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这个问题价值一只手

    一身引以为傲的速度,在腿受伤之后,自然大受影响。周墨迹捂着伤腿,只能站在原地。

    正如刚才他心底浮现的无力感,他很绝望。

    这种绝望,也出现在李沐的脑海里。杜江干净利落的狠辣手段,让李沐感到胆寒。

    哪怕是前一晚与何虎拼死对攻,李沐也不曾害怕。可现在,杜江轻而易举地将他和周墨迹击伤,那种轻描淡写让李沐感到绝望。

    这是他那怕付出了这条命,也无法撼动一丝一毫的存在!

    旧伤刚刚包裹好,身上就添了新伤,这样的身体,已经连送命的资格都没有,只能任人宰割。

    就在这个时候,有一双手臂从背后抱住了他。他的耳边也传来了一丝温暖的气息。

    “别怕。有人会来救我们的。那是唯一的希望。”沈璃从背后搂着他,轻声地说道。

    李沐没有说话,一是贯穿的疼痛一时间让他无法说话,二是他心丧若死,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每次遇到危险,总有人来帮助他脱离险。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了九十多章。李沐不知道他的运气还有没有,但是现在岳夜枫已经去到岚州,一桑道人不知所踪。还有谁能救他?

    周墨迹?看看他现在的惨象就明白了。他没有这个能力。

    而且现在城门封着,里面的人出不去,外面的人进不来,除非从众山之顶从天而降,才能入城。

    这样的局面,还有谁能来救?

    李沐完全想不到,他也不想去想。指望别人出手来救,终究不如靠自己。这个道理他一直都明白,但是从未像现在这样强烈过。

    沈璃虽然安慰着李沐,但是她心中也没底。那人告诉她在危急关头,若是有性命之虞,那么便砸碎那个瓷瓶。而后,他便会现身,救她一命。

    当然,救完之后,他便和她再也没有纠葛。

    但是,那人的身份…真的能来么?

    她真的很愁。

    俗话说有人欢喜有人愁,既然有人愁了,那么就会有人欢喜。

    其实杜江也没有多欢喜,但是他心情真的不错。

    “展央,你去看着周墨迹。现在你还看不住他,那么你也可以退回玄字号去了。”杜江睁开了眼,然后他叫出了一个有些瘦小的男人。

    那人有着八字胡,看上去年纪比杜江还大。但是对于杜江的话,他没有露出半丝不服。

    这是天字号与地字号的差别注定的。

    展央走到周墨迹身边,对着周墨迹笑了笑。后者脸上满是阴沉。

    展央也是地字号宗师的一员,排名在周墨迹之下,但是实力却相当不俗。

    说起来他与陆家也有些关系,他修行的也是狂风刀法。不过与陆家的不同,陆狂发能被人称为狂狮,一是指他的行事有王霸之气。二是指他的狂风刀法一旦施展,便只有一个字,狂!

    展央与陆家不同的是,他的是细。狂风刀法到了他的手上,狂风暴雨般的连绵攻势变成了潺潺细雨,粘得人喘不过气。

    如果陆家的刀法是攻,那展央的刀法就是困。

    杜江当他来困住受伤的周墨迹,实在是再合适不过了。

    展央拔出了自己的刀,那也是一把细刀,刀刃宽不过二指的刀。“周墨迹,宗师之间是无法自相残杀的。所以,我希望你不要再动手。”

    他说的是实话,但是他心中还有更深一层的意思。董汶对于周墨迹还是想当看重的,他杜江伤了周墨迹没有关系,他展央可不是毫无顾忌。

    周墨迹没有动手,局面已彻底脱出他的掌控,变成

    一切都在杜江的掌控之中。他只能等,等杜江带人回宗师堂。只有那时,他才能去通知董汶和曲烟霞来救场。

    但他心中更担心的是,杜江一向行事果决狠辣,但是卓有成效。一旦他问出什么结果,影响到大局,那么眼前这个两个人便失去了价值。

    董汶的目的可不是保护这两人,而是充分挖掘两人背后隐藏的那些东西。

    从某种角度来说,董汶和杜江的目标其实是一样的,只是行事风格不同而已。

    一旦杜江能用他的手段拿到,那么董汶也可以把他们当弃子。

    周墨迹与李沐沈璃二人这几天相处下来,对二人感官不错,所以他心中对两人有那么一丝希望。希望他们别死。

    杜江对于展央的表现很满意,他挥了挥手,说道:“其他人,去路口警戒。剩下的,冯暴,过来,留在这里。”

    屋顶上的冯暴听闻,起先有些震惊,但很快就明白了过来。他扛着刀一跃而下。

    那把巨大的大渊刀插入地面,声势惊人。

    杜江施施然抱着剑,居高临下地看着李沐。“你们两个谁先来?”

