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能一眼看出来的高手还能叫高手吗?

    “奔雷宗!”

    这个名头,杜碧滢怎么可能没有听说过?这名字在江湖上当真的是如同雷电一样,如雷贯耳。

    当世八大门派之一,据传修行的是曾经道门的五行雷法,威力无比。只不过和陷空山的控阵法门一样,难以练成。所以这个门派实力忽高忽低,行踪也是神秘无比。

    这一代奔雷宗,倒是还没有出现过什么拿的出手的人物。但是在上一代,雷行云这个名字,却是响彻江湖。

    细说起来他其实也没做什么,杀的恶人也不多,一只手数的过来。但是就是这几个人当中,有一人,是当年星隐宫的宫主。

    自以天下邪道第一的星隐宫。以斗转星移秘法传承宫主武功的邪派。

    传到当年,已是三十五代宫主。将前三十四代宫主功力集于一身的第三十五代宫主尚甾,其实力可想而知。

    就是这样一个人,当年却死于雷行云奔雷探云手下。

    据传,当年尚甾一人对战八大门派掌门于镜湖。这一战打得是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尚甾没有辜负他的名号,更没有辜负他的实力。

    那一战。

    天玑宫宫主孙邈之因为运功过度,真气逆窜,陷于疯癫。

    少阳派掌门徐重身死。

    浮山派掌门孔傲君身死。

    陷空山山主箫雀馨身受重伤,虽然保住了性命,但至今还留有旧伤。事后全身而退的,只有逐月派掌门付水琴,君子居掌门林卓尔,扶风阁掌门秦必救,奔雷宗宗主雷行云。

    这保存下来的四位掌门,其中付水琴乃女流,而且功法不以攻击见长,所以和扶风阁秦必救一起,在外掠阵。而林卓尔,则是君子剑法飘渺,身法身姿出众,逃得大难。

    唯有雷行云,他一人从始至终,皆是面对尚甾,一步未退。

    更有甚者,在与尚甾对拼时,以万千奔雷,破开三百里镜湖水,将一池春水,化为百丈雷池。

    于是,那日之后,雷行云便有了一个响亮的称号,百丈雷池雷行云。

    值得一提的是,此战之后,正值朝廷评定江湖魁首。天玑宫,少阳派,浮山派这三大门派因为掌门皆牺牲,所以朝廷在分化八大门派之余,也有一点抚恤的心思。

    本来,十三魁首之中,应该是有一般八大门派之中的门派。除了天玑宫,少阳派,浮山派之外,另外一个提拟的,便是奔雷宗。但是雷行云辞而不受,神隐于江湖。到如今,有许多年不曾露面了。

    “难道?”杜碧滢脑海之中闪过一丝震惊,难道这个糟老头子就是雷行云?有可能么?

    不可能的,一定不可能的!

    可那糟老头子,却是趾高气扬地转过头,“不用难道了。你想得没错,老子我行不更名,坐不改姓,雷行云是也!”

    此言一出,满场皆惊。

    杜碧滢更是惊得闭不上嘴。“你……你……你你你真的是雷行云?”

    “切,不像是吧?能一眼看出来的高手能叫高手吗?啊?”雷行云一撩鬓发,眉眼一横,一股霸气自然而然地散发出来。

    杜碧滢低下头,虽然眼前这个老头子自己承认了自己就是雷行云,刚才也露了一手快手功夫。但是他真的是雷行云么?这还是得打个问号。

    不过,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杜碧滢看似泼辣,但毕竟是女子。女子该有的细心,她依然还有。雷行云这个人,名声在外,实力更可以称得上霸道。只要有一丝可能眼前的老头子是他,那么杜碧滢就绝不能招惹了他。

    她的身份是漕帮四大天王,一举一动就代表着漕帮的态度。万一真是雷行云和她结下了梁子,后面万一牵连到了刘季扬,那就是奔雷宗和漕帮的事了。

    于是,她低头,对着那老头子和年轻人说道:“既然是雷前辈当面,那么今天就是我的不是,我给雷前辈和……”

