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你这胸,真的好平啊。

    “这伤……”

    “这伤怎么了?大夫你快救救他啊!”

    “放心,腹部这五处伤口看似严重,但万幸地是伤口的位置避开了肝,所以不太严重。反倒是手上这伤,深入见骨,骨头似乎也是伤到了,这处处理起来才麻烦。”医馆大夫姓徐,已经上了年纪,他让沈砾举着烛光,自己仔细瞧着李沐的伤口。

    而李沐则是已经昏睡了过去。毕竟刚才与何虎生死相拼,其间从心底唤起的勇气戾气,都是很耗费心神的。再加上受伤之后,人体本能的保护,一到医馆,他就沉入了昏睡。

    “小子别着急啊,我外科不是专长,我看小儿惊厥才是一绝啊。刚才要不是张婶家的孩子犯了急症,我这么晚早就睡了。这个伤,我只能试试看。”徐大夫絮絮叨叨,但是他还是拿出了自己的药箱。

    沈砾看着他开始处理伤口,举着灯立在一旁,为这位老花眼的医生尽量照亮。她看着李沐躺在床上,他的脸上现在有些安详。回想起刚才李沐吼着要杀死何虎的模样,沈砾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

    “杀了便杀了吧。”沈砾如此想道。

    徐大夫为李沐处理伤口,大概花了一个时辰。沈砾一直举着灯烛,手臂都酸了。看到大夫最后为李沐一层层把伤口包好,沈砾终于松了一口气。一点点疲倦也开始泛上来。

    正当沈砾有些睡眼朦胧时,徐大夫擦了一把汗,站起身,对沈砾说道:“好了。最近几天要静养,不要擅自运动,特别是手,骨头痊愈之前,不要擅自动作,更不要提重物。”

    “平日里也要注意,小心磕碰,不能浸水。”

    “算是我老头子多嘴吧。年轻人,你们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受了这么严重的伤?”

    “我们……”沈砾还在想借口。

    徐大夫摇了摇头,说道:“罢了,我猜你们也是憧憬江湖的少年,和我那孙子一个样。不过啊,江湖还是很凶险的。我这个当医生的,见得多了。”

    “皮肉外伤还是其次,缺胳膊少腿就麻烦了。”

    “最近城里也不太平,刚才还有严府的大队人马跑过去。这么晚还大动干戈的,肯定有什么大事。唉,要我说啊,你们这些年轻人,还是学个医什么实在。”

    “什么打打杀杀啊,太危险了。”

    徐大夫见两人年幼,大概是想起了自己的孙子,所以和两人絮絮叨叨说了很多。

    沈砾一边听着,一边道谢。她给了徐大夫很多钱,除去诊金之外,另外还让徐大夫多配了几副药。因为她知道,他们可能要很快就要离开这里。

    徐大夫去药柜抓药了,沈砾则是守着李沐。不过,她这一天又是赌,又是与人动手,确实也是乏了。等到徐大夫回来的时候,沈砾已经靠在李沐身边睡着了。

    等到沈砾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床上,窗外天色已经大亮。

    “李沐。”她来不及梳洗,下床寻找起李沐的身影。

    昨晚沈砾把他带到了医馆内堂,就是为了尽可能避开人。

    沈砾掀起帘子出门,发现李沐和老大夫坐在一起,正在喝茶。

    大清早医馆还没开门,徐大夫乐得清闲。

    不过待走近了,沈砾才看到大夫喝的是茶,而李沐喝得是药。

    李沐的气色不太好,不过那也是当然的。不管谁,肚子上被捅了五个口子,气色都不会好吧?

    他的右手被裹得严严实实,所以现在只能用左手捧着碗。

    李沐见到沈砾,眼神闪烁了一下。“你醒啦?”

    “嗯,”沈砾点了点头。她忽然感觉有些奇怪,因为李沐的态度。

    “姑娘你醒啦?那个其实我不是故意的。”徐大夫开口,一脸歉意。

    “姑娘?”沈砾脸上一僵,身体也定在了那里。仿佛有人对她施了个定身法。

    李沐低头喝药,眼睛垂得很低。

    沈砾的脸上腾地红了。

    徐大夫看了看,讪讪解释道:“昨天你睡了过去,但是看你肩上也有不少血,所以想给你也看看。”

