说道。

    “别啊别啊,要是别人交代给我陆枍事情,我还能吊儿郎当一回。要是姐姐大人的交代,我就是上刀山,下火海,我都要给姐姐大人办到。”陆枍笑着说道。他的笑容和胞姐陆榆一模一样。

    陆榆白了他一眼,说道:“你要是能让我省点心,我这做姐姐的,就轻松多了。”

    “噫,姐姐青春貌美,怎么净说些和爹一样口气的话。真是扫兴。”陆枍摊手道。

    “别贫嘴了。我问你,你这榜单,真没抄错?”陆榆指了指桌上的字条。

    陆枍拍着胸脯说道:“这是我捎信让启天郡的廖掌柜托店里伙计去天鹰寺外抄来的。武学院夏试的结果一贴出来,就快马加鞭给我送来了。新鲜出炉啊。”

    “这就是你说的上刀山,下火海?”陆榆揉了揉眉心。“你托廖掌柜再去托人,这其中就已经有两环了。环节越多,越容易出错。这张字条一定是写错了。”

    “不会的,姐姐,我相信廖掌柜。”陆枍带着一脸坚定。他眼珠一转,带着一丝疑惑问道:“姐姐为何认定这名单一定是错的?”

    “因为少了一个人。”陆榆说道。

    “谁?”

    “李沐。”

    “李沐?”陆枍挠了挠脑袋,他搜索着脑海之中,却发现没有听说过这个人。

    陆榆拿起字条,把上面的名字读了出来。“费候,王铁柱,李渡,乐云愆……这一共二十一人之中,并没有李沐的名字。所以,你一定是弄错了。”

    “我知道。王铁柱和李渡分别是王家和李家的人。其他人我没有听说过。这李沐到底是谁?”陆枍还是不明白。

    陆榆叹了口气,说道:“宁知桐的相好。”

    “啊?不可能的,知桐妹妹怎么会看上除了我以外的男人!”陆枍义愤填膺地说道。

    “人家不止看上了,还下了血本想要以身相许呢。”陆榆也不怕刺激自己弟弟,有什么话就说什么话。她知道自己这个弟弟对宁知桐的小心思。

    自从幼时随她去过一趟宁府之后,他便惦记上了那个可人的小妹妹。只要提到宁知桐,他张口闭口都是我的知桐妹妹,一副宁知桐就应该属于他的感觉。而陆家不管是陆狂发,还是家主陆峣,都是很乐意看到这样的情况。甚至就连宁席白,也是有暗中鼓励的心思。

    毕竟宁陆王李四家,宁陆两家实力最强,同时也是关系最好。因为宁席白出手救治陆榆的关系,宁陆两家的关系远超过一般的家族关系,可以说是盟友一般的存在。

    如果再是亲上加亲,自然是再好不过。

    宁知桐是独女,陆枍是嫡子。长姐陆榆又是宁知桐从小到大最好的闺中密友。怎么看都是很合适的一桩喜事。

    两家原本是心照不宣,就等下一代长大了。

    可是一年前,半路杀出来一个王家。王家竟然直接上门,向宁席白提亲。这可是陆狂发都没有料想到的事情。

    也不知王家带来了什么筹码,竟然让宁席白都松口同意了。若不是宁知桐本人拼死抗拒,恐怕这事就算成了。

    陆榆在这件事中,站在了宁知桐的立场上。毕竟宁知桐是陆榆最好的朋友。大家族中,婚姻大事往往无法由女子个人意愿所左右。陆榆年纪不大,但是因为先天阴脉的死亡威胁,她的心智远超同龄之人。她听到看到了太多关于姻亲的悲剧。所以,她支持自己最好的闺蜜,让她去追求幸福。

    正因为她的支持,宁知桐抗婚离家,才结识了李沐,才有了后来的事情。

    不得不说,有时候,天道真的是个轮回。

    “宁知桐偷拿了原本要给宁知言的武学夏试邀请资格,送给了李沐。顺带还送了一本心法秘笈。还求我们爷爷出手,梳理李沐的经脉。”陆榆笑着看向陆枍,“你说,这是不是血本?”

