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通缉令

    晨曦映着朝露的光,准时照耀在大地上。

    李沐迷迷糊糊睁开眼,他是仰着头的,所以他看到了被树叶碎成无数片的阳光。不知怎么,李沐的心情也变得好了起来。至少昨天这一整天的疲惫,都已经被洗刷一空。

    他低下头,沈砾安稳地侧躺在他的腿上。他真的是整个人都躺了上来。没有任何形象地躺在泥地里,似乎还睡得很香甜。

    “还是这么没睡相啊。”李沐摇了摇头,他想要挪动一下已经发麻的腿。熟料只是轻轻动了一下,沈砾就醒了过来。

    沈砾惊觉自己的处境,连忙爬了起来。“李沐,你醒了。”

    “是啊,但是我腿麻了。”李沐一边揉着自己的腿,一边扶着树干站了起来。

    “要我帮忙么?”沈砾略带歉意地说道。

    李沐摆了摆手,他觉得今天的沈砾好像有那么点奇怪。特别是他看自己的眼神,里面好像多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至少一个男人这样看着自己,李沐心里有点不自在。于是他开始打量周围的环境,想打消掉心里异样的感觉。

    昨夜一路奔逃,两人颇有些慌不择路的味道。那时一心想着不被漕帮的人发现。等到今天一早,才发觉已经偏离原来的道路太多了。

    “朝阳在东,祝由山在我们右后方,那么也就是说,我们在祝由山东北。”李沐观测了一下方位,“岚州在夙州西北,看来大方向没错,只是东西有了偏差。”

    “你还要去岚州么?”沈砾忽然问道。

    李沐想了想,点了点头。“岳居士说,要去岚州扫个墓,找个人。一桑道长让我们去岚州汇合。”

    “现在我们和周墨迹也失散了,后面漕帮追兵尚在。我估计他也会选择去岚州。”李沐叹了口气,“所以,我们只能去岚州了。之前漕帮的事是无妄之灾,如今我们反倒成了目标。”

    “这里面,大半还是因为那南海鲛珠吧。”沈砾倒是很有自知之明。

    “说起来,你到底为什么要偷?为什么能偷?为什么要寻死?这些天我也想了想,大概也有些猜测。”

    沈砾本来静静听着,听到李沐话锋一转转到自己身上,她变得有些不自然。

    李沐开始说着自己的猜测。“你年纪比我还小,我总觉得长生不老对于我来说好像没有太大诱惑。”

    “那是你觉得而已。”沈砾反驳道。

    李沐看了他一眼,继续说道:“不,如果你真的想要长生不老,那么在你拿到手的时候,就可以把鲛珠吞下。”

    “你怎知是直接服用?是药三分毒,我看鲛珠得有十分。你怎知不用药引?你怎知是囫囵吞还是碾成粉?”

    “你当这是珍珠粉啊?”

    “珍珠乃是蚌含所生,鲛珠号称鲛人泪结,同是水属,总归有点相像吧?”

    “嗯。”李沐嗯了一声,却不说下去了。因为他发现沈砾完全就是在插科打诨,胡搅蛮缠。

    “嗳,你怎么不说了?”沈砾问道。

    “得,当我没说。”李沐忽然转过身去,挑了一条路准备离开。

    沈砾以为李沐生气了,急忙快步赶上前去。跟在李沐身后。她用极小的声音说道:“李沐,有些事,你最好不要知道。否则,会给你引来很大的麻烦。”

    李沐一顿,说道:“你现在给我带来的麻烦还算少么?”

    “不,我是说,更大的麻烦。”沈砾似乎十分为难,“我不能透露太多。我只能告诉你,我的命不值钱,所以有人想让我拿到鲛珠,然后送命。”

    “谁?”李沐脱口而出。

    沈里退后了一步,面带痛苦之色,“不要问了,李沐。”

    “好吧。”李沐见沈砾为难到如此,也不再去勉强沈砾。这个人身上,还真是有着迷雾。

    “你拿到了鲛珠,为什么还要跟着我呢?”李沐忽然问道。之前他当着岳叶枫和一桑道人的面问过沈砾。现在,他又问了这个问题。

    “因为我乐意。”沈砾瞪大了眼睛说道。

    两人一边聊着,一边辨明方向往西北走。两人昨夜来不及收拾行李,身上除了贴身的银袋,换洗衣物一件也没有。

    雨夜露宿,衣衫上尽是水渍泥浆。好在两人豆修习了内功。身体体质要比寻常人厉害一些。否则树下露宿一夜,又没有毛毯之类的东西遮盖御寒,恐怕早就得了风寒。

    “最好找个地方换身衣服吧。湿衣服干了之后穿在身上也有些难受。黏得很。”李沐如是说道。

    沈砾,自然是举双手赞成。她本是女儿身,只是扮作男子汉。所以她本就爱洁。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搭着话,深一脚浅一脚地穿行在树林中。