    结果徐大夫一解开沈砾衣领,就发现沈砾其实是女儿身。

    好在徐大夫年老,又是医者仁心,对于一个小姑娘自然是没什么坏心。

    不过,就在徐大夫为沈砾处理伤口的时候,李沐醒了过来。

    于是,李沐也知道了沈砾是女子。

    回想起两人之前路上的种种,不管是朝夕相处,还是打打闹闹,李沐都多了一种异样。

    这种异样来自他心底对于宁知桐的负罪感。

    因为他爱的是宁知桐,他是为了宁知桐才踏入江湖的。

    他与沈砾共处一室,甚至同床共枕。若沈砾是男子,那没什么关系。他与曾小狗一起长大,别说同床共枕,两人光屁股打闹也是经常。

    但是若是与一个女子,那便是万万不可了。

    李沐不说话,沈砾红着脸。徐大夫左看看右看看,觉得场面有些尴尬。

    “咳咳”徐大夫咳嗽一声,假装没事人一样说道,“我去给你盛点粥。”说完,他就以一种老年人没有的矫健溜走了。

    时光似乎在这一刻静止,外面应该也是一个晴天,晨曦透过窗纱漏了进来,

    一束光照在了李沐和沈砾之间,光束之中弥漫着些许轻尘。

    “你…”

    “你…”

    两人一同开口,又一同收声。

    像是初次见面的拘谨,又像是情人冷战之后的示弱。

    这种时候,男方定然是要主动些的。“沈砾应该不是真名吧?”李沐问道。他还端着碗,碗里还有一点点药没喝完。

    “嗯。”沈砾低着头,像是一个做错事认错的小女孩。“但是真名也差不多。我叫沈璃。璃玉之璃。”

    “嗯,这才像是女孩子的名字。比沈砾好听。”李沐评价道。

    璃和砾就平仄不同,沈璃不知道哪里有好听不好听的分别。不过,这算是李沐的称赞吧?不知怎么,沈璃莫名地觉得有些开心。

    沈璃抬起头,脸上带着微笑。

    李沐正好也抬起头,正好看到沈璃的笑脸。他忽然觉得,这张看了多日,十分熟悉的脸,换成女子身份,倒也有那么几分姿色。

    两三句话说完,两人又没了声音。

    倒是李沐喝完了这一大碗药,然后打了个饱嗝。

    “嗝~”声音一如既往地响亮。

    沈璃笑了,然后李沐也笑了。

    两人因为沈璃女子身份的隔阂,稍稍拉近了些。

    “你的伤…”沈璃指了指李沐的肚子。

    李沐捂了捂肚子,说道:“喝完药之后,感觉好些了。虽然还有点疼。”

    “疼是应该的啊。毕竟差点我就能看到你肚子里面有什么了。”沈璃笑道。她笑了一会,才敛嘴说道,“之前我包里有秘制疮药,对于外伤愈合有奇效,你手上的伤,可能过几天就好。可惜,被你用完了。”

    上次沈璃受了剑伤求死,李沐不忍,把从沈璃那边找来的药全给沈璃用上了。

    “没事,就手上有些麻烦。”李沐抬起裹好的右手,现在就一个纱布和板子裹成的球。

    这模样让沈璃有些忍俊不禁。

    “还有,我们也有麻烦了吧?”李沐回想着昨夜的事。

    “是的。”沈璃点了点头。

    “一直都很麻烦啊,真是…”李沐揉着眉头,到现在为止,所有事情都缠上了他。但是罪魁祸首,就是眼前这个沈璃。

    沈璃听到李沐的话,猜到了他的抱怨。她笑意一收,变得严肃了几分。她走近李沐,用几乎哀求的语气说道;“别抛下我。”

    李沐抬着头,抬头看着她。他心中有几分复杂。官府再加上宗师堂,这两方加起来,简直是一股可怕的势力。

    之前和岳叶枫和一桑道人一起,所以才有些有恃无恐的感觉,当李沐自己面对时,才知道自己之前是多么幸运。

    不过,昨晚他们两个人联手冒死杀死了黄字号宗师,这肯定会引发一系列的后果。

    自己和沈璃之间的联系,反倒是变得更加紧密了。就像之前说的,他们两个现在彻底变成同伙了。

    李沐无奈地说道:“同伙啊……就算抛下你,别人也会找上门来的吧。”

    沈璃听闻,一把抱住了李沐。

    李沐一愣,鼻尖闻到了那股淡淡的香味。

    “谢谢谢谢。”沈璃一个劲地道谢。

    李沐有些手足无措,他想推开沈璃,但是看到沈璃脸上开心的表情,手伸到一半便停住了。

    “就算是朋友之间吧。”李沐这样想着。

    沈璃抱了一会,没有放开的意思。李沐感觉着那柔软的触感,虽然不去想,但身体老实地做出了反应。

    李沐有些尴尬,他伸手推开了沈璃。

    沈璃与李沐对坐,李沐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决定换个话题。他的目光落在了沈璃胸前。

    李沐用左手点了点,然后很认真地说道:“你的…胸…真的好平啊…”

    “你给我去死吧!”沈璃脸上的温馨消失地无影无踪,她一巴掌使劲拍在李沐右手上。

    “啊啊啊!痛痛痛!”李沐痛呼。

    沈璃这才转回喜色,她笑道:“活该!”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