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围捕

    那老头子走出了赌坊的门,大通赌坊里面又恢复了热闹的氛围。

    “来人。”罗朱凤唤来一个妙龄荷官,说道“将这画押裱起来,做成中堂,挂于匾额之下。”荷官不明就里,但是罗朱凤是老板,自然也得听她的。

    这番过去,赌坊里面又恢复了平静。该赌的赌,该干嘛的干嘛。

    李沐与沈砾又玩了几把,有输有赢。但是沈砾凭借那一个通杀的豹子做底,最后还是赚了大概六百来文。节俭一点用的话,至少够他们对付一阵子了。

    身处赌场,对于时间没有多少概念。赌坊内的灯火通明加上精神亢奋,让时间溜得飞快。等到李沐觉得有些饿的时候,李沐望了一眼门外,才发现天都已经黑了。

    李沐回头看了一眼还在酣战不休的沈砾,忽然觉得有些后悔把沈砾带来了。沈砾还在一旁盯着骰子,哪怕已经玩了一下午,他还是显得兴致勃勃。这人赌性也太大了吧?

    “喂喂,该走了啊。”李沐拉了一下沈砾。

    沈砾理都没理。

    “你饿了没有?”李沐换了种说法。

    沈砾摸了摸肚子,“好像还有点饿了。”

    “走走走,我们吃饭去了。”

    “等我再来一把。”

    “……”

    李沐又等了一会,看到沈砾输了一局,松了一口气,说道:“走吧。”

    “不行,输了,得再来一把。”沈砾有些恼怒地说道。

    “别再来了。”李沐脸一黑。

    “就一把。”说完沈砾又钻了回去。

    “……喂喂喂,你知不知道往往说完赢一把睡觉之后,你就要输到天亮了。”李沐也不管沈砾了,一把抱住他的腰给他提溜了出来。“走了,吃饭去了。”

    沈砾不清不愿地被李沐扛在肩上带走了。

    两人走到外面街上,才发现不止是天色变黑了,而是夜已深了。虽然还有零星几盏灯光,但是天上的星光似乎更亮。

    “都怪你啊,都这么晚了。”李沐一边嘟囔一边说道。

    “晚点又没事,赢钱才是主要的啊。”沈砾晃着钱袋说道。“想要吃什么跟爷说。爷要是心情好,就带你去吃大餐。”

    “这个点哪还有大餐,别逗我了。”

    两人一边拌着嘴,一边往客栈走。

    小城的晚上也安静了下来,今天是个大晴天,月光也如约而至。

    沈砾走着走着,忽然拉住了李沐。“等等。”

    “咋了?”李沐停下脚步。

    “不对劲。”沈砾如是说道。

    李沐抬头,望着空空的街道。好像有什么不对,又好像没什么不对。

    太安静了些。

    “不是不对劲,而是这条街道被我们封锁了。”街边的阴影里转出一人。月光下,可以瞥见那人一身捕快装扮。

    李沐一愣,还未等他反应过来,前后皆出现了人影。略略一数,大约十人,皆是捕快打扮。这大概是小城里面所有的捕快了。

    “是冲我们来的。”沈砾在一边说道。

    “是啊,我们的确是冲着你们来的。”为首的那个人看上去不过三十多岁,样貌倒是普通,不过两只手臂的肌肉却十分夸张。“李沐,胜州隐莲郡人。沈璃,蹇州人士。应该没错吧。”

    李沐忽然想起了他们早上看到的通缉令。

    “这个时候,你有权,啊,不对,也没权保持沉默。反正是你们吧?最好不要反抗啦,大家和和气气地去衙门吃的宵夜如何?”这人说话的声音很浑厚,听上去中气十足。

    李沐问道:“你是谁?”

    “小城淄衣捕头章士汀。前后那几位便是我的同僚。”章士汀说完之后,上前几步,“老实说,看到上头发的通缉令,我有些不太明白。你们年纪也不大,怎么就能被政事堂圈点?”

