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三人行,各有心思

    周墨迹驾着车奔行了半天,才好不容易摆脱了漕帮的追捕。

    此时天值正午,三人早上也未进早饭,着实有些饿了。周墨迹看拉车的马匹也有些喘息,于是便停下车来,揉着肚子说道:“我们是不是该找个地方吃饭?”

    李沐坐在另一条车辕上,望了望前路。“此去前路,可否有人家?”

    周墨迹摇了摇头,“这个时间,不见炊烟,想来近处应该是没有的。”

    李沐见他说得有理有据,于是便问道:“你认得去岚州的路么?”

    “认得,岚州就在夙州西北,往西北方向去总是没错的。”周墨迹伸手摇指前方。这个时候,沈砾刚好从车里探出头,听到周墨迹的话,又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了看,然后说道:“你这指的方向,确定是西北?”

    “是啊。头顶太阳应该是南方。”周墨迹一脸自信地说道。

    沈砾摇了摇头,“都说了头顶,又怎么确认是南方。你且看看路边这些树。你看,枝叶一边茂盛,一边却稀疏。这茂盛的一面应该是南方才对。”

    “呵呵。”周墨迹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然后他一指后还可以见到的祝由山,说道:“山阴之下,向阳一面,可不一定是北方。”

    “这里距离祝由山已经有一段距离,山间阴影应该是无法阻挡阳光的。”沈砾坚持着自己的判断。

    李沐对于两人的追问不敢苟同,他有些无奈地指了指前方,说道:“不管怎么说,现在不是只有这一条路不是么?”

    两人闻言,倒也不再争论了。方才被漕帮的人追杀,三人慌不择路,不辨方向,一心只想着怎么摆脱追击。好不容易摆脱之后,自己倒是失去了方向。

    现在唯一能够知道的是,他们就在祝由山的前方。但是只要是在祝由山周围,一路向外,那么都走都是往前方走。

    “现在身后是没有追兵了,但是也不能放松警惕啊。”李沐对于漕帮的手段,还是心有余悸。之前他们面对宗师堂的追击,仍是优哉游哉。那是因为有岳叶枫和一桑道人在。

    这两人的实力,哪怕遇到宗师堂第二的司天太史董汶,他们亦能带着李沐全身而退。所以,他们才有底气将追兵抛诸身后和脑后。

    可现在不同了。李沐自己多少斤两他可清楚,而沈砾虽然有纳精境界的实力,但是她有伤在身,不宜动手。所以两人可以算是半斤八两。至于周墨迹这个人,李沐不知道他实力到底如何,但是想来,比起岳叶枫和一桑道人总要差些。

    这样的实力,遇上一个朱冬雍就已经是束手就擒的份,更别说还有那个杜碧滢了。

    所以,哪怕身后没有了追兵,李沐心中还是有着那一份紧迫感。

    周墨迹听了李沐的话,捂着肚子皱眉道:“可我们半天颗粒未进,我已经没有力气啦。”

    李沐自己也觉饥饿,但是在这小路之上,前还未见村,后已不见店。一时半会也找不到吃的。他伸出手,接过周墨迹半路折下当马鞭的树枝,“我来驾一会车吧,你且进去休息。”

    周墨迹倒也不客气,他应了一句,直接爬进了车厢。

    李沐调整了一下位置,然后扬鞭策马,车子便又动了起来。对于驾车,李沐倒也不算陌生。君子六艺,礼、乐、射、御、书、数。这御,便是驾车。

    苏先生的课堂上,李沐对于书和数不怎么擅长,倒是射和御,不亦乐乎。

    别看御这一个字简单,但是其中也十分有门道。

    不止是《周礼》上所载:鸣和鸾、逐水曲、过君表、舞交衢、逐禽左,这些要求。更要了解拉车马匹的习性,体力,马蹄磨损程度。驾车时的速度,车辆的重量,车辕样式,车轮的磨损情况……等等要点。

    李沐不算门清,但是也算是知晓二三。

    李沐驾车前行,对于眼前的局面,他也在脑中盘算着。现在他们与岳叶枫和一桑道人失散,一切都只能靠自己。一桑道人已经把混元一气功的口诀和要点都告诉了李沐,李沐现在要做的,就是日夜修行不辍,争取早日感气有成。

