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妖怪之子

    张光耀手指所指的方向,正好是张狄和李沐他们所藏身的方向。李沐一看他所指,心中咯噔一下。

    “这算什么?”沈砾轻声道。

    周墨迹回答道:“算祸水东引。”

    李沐看着乔习文那边指派了几个人跟着张光耀而来,于是便问道:“我们怎么办?”他这个问题,是问向张狄的。

    张狄疑惑地看了他一眼,问道:“你们做了什么?看来漕帮对你们很上心啊。”

    “我之前不是告诉你了么?漕帮一个舵主被人阉了。”

    “是你们做的?”

    “哪能啊,只不过有点牵连罢了。”

    李沐给张狄解释着他们被漕帮追缉的缘由。但是他也只说了一个这个原因,至于鲛珠这件事,他隐瞒了下来。这件事可不是什么小事,如果让张狄知道了,可能反而害了他。

    张狄听李沐说完,他闭上了眼睛,似乎在权衡着什么。

    张光耀一步步走来,跟在他身后的漕帮帮众足有十多人。而他们距离李沐四人藏身的弄堂,不过十步左右的距离。

    这点距离,若不是火把上油料发出的噼啪声噪耳,凭习武之人对气息的敏感,说是呼吸相闻也不过分。

    李沐努力平静下呼吸,他也在考虑如何应对。之前,乔习文口中说是四个恶人,而不是三个,让李沐心中一动。因为如果说是三个人,那么自然是算上了他,沈砾,周墨迹。可如果是四个,那么想来想去,也就只有一桑道人了。

    那换句话来说,乔习文的话侧面地告诉了李沐一个事实,那就是一桑道人应该也成功从漕帮手中逃脱了。知道这一点,李沐心中一松,一直以来他对于一桑道人的担心也可以放下了。

    李沐开始专注起眼前的局面,他得担心起自己,还有沈砾和周墨迹二人。

    那个张光耀指名道姓,说张狄带着人入了村。那么不管怎么说,乔习文也一定会确认一下。李沐自认换成自己,对于这样的情况,也是宁杀错,别放过。

    现在人家带着人过来了,而且是狭路相逢的情况。

    那么,自己也似乎只有勇者胜这一条路了。

    李沐想到这里,他对沈砾和周墨迹说道:“我们要动手!你呢……”李沐又看向侧前方,他话音未落,却发现张狄已经不在原地。

    月光照到弄堂里,照出一个幽幽地身影。

    张狄左手握着刀,竟然直接现身。

    原本快步走着的张光耀可没料到张狄会现身于此,他吓了一跳,连忙用手指着张狄,对身旁的漕帮帮众说道:“他……他……他……就是他!他就是张狄!”

    他声音很大,不远处祠堂前的广场上也听到了了他的声音。

    张老村长带着一丝担忧,他已是老眼昏花,只能向着张光耀所在的地方张望。至于张灵,也是带着一脸惊讶,望着张狄的身影。

    乔习文见正主现身,饶有兴趣地走了过来。“哟,他口中说的张狄,就是你?”

    张狄抬眼,望了一眼乔习文。

    乔习文看到了张狄蓝色的眼睛,也是分外诧异,“你竟然还是个异瞳子!”

    “不,他是妖怪,他是妖怪的儿子!”张光耀在一旁大声说道。

    乔习文挑了挑眉,他来了兴致。“哦?妖怪?这世上还真有妖怪?来,你来给我说说,他是什么妖怪。”乔习文拉过张光耀,让他说说张狄的事。

    张狄冷冷地看了一眼张光耀,很是不耐烦地说道:“闭嘴!”

    张光耀看张狄目露凶光,也是下意识地一哆嗦。他今晚能够鼓起勇气站出来,一是为了拯救村子,二是为了能够借漕帮之手除掉张狄。

    这一公一私,哪个占上风,张光耀自己心里也并不是很清楚。

    “张狄,你想要和我抢灵儿在先,那就休怪我不义。”张光耀心里如此想着,借着一丝恨意,让自己镇定了下来。他故作轻松道,“是金发蓝眼怪。”

    “什么金发蓝眼怪?我怎么没听说过。”乔习文打下打量着张狄。“不过,刘象固,你说的是他吧?”