    李沐没有做答,而沈璃却是说道:“先来什么?”

    “先来回答。或者说,先活命的机会。”杜江微微一笑。

    “我先给你一个问题吧,这个问题价值一只手。至于左手右手,你们自己选。”杜江的脸上带了一丝狰狞。他给了一个眼色,冯暴直接提刀而来。

    大渊刀扬起,冯暴脸上满是快意。

    杜江让冯暴来负责动手,正是有着让他报仇的想法。冯暴此人,在新一代黄字号宗师之中脱颖而出,他展现的实力足以证明此人有潜力。所以这也是杜江御下之道,目的在于,在黄字号之中培养忠于自己的实力。

    “鲛珠在哪里?”杜江问道。

    沈璃一顿,冯暴的刀抬起,他太乐意这样对待杀死他搭档的男女了。

    眼看冯暴作势就要落刀,沈璃连忙说道:“在漕帮手里!”

    杜江一挥手,冯暴悻悻收刀。杜江皱着眉头,仔细看着沈璃的表情。他在分辨沈璃是不是在骗她。

    通常面对危急自己生命的威胁,大多都会说实话了。但是,也不排除还有人胆大。

    “她在说谎!砍了他!”杜江大喝一声,但是他手指所指的,却是李沐。

    冯暴一听,立刻举刀。这两个人是同伙,他不在乎先杀谁,后杀谁。

    沈璃一看,立马急切地吼道:“没有!没有!我说得是真的!没有错!”说着,她一个闪身来到李沐面前,她是真急了。

    大渊刀当头而至,压力恍如泰山压顶。

    沈璃全身的汗都冒了出来,汗毛更是根根竖起。这是她恐惧到极点的表现。

    冯暴已经在想象沈璃血肉飞溅的景象,但是杜江伸手拦住了他,他只用两根手指就挡住了大渊刀的落下。

    “看来你说的是真的。”杜江笑了笑,“同时,也证明了你的确很看重他。那么接下来,就简单多了。”

    说完,他又恢复了严肃。

    “下一题,谁派你来的?谁帮你拿的?”杜江问出了最为关键的问题,也是董汶最想弄清楚的问题。

    谁派来了沈璃,谁就是幕后主使。

    谁帮了沈璃,谁就是宗师堂内奸。

    这一外一内,牵扯重大。

    敢图谋当朝贡品,本就是死罪!

    至于宗师堂内奸,那就更不用说了。没有哪个组织会容忍内奸的出现。内外勾结,狼狈为奸,其后的动机,让人不由地感到担心。

    当年宇王谋反,就是内外勾结。外联草原,内结卫军。其中更是牵扯到了并肩王徐家。如此方才起事成功。若不是最后有人死守宫门,坚持到勤王军来,当今丹陛之上的就不是陈骁了。

    宗师堂如今乃皇帝陈骁手里的一把尖刀,比起十三魁首来说,势力虽比不上那十三人,但是胜在忠心。若是其中被人渗透,可能会导致严重后果。

    杜江也好,董汶也好,都是为了消弭那样的危险。

    杜江目光炯炯地看着沈璃,哪怕不用目剑,已经藏意的杜江,眼神也是分外犀利。

    “我不能说…”沈璃满脸是汗,鬓发散乱。

    杜江一招手,“冯暴!”

    “是!”冯暴再次抬刀,直指李沐。

    李沐眯着眼睛,他丝毫不怀疑刚才那一下,如果没有杜江阻拦,沈璃定然会被劈成两半。

    现在,这把刀指向了自己,李沐同样不会怀疑冯暴敢不敢动手,他的生机,现在就在沈璃的一念之间。

    “告诉他吧。”李沐轻声说道。

    沈璃听到了,转过头,却是一脸凄然。她转回去,涩声道:“我不知道。”

    “哦?”杜江眉头一挑。

    冯暴察言观色,一刀斩下。

    “不!!!”沈璃大惊失色,伸手去阻。

    杜江一抬眼,两道真气从眼中喷出,将沈璃击倒在地。

    冯暴不见杜江阻拦,狞笑一声,加力挥刀。

    眼看大渊刀落下,李沐额头青筋暴起,瞳孔瞬间收缩。“我可不要死在这里啊啊啊!!!”李沐挣扎着站起身,竟是向着大渊刀扑了过去。

    李沐情急之下,混元一气,一气而出。他全身力量全都在这一挣里面。这当真是临死之前的凌厉一击。

    可是,有一道光华却是一闪而过。

    “啊啊啊啊啊啊啊!”

    伴随着一声凄惨到极点的呼叫,一道人影倒飞而出,撞在墙上。

    李沐捂着左臂,那里鲜血正止不住地喷涌而出。脸色白得瘆人,他翻滚着,颤抖着,张口大叫,却叫不出声来。

    他的手臂,被一剑斩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