    内功已经有了,剩下的剑法,一桑道人倒是没有传授。这让李沐有些遗憾,毕竟当日看到一桑道人那玄奥一剑之后,李沐才坚定了自己学剑的想法。

    如果有剑法可以让自己在修习内功的同时修炼,那么三个月后,应该也能有所小成吧?至少在若是参加武宗秋试,自己应该会有把握才对。

    想起秋试,他又想起了宁知桐。也不知她有没有得到自己没有参加夏试的消息。

    李沐想到这里,有些忧虑。毕竟算是辜负了宁知桐一片苦心,自己其实应该回去当面向她解释清楚的。

    想到回去,他想起了在隐莲郡时的情形。李记茶馆,街坊邻居。李列,曾小狗……之前在家,李沐倒是没觉得自己的生活有多好。这里离家,反而让李沐觉得,以前那安定的日子,他心中十分怀念。

    不过,他又摇了摇头,把这个想法甩出脑袋。

    自己既然已经选择了路,那就没有再回头的道理。如果闯不出名堂,自己也对不起自己。

    李沐在车辕上想着自己的事情,而马车之内,周墨迹和沈砾二人,也没有说话。

    对于周墨迹,沈砾心存一份感激,也心存一份戒备。

    因为,周墨迹救了沈砾。

    不同于李沐救自己,周墨迹来的时间也好,之后做的事情也好,让她觉得有些太过巧合。

    那是在沈砾等死的时候,被李沐他们抛下之后,沈砾十分难过。原本打消的念头又浮现了出来。她不吃不喝,在树下准备等死。也是因为受伤未愈身体虚弱所致,导致她很快就昏了过去。

    如果无人理会,大概沈砾便不会再醒来了。

    但是这个时候,周墨迹却出现了。

    他救下了沈砾。之后,沈砾迷糊之间说起,要找李沐,于是他便带着沈砾找到了李沐。

    前者是沈砾感激的原因,后者是沈砾戒备的原因。

    因为如果说有人见到路边有人晕倒,出于好心救治,那也是正常的,毕竟天底下还是有好人的。但是对于周墨迹是怎么找到李沐一伙人这件事,沈砾一直没想明白他是怎么做到的。

    沈砾可没有见过一桑道人符箓指引的本事,她就算是见过,也不会相信周墨迹会有这样的本事。

    倒是在她染了风寒之后,被周墨迹背着,有过那么几次腾云驾雾,风驰电掣的幻觉。

    之所以说是幻觉,因为她当时并不太清醒,所以只是大略说了一个方向,连李沐具体的长相样貌都没有说得太清楚。而周墨迹却顺利的找到了李沐,甚至还是赶在李沐之前。

    这一直让沈砾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但是,汇合之后,周墨迹也没有做什么事情,更没有展露过什么。这次更是救了她与李沐二人。虽然这不足以让沈砾完全打消戒备之心,但是也让沈砾对他有了一点点信任。

    至于周墨迹,他现在在想的是,不知道自己的纸条有没有传到吕胖子手里。他接下了董汶给他的任务,他自然是尽心尽力。自从那次之后,董汶再也没有调动其他宗师堂的人一同行动,就是为了给他创造机会。

    接近沈砾这一伙人的机会。

    他救沈砾,也的确是为了争取沈砾的信任。当然,更重要的一点,是没有从沈砾身上搜到什么。

    于是,他转变方向,转向岳叶枫和李沐。

    因为岳叶枫就是姜涔,名气大,脾气更大。也算是比较难以对付的人。所以他只能采取旁敲侧击的方法。今天早上决定撤离的时候,他自告奋勇去岳叶枫房间之内拿上了岳叶枫的包裹,就是为了在翻找看看有没有鲛珠。

    虽然鲛珠也有可能被岳叶枫贴身收藏,但是沈砾说过,鲛珠被他藏在一个只有他知道的地方。这让周墨迹排除了岳叶枫的嫌疑。

    因为他当时是跟李沐说的。周墨迹觉得他没有必要去骗自己的同伙。

    而李沐呢,这个人,周墨迹还没有判断。他需要更多的东西,去验证自己心中的猜想。于是,去岚州这条路,他觉得自己走了一步妙棋。

    三个人各有心思,随着马车前行。

    要去岚州不是一段近路,有辆马车代步,自然是极好的。虽然目标大了,但是一旦有事,逃离的速度还是有保证的。实在不行的话,那么就再舍弃吧。

    马蹄踏在泥地上,林间的小路蔓延向远方。

    就在不远处一棵高大的树木上,有一人正斜靠在枝桠上,一手枕在脑后,一手拎着一个酒葫芦。

    他听着马蹄声,睁开了眼。

    他有一双不同于寻常人的蓝色眸子。

    “咳咳,漕帮的马车?”

    那人翻身跳下树枝,罩衣轻动,露出腰间一把刀。

    李沐还在走神,忽然瞥见有人从上跳下,出现在马车之前,急忙勒紧了缰绳。“吁。”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