    “是。”在乔习文身后,有人应了一声。

    而张光耀则是继续说道:“我在《异兽志》上看到过,说极西之地,有怪名狌,其状如人,但体格健硕无朋。金发蓝眼,肤白多毛。能通人言。遇之则有祸事缠身。”

    “噫,看不出来,你也是个读书人。”乔习文嘲弄道,“不过这《异兽志》这类,大多是无稽之谈。”

    “可我们村的人,都是亲眼见到过的。他爹带着一只女妖怪回来。那妖怪跟书上说得一模一样。金发蓝眼,纵然是女的,也比人高得多。毛虽然没有那么多,但是肤色却白得耀眼。在她来了之后,村里便接二连三地出现祸事。这一定都是都是那妖怪带来的。”张光耀辩解道。

    他说话间,张狄的眼睛之中已经散发出幽幽的光。下一刻,他身形暴起,直扑张光耀。

    月光下,一道青芒闪过。

    那把被李沐称赞为很漂亮的刀,于月光之中,露出一丝杀意。

    乔习文脸色一肃,反手拔出了腰间的刀,格挡住了张狄这一刀。张狄握刀的手臂在微微颤抖,而乔习文的手却是稳如泰山。

    其实这一交手,高下已判。

    周围漕帮帮众见香主遇袭,纷纷拔刀。一时之间,满场皆是金铁之声。南木村村民之中妇孺者众,皆是噤若寒蝉。哪怕其中有血气方刚者,顾忌家人亲朋在场,又哪里敢奋不顾身抗争。

    “好大的力气,好俊的刀。”乔习文如此评价张狄。

    可张狄却充耳不闻,一刀被挡,他挥刀再出。

    这一刀,他还是杀向张光耀。张光耀此时哪里还有最初的硬气,他连忙缩到乔习文的身后,不敢面对张狄,更不敢面对张狄的刀锋。“救命!”张光耀高喊着。

    乔习文再挡张狄一刀,反身一脚,把张光耀踹了出去,骂道:“鬼叫什么!”

    张狄沉着一张脸没有说话,他再次举刀相向。他的目标,似乎牢牢地锁在了张光耀身上。

    “有道是事不过三,你就这么想杀他?”乔习文笑了笑,然后突然变脸,狠狠劈出一刀。张狄招架得住刀,但是他真气尚未大成,挡不住乔习文一刀上面的真气。他只能将刀架在肩上,硬生生受下。饶是如此,他也是半跪在了地上,才勉强抗住了这刀。

    “说,那三个人在哪里?”乔习文一改之前和煦的面容,露出了他该有的獠牙。

    张狄扬起一张疑惑的脸。“什么三个人?”

    “呵呵,还给我装傻?你真以为上次你趁我去分舵的时候,打伤刘象固,我会不知道?”乔习文目露凶光。“小子,我早就盯上你了。”

    张狄低着头,没有说话。

    “说!”乔习文准备抬刀再震。他要用内力去逼迫张狄。

    可就在他微微抬刀的一瞬间,张狄忽然动了。他起身,用肩顶刀,一举站起。本就是踞身发力,骤然起身,便如同青牛举角,昂首猛冲。

    原本贴在肩上的刀,以腰腿发力,辅以肩肘。这已是运用了全身之力。

    这一刀,刀锋扑面,张狄的目中冷冽无比。

    这一刀,算计多时!也恭候多时!

    乔习文没有想到张狄竟然敢如此明目张胆地反击,不过,他的反应也不慢。撤刀横挡,这是最适合的应对。

    张狄隐忍算计的一刀,乔习文后知后觉地一刀。

    “当!”

    金铁交击。

    张狄的刀被抵挡,但是乔习文的刀上却是出现了一道裂纹。若不是乔习文真气比张狄深厚,恐怕乔习文这把刀,会被张狄一刀斩断!

    “这刀……”乔习文惊愕之意一闪而逝,手上却已经做出了反击。他磕开那一刀,然后长驱直入。

    “哧。”乔习文的刀刺入了张狄肩窝。张狄痛吼一声,扬手一刀,将刺入身体的刀彻底击断。这一举动,可谓是先自损八百。

    收下的利息,便是乔习文的刀,断了。

    他没有兵器。

    张狄脚下一踏,现在他要换出伤敌的那一千。他双手握刀,运劲前突。刀尖直刺乔习文。

    刀入肉,血飞溅。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以伤还伤。

    “你!找!死!”乔习文面目扭曲,双掌齐出。两掌结结实实地印在了张狄胸口。

    张狄喷出一口鲜血,却是喷得乔习文满头满脸。喷完鲜血,张狄的头猛然向前撞去,一头撞在乔习文额头上。这还不算完,他右手握刀,朝着乔习文腹间狠狠捅了下去。

    这几下血拼兔起鹘落,凶险异常,但是却是在极短的时间内发生。漕帮的帮众人数上占据优势,但是乔习文骤然遇袭,他们还来不及反应,直到张狄的刀,刺入了乔习文的腹部,他们才惊觉自己的香主吃了亏。而李沐这边,也是被张狄那凶狠的模样吓了一跳。

    张光耀看着这一幕,吓得倒在了地上。双手撑地,一点一点往后爬。“这……这就是妖怪之子啊!”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