    夙州一州之地,唯有西面环山。祝由山只是其中一座山脉,而往西北去,还有孤山,众山两座山。两山并起,甚为奇特。

    孤山,顾名思义,即是独峰一座,上通天,下垂地。而众山,则是五六峰举,摩肩接踵,相坐而谈。

    这两座山并列在一起,愈发显得孤山孤,众山众。

    夙州与岚州交汇处,自古便是交通之处。文人墨客多于此,自然留下不少墨香。

    有一篇咏孤山的,颇为有名。其中有这么一句颈联:会当临绝顶,一览众山小。

    于是孤山之顶,便称为绝顶。而众山之中,则称作小城。

    是的,众山之中有一座城。小城不大,但也不小。怎么说呢,至少李沐到这里之后,站在众山其中两座山峰交接的山坳处,见城中楼房交错,人头攒动,川流不息。其中观感,倒是和胜州州府也差不了多少。

    这样一来,反倒是李沐和沈砾两人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因为两人实在是太狼狈了。

    一连二十多天,除了遇上两三个小村落,其他都是在山林野外穿行。

    所幸沈砾还有些银钱。所以还能换身衣衫,买些干粮熟食。但是她腰包里面的钱也已经不多了。想要撑到岚州,那是绝无可能。

    所以李沐和沈砾都是尽可能地节省。野外能够逮到野味就吃野味,要喝水就从河流溪水中灌。至于露宿,更是家常便饭。往往生个火堆,边上一坐,就对付过了一夜。

    所幸是后来那段路,他们没有再碰到过漕帮的人。

    来到小城之前,两人已经经历了七八天野外的生活,早已蓬头垢面。

    李沐背了一口锅在背上,手里拄着一根木杖。而沈砾则是跟在李沐身后,背着一个大包裹。李沐也不知道她包裹里放了什么,沈砾完全不给他看。

    两人就这样站在山坳前踌躇了一会。然后,他们决定下到城里去。

    “这地方,原是天坑么?”沈砾抬着头说道。

    李沐也抬起了头,头上是众山环绕之下,形成的如同莲花一样的天空。

    这也倒是奇特的景象,李沐从未见过。两人看了一会,顺着山路往下走去。

    山路原是一条,然后汇聚成一条大路。路上的行人便也多了起来。

    有些人拖家带口,有些人独自一人。有些是商队,有些是小贩。形形色色的人,全部从外来,往小城走去。

    二人顺着行人走到小城前,发现这里竟然还建了城墙。虽然不高,更像是女墙,但是造得足够严实。

    城门外,有两名值守兵丁懒洋洋地靠着。进门人数不少,但是也不见得他们上前盘问。不管有过所没过所,全都一律放行。

    城门边,树了一面指示告牌。上面贴满了告示。面前还有几个人驻足于此。

    李沐和沈砾靠上前看了看,发现这布告一栏,贴得千奇百怪,什么都有。不过最引人注意的,是中间贴的一行通缉令。

    “偷油鼠钟硕,斩下其两手者,赏金白银三十两。”

    “沙老头,羌州马匪出身,活捉者,可领赏金白银五十两。”

    李沐一张张看过去,突然他看到了自己的脸。“李沐,活捉可领赏金白银五十两,”

    李沐一愣,文字底下自己的肖像。寥寥数笔便已勾勒出了自己面目的特点。哪怕他自己来看,也有着七八分相似。

    李沐再看旁边,是沈砾和一桑道人的通缉。赏金是一样的,而且都是要求活捉。

    沈砾显然也看到了这些通缉令,她连忙警觉地看了一眼周围。还好他们两个蓬头垢面,风尘仆仆,与画像上的肖像有些差别,不至于让人一眼就认出来。

    “这是谁人发布的通缉令?为什么有我们三人?”李沐满是疑问。但是通缉令下面没有落款,他也不知道谁人想要抓自己。

    沈砾扯了扯李沐的袖子,说道:“我们还是先进城吧,不管是谁,万一有人认出了我们,那就麻烦了。”

    李沐转念一想,点了点头,说道:“好。”

    两人带着戒备的心思,穿过了城门。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