    “啥?武学院夏试资格?要咱们爷爷出手?”陆枍瞪大了眼。这两者的分量他很清楚,后者的分量甚至比前者的分量更重。

    要知道陆狂发虽然是十三魁首之一,但是却是许久不曾动用武功了。在家族之中,更是从来没有出手,帮小辈梳理过经脉。哪怕陆枍自己,也没那个待遇。

    这一瞬间,陆枍觉得自己有些嫉妒了。“那个李沐的家伙,凭什么嘛。”

    “就凭他赢得了宁知桐那丫头的心。那丫头现在被宁席白禁足呢。说是宁知桐的大伯宁枝玄怒不可遏,让宁席白都觉得有些头疼。为了给他一个交代,所以要关她两个月呢。”陆榆回想起与宁知桐分别时的情景,有些无奈地说道,“其实宁伯伯也是生气的,要是看到我女儿胳膊肘往外拐,我大概也会生气吧。”

    “姐姐是女儿身,迟早有一天也要胳膊肘往外拐的呀。”陆枍插科打诨道。

    陆榆白了他一眼,说道:“别打岔。我刚才说到哪了?”

    “胳膊肘往外,往外。”陆枍自顾自地伸着手肘,做着往外拐的动作。

    “懒得理你,真是……”陆榆这下连白眼都懒得翻了。

    “李沐应该是拿着夏试邀请资格来参加武学院夏试了。他有邀请函,那么一定会被武学院录取。现在榜上无名,这一定是有错的。”

    “不可能,只是抄几个名字,武学院夏试录取了二十一人,这二十一人都不算多,怎么可能会抄错?”陆枍还是坚持自己的看法。

    “我看啊,是他没赶上吧?”陆枍说道。

    “嗯?胜州隐莲郡到夙州启天郡,一个月的时间,走都走到了。宁丫头再三叮嘱,李沐也不像是不当回事的人。”陆榆越说声音越小。

    陆枍耸了耸肩,说道:“这谁知道呢?武学院夏试如今都已经过了三天了。他既然没有上榜,肯定是错过了。”

    “一定发生了什么事。给我拿纸笔来,我要给知桐写一封信。夙州好歹是我们陆家的地方,宁丫头再三叮嘱我帮衬着点,现在人家都没有赶上武学院夏试,我得给她一个回信。”陆榆站起身,走到一旁的书桌旁边。

    桌上笔墨纸砚,一应俱全。

    “顺便,你去外面探探消息,看看有没有发现过李沐这个人。如果有,帮我找到他。这个家伙若是不出事还好,要是出事了,我都不知道怎么给知桐交代。”陆榆拿起笔,一边写一边说。

    “好嘞。”陆枍一口答应,转身就走向房门。

    不过刚要跨出房门的时候,陆枍忽然停顿了一下。他顿了顿,然后说道:“老姐。说起消息,我倒是掌握了一个消息。”

    陆榆正在写信,头也没抬,直接说道:“什么消息?”

    “南海鲛珠,被姜涔抢走了。现在正在夙州。”陆枍转过身,他很想看到陆榆吃惊的表情。

    “什么?”陆榆猛然抬起头。

    陆枍很满意姐姐的表情,他眉飞色舞地说道:“曾经鲲鹏帮的帮主姜涔,沉寂多年之后,不出手则以,一出手就干了票大的。不愧是我的偶像!”

    “你哪里得来的消息?南海鲛珠,我记得这是贡品吧?”陆榆皱起了眉头。陆狂发当日带她去胜州,自然也是知道关于南洋使者以及贡品的事情。事实上,若不是宁席白好说歹说,陆狂发还真想试一试把南海鲛珠截下来,给自己的宝贝孙治先天阴脉。

    “是啊,是贡品。据说能够让人长生不老的。”陆枍说着,忽然认真起来。“我想为姐姐去把南海鲛珠要来。”

    “一个没证实的消息,何必那么冒失地做决定?”陆榆数落道。

    陆枍摇了摇头,“听风轩的消息,只是传出来不到两天,现在外面就已经大乱了。”

    “那你就不要去掺和了。”陆榆说道。

    可陆枍的回答,却前所未有的坚定。“只要能让姐姐安然活下去,我什么都愿意做。”

    陆榆望着他,陆枍笑了笑,转身出门。

    陆榆提着笔,愣在了那里。若是自己弟弟所说的消息属实,那么整个夙州,不,整个江湖,都要乱成一锅粥啊。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