    “我徒弟,张萃英。”雷行云伸手一指他身边的年轻人。

    于是杜碧滢接口道:“我给雷前辈和张少侠赔个不是。”说着她弯腰低首,十足地放低了姿态。

    雷行云看到杜碧滢的态度来了个大转弯,大笑道:“好好好。我雷行云也不是小肚鸡肠的小人,既然如此,这桌你给我留着,剩下的,我也不管你们。”说完,他大手一挥。

    杜碧滢知他的意思,挥了挥手。剩下的漕帮众人进了茶馆坐下,唯独让开了雷行云的那桌。

    这个时候,缩在内堂的店家才战战兢兢地走了出来。杜碧滢自己走到一桌坐下,看店家把点心一样一样摆上桌。

    一时之间,一场冲突消于无形。

    “师父啊,这么算,我们这个时间应该是赶不到夙州了。”张萃英边吃边说道。

    “谁让费季礼那小子做的不地道?隔了这么多年,才终于有了个太一道的弟子露面,他奶奶的,金刚寺的秃驴知道,天玑宫的那群家伙也知道,还有逐月派的老娘们,扶风阁的赤脚医生,君子居的伪君子,你看看,唯独不叫我们。”雷行云满脸不啻。“八大门派说起来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但是事实上,一荣自然是想着独荣,一损巴不得其他一齐损呢。”

    “那我们还要赶去么?”

    “去,必须去啊!太一道的弟子,三十年前的事情,是我们做的不地道。我当年还当太一道已经断了传承,如今这而一个独苗子,我自然要找到他了。”

    “可天下之大,茫茫人海,我们怎么找?”

    “前几日在夙州刚刚比试过不久,照例来说,应该还在夙州附近。到时候去找夙州的风媒打听打听,花点钱的事。”

    “行。”张萃英点了点头,低头开吃不说话了。

    雷行云看着张萃英,微不可察地叹了一口气。“若不是五行雷法出了岔子,我也不用花这心思。”

    奔雷宗代代传承五行雷法,而五行雷法修行极难。这难度主要是因为要凑齐五种不同属性的雷电淬体。天地雷电,以天雷为正,若说细分为金木水火土,金雷或许还好,毕竟金属之物,大多导电。至于其他的,哪怕是花了大力气也很难找到。

    而五行雷法,威力在于五种雷法相生相克,以此来生出更加强大的力量。相生相克,小成至少是要修成两种,而大成也不过是四种。雷行云能够在当年作为对付尚甾的主攻手,主要是因为他修成了五行雷法,完完整整地五种雷法。

    能有如此成就,他足以在历代奔雷宗宗主这个位置上,留下他的名字。

    可他修炼到出神境界,达到了少有人能企及的高度,却猛然发现五行雷法有一个致命的缺点。

    那就是五行雷法修炼齐全,推动五雷相生相克之后,不能停下来。或者说,停不下来。

    旧力生新力,那是好事。但是源源不断地生出新力,却是过犹不及。新力已生,不去处理归纳,失了分寸,更是容易走火入魔。

    所以雷行云就不得不日日夜夜,运转功力。就连每天睡会觉,也是提醒吊胆。

    这样的情况下,别说生活,就连活都是一个问题。如果他一旦懈怠,那么他就会沦落到天玑宫孙邈之的下场。

    为了解决这个事关生死的问题。也为了不让他费尽心思找来的宝贝徒弟步自己的后尘,他在一听到太一道弟子的消息之后,立马就带着徒弟赶来了。

    八大门派归本溯源,都是来自当年作为国教的太一道。而奔雷宗的五行雷法,其实就来自太一道的五雷正法。

    所以雷行云就想着,找到太一道弟子,追问五雷正法,以此来解决五行雷法的弊端。

    两人各有心事,赶着吃完饭继续上路。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停着三辆马车之中,一辆马车的车顶被直接掀开。三条人影倒飞而出。一桑道人双手挣开束缚,昂首而立。

    “哟呵。没看出来,还是个硬点子。”杜碧滢回头一看,拍案而起。她身形一点,纵出店去。

    一桑道人药劲刚过,眼前有些模糊。不过杜碧滢的身影,他可认得。他二话不说,迎面而来。

    杜碧滢动手,自然是神木骰破风而出。

    一桑道人认得此物,哪里还敢再接。他伸出一掌,遥遥相对,混元一气在他经脉之中一转,破掌而出。硬接自然是不行,那么我用掌风接,那就应该没有问题了吧?

    一桑道人如此想着,一掌挥飞三颗神木骰。

    杜碧滢眉头一皱,这一回这臭道士倒是学聪明了。不过,这也难不住她,如果她就这么点本事的话,凭什么跟猪皇朱冬雍并称?

    杜碧滢伸手再挥,依旧是三颗神木骰。但是一旁雷行云微微偏了偏头,杜碧滢虽然出手,但是神木骰和她手掌之间,赫然牵连着丝丝银线。

    “果然没错,这和当年杜老六的手法如出一辙。”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