    “说实话,我们也不知道。”李沐说道,他往后瞥了一眼,身前五人,身后五人,狭长街道。这局面让李沐想起了风箱里的老鼠,这是两头堵。

    “但是你们应该不会反抗吧?我看你们年少,所以我也不想用强,我们这几个人既然能够成为捕快,手底下自然是有些真本事的。若是动手了,我们不只是以大欺小,更是以多欺少。这名声还真不太好听。”章士汀说道。

    李沐看了一眼沈砾,他其实很想告诉他,自己身边这个沈砾,是纳精境界。虽然受了伤,但是对付一半练气境界的人,想来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不过,李沐才没有说,他脑海之中飞快地在盘算着。街道两头的人在往中间靠,这一什捕头已经将他们包围了。若是想要突围,似乎也没有什么很好的办法。

    “好了。”章士汀走上前来,他摊开双手,示意自己没有武器。

    正在这个时候,街头忽然有一阵风刮过,风过之后,出现了另外一个身影。

    那人一手拖着一把重刀,一步步从街道背后出现。重刀大概很重,在街上划出了一道痕迹。

    章士汀似乎也发现了,他转身,望着对面走来的人。

    那人的皮肤黝黑,穿得十分宽松,可以说是松松垮垮。他就这么拖着刀,一路走来。待到走近了,李沐才发现他身后拖着的那把刀大得惊人。

    “这两个人就是你们早上发现的人?”那人一开口便问道。

    章士汀发现自己并不认识这个人。于是便问道,“你是何人?”

    “我是谁你们并不需要知道。你们只要把这两个家伙交给我就行了。”来人仿佛对这些捕快并没有什么好感。

    章士汀眉头一皱,这人来路不明,口气倒是不小。看他打扮,应该也是江湖中人。不过捕快向来与贼匪一类打交道。江湖中人自从武学院、宗师堂成立之后,便很少有打交道了。

    毕竟很多时候,捕快的武功有高有低。面对功夫平常的江湖人,或许捕快还能对付。但是实力高强的江湖高手,除了早年出名的几个神捕之外,还得靠宗师堂来搞定。

    “在下正在执行公务,还请亮明身份。”章士汀觉得自己不能失了该有的态度。

    那人冷笑一声,“你是听不懂中原话?”

    “少废话,哪来摆这么大谱的爷?敢跟我们头这么说话?”有人看不下去了,替章士汀说出头。说话的是一个年轻的捕快,刚入行没多久,血气方刚。

    “摆谱?”那人扯了扯嘴角。“我还需要摆谱?”

    “阁下还请通名。”另一人也暂时舍了李沐和沈砾,将目标转向拖着大刀的人。

    “也罢,看来我不说我的名字,你们是不会听我的话的。”那人抬起刀,架在了自己的肩膀上,左手大拇指指着自己,“我乃大渊刀冯暴。”

    “大渊刀冯暴?”几位捕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好像都没听说过这个名字。

    这个表情让冯暴突然怒了,“我乃宗师堂黄字号宗师,你们竟然没有听说过我的名字?”

    “宗师堂?”

    “也罢,你们能听说宗师堂的名字,便也不错了。现在,你们该将那两个人给我了吧?”冯暴指着李沐和沈砾所在的位置。“咦?那两个人呢!”

    “啊?”章士汀转头一看,李沐正坐在墙头往里翻。而自己的另一队人正在追。

    “遭了!别让他们跑了!快追!”章士汀有些气急败坏地大叫。若不是这个冯暴凭空出现,分散了他们的注意力,哪里会有让李沐和沈璃这两人跑掉的机会?

    冯暴此刻也不说话,直接拖着刀就冲了过去。

    墙的那边,李沐刚刚翻身落下,推了沈砾一把。“快跑!”

    沈砾也不多说,直接跑了起来。他们落下的墙边是一户人家的庄园。翻过墙时候,直接落到了庭院之中。

    那户人家正在堂中吃晚饭,四五个人就这么一起看着两人从门前匆匆跑过。

    “让开!”外面又传来了一声大喝。

    不一会,十几个人一齐跳了进来。

    “不要紧张,我们是捕快,正在追捕嫌犯。”章士汀毕竟是小城的捕头,还是有不少人认识。

    那一家人还没啥反应,章士汀这一干捕快,还有冯暴如同一阵风一样跑了过去。

    “别回头!快快快!”李沐催促着沈砾。沈砾在他身后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她不熟悉道路,只好跟在李沐身后。而李沐自己其实也是像无头苍蝇一般,有路就跑。

    趁着冯暴出现的时候突然行动,这已经是李沐机变的极限了。幸好,他们成功了。

    不过,现在追在他们屁股后面的,不只是小城捕快,连冯暴也加入了进来。

    李沐刚才听冯暴说自己是宗师堂的人,这让他心中大为不安。因为上次宗师堂为了抓沈砾,直接出动了天字号宗师,后来他们便偃旗息鼓了。李沐一直以为这是因为岳叶枫,也就是姜岑和他们一起的缘故。

    可现在看来,事情似乎没有这么简单啊。

    章士汀说的政事堂圈点似乎也不是一件好事。

    自从南海鲛珠和沈砾闯入他的生活之后,他越来越发现这件事似乎是个泥潭,自己在里面越陷越深。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